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林晚青顾霆琛(林晚青顾霆琛)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林晚青顾霆琛)完结版在线阅读

林晚青顾霆琛(林晚青顾霆琛)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林晚青顾霆琛)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9章 他带她去了奶奶的葬礼 试读

2023-01-13 16:59 作者:苏落落
  • 林晚青顾霆琛 林晚青顾霆琛

    《林晚青顾霆琛》是作者“苏落落”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晚青顾霆琛,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顾霆琛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悦:“你有资格管我?”语气三分讽刺,七分不屑我清楚的知道,想要留下他,根本不可能,但有些事总要试试我抬眼与他对视,轻轻道:“我同意离婚,条件是你今晚留下来,明天下午陪我参加完奶奶的葬礼,我就签字”他眯起了眼,猛地掐住我的下颌,深不见底的眸色多了几分不屑和讥讽,缓缓开口:“知道怎么才能把一个男人留住吗?”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带...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林晚青顾霆琛》本书主角有林晚青顾霆琛,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苏落落”之手,本书精彩章节: “霆琛哥,我想喝水,不小心………”尽管疼到面部扭曲,阮心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台词。 “你是死了吗?为什么不帮她倒水?”顾霆琛按响了床头的按钮后,转过身对着我厉声喝道,脸色阴沉得可怕。 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阮心恬,他势必将我生吞活剥。 我低头不语,虽然不是我的错,但这事说到底跟我有关,是我激起了阮心恬的危机感,她才会伤害自己,来验证她在顾霆琛心中的位置。 其实,她根本不用印证的,任谁都知道,他是多么的宝贝她! 很快,冷慕白匆匆赶来,一大堆人围着阮心恬处理着烫伤部位,我默默退出病房,走出医院。 外面,雨已没那么大了,但依旧淅淅沥沥。 不被允许出现在葬礼,我也没了去老宅的理由,但还是打车提前去了顾家墓园。 奶奶是我的恩人,生前对我也如亲孙女般,她的最后一程,我必须得去。 顾家墓园拥有单独一座小山,据说是顾家祖上专门找大师寻得的风水宝地,顾家先祖全部葬在这里,平时派有专人看守。 因为时间尚早,墓园里只有几个来提前做准备工作的工人。 奶奶的墓地跟爷爷挨在一起,我寻了一片地势较高的小树林,这既能避免被顾霆琛看到,还能送别奶奶。 呆呆地坐在湿地上,想着自己的处境,阮心恬的不顾一切,以顾霆琛对我的态度,胸口堵的难受。 下午四点半,奶奶的骨灰和顾家人陆续到达墓地。 奶奶生前德高望重,一同前来的除了顾家人还有不少盐城的名门望族,浩浩荡荡的人群竟看不到尽头。 但是我还是在长长的队伍中一眼就看到了顾霆琛,他总是那么的鹤立鸡群,一身黑衣将他衬托得更加挺拔俊逸。 顾霆琛推着一个轮椅,仔细一看,上面坐着阮心恬! 他居然带上了她! 今天这样的场合,他带着她出席,是在迫不及待向所有人宣布阮心恬的身份了。 虽然脚和手都被缠上厚厚的纱布,面色也有些憔悴,但阮心恬的双眼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 呵呵,果然阮心恬的牺牲是值得的,他没有为她留下,却让她出现在了顾家的葬礼上。 她终究是如愿了! 我的心像是被扎进一根刺,痛到无法呼吸。 不想再看眼前的场景,我转身离开了墓地,脚步有些踉跄,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趴在一棵树边干呕起来。 吐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我这才想起,除了昨晚那两碗冷面,一整天我都没吃任何东西。 如果是我一个人,不吃不要紧,但现在为了肚里的孩子,我必须让自己吃点东西。 转身下山,我向离墓园比较近的顾家老宅走去,准备趁大家都不在,找李姐要点吃的再回家。 站在别墅外,看着高门大楼,我有些泪目,可能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葬礼过后,就是我兑现承诺签字离婚的时候了。 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李姐一脸诧异:“少夫人,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抬头微笑道:“李姐,有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有,你快进来,我带你去偏厅吃。” 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李姐是跟在奶奶身边多年的人,心思剔透,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带着我去没人的偏厅。 逼着自己吃了一些东西,我才感觉胃里好受点。 正准备起身出门,李姐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我手上,神色悲悯道,“这是老夫人生前留给你的,你好好收着。” 顿了顿她又道,“老夫人说了,她走后如果少爷逼着你离婚,你就把这个盒子给少爷,他看后,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和你离婚。” 我低头看着手中精致的小盒子,方方正正却很牢固,完全打不开,看向李姐,我疑惑道,“怎么打开?”

在线试读

第9章 他带她去了奶奶的葬礼

“霆琛哥,我想喝水,不小心………”尽管疼到面部扭曲,阮心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台词。
“你是死了吗?
为什么不帮她倒水?”
顾霆琛按响了床头的按钮后,转过身对着我厉声喝道,脸色阴沉得可怕。
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阮心恬,他势必将我生吞活剥。
我低头不语,虽然不是我的错,但这事说到底跟我有关,是我激起了阮心恬的危机感,她才会伤害自己,来验证她在顾霆琛心中的位置。
其实,她根本不用印证的,任谁都知道,他是多么的宝贝她!
很快,冷慕白匆匆赶来,一大堆人围着阮心恬处理着烫伤部位,我默默退出病房,走出医院。
外面,雨已没那么大了,但依旧淅淅沥沥。
不被允许出现在葬礼,我也没了去老宅的理由,但还是打车提前去了顾家墓园。
奶奶是我的恩人,生前对我也如亲孙女般,她的最后一程,我必须得去。
顾家墓园拥有单独一座小山,据说是顾家祖上专门找大师寻得的风水宝地,顾家先祖全部葬在这里,平时派有专人看守。
因为时间尚早,墓园里只有几个来提前做准备工作的工人。
奶奶的墓地跟爷爷挨在一起,我寻了一片地势较高的小树林,这既能避免被顾霆琛看到,还能送别奶奶。
呆呆地坐在湿地上,想着自己的处境,阮心恬的不顾一切,以顾霆琛对我的态度,胸口堵的难受。
下午四点半,奶奶的骨灰和顾家人陆续到达墓地。
奶奶生前德高望重,一同前来的除了顾家人还有不少盐城的名门望族,浩浩荡荡的人群竟看不到尽头。
但是我还是在长长的队伍中一眼就看到了顾霆琛,他总是那么的鹤立鸡群,一身黑衣将他衬托得更加挺拔俊逸。
顾霆琛推着一个轮椅,仔细一看,上面坐着阮心恬!
他居然带上了她!
今天这样的场合,他带着她出席,是在迫不及待向所有人宣布阮心恬的身份了。
虽然脚和手都被缠上厚厚的纱布,面色也有些憔悴,但阮心恬的双眼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色。
呵呵,果然阮心恬的牺牲是值得的,他没有为她留下,却让她出现在了顾家的葬礼上。
她终究是如愿了!
我的心像是被扎进一根刺,痛到无法呼吸。
不想再看眼前的场景,我转身离开了墓地,脚步有些踉跄,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趴在一棵树边干呕起来。
吐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我这才想起,除了昨晚那两碗冷面,一整天我都没吃任何东西。
如果是我一个人,不吃不要紧,但现在为了肚里的孩子,我必须让自己吃点东西。
转身下山,我向离墓园比较近的顾家老宅走去,准备趁大家都不在,找李姐要点吃的再回家。
站在别墅外,看着高门大楼,我有些泪目,可能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
葬礼过后,就是我兑现承诺签字离婚的时候了。
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李姐一脸诧异“少夫人,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抬头微笑道“李姐,有吃的吗?
我肚子饿了。”
“有,你快进来,我带你去偏厅吃。”
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李姐是跟在奶奶身边多年的人,心思剔透,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带着我去没人的偏厅。
逼着自己吃了一些东西,我才感觉胃里好受点。
正准备起身出门,李姐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我手上,神色悲悯道,“这是老夫人生前留给你的,你好好收着。”
顿了顿她又道,“老夫人说了,她走后如果少爷逼着你离婚,你就把这个盒子给少爷,他看后,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和你离婚。”
我低头看着手中精致的小盒子,方方正正却很牢固,完全打不开,看向李姐,我疑惑道,“怎么打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