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云鸾睿王(重生之盛妆山河)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云鸾睿王)完结版在线阅读

云鸾睿王(重生之盛妆山河)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云鸾睿王)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11章 试读

2023-01-13 15:30 作者:梦里醒来
  • 重生之盛妆山河 重生之盛妆山河

    小说叫做《重生之盛妆山河》,是作者“梦里醒来”写的小说,主角是云鸾睿王。本书精彩片段:云鸾睡得迷迷糊糊间,突然有人丢了颗石子,砸到了她的手腕上她呻吟一声,扶着酸痛的脑袋醒过来有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从屋外传进来“四姐……四姐,你醒一醒……”云鸾原本模糊的视线,在黑暗中渐渐恢复清明一缕微弱的烛火,让她看清楚了屋内的情况她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脑袋痛得犹如快要炸裂开来思及刚刚喊她的那个声音,她心头涌过一阵搅腾她抬头,朝着房门看去“小五?”纸糊的窗户破了一个洞,一张可爱......

    立即阅读
    梦里醒来 云鸾 睿王 穿越重生

章节介绍

《重生之盛妆山河》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梦里醒来”的创作能力,可以将云鸾睿王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重生之盛妆山河》内容介绍:赵赟神色凝重地点头:“王爷,此事千真万确,属下没有半分隐瞒。魏明亲口说,是云四小姐砍了他的手指,将前几天送给他的玉佩夺回来。还污蔑他偷了玉佩……不但如此,尹姑娘她还被人用五千两银子给买走了。”萧玄睿眼底怒意翻涌,他的脸色难看至极。“不可能,这不可能。”赵赟知道,王爷向来算无遗策,没有任何事出过什么差错,可事情就是这样,他没有半分隐瞒。魏明失败,尹姑娘被人买走,他们的这一步计划彻底失败。他握拳跪在地上:“王爷,还请你冷静一下,赶紧想想接下来的解决之法吧。尹姑娘的事,比较紧急,若是再拖延时间,说不定她的清白就……”萧玄睿的喉间,一时间热气翻涌。他的身形忍不住轻轻晃了晃,他抬手扶住了旁边廊道的柱子。突然间的转变,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缓不过神来。云鸾那蠢货,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日里,缠他那么紧,如今真正要用到她的时候,却屡次失败。他眼底掠过几分恼意,这蠢货如此没用,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用错了棋子?第一步计划没有成功,紧接着第二步又半路夭折。事情彻底脱离了他设计的轨道。不行,他决不能让计划功亏一篑。否则,他如何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赢得父皇的关注,坐上储君之位?赵赟连忙起身,搀扶住了萧玄睿的胳膊。“王爷,你没事吧……”萧玄睿紧紧咬着牙关,周身都散发着冷冽至极的气息。他一把推开赵赟,一双眼眸猩红凝着他。“你……速速出宫,去救出白莲。务必要将她护住,否则她若是少了一根毫毛,你提头来见。”赵赟立即跪地,低声应道:“是,属下领命。”萧玄睿忍不住低声咳嗽了几声,口腔里隐隐有腥甜流窜。他握着拳头,抵住唇角:“咳咳……赵赟你附耳过来,本王还有其他事吩咐你去办。”赵赟起身,靠近萧玄睿。当他看见,萧玄睿嘴角的血丝,他眼底掠过几分担忧:“王爷,你没事吧?”萧玄睿摇头,他薄唇凑近他耳畔,低声呢喃了几句。赵赟听了,当即便点头应了,而后便急匆匆的离去。萧玄睿压制心底的波澜,擦干了唇角溢出的血迹,他眼底掠过几分阴鸷。“在这世上,还没有我萧玄睿做不到的事。佛挡杀佛,神挡杀神,谁也阻拦不了,我前行的路。”他费了很大的心力,才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而后,他便去御书房求见皇上。没人知道,他在书房与皇上说了什么。——云鸾心里有事,即使风寒折磨得她脑袋昏昏沉沉,她也不敢让自己沉睡过去浪费时间。时间紧迫,她必须要随时保持清醒,一一击破睿王对云家所设的那些陷阱。她靠在云慎的肩头,只眯了一会儿,待回了云府,她便陡然清醒过来,坐直了身体。云慎没想到,云鸾这么快就醒了。他看着她惨白的脸颊,眼底满是担忧。“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脸色太苍白了,你不要再到处乱跑了,我抱你回房间休息……如春你赶紧跑回鸾凤阁,将汤药熬起来,让小四喝了。”如春连忙应了,掀起车帘,急匆匆地跑入府内。云慎下了马车,将云鸾抱起,步入府内。云鸾靠在云慎的怀里,开始沉思接下来的事情。她阻止了赐婚圣旨,阻止了尹白莲入府,砍了魏明的手指。到了这个时间,萧玄睿肯定知道了他的这些计划,已然失败。那么接下来,他又该想什么法子补救呢?以他的行事作风,即使这些计划失败,他也不可能会放弃最终的目的。那么,他肯定会想其他的法子,继续进行计划。这其他的法子,到底会是什么?如果他再另寻他法,重新送尹白莲入云府,那么尹白莲入了云府,能替他做什么事?尹白莲入府,绝对是重中之重,他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计划。他手里有那么多暗卫,谁都没派,偏偏派尹白莲这么一个姿色倾城,却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女子入府。他的图谋到底是什么?美色?难道是以美色当武器,来撬动云府严密的防控吗?美色对谁最有用——答案毋庸置疑,肯定是好色的男人。好色的男人是谁?云鸾轻轻眯眸,突然,她的脑海灵光一现。她想起一个人,此人可以说是极其好色。这人名叫韩当,他不但是云家军副将,更是父亲的结拜兄弟,他虽然有妻子,却屡屡越过妻子,纳好几个美妾入府——为此,父亲不止一次找过他谈话,让他收敛。可他仗着当年救过父亲一命的恩情,向父亲诉苦,说他就只有爱美人这么一个癖好,苦苦哀求让父亲成全他,否则他还不如死了。父亲无法,顾念当年他的救命之恩,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胡闹,收敛美人无数。他的府邸,就在云家东边,两家相邻平日来往甚密。可以说,韩当是唯一一个,能够随意进出父亲书房的人。父亲对他极其信任,他对父亲也是极为忠心耿耿。这些年,不是没人暗地里收买韩当,让他背弃父亲,但韩当从未起过异心。云鸾微微蹙眉,萧玄睿的这个美人计,对韩当真的管用吗?韩当那么忠心的人,他怎会为了一个尹白莲,而背叛父亲呢?云鸾有些迟疑,不太确定,那封送入父亲书房通敌卖国的信,是韩当带进去的。云慎将云鸾送回鸾凤阁,他叮嘱她好好养身体,便转身离去。云鸾靠在软塌,出神想着韩当的事,想着想着,突然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云鸾的呼吸一窒,猛然坐起身来。她抬手,狠狠地拍了拍额头。啊,她差点忘了一件大事。她可真是糊涂了。前世,就在这一天傍晚,先皇幼子,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宴王萧廷宴中毒身亡。先皇在世时,极其宠爱这个老来得子。

在线试读

第11章

赵赟神色凝重地点头“王爷,此事千真万确,属下没有半分隐瞒。魏明亲口说,是云四小姐砍了他的手指,将前几天送给他的玉佩夺回来。还污蔑他偷了玉佩……不但如此,尹姑娘她还被人用五千两银子给买走了。”

萧玄睿眼底怒意翻涌,他的脸色难看至极。

“不可能,这不可能。”

赵赟知道,王爷向来算无遗策,没有任何事出过什么差错,可事情就是这样,他没有半分隐瞒。

魏明失败,尹姑娘被人买走,他们的这一步计划彻底失败。

他握拳跪在地上“王爷,还请你冷静一下,赶紧想想接下来的解决之法吧。尹姑娘的事,比较紧急,若是再拖延时间,说不定她的清白就……”

萧玄睿的喉间,一时间热气翻涌。

他的身形忍不住轻轻晃了晃,他抬手扶住了旁边廊道的柱子。

突然间的转变,让他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缓不过神来。

云鸾那蠢货,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日里,缠他那么紧,如今真正要用到她的时候,却屡次失败。

他眼底掠过几分恼意,这蠢货如此没用,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用错了棋子?

第一步计划没有成功,紧接着第二步又半路夭折。

事情彻底脱离了他设计的轨道。

不行,他决不能让计划功亏一篑。

否则,他如何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赢得父皇的关注,坐上储君之位?

赵赟连忙起身,搀扶住了萧玄睿的胳膊。

“王爷,你没事吧……”

萧玄睿紧紧咬着牙关,周身都散发着冷冽至极的气息。

他一把推开赵赟,一双眼眸猩红凝着他。

“你……速速出宫,去救出白莲。务必要将她护住,否则她若是少了一根毫毛,你提头来见。”

赵赟立即跪地,低声应道“是,属下领命。”

萧玄睿忍不住低声咳嗽了几声,口腔里隐隐有腥甜流窜。

他握着拳头,抵住唇角“咳咳……赵赟你附耳过来,本王还有其他事吩咐你去办。”

赵赟起身,靠近萧玄睿。

当他看见,萧玄睿嘴角的血丝,他眼底掠过几分担忧“王爷,你没事吧?”

萧玄睿摇头,他薄唇凑近他耳畔,低声呢喃了几句。

赵赟听了,当即便点头应了,而后便急匆匆的离去。

萧玄睿压制心底的波澜,擦干了唇角溢出的血迹,他眼底掠过几分阴鸷。

“在这世上,还没有我萧玄睿做不到的事。佛挡杀佛,神挡杀神,谁也阻拦不了,我前行的路。”

他费了很大的心力,才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而后,他便去御书房求见皇上。

没人知道,他在书房与皇上说了什么。

——

云鸾心里有事,即使风寒折磨得她脑袋昏昏沉沉,她也不敢让自己沉睡过去浪费时间。

时间紧迫,她必须要随时保持清醒,一一击破睿王对云家所设的那些陷阱。

她靠在云慎的肩头,只眯了一会儿,待回了云府,她便陡然清醒过来,坐直了身体。

云慎没想到,云鸾这么快就醒了。

他看着她惨白的脸颊,眼底满是担忧。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脸色太苍白了,你不要再到处乱跑了,我抱你回房间休息……如春你赶紧跑回鸾凤阁,将汤药熬起来,让小四喝了。”

如春连忙应了,掀起车帘,急匆匆地跑入府内。

云慎下了马车,将云鸾抱起,步入府内。

云鸾靠在云慎的怀里,开始沉思接下来的事情。

她阻止了赐婚圣旨,阻止了尹白莲入府,砍了魏明的手指。到了这个时间,萧玄睿肯定知道了他的这些计划,已然失败。

那么接下来,他又该想什么法子补救呢?

以他的行事作风,即使这些计划失败,他也不可能会放弃最终的目的。

那么,他肯定会想其他的法子,继续进行计划。

这其他的法子,到底会是什么?

如果他再另寻他法,重新送尹白莲入云府,那么尹白莲入了云府,能替他做什么事?

尹白莲入府,绝对是重中之重,他绝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计划。

他手里有那么多暗卫,谁都没派,偏偏派尹白莲这么一个姿色倾城,却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女子入府。

他的图谋到底是什么?

美色?难道是以美色当武器,来撬动云府严密的防控吗?

美色对谁最有用——答案毋庸置疑,肯定是好色的男人。

好色的男人是谁?

云鸾轻轻眯眸,突然,她的脑海灵光一现。

她想起一个人,此人可以说是极其好色。

这人名叫韩当,他不但是云家军副将,更是父亲的结拜兄弟,他虽然有妻子,却屡屡越过妻子,纳好几个美妾入府——

为此,父亲不止一次找过他谈话,让他收敛。

可他仗着当年救过父亲一命的恩情,向父亲诉苦,说他就只有爱美人这么一个癖好,苦苦哀求让父亲成全他,否则他还不如死了。

父亲无法,顾念当年他的救命之恩,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胡闹,收敛美人无数。

他的府邸,就在云家东边,两家相邻平日来往甚密。

可以说,韩当是唯一一个,能够随意进出父亲书房的人。

父亲对他极其信任,他对父亲也是极为忠心耿耿。

这些年,不是没人暗地里收买韩当,让他背弃父亲,但韩当从未起过异心。

云鸾微微蹙眉,萧玄睿的这个美人计,对韩当真的管用吗?

韩当那么忠心的人,他怎会为了一个尹白莲,而背叛父亲呢?

云鸾有些迟疑,不太确定,那封送入父亲书房通敌卖国的信,是韩当带进去的。

云慎将云鸾送回鸾凤阁,他叮嘱她好好养身体,便转身离去。

云鸾靠在软塌,出神想着韩当的事,想着想着,突然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云鸾的呼吸一窒,猛然坐起身来。

她抬手,狠狠地拍了拍额头。

啊,她差点忘了一件大事。

她可真是糊涂了。

前世,就在这一天傍晚,先皇幼子,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宴王萧廷宴中毒身亡。

先皇在世时,极其宠爱这个老来得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