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已完结小说_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已完结小说_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第18章 改变命运的机会 试读

2023-01-13 16:53 作者:咔咔哇咔
  • 玫瑰之上 玫瑰之上

    主角司瑶刑珏的现代言情小说《玫瑰之上》,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咔咔哇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刑柯的手落空了,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没说什么,跟着一群人进去等一众刑家的人都走过,司瑶和一群佣人走在最后面不时听见佣人窃窃私语,说怎么没看见刑珏前面刑老爷子顿了足,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向司瑶,眼底带了不悦:“阿珏呢?”司瑶笑道:“在忙公事,我现在去叫他”说罢顶着一群嬉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转身往外走早上起来时她听见刑珏打电话,语调温柔但是带了些不耐烦,像是被小白花缠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玫瑰之上》,男女主角分别是司瑶刑珏,作者“咔咔哇咔”创作的一部优秀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刑珏有个鲜为人知的小毛病,被刺激狠了会短暂的发狂。小时候犯过几次,长大几乎没犯过。这会这是怎么了?司瑶心惊肉跳,朝前抠刑珏的手。刑珏手犹自不松,且越掐越紧。眼看被掐的女人翻起了白眼,俨然出气多进气少。司瑶对他早已心如止水不假,却不能睁眼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去弄没一条命。别的后她能善,这个没本事。来不及思考。司瑶抱住他脑袋朝自己怀里压,将视线全数遮挡,一下下的拍着他的背:“小不点不怕,阿珏不怕。”怀里的呼吸还是重,一阵一阵的停不下来,却软和了些。司瑶继续温柔的哄:“姐姐在这呢,别害怕。”女人被松开了桎梏,连滚带爬的出去,包厢门被重重的甩上。司瑶一边安抚着他一边看向外面,庆幸今天那俩尝跟着一起玩的没来,不然阿霓和他婚事在即,自己抱着他的事怎么解释得清。没等再想。怀里闷闷的声音传来:“姐姐……”司瑶手僵了一瞬,知道他清醒了想把他推开。刑珏的手却探过来圈住她的腰,语调委屈道:“我不想和她结婚。”司瑶刚凑近便闻到了浓重的威士忌味道,眼睛睨向地面,酒杯破碎,像是刑珏喝多了失手打碎。和她说这种话,想来是真的喝多了。司瑶心不在焉,“为什么又不想和她结婚了。”怀里的人没吱声。司瑶居心不良的哄:“不结挺好,森林还这么大,何必呢?随便一个也比她强。”怀里的人还是没吱声。司瑶:“睡着了吗?”“随便一个是指谁?”刑珏埋在她怀里,声音很轻,隐约带了些冷。司瑶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没喝多的刑珏绝对不会这么抱着她,毕竟自打俩人订婚后,连嘴都没亲过几次。想了一会,在脑海中飞快的过滤刑珏沾过的人。形形色色一大堆,最后定格在温穗那。骤然出局的原因不是腻烦也不是记仇要耍她,是因为温穗碰了他的逆鳞。那么……温穗便是唯二住进香院的。虽然是真的没用,但的确是刑珏拿来说她比不上的“她们”其中之一。司瑶呼吸急促,试探道:“穗穗……”刑珏圈着她腰的手紧了紧,半响后松懈下来,懒洋洋的带了些笑:“挺好。”说罢喃喃补充:“这个小东西……简直好极了。”隔天司瑶在包厢醒的,被刑珏抱着睡了一夜,全身哪都不舒服。看了眼手表。十点了。起来匆匆回家换了身衣服,得知刑珏没回来。司瑶没太在意,抓紧时间去找温穗。一路欢欣雀跃,找到温穗时温柔到了极点,笑盈盈道:“想和刑珏结婚吗?”温穗脸色有些奇怪,司瑶只当是太欢喜了,迫不及待的接着问:“想吗?”温穗点头:“想的。”想就太好了。司瑶笑容放大,握住她的手含情脉脉道:“既然想,那么这半个月便加把劲。”“什么?”“孩子。”司瑶朝前,覆上她的小腹,语气带笑:“刑珏需要一个孩子,不对,准确来说,是刑家未来的当家人需要一个继承人,温穗,飞黄腾达,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要来了。”

在线试读

第18章 改变命运的机会

刑珏有个鲜为人知的小毛病,被刺激狠了会短暂的发狂。

小时候犯过几次,长大几乎没犯过。

这会这是怎么了?

司瑶心惊肉跳,朝前抠刑珏的手。

刑珏手犹自不松,且越掐越紧。

眼看被掐的女人翻起了白眼,俨然出气多进气少。

司瑶对他早已心如止水不假,却不能睁眼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去弄没一条命。

别的后她能善,这个没本事。

来不及思考。

司瑶抱住他脑袋朝自己怀里压,将视线全数遮挡,一下下的拍着他的背“小不点不怕,阿珏不怕。”

怀里的呼吸还是重,一阵一阵的停不下来,却软和了些。

司瑶继续温柔的哄“姐姐在这呢,别害怕。”

女人被松开了桎梏,连滚带爬的出去,包厢门被重重的甩上。

司瑶一边安抚着他一边看向外面,庆幸今天那俩尝跟着一起玩的没来,不然阿霓和他婚事在即,自己抱着他的事怎么解释得清。

没等再想。

怀里闷闷的声音传来“姐姐……”

司瑶手僵了一瞬,知道他清醒了想把他推开。

刑珏的手却探过来圈住她的腰,语调委屈道“我不想和她结婚。”

司瑶刚凑近便闻到了浓重的威士忌味道,眼睛睨向地面,酒杯破碎,像是刑珏喝多了失手打碎。

和她说这种话,想来是真的喝多了。

司瑶心不在焉,“为什么又不想和她结婚了。”

怀里的人没吱声。

司瑶居心不良的哄“不结挺好,森林还这么大,何必呢?随便一个也比她强。”

怀里的人还是没吱声。

司瑶“睡着了吗?”

“随便一个是指谁?”刑珏埋在她怀里,声音很轻,隐约带了些冷。

司瑶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没喝多的刑珏绝对不会这么抱着她,毕竟自打俩人订婚后,连嘴都没亲过几次。

想了一会,在脑海中飞快的过滤刑珏沾过的人。

形形色色一大堆,最后定格在温穗那。

骤然出局的原因不是腻烦也不是记仇要耍她,是因为温穗碰了他的逆鳞。

那么……温穗便是唯二住进香院的。

虽然是真的没用,但的确是刑珏拿来说她比不上的“她们”其中之一。

司瑶呼吸急促,试探道“穗穗……”

刑珏圈着她腰的手紧了紧,半响后松懈下来,懒洋洋的带了些笑“挺好。”

说罢喃喃补充“这个小东西……简直好极了。”

隔天司瑶在包厢醒的,被刑珏抱着睡了一夜,全身哪都不舒服。

看了眼手表。

十点了。

起来匆匆回家换了身衣服,得知刑珏没回来。

司瑶没太在意,抓紧时间去找温穗。

一路欢欣雀跃,找到温穗时温柔到了极点,笑盈盈道“想和刑珏结婚吗?”

温穗脸色有些奇怪,司瑶只当是太欢喜了,迫不及待的接着问“想吗?”

温穗点头“想的。”

想就太好了。

司瑶笑容放大,握住她的手含情脉脉道“既然想,那么这半个月便加把劲。”

“什么?”

“孩子。”司瑶朝前,覆上她的小腹,语气带笑“刑珏需要一个孩子,不对,准确来说,是刑家未来的当家人需要一个继承人,温穗,飞黄腾达,改变命运的机会就要来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