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大雾散尽(江月张柳岭)全文在线阅读_(大雾散尽)精彩小说

大雾散尽(江月张柳岭)全文在线阅读_(大雾散尽)精彩小说 第14章 吸引 试读

2023-01-13 17:03 作者:旧月安好
  • 大雾散尽 大雾散尽

    主角是江月张柳岭的现代言情小说《大雾散尽》,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旧月安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江月说你要挑选弟子,问施念姐这里可不可以给她一个机会”施念在美术界确实很有声望与才华,是目前最炙手可热被人追捧的艺术家她笑了:“好啊,当然没问题,我昨天还问柳岭江月的成绩呢”这个时候张柳岭从楼上下来,他穿着黑色家居服,有种慵懒的疏离感,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江月身上江月在看到他,在那乖乖站着施念开口:“柳岭,江月要拜我为师”张柳岭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看向施念:......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旧月安好的《大雾散尽》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在到休息室的房间后,张嘉文立马坐直身体说:“二叔,刚刚只是我跟江月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皮下意识抬起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人。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垂眸看着他,辨不出喜怒。张嘉文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紧张,裹着围巾往后缩了缩,印象中他二叔是个极温和的人,虽然他有点怕他,可很少见他这样的脸色看过他。他面无表情问他:“玩笑?这次是玩笑,那么下次是什么,是不是就该跳楼了?”“二叔,我真的太喜欢江月了,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张柳岭听到他说这些,脸上带了一丝连他都没察觉的烦躁:“喜欢?”过了一会儿,他冷着眉头:“这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喜欢?你们年轻人的喜欢都是这么浅薄?今天是什么场合,你不知道?”张嘉文被说的完全说不出来。张柳岭沉着脸看了他很久:“给我收拾好你自己,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当张柳岭从休息室出来时,碰到了在角落里等着的江月。江月在看到他,便直接朝他走过去,走到他面前的不远处,一脸关心问:“张先生,嘉文怎么样?会不会感冒?真的很对不起,我刚刚只是跟嘉文开了个小玩笑。”她手上拿了药,跟暖手的东西,似乎随时准备进去关怀里面的人。张柳岭突然抬着脚步朝她走近,江月在看到他抬起的脚步,下意识往后退,眼睛盯着他,江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仰着脸看着他。好半晌,张柳岭停住,站在离两人半臂的距离:“这些东西你就没必要送进去了,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会轻饶。”他很认真的同她说着这句话。江月丝毫不惧怕,不仅不惧怕,她挺直着腰:“嘉文是我的男朋友,是他愿意替我做这样的事情,张先生吃醋?”“吃醋?你觉得这是吃醋?”“不是吃醋,张先生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张柳岭垂眸看着她:“江月,我容忍是有限度的,不会容忍你一次又一次。”他再好的脾气跟涵养,在这一刻也变得冷冰。可江月一脸无畏,甚至把不要脸运用到了极致:“我跟我男朋友秀恩爱,张先生不允许?还是你觉得我喜欢你,我就不能让我男朋友跟我表达爱意?”她眼睛亮晶晶的,睫毛就像两把浓密的黑羽刷子。她唇扬起,眼睛里像是含着星星:“张叔叔,你真的很霸道,你对施念姐姐也这样霸道吗?还是你可以容许她……”江月话还没说出来,他身子突然压了下来,他的脸离她极近,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江月可以清晰看到他那张脸的所有细节,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眼睛里清冷的光。两人的呼吸却在此时此刻交缠着,鼻尖可以碰触到彼此的鼻尖,唇也随时可以擦到对方的唇,江月有些不敢动了,而张柳岭盯着她的唇。江月今天涂的是蜜桃色唇釉,唇间泛着饱满的光泽,那色泽艳丽到让她那张脸就像是随时在勾引人,唇也像是在无声邀请别人品尝中间的美味,像伊甸园禁果,像蛊惑人靠近的潘多拉之盒。江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同样在盯着他。张柳岭在盯了很久,终于开口:“听着,不要再提施念,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而跟嘉文在一起,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在惹火。”狭小的角落里,他就这样以极近的距离跟她面对面对着。江月也丝毫不惧怕:“我就是在惹火,惹火又怎么样?”她想到什么,她那张色泽艳丽的唇翘起,充满炫耀的神色:“你瞧,你不喜欢我,总有人喜欢我,你看张嘉文,他今天为我疯狂的模样。”她眼波流转,轻轻笑着:“不止张嘉文,会有很多男人喜欢我。”她离他很近的脸,突然朝他挨靠的更近了,近到她再近一点,两人随便动一下就可以碰到。“我不相信,你不会对我心动,我比施念姐年轻,漂亮,更有趣,更危险不是吗?”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挑战着对方的心弦。男人谁不喜欢更漂亮,更有趣,更危险的?在他们看来只有他们无法掌控的东西,才是最迷人的,谁也不例外。她语气轻轻慢慢的,带着一种勾人的禁忌感:“你真的没有被我吸引吗?”

在线试读

第14章 吸引

在到休息室的房间后,张嘉文立马坐直身体说“二叔,刚刚只是我跟江月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皮下意识抬起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人。

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垂眸看着他,辨不出喜怒。

张嘉文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紧张,裹着围巾往后缩了缩,印象中他二叔是个极温和的人,虽然他有点怕他,可很少见他这样的脸色看过他。

他面无表情问他“玩笑?这次是玩笑,那么下次是什么,是不是就该跳楼了?”

“二叔,我真的太喜欢江月了,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想。”

张柳岭听到他说这些,脸上带了一丝连他都没察觉的烦躁“喜欢?”过了一会儿,他冷着眉头“这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喜欢?你们年轻人的喜欢都是这么浅薄?今天是什么场合,你不知道?”

张嘉文被说的完全说不出来。

张柳岭沉着脸看了他很久“给我收拾好你自己,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

当张柳岭从休息室出来时,碰到了在角落里等着的江月。

江月在看到他,便直接朝他走过去,走到他面前的不远处,一脸关心问“张先生,嘉文怎么样?会不会感冒?真的很对不起,我刚刚只是跟嘉文开了个小玩笑。”

她手上拿了药,跟暖手的东西,似乎随时准备进去关怀里面的人。

张柳岭突然抬着脚步朝她走近,江月在看到他抬起的脚步,下意识往后退,眼睛盯着他,江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仰着脸看着他。

好半晌,张柳岭停住,站在离两人半臂的距离“这些东西你就没必要送进去了,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会轻饶。”

他很认真的同她说着这句话。

江月丝毫不惧怕,不仅不惧怕,她挺直着腰“嘉文是我的男朋友,是他愿意替我做这样的事情,张先生吃醋?”

“吃醋?你觉得这是吃醋?”

“不是吃醋,张先生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

张柳岭垂眸看着她“江月,我容忍是有限度的,不会容忍你一次又一次。”

他再好的脾气跟涵养,在这一刻也变得冷冰。

可江月一脸无畏,甚至把不要脸运用到了极致“我跟我男朋友秀恩爱,张先生不允许?还是你觉得我喜欢你,我就不能让我男朋友跟我表达爱意?”

她眼睛亮晶晶的,睫毛就像两把浓密的黑羽刷子。

她唇扬起,眼睛里像是含着星星“张叔叔,你真的很霸道,你对施念姐姐也这样霸道吗?还是你可以容许她……”

江月话还没说出来,他身子突然压了下来,他的脸离她极近,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江月可以清晰看到他那张脸的所有细节,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眼睛里清冷的光。

两人的呼吸却在此时此刻交缠着,鼻尖可以碰触到彼此的鼻尖,唇也随时可以擦到对方的唇,江月有些不敢动了,而张柳岭盯着她的唇。江月今天涂的是蜜桃色唇釉,唇间泛着饱满的光泽,那色泽艳丽到让她那张脸就像是随时在勾引人,唇也像是在无声邀请别人品尝中间的美味,像伊甸园禁果,像蛊惑人靠近的潘多拉之盒。

江月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同样在盯着他。

张柳岭在盯了很久,终于开口“听着,不要再提施念,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而跟嘉文在一起,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在惹火。”

狭小的角落里,他就这样以极近的距离跟她面对面对着。

江月也丝毫不惧怕“我就是在惹火,惹火又怎么样?”她想到什么,她那张色泽艳丽的唇翘起,充满炫耀的神色“你瞧,你不喜欢我,总有人喜欢我,你看张嘉文,他今天为我疯狂的模样。”

她眼波流转,轻轻笑着“不止张嘉文,会有很多男人喜欢我。”

她离他很近的脸,突然朝他挨靠的更近了,近到她再近一点,两人随便动一下就可以碰到。

“我不相信,你不会对我心动,我比施念姐年轻,漂亮,更有趣,更危险不是吗?”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挑战着对方的心弦。

男人谁不喜欢更漂亮,更有趣,更危险的?在他们看来只有他们无法掌控的东西,才是最迷人的,谁也不例外。

她语气轻轻慢慢的,带着一种勾人的禁忌感“你真的没有被我吸引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