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已完结小说_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已完结小说_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第12章 一碗水端平 试读

2023-01-13 16:55 作者:咔咔哇咔
  • 玫瑰之上 玫瑰之上

    主角司瑶刑珏的现代言情小说《玫瑰之上》,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咔咔哇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刑柯的手落空了,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没说什么,跟着一群人进去等一众刑家的人都走过,司瑶和一群佣人走在最后面不时听见佣人窃窃私语,说怎么没看见刑珏前面刑老爷子顿了足,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向司瑶,眼底带了不悦:“阿珏呢?”司瑶笑道:“在忙公事,我现在去叫他”说罢顶着一群嬉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转身往外走早上起来时她听见刑珏打电话,语调温柔但是带了些不耐烦,像是被小白花缠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玫瑰之上》,主角分别是司瑶刑珏,作者“咔咔哇咔”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司瑶握着手机沉默了三秒钟,将电话挂断,给刑老爷子打过去:“阿霓说要来家里学规矩。”“对,你提前教教她。”“那您说的刑珏太张扬……”“即便如此,也要低调,这是刑家的规矩。”刑老爷子说完补充:“怎么,规矩都忘了吗?”司瑶想说,那我呢?最后没说,笑笑:“没忘,我会好好教的。”“找人给阿珏铺床去吧,他需要个孩子。”电话挂断。司瑶起身给刑珏收拾床。这人有些怪癖,别的地方不管不问,只有他的房间,只能司瑶亲自动手。刑珏的床出奇的大,特制的,宽度达两米四。司瑶每次给他铺床都要用一个小时。这次也是。满头大汗的换了套新床单被罩,上面绣了红色的鸳鸯面。是刑珏和司瑶刚订婚的时候奶奶给买的。但俩人一次没用过,准确来说,司瑶一次没睡过这个床。而明天也可能是今夜,这个床乃至这个院子的新主人刑阿霓就要住进来了。司瑶……坐在地板上有些出神。不自觉的抚了抚肚子,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坚持了七年,最后还是让刑阿霓那个凶手进来了,如果是这样,这七年何止是个笑话。中午时司瑶没吃饭,窝在床上一下下的揪着床单被罩愣神。傍晚刑珏反常的回来了。司瑶走过去接外套,踮脚解领带,手覆上时顿了顿。这个领带还是她早上系的模样,似乎……没动过。司瑶敛了眉眼,解好脱好朝后一步挂在门口。刑珏挽了挽袖子:“打电话什么事?”“爷爷说……你最近过于张扬。”“所以?”司瑶抿唇:“低调些。”刑珏没说什么,净了手坐下吃饭:“明天阿霓过来。”“知道。”“谁说的?”司瑶凝眉半响:“阿霓。”刑珏筷子顿了顿,淡道:“好好教。”乱七八糟的设想乍然而止。刑珏草草吃了几口皱眉,喝了口茶侧脸看旁边站着的司瑶。穿着白毛衣,头发松散了几缕在鬓边,敛着眉眼,贤惠又温柔,带了些心不在焉,但还是……招人。刑珏从上至下看了好几遍,捏了捏指骨,将筷子碗朝前推,轻笑一声:“吃好上楼。”司瑶咬唇半响走过去吃饭,吃的有些慢,头顶传来“啪”的一声轻响。打火机的声音。刑珏点了根烟,手臂撑在二楼的扶手上,眉眼被烟雾熏腾的看不真切,但实实在在是在催促司瑶。指尖轻点着木质楼梯,一下下的,有些不耐烦了。司瑶吃的快了些,吃完上楼,从楼梯口直接被推搡进了卧室。整个人倒在床上后开口:“必须是刑阿霓吗?”刑珏解衬衫扣子的动作停住,若有若无的笑笑:“她现在不姓刑。”司瑶不死心:“那你日日喂不饱是因为什么?还有,你说过的,只要我帮你养孩子,哪怕是跟我结婚也不是不行,对婚姻随便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就必须是刑阿霓?”刑珏的领带没动,平日里司瑶没注意过这个,但上午阿霓刚耀武扬威的说过他在洗澡。吃过肉的没道理和没吃过肉的炫耀。司瑶双手撑住身子半勾起身,不解又愤怒:“刑阿霓的背景对你毫无用处,既如此,温穗哪里比不上她?再不济,一碗水端平,两个一起也行啊!”

在线试读

第12章 一碗水端平

司瑶握着手机沉默了三秒钟,将电话挂断,给刑老爷子打过去“阿霓说要来家里学规矩。”

“对,你提前教教她。”

“那您说的刑珏太张扬……”

“即便如此,也要低调,这是刑家的规矩。”刑老爷子说完补充“怎么,规矩都忘了吗?”

司瑶想说,那我呢?

最后没说,笑笑“没忘,我会好好教的。”

“找人给阿珏铺床去吧,他需要个孩子。”

电话挂断。

司瑶起身给刑珏收拾床。

这人有些怪癖,别的地方不管不问,只有他的房间,只能司瑶亲自动手。

刑珏的床出奇的大,特制的,宽度达两米四。

司瑶每次给他铺床都要用一个小时。

这次也是。

满头大汗的换了套新床单被罩,上面绣了红色的鸳鸯面。

是刑珏和司瑶刚订婚的时候奶奶给买的。

但俩人一次没用过,准确来说,司瑶一次没睡过这个床。

而明天也可能是今夜,这个床乃至这个院子的新主人刑阿霓就要住进来了。

司瑶……坐在地板上有些出神。

不自觉的抚了抚肚子,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坚持了七年,最后还是让刑阿霓那个凶手进来了,如果是这样,这七年何止是个笑话。

中午时司瑶没吃饭,窝在床上一下下的揪着床单被罩愣神。

傍晚刑珏反常的回来了。

司瑶走过去接外套,踮脚解领带,手覆上时顿了顿。

这个领带还是她早上系的模样,似乎……没动过。

司瑶敛了眉眼,解好脱好朝后一步挂在门口。

刑珏挽了挽袖子“打电话什么事?”

“爷爷说……你最近过于张扬。”

“所以?”

司瑶抿唇“低调些。”

刑珏没说什么,净了手坐下吃饭“明天阿霓过来。”

“知道。”

“谁说的?”

司瑶凝眉半响“阿霓。”

刑珏筷子顿了顿,淡道“好好教。”

乱七八糟的设想乍然而止。

刑珏草草吃了几口皱眉,喝了口茶侧脸看旁边站着的司瑶。

穿着白毛衣,头发松散了几缕在鬓边,敛着眉眼,贤惠又温柔,带了些心不在焉,但还是……招人。

刑珏从上至下看了好几遍,捏了捏指骨,将筷子碗朝前推,轻笑一声“吃好上楼。”

司瑶咬唇半响走过去吃饭,吃的有些慢,头顶传来“啪”的一声轻响。

打火机的声音。

刑珏点了根烟,手臂撑在二楼的扶手上,眉眼被烟雾熏腾的看不真切,但实实在在是在催促司瑶。

指尖轻点着木质楼梯,一下下的,有些不耐烦了。

司瑶吃的快了些,吃完上楼,从楼梯口直接被推搡进了卧室。

整个人倒在床上后开口“必须是刑阿霓吗?”

刑珏解衬衫扣子的动作停住,若有若无的笑笑“她现在不姓刑。”

司瑶不死心“那你日日喂不饱是因为什么?还有,你说过的,只要我帮你养孩子,哪怕是跟我结婚也不是不行,对婚姻随便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就必须是刑阿霓?”

刑珏的领带没动,平日里司瑶没注意过这个,但上午阿霓刚耀武扬威的说过他在洗澡。

吃过肉的没道理和没吃过肉的炫耀。

司瑶双手撑住身子半勾起身,不解又愤怒“刑阿霓的背景对你毫无用处,既如此,温穗哪里比不上她?再不济,一碗水端平,两个一起也行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