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皇家金牌县令》方正一板面王仔完结版阅读_方正一板面王仔完结版在线阅读

《皇家金牌县令》方正一板面王仔完结版阅读_方正一板面王仔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6章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试读

2023-01-13 15:19 作者:板面王仔
  • 皇家金牌县令 皇家金牌县令

    小说叫做《皇家金牌县令》,是作者“板面王仔”写的小说,主角是方正一板面王仔。本书精彩片段:见两人瞠目结舌的表情方正一继续侃侃而谈:“来来来,本官来给你们讲一些为商之道!”“进价百两一斤,到了京城你们怎么不也得卖他个二百两?”“甭管有没有人买,先打造产品定位!”“就说咱们这茶选用最好的黄金地段种植,每天八个时辰的日照!每亩地都有专人照看!”“茶园旁边有天然温泉,地底有金矿,采茶的姑娘都是美若天仙的处子,而且是诗画双绝的那种,用舌尖采茶,每摘一片茶叶便吟诵一句诗!”“另外最好在本县再订购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皇家金牌县令》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板面王仔”的原创精品作,方正一板面王仔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张老六跪在地上哭哭啼啼,耳听身边人声越来越密哭的也就更来劲了。然后突然听到百姓的欢呼声赶紧抬起头来。只见方正一已经坐在了公案之后,张老六面色一喜,随后赶紧低头继续哭哭啼啼道:“大人!草民冤啊!草民今日要告县..县衙..”还没等他说完话,方正一鼻子没气歪了。告县衙?可真是给你能的!几天没管教这你们群刁民,现在敢骑到少爷我脖子上拉屎啦?惊堂木猛的一拍:“呔!堂下何人状告本官!”围观百姓哄堂大笑。“啪!啪!啪!”惊堂木连拍数下。“肃静!肃静!再有喧哗者!拉进来先打十棍!”全场安静了,有围观的小孩被大人捂住了嘴。景帝皱着眉头看着这副滑稽的场面,心里满是失望。这就是桃源县令?看起来就是个昏官啊!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而且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这样的人居然有这么高的威望!郭天养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陛下,你看此人简直蛮横无理。”“闭嘴!接着看!”张老六跪在原地讷讷道:“草民张老六,我没告您啊,我要告县衙的捕快鲁法!”方正一老脸一红:“行了行了!下次说话别大喘气。”“说吧!你要告这鲁法何事?”“禀老爷,小人在城北开了一家酒楼,鲁法多次吃饭不给钱,还砸烂了我两坛子好酒,调解官找了几次他也不还钱!”“一共欠银十七两二钱!至今未还,小人无奈才敢麻烦老爷。”方正一神色缓和下来,这么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只要不出命案都不算事。站在张老六身边的人就是鲁法,方正一当然认识。于是厉声道:“鲁法!你是否欠钱不还?!”见方正一怒了,自个儿隐瞒也没有用,鲁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诉道:“老爷!我是真没钱了,砸了张老六的酒也是那天喝多了心情不好。”“不是我故意躲着他,我现在还欠赌坊十两银子呢。”方正一闻言是真怒了,冷笑道:“好个鲁法,你应该叫辱法啊!本官三令五申官府之人不允许进赌坊,不许骚扰百姓,你是一句话没听进去。”“来人!先打二十大棍!”不等两侧官差向前,鲁法一咬牙,随后搂起了衣服咬在嘴里,乖乖的趴在地上。“砰!砰!砰!.......”二十大棍打完,鲁法的屁股已经是血肉模糊。虚弱的开口道:“老爷,小人知错了。”景帝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这县令的威望显然已经高到了极点!被告竟然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愿。而且法令严明,这样判案还真是头一次见!郭天养也是看的直纳闷,自己那些儿孙像这么听话的都罕见,这县令还真是有两下子,自个儿得好好学学!见行刑完毕方正一淡淡道:“念你是初犯,这个月薪俸减半,去义务扫三个月大街再回来!”“有所再犯,逐出桃源县!”鲁法苍白的嘴唇露出一抹笑容:“谢老爷宽恕。”“来人!送医馆!”张老六见他这副惨状心里也有些后怕。大家虽然闹掰了,但是桃源县就这么大,也算半个街坊邻居了。不至于吧!打这么狠,关键是自己钱没要回来啊!于是期期艾艾道:“老爷...我的钱.....”方正一一摊手做无奈状:“你看到喽,他没钱。”“啊?”张老六傻眼了。得罪了人,钱还没要回来,这波亏大了!张老六心碎了,开始摆出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方正一眯起眼,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本官也不能让好人吃亏。”“那这样,你那酒楼叫什么,今晚我去你们店里自罚三杯,就这样吧,退堂!”“叫老六饭庄!”张老六狂喜,连磕三个响头:“多谢老爷!多谢老爷!”说完飞也似的跑出了堂内。“威~~武~~”临走前方正一瞥了一眼堂外景帝二人。桃源县虽然人多,但是他这么多年下来基本都能混个脸熟。以往的客商已经建立了固定的渠道人员,而桃源县基本又没有生人来,这两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新进城的外地客商。人群渐渐散开。景帝跟郭天养站在原地彻底傻眼了。这就完了?什么情况?看不懂啊!这案子判的一点章法都没有,桃源县的人都不正常吧!郭天养咂摸半天没个头绪,纳闷道:“老爷,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处处透露着诡异呀!”“不如我们开诚布公直接找那个县令问问?”景帝低头思索着:“不急,且再看看,晚上他不是说要去老六饭庄喝酒么?我们也去!”...........二人出了衙门,又在街上好一阵闲逛。见得东西多了景帝生怕遗漏,命郭天养拿出纸笔沿路记了起来。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酉时。两人也正好走到了城北,开始打听起老六饭庄。经过路人指点没费什么功夫便找到了。此时还未上客,不过老六饭庄门口的人数已然不少而且明显比其他店铺要多。景帝抬头一看顿时无语。饭庄二楼挂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横条幅。【恭迎县太爷莅临本店品尝新菜:当归炖子鸡!】“原来如此,这县令是帮着张老六招揽生意来了。”聪明如景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过郭天养又开始在他耳边吹风:“陛下,此人行为无状,官商怎能沆瀣一气呢!”景帝心中也觉得不妥。官府与民间商贾搅合在一起实在有些不成体统,有失礼法。“走,先进去看看。”此刻方正一还未赶到。二人直接来到了二楼,找了个靠楼梯的座位,点了两份酒菜,安静的坐了下来。不多时,楼下传来了嘈杂之声。方正一在张彪小桃等人的簇拥下施施然走上二楼,一眼便瞥见了坐在楼梯口的景帝。然后越过二人坐在了中央的桌旁。张老六殷切道:“县太爷,酒菜早就给您备好啦,现在上吗?”.................

在线试读

第6章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张老六跪在地上哭哭啼啼,耳听身边人声越来越密哭的也就更来劲了。

然后突然听到百姓的欢呼声赶紧抬起头来。

只见方正一已经坐在了公案之后,张老六面色一喜,随后赶紧低头继续哭哭啼啼道

“大人!草民冤啊!草民今日要告县..县衙..”

还没等他说完话,方正一鼻子没气歪了。

告县衙?可真是给你能的!

几天没管教这你们群刁民,现在敢骑到少爷我脖子上拉屎啦?

惊堂木猛的一拍“呔!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围观百姓哄堂大笑。

“啪!啪!啪!”惊堂木连拍数下。

“肃静!肃静!再有喧哗者!拉进来先打十棍!”

全场安静了,有围观的小孩被大人捂住了嘴。

景帝皱着眉头看着这副滑稽的场面,心里满是失望。

这就是桃源县令?看起来就是个昏官啊!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而且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这样的人居然有这么高的威望!

郭天养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陛下,你看此人简直蛮横无理。”

“闭嘴!接着看!”

张老六跪在原地讷讷道“草民张老六,我没告您啊,我要告县衙的捕快鲁法!”

方正一老脸一红“行了行了!下次说话别大喘气。”

“说吧!你要告这鲁法何事?”

“禀老爷,小人在城北开了一家酒楼,鲁法多次吃饭不给钱,还砸烂了我两坛子好酒,调解官找了几次他也不还钱!”

“一共欠银十七两二钱!至今未还,小人无奈才敢麻烦老爷。”

方正一神色缓和下来,这么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只要不出命案都不算事。

站在张老六身边的人就是鲁法,方正一当然认识。

于是厉声道“鲁法!你是否欠钱不还?!”

见方正一怒了,自个儿隐瞒也没有用,鲁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诉道“老爷!我是真没钱了,砸了张老六的酒也是那天喝多了心情不好。”

“不是我故意躲着他,我现在还欠赌坊十两银子呢。”

方正一闻言是真怒了,冷笑道“好个鲁法,你应该叫辱法啊!本官三令五申官府之人不允许进赌坊,不许骚扰百姓,你是一句话没听进去。”

“来人!先打二十大棍!”

不等两侧官差向前,鲁法一咬牙,随后搂起了衣服咬在嘴里,乖乖的趴在地上。

“砰!砰!砰!…….”

二十大棍打完,鲁法的屁股已经是血肉模糊。

虚弱的开口道“老爷,小人知错了。”

景帝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这县令的威望显然已经高到了极点!被告竟然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愿。

而且法令严明,这样判案还真是头一次见!

郭天养也是看的直纳闷,自己那些儿孙像这么听话的都罕见,这县令还真是有两下子,自个儿得好好学学!

见行刑完毕方正一淡淡道“念你是初犯,这个月薪俸减半,去义务扫三个月大街再回来!”

“有所再犯,逐出桃源县!”

鲁法苍白的嘴唇露出一抹笑容“谢老爷宽恕。”

“来人!送医馆!”

张老六见他这副惨状心里也有些后怕。

大家虽然闹掰了,但是桃源县就这么大,也算半个街坊邻居了。

不至于吧!打这么狠,关键是自己钱没要回来啊!

于是期期艾艾道“老爷…我的钱…..”

方正一一摊手做无奈状“你看到喽,他没钱。”

“啊?”张老六傻眼了。

得罪了人,钱还没要回来,这波亏大了!

张老六心碎了,开始摆出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

方正一眯起眼,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本官也不能让好人吃亏。”

“那这样,你那酒楼叫什么,今晚我去你们店里自罚三杯,就这样吧,退堂!”

“叫老六饭庄!”张老六狂喜,连磕三个响头“多谢老爷!多谢老爷!”

说完飞也似的跑出了堂内。

“威~~武~~”

临走前方正一瞥了一眼堂外景帝二人。

桃源县虽然人多,但是他这么多年下来基本都能混个脸熟。

以往的客商已经建立了固定的渠道人员,而桃源县基本又没有生人来,这两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新进城的外地客商。

人群渐渐散开。

景帝跟郭天养站在原地彻底傻眼了。

这就完了?什么情况?看不懂啊!这案子判的一点章法都没有,桃源县的人都不正常吧!

郭天养咂摸半天没个头绪,纳闷道“老爷,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处处透露着诡异呀!”

“不如我们开诚布公直接找那个县令问问?”

景帝低头思索着“不急,且再看看,晚上他不是说要去老六饭庄喝酒么?我们也去!”

………..

二人出了衙门,又在街上好一阵闲逛。

见得东西多了景帝生怕遗漏,命郭天养拿出纸笔沿路记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酉时。

两人也正好走到了城北,开始打听起老六饭庄。

经过路人指点没费什么功夫便找到了。

此时还未上客,不过老六饭庄门口的人数已然不少而且明显比其他店铺要多。

景帝抬头一看顿时无语。

饭庄二楼挂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横条幅。

【恭迎县太爷莅临本店品尝新菜当归炖子鸡!】

“原来如此,这县令是帮着张老六招揽生意来了。”

聪明如景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不过郭天养又开始在他耳边吹风“陛下,此人行为无状,官商怎能沆瀣一气呢!”

景帝心中也觉得不妥。

官府与民间商贾搅合在一起实在有些不成体统,有失礼法。

“走,先进去看看。”

此刻方正一还未赶到。

二人直接来到了二楼,找了个靠楼梯的座位,点了两份酒菜,安静的坐了下来。

不多时,楼下传来了嘈杂之声。

方正一在张彪小桃等人的簇拥下施施然走上二楼,一眼便瞥见了坐在楼梯口的景帝。

然后越过二人坐在了中央的桌旁。

张老六殷切道“县太爷,酒菜早就给您备好啦,现在上吗?”

……………..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