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最新热门小说_(似是而非)全本在线阅读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最新热门小说_(似是而非)全本在线阅读 第029章 苍 试读

2023-01-13 17:01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似是而非》是根号桑的小说。内容精选:“以笙?”确认是她,郑洋紧拧的眉心短暂一松,又拧得愈发紧,打量她:“你去哪儿了?”她穿的衣服和之前不一样,太明显了。这也是他刚刚看背影没能立刻断定是她的原因。乔以笙的视线越过郑洋,望向郑洋身后的许哲,冷冷道:“这你得问他。”郑洋不明所以:“什么意思?”乔以笙难以抑制情绪,甩开郑洋的手,三两步跨到许哲面前,狠狠掴了他一记耳光。许哲没有躲,脸一歪,眼镜从鼻梁脱落,掉到地上。郑洋抓住乔以笙时已慢了一步:“到底出什么事了?”既是问乔以笙,也是问许哲。乔以笙和许哲却都不说话,前者红着眼眶满面愤慨,后者脸上浮着巴掌印,默默地捡起眼镜,擦了擦镜片,重新戴到脸上。郑洋揣测:“阿哲,你是不是对以笙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许哲这才出声:“我也想请教嫂子,为什么突然对我这样?”没想到他竟能集白莲、绿茶和恶毒于一身至如此地步,乔以笙气得声音都微微变了调:“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三人的动静难免惹来附近一些宾客探究的目光。乔以笙不愿意被人围观。身体的难受也令她无法继续呆着。她忍着眼泪对郑洋说:“我现在要回去了。”如果可以,她只想自己一个人走。但宜丰庄园外面是打不到车的。陈老三不知从何处突然蹿过来:“卧槽!咱们闯爷了不得!我就说他怎么去了趟澳洲,人转了性,会乖乖听家里人安排!原来憋了个大——”话讲到一半,陈老三才慢一拍地察觉他们三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小心翼翼问:“你们……怎么了?”乔以笙顺势问陈老三:“你送我进市区。”说是问,实际上语气是不容拒绝的支会。陈老三都忘记先去看郑洋的眼色,也没问她为什么要走,下意识地点头应承:“噢,好的,可以。”郑洋记起来接话:“我送你。”“不用。”乔以笙断然拒绝,避开郑洋伸来的手,瞥一眼许哲,“你还是先处理好你们之间的关系吧。”她的意有所指使得郑洋心神一震,他晃过神来时,乔以笙已然和陈老三离开宴厅。郑洋转头,正色:“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你可以跟我讲清楚,你对以笙做了什么?”“你这质问的口气,在心里预判了就是我伤害她了?”许哲面无表情,“你让我信任你。但为什么你自己首先选择相信她的话,而不是相信我的话?”-陈老三猜测乔以笙和郑洋吵架了,不过一路也不敢多问。况且乔以笙上车后就阖着眼假寐,一副谁也不乐意搭理的样子,他得多吃饱撑着没事干才傻乎乎上赶着讨嫌?手机里进来一通陆闯的电话。陈老三接起,以为陆闯是关心他怎么突然走了,结果陆闯开口问的是:“乔以笙在你车上?”“嗯,是啊,在呢。”陈老三迷糊,“咋啦?”“你找个地方靠边停,然后把位置分享给我。”吩咐完陆闯直接挂了电话,陈老三连再讲一句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不知道陆闯想干什么,但他还是照陆闯的意思办。乔以笙好一会儿才察觉车子停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的位置,根本还没进市区:“为什么不继续开了?”“等会儿闯子,他好像要过来找你。”陈老三稀里糊涂。乔以笙闻言亦蹙眉。他找她做什么?终归不太可能有好事,乔以笙让陈老三开车,不要等陆闯。陈老三犹疑,在陆闯和乔以笙之间还是偏向陆闯:“要不等闯子到了看看他有什么事吧。”乔以笙觑了觑车窗外荒无人烟的路,完全没的选择。约莫五分钟,陆闯驾着辆越野车出现,过来就打开副驾的车门,不由分说要将乔以笙抱走。乔以笙仓皇挣扎:“你干什么?”陆闯的黑眸自上而下睨她,面容没多余的表情:“还能动得这么厉害,看来是不够疼。”乔以笙:“……”混蛋!眼皮一掀,陆闯继而看向正目瞪口呆的陈老三:“往后五百米,朱曼莉被我丢在路边,你负责送她。”撂完话,陆闯抱着乔以笙将她塞到自己车里,径自扬长而去。乔以笙手指攥着勒在身前的安全带,胸臆间闷得比夜色更沉:“陈老三他——”陆闯料到她要说什么,打断道:“他即便知道我们不同寻常,也不会乱嚼舌根。”乔以笙尚未来得及舒气,便听陆闯又说:“而且郑洋差不多已经知道你的jian夫就是我了。陈老三到不到他面前嚼舌根都无所谓。”“?!”乔以笙惊异,脸色微微苍白,“怎么会?”陆闯平视前方的视线快速瞟她一下,收尽她的表情,饶有趣味道:“你再缠得我久一点,迟一些放开我,郑洋捉到的就不是我和朱曼莉了。”

在线试读

第029章 苍

“以笙?”

确认是她,郑洋紧拧的眉心短暂一松,又拧得愈发紧,打量她“你去哪儿了?”

她穿的衣服和之前不一样,太明显了。这也是他刚刚看背影没能立刻断定是她的原因。

乔以笙的视线越过郑洋,望向郑洋身后的许哲,冷冷道“这你得问他。”

郑洋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乔以笙难以抑制情绪,甩开郑洋的手,三两步跨到许哲面前,狠狠掴了他一记耳光。

许哲没有躲,脸一歪,眼镜从鼻梁脱落,掉到地上。

郑洋抓住乔以笙时已慢了一步“到底出什么事了?”

既是问乔以笙,也是问许哲。

乔以笙和许哲却都不说话,前者红着眼眶满面愤慨,后者脸上浮着巴掌印,默默地捡起眼镜,擦了擦镜片,重新戴到脸上。

郑洋揣测“阿哲,你是不是对以笙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许哲这才出声“我也想请教嫂子,为什么突然对我这样?”

没想到他竟能集白莲、绿茶和恶毒于一身至如此地步,乔以笙气得声音都微微变了调“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三人的动静难免惹来附近一些宾客探究的目光。

乔以笙不愿意被人围观。身体的难受也令她无法继续呆着。她忍着眼泪对郑洋说“我现在要回去了。”

如果可以,她只想自己一个人走。但宜丰庄园外面是打不到车的。

陈老三不知从何处突然蹿过来“卧槽!咱们闯爷了不得!我就说他怎么去了趟澳洲,人转了性,会乖乖听家里人安排!原来憋了个大——”

话讲到一半,陈老三才慢一拍地察觉他们三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小心翼翼问“你们……怎么了?”

乔以笙顺势问陈老三“你送我进市区。”

说是问,实际上语气是不容拒绝的支会。

陈老三都忘记先去看郑洋的眼色,也没问她为什么要走,下意识地点头应承“噢,好的,可以。”

郑洋记起来接话“我送你。”

“不用。”乔以笙断然拒绝,避开郑洋伸来的手,瞥一眼许哲,“你还是先处理好你们之间的关系吧。”

她的意有所指使得郑洋心神一震,他晃过神来时,乔以笙已然和陈老三离开宴厅。

郑洋转头,正色“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你可以跟我讲清楚,你对以笙做了什么?”

“你这质问的口气,在心里预判了就是我伤害她了?”许哲面无表情,“你让我信任你。但为什么你自己首先选择相信她的话,而不是相信我的话?”

陈老三猜测乔以笙和郑洋吵架了,不过一路也不敢多问。

况且乔以笙上车后就阖着眼假寐,一副谁也不乐意搭理的样子,他得多吃饱撑着没事干才傻乎乎上赶着讨嫌?

手机里进来一通陆闯的电话。陈老三接起,以为陆闯是关心他怎么突然走了,结果陆闯开口问的是“乔以笙在你车上?”

“嗯,是啊,在呢。”陈老三迷糊,“咋啦?”

“你找个地方靠边停,然后把位置分享给我。”

吩咐完陆闯直接挂了电话,陈老三连再讲一句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陆闯想干什么,但他还是照陆闯的意思办。

乔以笙好一会儿才察觉车子停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的位置,根本还没进市区“为什么不继续开了?”

“等会儿闯子,他好像要过来找你。”陈老三稀里糊涂。

乔以笙闻言亦蹙眉。他找她做什么?

终归不太可能有好事,乔以笙让陈老三开车,不要等陆闯。

陈老三犹疑,在陆闯和乔以笙之间还是偏向陆闯“要不等闯子到了看看他有什么事吧。”

乔以笙觑了觑车窗外荒无人烟的路,完全没的选择。

约莫五分钟,陆闯驾着辆越野车出现,过来就打开副驾的车门,不由分说要将乔以笙抱走。

乔以笙仓皇挣扎“你干什么?”

陆闯的黑眸自上而下睨她,面容没多余的表情“还能动得这么厉害,看来是不够疼。”

乔以笙“……”混蛋!

眼皮一掀,陆闯继而看向正目瞪口呆的陈老三“往后五百米,朱曼莉被我丢在路边,你负责送她。”

撂完话,陆闯抱着乔以笙将她塞到自己车里,径自扬长而去。

乔以笙手指攥着勒在身前的安全带,胸臆间闷得比夜色更沉“陈老三他——”

陆闯料到她要说什么,打断道“他即便知道我们不同寻常,也不会乱嚼舌根。”

乔以笙尚未来得及舒气,便听陆闯又说“而且郑洋差不多已经知道你的jian夫就是我了。陈老三到不到他面前嚼舌根都无所谓。”

“?!”乔以笙惊异,脸色微微苍白,“怎么会?”

陆闯平视前方的视线快速瞟她一下,收尽她的表情,饶有趣味道“你再缠得我久一点,迟一些放开我,郑洋捉到的就不是我和朱曼莉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