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似是而非) 第005章 蓝 试读

2023-01-13 17:03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似是而非》,讲述主角乔以笙陆闯的甜蜜故事,作者“根号桑”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这样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陆闯,比他昨天当伴郎的样子还要令乔以笙刮目相看。更准确来讲,是:不适应。与他浪荡子的不羁形象相去甚远。那两次和她在一起时他的那副德行,才是陆闯的正确打开方式。完美诠释了“人模狗样”。而会议开始没多久,陆闯就原形毕露。他明显只是来镇场子的,全程在旁边玩手机,真正和他们沟通建筑方案的是他带来的规划设计部部长。这位部长也和先前接触的不是同一个人,态度不如先前的那位和善,可以说把甲方的傲慢展露得淋漓尽致。乔以笙一边做会议记录,一边为薛素憋一肚子火。薛素是他们留白建筑事务所的三大合伙人之一,虽然和排得上名号的顶尖大佬没得比,但曾经也是在甲级建筑设计院里挑过大梁的前辈。当年薛素从体制内出来,不知多少公司和事务所抢她,到现在仍旧有人锲而不舍想高薪挖走薛素。如今薛素的设计却被明里暗里批得一无是处。不过薛素不愧是见识过风浪的,很沉得住气,对方部长的每一条意见,都认真听取,又细致分析实际的可行性,提出折中的方案。会议因此持续了三个小时,最后是陆闯被磨得没了耐性,一锤定音终止道:“行了,不管实际可行性怎样,你们都先按照我们要的东西来做。”丢完话陆闯径自先离开,手里还接着电话:“我这不会议一结束就过去了。急什么?今晚有你爽的。”不用猜,多半是赶着奔赴某个温柔乡。乔以笙收拾起平板电脑,也准备和薛素走人。那位部长现在倒客客气气地给薛素甜枣吃,表达了对薛素的敬意,让薛素不要把会议过程中的摩擦放在心上,一切都是为了能圆满地完成这个项目。最后对方还将话头扯到乔以笙身上:“……我和以笙以前还是大学同学,我也不可能故意为难老同学。”乔以笙闻言愣了一愣,狐疑地端详对方的面容,死活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到究竟是哪门子的老同学。“是我啊,”对方眨了眨她的韩式双眼皮,“刚刚的自我介绍我说的是我工作用的英文名,我的中文名是朱曼莉。”-“朱曼莉?她现在是你的甲方?”隔着电话,欧鸥的诧异完全不亚于乔以笙在半个小时前的内心崩溃。朱曼莉确实是乔以笙的同学,乔以笙还在念本科时建筑系的同班同学,而她们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欧鸥直啧声:“那你节哀顺变。”乔以笙幽幽道:“……我是让你安慰我,不是让你取笑我,谢谢。”欧鸥闻言反倒取笑得愈发肆意猖狂:“你还有空跟我诉苦,看来朱曼莉没有给你提太多修改意见。”乔以笙冷漠脸。事实恰恰相反,正因为修改意见太多,等于推翻原方案,所以薛素说不着急今晚加班。嗯,不着急今晚加班——明天起有的是班可加。“不过你一开始怎么会没认出朱曼莉?”欧鸥好奇。乔以笙捏捏眉骨:“等你结束出差回来霖舟,有机会亲眼见一见,你试试认不认得出来。”欧鸥当即猜测:“整容了她?”何止是整容,简直从头到脚换了个人。但乔以笙现在不想继续聊朱曼莉。她问欧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欧鸥听出不对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郑洋和许哲的奸情,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和欧鸥开口。乔以笙艰涩地嚅喏嘴唇:“当面说吧。这时,原本平稳行驶中的出租车猛地急刹车。猝不及防下,坐在后座里的乔以笙身体重重地往前掼,额头狠狠砸上前座的椅背。司机师傅降下车窗朝肇事的车主破口大骂:“有病啊!在这里飙车是违法的!要死滚远点死!”乔以笙晕头转向地捡起掉落在椅座下的手机坐起来,看到了极其骚包的红黄蓝三辆酷炫跑车歪七扭八地将她所在的这辆出租车包围住。其中那辆湖蓝色的布加迪威龙的车主打开车门,走了过来,弯下身,单只手臂压在车窗口,情绪不明地问:“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司机师傅被他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架势给唬得没了方才的勇气,变得胆怯:“没有,没说什么。对不住。我这还有客人要送呢,不打扰你们飙车了。玩得开心。”陆闯的视线不咸不淡地往后座瞟了来。乔以笙就这么和他四目相对了。她轻轻蹙着眉,默不作声,只想当作不认识。陆闯明显和她一样的想法,也没和她打招呼,平淡如水地敛回视线,塞了厚厚一叠钱给司机师傅:“精神损失费。”司机师傅没敢收:“不用了不用了。”红色和黄色两辆车的车主吹起响亮的口哨催促陆闯:“磨磨唧唧的!还走不走啊你!”陆闯朝乔以笙点了点下巴,对司机师傅说:“你没病,你的客人没准有病。”乔以笙:“???”无缘无故骂她做什么?“你才有病吧!”乔以笙忍不住怼回去。陆闯轻轻歪一下脑袋,倏地走来后面,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将她拽了出去。

在线试读

第005章 蓝

这样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陆闯,比他昨天当伴郎的样子还要令乔以笙刮目相看。

更准确来讲,是不适应。

与他浪荡子的不羁形象相去甚远。

那两次和她在一起时他的那副德行,才是陆闯的正确打开方式。

完美诠释了“人模狗样”。

而会议开始没多久,陆闯就原形毕露。

他明显只是来镇场子的,全程在旁边玩手机,真正和他们沟通建筑方案的是他带来的规划设计部部长。

这位部长也和先前接触的不是同一个人,态度不如先前的那位和善,可以说把甲方的傲慢展露得淋漓尽致。乔以笙一边做会议记录,一边为薛素憋一肚子火。

薛素是他们留白建筑事务所的三大合伙人之一,虽然和排得上名号的顶尖大佬没得比,但曾经也是在甲级建筑设计院里挑过大梁的前辈。

当年薛素从体制内出来,不知多少公司和事务所抢她,到现在仍旧有人锲而不舍想高薪挖走薛素。

如今薛素的设计却被明里暗里批得一无是处。

不过薛素不愧是见识过风浪的,很沉得住气,对方部长的每一条意见,都认真听取,又细致分析实际的可行性,提出折中的方案。

会议因此持续了三个小时,最后是陆闯被磨得没了耐性,一锤定音终止道“行了,不管实际可行性怎样,你们都先按照我们要的东西来做。”

丢完话陆闯径自先离开,手里还接着电话“我这不会议一结束就过去了。急什么?今晚有你爽的。”

不用猜,多半是赶着奔赴某个温柔乡。

乔以笙收拾起平板电脑,也准备和薛素走人。

那位部长现在倒客客气气地给薛素甜枣吃,表达了对薛素的敬意,让薛素不要把会议过程中的摩擦放在心上,一切都是为了能圆满地完成这个项目。

最后对方还将话头扯到乔以笙身上“……我和以笙以前还是大学同学,我也不可能故意为难老同学。”

乔以笙闻言愣了一愣,狐疑地端详对方的面容,死活无法从记忆中搜寻到究竟是哪门子的老同学。

“是我啊,”对方眨了眨她的韩式双眼皮,“刚刚的自我介绍我说的是我工作用的英文名,我的中文名是朱曼莉。”

“朱曼莉?她现在是你的甲方?”

隔着电话,欧鸥的诧异完全不亚于乔以笙在半个小时前的内心崩溃。

朱曼莉确实是乔以笙的同学,乔以笙还在念本科时建筑系的同班同学,而她们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欧鸥直啧声“那你节哀顺变。”

乔以笙幽幽道“……我是让你安慰我,不是让你取笑我,谢谢。”

欧鸥闻言反倒取笑得愈发肆意猖狂“你还有空跟我诉苦,看来朱曼莉没有给你提太多修改意见。”

乔以笙冷漠脸。事实恰恰相反,正因为修改意见太多,等于推翻原方案,所以薛素说不着急今晚加班。

嗯,不着急今晚加班——明天起有的是班可加。

“不过你一开始怎么会没认出朱曼莉?”欧鸥好奇。

乔以笙捏捏眉骨“等你结束出差回来霖舟,有机会亲眼见一见,你试试认不认得出来。”

欧鸥当即猜测“整容了她?”

何止是整容,简直从头到脚换了个人。但乔以笙现在不想继续聊朱曼莉。她问欧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

欧鸥听出不对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郑洋和许哲的奸情,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和欧鸥开口。乔以笙艰涩地嚅喏嘴唇“当面说吧。

这时,原本平稳行驶中的出租车猛地急刹车。

猝不及防下,坐在后座里的乔以笙身体重重地往前掼,额头狠狠砸上前座的椅背。

司机师傅降下车窗朝肇事的车主破口大骂“有病啊!在这里飙车是违法的!要死滚远点死!”

乔以笙晕头转向地捡起掉落在椅座下的手机坐起来,看到了极其骚包的红黄蓝三辆酷炫跑车歪七扭八地将她所在的这辆出租车包围住。

其中那辆湖蓝色的布加迪威龙的车主打开车门,走了过来,弯下身,单只手臂压在车窗口,情绪不明地问“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司机师傅被他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架势给唬得没了方才的勇气,变得胆怯“没有,没说什么。对不住。我这还有客人要送呢,不打扰你们飙车了。玩得开心。”

陆闯的视线不咸不淡地往后座瞟了来。

乔以笙就这么和他四目相对了。

她轻轻蹙着眉,默不作声,只想当作不认识。

陆闯明显和她一样的想法,也没和她打招呼,平淡如水地敛回视线,塞了厚厚一叠钱给司机师傅“精神损失费。”

司机师傅没敢收“不用了不用了。”

红色和黄色两辆车的车主吹起响亮的口哨催促陆闯“磨磨唧唧的!还走不走啊你!”

陆闯朝乔以笙点了点下巴,对司机师傅说“你没病,你的客人没准有病。”

乔以笙“???”

无缘无故骂她做什么?

“你才有病吧!”乔以笙忍不住怼回去。

陆闯轻轻歪一下脑袋,倏地走来后面,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将她拽了出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