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乔以笙陆闯(似是而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乔以笙陆闯)完结版在线阅读

乔以笙陆闯(似是而非)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乔以笙陆闯)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017章 碧 试读

2023-01-13 17:06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似是而非》中的人物乔以笙陆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根号桑”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似是而非》内容概括:结婚对象是陆闯的家里人安排的。和陆闯门当户对。乔以笙不意外。陈老三结婚那天她就隐约听见了半截话。像陆闯、陈老三几个,全是想玩随便玩,婚姻则必须由家中长辈给他们拿主意。而第二天中午,乔以笙就在商场里碰到快结婚了的陆闯又和朱曼莉一起。最先看见陆闯的其实是郑洋。乔以笙正在帮郑洋为他妈妈挑衣服,听见郑洋忽然喊了一声“闯子”。她抬眼。朱曼莉挽着陆闯的手臂刚刚走进这家旗舰店。“新女朋友啊?”郑洋同样没认出如今的朱曼莉。朱曼莉笑着问候乔以笙:“这么年了,你和郑洋竟然还没分手。”郑洋闻言微微皱眉。既然前天晚上在夜店,欧鸥已经和朱曼莉针尖对过麦芒,现在乔以笙也毫无做表面功夫的必要,所以她没应朱曼莉。郑洋和陆闯两个男人坐进一旁的沙发椅说话。朱曼莉上前来,对导购员指着乔以笙手中的衣服问:“这件还有没有?”导购员说,店里的所有服装都是限量款。朱曼莉头一点:“好,那我要了。”因为毕竟是乔以笙先看的,导购员小声询问乔以笙买不买,乔以笙不甚在意地让了出去,去挑其他的。朱曼莉偏偏跟在乔以笙后面,乔以笙拿起一件,她就抢一件。乔以笙感到好笑:“你最近很缺衣服?”朱曼莉大有炫耀的意味:“陆闯说,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乔以笙点点头:“行,那你把这家店包下来吧。我去其他店给伯母挑。”朱曼莉:“伯母?”乔以笙:“嗯,你刚刚买的,全是我帮郑洋的妈妈选的。”朱曼莉的神情跟调色盘似的。乔以笙将手中新拿的一件主动交给朱曼莉:“你的眼光不错,都挺适合你。”朱曼莉阴着脸抓住乔以笙的手臂:“你那天晚上是和陆闯一起离开夜店的?”乔以笙露出困惑的表情:“陆闯的女伴不是你?”“少和我装蒜。”朱曼莉冷笑,“否则怎么那么巧,陆闯不见了,你也不见了。你和欧鸥两个人打配合了吧。”乔以笙懒得搭理,甩开她:“我们没那么无聊。”朱曼莉又从后面拽住她的围巾:“你等等!”乔以笙猛地被勒了一下,有点生气:“朱曼莉,你非要把旧怨延续成新仇是吗?”郑洋留意到动静,飞快奔来乔以笙身边,从朱曼莉手中扯回乔以笙的围巾,并搂着乔以笙护到自己身后:“怎么了?”乔以笙拉着郑洋就走:“没事。”换了一家店,她感觉空气都变得清新通畅了。郑洋体贴地帮乔以笙整理松掉的围巾:“和闯子聊过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那个朱曼莉。变化太大了。”“她和陆闯现在不是单纯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你交待陆闯在工作上别为难我们事务所,确定还有效?”乔以笙冷漠脸,胸腔萦绕一股不可控制的烦躁。她怎么就忘了,男人在床上的话不可信。她昨天却信了陆闯说的!半晌没得到郑洋的回应,乔以笙敛回神思,发现郑洋抓着她的围巾有些呆滞地盯着她的脖子。乔以笙心头顿时咯噔。她今天之所以戴这么厚实宽大的一条围巾,就是因为陆闯那只言而无信的狗又在她的脖子上吮出痕迹了。

在线试读

第017章 碧

结婚对象是陆闯的家里人安排的。

和陆闯门当户对。

乔以笙不意外。陈老三结婚那天她就隐约听见了半截话。

像陆闯、陈老三几个,全是想玩随便玩,婚姻则必须由家中长辈给他们拿主意。

而第二天中午,乔以笙就在商场里碰到快结婚了的陆闯又和朱曼莉一起。

最先看见陆闯的其实是郑洋。

乔以笙正在帮郑洋为他妈妈挑衣服,听见郑洋忽然喊了一声“闯子”。

她抬眼。

朱曼莉挽着陆闯的手臂刚刚走进这家旗舰店。

“新女朋友啊?”郑洋同样没认出如今的朱曼莉。

朱曼莉笑着问候乔以笙“这么年了,你和郑洋竟然还没分手。”

郑洋闻言微微皱眉。

既然前天晚上在夜店,欧鸥已经和朱曼莉针尖对过麦芒,现在乔以笙也毫无做表面功夫的必要,所以她没应朱曼莉。

郑洋和陆闯两个男人坐进一旁的沙发椅说话。

朱曼莉上前来,对导购员指着乔以笙手中的衣服问“这件还有没有?”

导购员说,店里的所有服装都是限量款。

朱曼莉头一点“好,那我要了。”

因为毕竟是乔以笙先看的,导购员小声询问乔以笙买不买,乔以笙不甚在意地让了出去,去挑其他的。

朱曼莉偏偏跟在乔以笙后面,乔以笙拿起一件,她就抢一件。

乔以笙感到好笑“你最近很缺衣服?”

朱曼莉大有炫耀的意味“陆闯说,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乔以笙点点头“行,那你把这家店包下来吧。我去其他店给伯母挑。”

朱曼莉“伯母?”

乔以笙“嗯,你刚刚买的,全是我帮郑洋的妈妈选的。”

朱曼莉的神情跟调色盘似的。

乔以笙将手中新拿的一件主动交给朱曼莉“你的眼光不错,都挺适合你。”

朱曼莉阴着脸抓住乔以笙的手臂“你那天晚上是和陆闯一起离开夜店的?”

乔以笙露出困惑的表情“陆闯的女伴不是你?”

“少和我装蒜。”朱曼莉冷笑,“否则怎么那么巧,陆闯不见了,你也不见了。你和欧鸥两个人打配合了吧。”

乔以笙懒得搭理,甩开她“我们没那么无聊。”

朱曼莉又从后面拽住她的围巾“你等等!”

乔以笙猛地被勒了一下,有点生气“朱曼莉,你非要把旧怨延续成新仇是吗?”

郑洋留意到动静,飞快奔来乔以笙身边,从朱曼莉手中扯回乔以笙的围巾,并搂着乔以笙护到自己身后“怎么了?”

乔以笙拉着郑洋就走“没事。”

换了一家店,她感觉空气都变得清新通畅了。

郑洋体贴地帮乔以笙整理松掉的围巾“和闯子聊过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那个朱曼莉。变化太大了。”

“她和陆闯现在不是单纯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你交待陆闯在工作上别为难我们事务所,确定还有效?”乔以笙冷漠脸,胸腔萦绕一股不可控制的烦躁。

她怎么就忘了,男人在床上的话不可信。

她昨天却信了陆闯说的!

半晌没得到郑洋的回应,乔以笙敛回神思,发现郑洋抓着她的围巾有些呆滞地盯着她的脖子。

乔以笙心头顿时咯噔。

她今天之所以戴这么厚实宽大的一条围巾,就是因为陆闯那只言而无信的狗又在她的脖子上吮出痕迹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