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宋沁甜苏北州已完结小说_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宋沁甜苏北州)火爆小说

《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宋沁甜苏北州已完结小说_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宋沁甜苏北州)火爆小说 第5章 试读

2023-01-14 14:15 作者:题灵儿
  • 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 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

    小说叫做《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是作者“题灵儿”写的小说,主角是宋沁甜苏北州。本书精彩片段:来,冲我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转过身对闺蜜说道:“这位学妹,请问表演人员的休息室在哪里?”“跟我来吧学长”闺蜜走过来带他去了休息室,剩下我在更衣室里回忆着刚刚苏北州脸上不好意思的微笑,只觉得心跳仿佛又漏了一拍犯规了啊,连笑起来的样子也这么好看,这谁把持得住啊如果说仅仅是这一眼就让我记住了他的话,那么之后彩排时发生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刻骨铭心学校小礼堂的舞台有一个小台阶,苏北州作为校草,自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宋沁甜苏北州是《过年相亲相到了暗恋的学长》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题灵儿”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来,冲我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转过身对闺蜜说道:“这位学妹,请问表演人员的休息室在哪里?跟我来吧学长。”闺蜜走过来带他去了休息室,剩下我在更衣室里回忆着刚刚苏北州脸上不好意思的微笑,只觉得心跳仿佛又漏了一拍。犯规了啊,连笑起来的样子也这么好看,这谁把持得住啊。如果说仅仅是这一眼就让我记住了他的话,那么之后彩排时发生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刻骨铭心。学校小礼堂的舞台有一个小台阶,苏北州作为校草,自然是最后一个压轴上台的。我站在台下看着苏北州彩排完下来,正准备上去念结束语,结果上台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向前倒去。苏北州见状,连忙伸手过来扶我,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拽住了他胸前的衬衫。伴随着“蹦蹦”几声,我人是在他怀里站稳了,他胸前的衬衫扣子也被我扯脱线了好几颗,露出了白皙的锁骨和底下清晰分明的八块腹肌。场面一时极其尴尬。我人被他挽着腰扶在怀里,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第一反应竟然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没事吧?”倒是被我扯坏的衬衫的苏北州,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生气,反而将我扶稳后,眼神担忧地看着我。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沦陷了。“没,没事。”我立马站稳身子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他见状又笑了笑,“没事就好。”而我却是再次红了脸,嘴里磕磕巴巴地说道:“谢,谢谢学长,不好意思啊,扯坏了你的衬衫,马上演讲就要正式开始了,要不我托人现在去给你买件新的吧……没事,我叫人给我再送一件过来就行了,不用你赔。”明明是十分狼狈的经历,但苏北州看起来却依旧从容不迫,甚至还动作利索地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我身上,“这会儿还早,学妹多穿点,别感冒了。”我一脸懵地低下头看着身上的西装外套,这才注意到因为刚刚那一摔动作太大,学校租来的裙子又不是完全合身,导致我领口的内衣边缘都露出来了,而苏北州这一件西装外套披上来,立马给我遮了个严严实实,挡住了周围人的视线。脸一瞬间红得发烫,我拢了拢身上的西装外套,上面还残留着一丝薰衣草味的洗衣液的味道,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记忆深刻。这时候闺蜜和另一位学长也走上前来,见苏北州这副模样,另一位学长忍不住笑了:“怎么回事儿啊苏哥,你这是咋了?”苏北州正扯着...

在线试读

第5章

来,冲我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转过身对闺蜜说道“这位学妹,请问表演人员的休息室在哪里?跟我来吧学长。”

闺蜜走过来带他去了休息室,剩下我在更衣室里回忆着刚刚苏北州脸上不好意思的微笑,只觉得心跳仿佛又漏了一拍。

犯规了啊,连笑起来的样子也这么好看,这谁把持得住啊。

如果说仅仅是这一眼就让我记住了他的话,那么之后彩排时发生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刻骨铭心。

学校小礼堂的舞台有一个小台阶,苏北州作为校草,自然是最后一个压轴上台的。

我站在台下看着苏北州彩排完下来,正准备上去念结束语,结果上台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向前倒去。

苏北州见状,连忙伸手过来扶我,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拽住了他胸前的衬衫。

伴随着“蹦蹦”几声,我人是在他怀里站稳了,他胸前的衬衫扣子也被我扯脱线了好几颗,露出了白皙的锁骨和底下清晰分明的八块腹肌。

场面一时极其尴尬。

我人被他挽着腰扶在怀里,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第一反应竟然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没事吧?”倒是被我扯坏的衬衫的苏北州,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生气,反而将我扶稳后,眼神担忧地看着我。

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沦陷了。

“没,没事。”

我立马站稳身子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他见状又笑了笑,“没事就好。”

而我却是再次红了脸,嘴里磕磕巴巴地说道“谢,谢谢学长,不好意思啊,扯坏了你的衬衫,马上演讲就要正式开始了,要不我托人现在去给你买件新的吧……没事,我叫人给我再送一件过来就行了,不用你赔。”

明明是十分狼狈的经历,但苏北州看起来却依旧从容不迫,甚至还动作利索地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我身上,“这会儿还早,学妹多穿点,别感冒了。”

我一脸懵地低下头看着身上的西装外套,这才注意到因为刚刚那一摔动作太大,学校租来的裙子又不是完全合身,导致我领口的内衣边缘都露出来了,而苏北州这一件西装外套披上来,立马给我遮了个严严实实,挡住了周围人的视线。

脸一瞬间红得发烫,我拢了拢身上的西装外套,上面还残留着一丝薰衣草味的洗衣液的味道,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记忆深刻。

这时候闺蜜和另一位学长也走上前来,见苏北州这副模样,另一位学长忍不住笑了“怎么回事儿啊苏哥,你这是咋了?”苏北州正扯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