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秦妄桑也)坠入春夜完结版在线阅读_坠入春夜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秦妄桑也)坠入春夜完结版在线阅读_坠入春夜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第11章 试读

2023-01-13 17:12 作者:阿等
  • 坠入春夜 坠入春夜

    很多网友对小说《坠入春夜》非常感兴趣,作者“阿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妄桑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秦妄却很快地清醒过来,晚风透凉,好像一下唤回了秦妄离家出走的理智他立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静静凝着歇斯底里的宋梨三五分钟,才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包烟,磕出其中一支,慢慢地点上秦妄的手指修长骨感,带点儿禁欲感,看得人喉咙微紧秦妄这一连串动作宋梨很熟悉,她曾经看过无数回,也无数次地为他这完全不经意的动作心动过她是清楚秦妄的,秦妄这人看着好像总是漫不经心,甚至心不在焉,但脑子聪明灵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坠入春夜》,大神“阿等”将秦妄桑也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大概一天后。桑也收到了宋梨的见面短信。在医院里。桑也本来不想去,不过宋梨发消息过来,说:“你妈妈把我妈妈推下楼,我妈现在成了植物人,生死不明,你确定不来?”桑也一惊。直奔医院。刚到,桑也的母亲聂枝就冲过来,一把巴住桑也的裤腿子,“桑也,你快帮帮妈妈,妈妈把宋夫人不小心推下楼去了,现在小姐要送我去监狱,我年纪大了,不好进监狱了的,桑也,你帮妈妈顶罪好不好啊!”桑也浑身一震。她一直都知道聂枝不爱她,嫌弃她,却不知道聂枝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她往后退了两步,不断摇头。聂枝一看软的不行,直接开骂,“我养你这么大,就让你帮我去坐牢而已,你就推三阻四!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宋梨两步上前,拎住桑也的衣袖,“是你妈再三求我,我才勉强同意让你帮她入狱的,桑也,你就这么狠心,连你妈都可以不管?”桑也摔手想睁开宋梨的牵制,但宋梨突然唇角冷笑,人猛地往后一仰,直接随着楼梯滚了下去。桑也倒退了两步,看着宋梨痛苦尖叫着,深深浅浅地呼吸着。聂枝直接一个巴掌甩上来,“你还敢推小姐!我怎么有你这种不懂长幼尊卑的孽障女儿!”桑也听了这话,心逐渐变冷。她难以置信,这样的女人,真的会是她的妈妈吗?她听到周围人纷纷在议论自己故意伤人,把宋梨推下楼——也看到了从走廊尽头赶来,一眼也不曾看向自己的秦妄。秦妄。她的丈夫秦妄。她想,她要是能说话该多好。她就不会显得那么弱,那么好被欺负。她可以马上向秦王解释她没有推搡宋梨。秦妄抱着宋梨,冲向急诊室,在路过桑也时,他停下脚步,神色冰冷玄寒,“聂桑也,你这个妒妇。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桑也被钉在了原地,偌大的眼泪落下来,砸在她的手上戴着的婚戒上。她低头去看那枚婚戒,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挡住。本来就不该戴婚戒出门的。是她厚颜无耻了。秦妄的声音高于她的头顶,“一切交给警察处理。”——桑也被判了十二天的拘留。她在派出所待了十二天。没有人来给她保释,秦妄也不曾来看过她一眼。她出派出所的时候,是个晴天。她感觉脑子一阵眩晕,她坐在树下,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缓过神来。她拿出她来警局前唯一携带的物品——录音笔,细细聆听她记录的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哦。原来是她把宋梨推下了楼,所以才进了派出所啊。是的。她有遗传性阿茨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这个精神疾病宋梨的母亲也有。桑也的记忆总是模糊,她一般都是随身随时把录音笔开着做记录,如果来得及,她每天会在睡前把当天发生的事情都概述一遍写下来,但有时候来不及写下来,先发了病,那她就会失去一段记忆。比如她此刻只有当时的录音,再加上她不会说话,她就无法判断自己是不是真的推搡了宋梨。也许是因为生气所以真的推搡了宋梨。

在线试读

第11章

大概一天后。

桑也收到了宋梨的见面短信。在医院里。

桑也本来不想去,不过宋梨发消息过来,说“你妈妈把我妈妈推下楼,我妈现在成了植物人,生死不明,你确定不来?”

桑也一惊。

直奔医院。

刚到,桑也的母亲聂枝就冲过来,一把巴住桑也的裤腿子,“桑也,你快帮帮妈妈,妈妈把宋夫人不小心推下楼去了,现在小姐要送我去监狱,我年纪大了,不好进监狱了的,桑也,你帮妈妈顶罪好不好啊!”

桑也浑身一震。她一直都知道聂枝不爱她,嫌弃她,却不知道聂枝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她往后退了两步,不断摇头。

聂枝一看软的不行,直接开骂,“我养你这么大,就让你帮我去坐牢而已,你就推三阻四!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

宋梨两步上前,拎住桑也的衣袖,“是你妈再三求我,我才勉强同意让你帮她入狱的,桑也,你就这么狠心,连你妈都可以不管?”

桑也摔手想睁开宋梨的牵制,但宋梨突然唇角冷笑,人猛地往后一仰,直接随着楼梯滚了下去。桑也倒退了两步,看着宋梨痛苦尖叫着,深深浅浅地呼吸着。

聂枝直接一个巴掌甩上来,“你还敢推小姐!我怎么有你这种不懂长幼尊卑的孽障女儿!”

桑也听了这话,心逐渐变冷。她难以置信,这样的女人,真的会是她的妈妈吗?

她听到周围人纷纷在议论自己故意伤人,把宋梨推下楼——

也看到了从走廊尽头赶来,一眼也不曾看向自己的秦妄。

秦妄。她的丈夫秦妄。

她想,她要是能说话该多好。她就不会显得那么弱,那么好被欺负。她可以马上向秦王解释她没有推搡宋梨。

秦妄抱着宋梨,冲向急诊室,在路过桑也时,他停下脚步,神色冰冷玄寒,“聂桑也,你这个妒妇。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桑也被钉在了原地,偌大的眼泪落下来,砸在她的手上戴着的婚戒上。她低头去看那枚婚戒,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挡住。

本来就不该戴婚戒出门的。是她厚颜无耻了。

秦妄的声音高于她的头顶,“一切交给警察处理。”

——

桑也被判了十二天的拘留。她在派出所待了十二天。没有人来给她保释,秦妄也不曾来看过她一眼。

她出派出所的时候,是个晴天。她感觉脑子一阵眩晕,她坐在树下,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缓过神来。她拿出她来警局前唯一携带的物品——录音笔,细细聆听她记录的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哦。原来是她把宋梨推下了楼,所以才进了派出所啊。

是的。她有遗传性阿茨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这个精神疾病宋梨的母亲也有。

桑也的记忆总是模糊,她一般都是随身随时把录音笔开着做记录,如果来得及,她每天会在睡前把当天发生的事情都概述一遍写下来,但有时候来不及写下来,先发了病,那她就会失去一段记忆。

比如她此刻只有当时的录音,再加上她不会说话,她就无法判断自己是不是真的推搡了宋梨。也许是因为生气所以真的推搡了宋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