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全文在线阅读_(玫瑰之上)精彩小说

玫瑰之上(司瑶刑珏)全文在线阅读_(玫瑰之上)精彩小说 第6章 欠教训 试读

2023-01-13 16:54 作者:咔咔哇咔
  • 玫瑰之上 玫瑰之上

    主角司瑶刑珏的现代言情小说《玫瑰之上》,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咔咔哇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刑柯的手落空了,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没说什么,跟着一群人进去等一众刑家的人都走过,司瑶和一群佣人走在最后面不时听见佣人窃窃私语,说怎么没看见刑珏前面刑老爷子顿了足,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向司瑶,眼底带了不悦:“阿珏呢?”司瑶笑道:“在忙公事,我现在去叫他”说罢顶着一群嬉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转身往外走早上起来时她听见刑珏打电话,语调温柔但是带了些不耐烦,像是被小白花缠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玫瑰之上》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司瑶刑珏,讲述了​司瑶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留下领悟了意思突自欢喜的温穗。随后在门口顿足。门边边的位置,刑珏倚着墙边而站,手伸过,悄无声息的将门关了,嘴里叼着烟,眯眼瞧她。司瑶错身朝前,刑珏长腿屈伸拦住:“什么时候婚姻这档子事在我掌握中了,瑶瑶姐姐。”这根烟的烟气出奇的大,俩人相隔不算近,却熏的司瑶有些犯了烟瘾。忍住笑笑:“说着玩的。”刑珏将嘴里的烟掐在指尖朝她逼近,唇角笑意明显,眼中甚至染上肆意与点滴欲气。司瑶很了解他,知道他现在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无非是那些七七八八的床上事。可温穗就在隔壁,一墙之隔,她刚结交上这个在刑珏心里有点分量的盟友,目前还不想这盟友没能利用上,就变成了敌人,太亏了。司瑶被推搡到墙边后无路可退,只能转移视线,“我去给你准备晚上留宿的用品。”刑珏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手里掐着的烟递到司瑶唇边:“憋死了吧,老烟鬼。”司瑶唇瓣动了动,撇开:“你记错人了,我从来不抽烟。”刑珏嗤笑:“忘了吗?我的第一口烟是你塞的。”“忘了。”睁眼说瞎话,真是……欠教训,刑珏眯眼,抚着她腰的手掀开了毛衣朝上,唇角没笑,眉眼冷漠,力道强横又霸道,已经覆上了她的bra。司瑶脸皮泛红,有些想恼,尤其是耳边温穗的脚步声哆哆哆的响起,朝着门边而来。司瑶和刑珏的婚事青城人尽皆知。一起人尽皆知的便是俩人房事不和。刚订婚那年,刑珏在外面喝多了谈及司瑶。——味同嚼蜡,无趣。只此六个字,引起轩然大波。司瑶白,长的恬静又温婉,笑起来温温柔柔的,绵软又居家的性子在那会引了不少人惦记。刑珏六个字砸出来歇了无数人的心思。毕竟男人大多心存幻想,上得厅堂不假,还要入得卧房。更铁证的是刑珏从订婚便没断了寻花问柳,司瑶不吵不闹的给他善后,不像夫妻,像少爷和伺候不了他心存歉疚的佣人。俩人房事不和的事闹出的动静和婚事不相上下。之前无用的温穗无所谓,现在在刑珏心里有点分量,司瑶一万个不想让她看见刑珏这谁都喂不饱饥不择食的狗趴在她身上。手掌微动间,毫不犹豫的按住他几乎要爬进自己脖子的手,接着温柔的笑不在,冷着脸扭他的手腕连同肩膀往后别。惯性下,刑珏该起开了。却没。这人早不是小时候被她摔摔打打很随便的小不点。不过另一只手按下,曲起膝盖,便轻而易举的凭借力气将她半托了起来架在膝上。刑珏噙着笑凑近吻了吻她替温穗出头,犹带红肿的半张脸:“怪不得今儿被扇巴掌,原来是越活越回去了,瑶瑶姐姐……”姐姐俩字拖腔拿调的全是讥讽。司瑶气的脸涨红,腰间被强横的圈住后,耳边传来温穗拧门锁却没拧开的声音。还没刚放松,司瑶耳尖微动,看向几步之外的大门。门外响起一串手机铃声,紧随其后……手机铃声散去,响起的女声高傲散漫:“路过,来香院看一眼。”司瑶瞳孔紧缩。……刑阿霓来了。刑珏明显也听见了。司瑶从口袋里掏出避孕的在刑珏脸前晃晃,温柔的笑里带了比刑珏浓密多了的讥讽:“来吗?”

在线试读

第6章 欠教训

司瑶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留下领悟了意思突自欢喜的温穗。

随后在门口顿足。

门边边的位置,刑珏倚着墙边而站,手伸过,悄无声息的将门关了,嘴里叼着烟,眯眼瞧她。

司瑶错身朝前,刑珏长腿屈伸拦住“什么时候婚姻这档子事在我掌握中了,瑶瑶姐姐。”

这根烟的烟气出奇的大,俩人相隔不算近,却熏的司瑶有些犯了烟瘾。

忍住笑笑“说着玩的。”

刑珏将嘴里的烟掐在指尖朝她逼近,唇角笑意明显,眼中甚至染上肆意与点滴欲气。

司瑶很了解他,知道他现在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无非是那些七七八八的床上事。

可温穗就在隔壁,一墙之隔,她刚结交上这个在刑珏心里有点分量的盟友,目前还不想这盟友没能利用上,就变成了敌人,太亏了。

司瑶被推搡到墙边后无路可退,只能转移视线,“我去给你准备晚上留宿的用品。”

刑珏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手里掐着的烟递到司瑶唇边“憋死了吧,老烟鬼。”

司瑶唇瓣动了动,撇开“你记错人了,我从来不抽烟。”

刑珏嗤笑“忘了吗?我的第一口烟是你塞的。”

“忘了。”

睁眼说瞎话,真是……欠教训,刑珏眯眼,抚着她腰的手掀开了毛衣朝上,唇角没笑,眉眼冷漠,力道强横又霸道,已经覆上了她的bra。

司瑶脸皮泛红,有些想恼,尤其是耳边温穗的脚步声哆哆哆的响起,朝着门边而来。

司瑶和刑珏的婚事青城人尽皆知。

一起人尽皆知的便是俩人房事不和。

刚订婚那年,刑珏在外面喝多了谈及司瑶。

——味同嚼蜡,无趣。

只此六个字,引起轩然大波。

司瑶白,长的恬静又温婉,笑起来温温柔柔的,绵软又居家的性子在那会引了不少人惦记。

刑珏六个字砸出来歇了无数人的心思。

毕竟男人大多心存幻想,上得厅堂不假,还要入得卧房。

更铁证的是刑珏从订婚便没断了寻花问柳,司瑶不吵不闹的给他善后,不像夫妻,像少爷和伺候不了他心存歉疚的佣人。

俩人房事不和的事闹出的动静和婚事不相上下。

之前无用的温穗无所谓,现在在刑珏心里有点分量,司瑶一万个不想让她看见刑珏这谁都喂不饱饥不择食的狗趴在她身上。

手掌微动间,毫不犹豫的按住他几乎要爬进自己脖子的手,接着温柔的笑不在,冷着脸扭他的手腕连同肩膀往后别。

惯性下,刑珏该起开了。

却没。

这人早不是小时候被她摔摔打打很随便的小不点。

不过另一只手按下,曲起膝盖,便轻而易举的凭借力气将她半托了起来架在膝上。

刑珏噙着笑凑近吻了吻她替温穗出头,犹带红肿的半张脸“怪不得今儿被扇巴掌,原来是越活越回去了,瑶瑶姐姐……”

姐姐俩字拖腔拿调的全是讥讽。

司瑶气的脸涨红,腰间被强横的圈住后,耳边传来温穗拧门锁却没拧开的声音。

还没刚放松,司瑶耳尖微动,看向几步之外的大门。

门外响起一串手机铃声,紧随其后……

手机铃声散去,响起的女声高傲散漫“路过,来香院看一眼。”

司瑶瞳孔紧缩。

……刑阿霓来了。

刑珏明显也听见了。

司瑶从口袋里掏出避孕的在刑珏脸前晃晃,温柔的笑里带了比刑珏浓密多了的讥讽“来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