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坠入春夜)秦妄桑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妄桑也)全文阅读

(坠入春夜)秦妄桑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妄桑也)全文阅读 第18章 试读

2023-01-13 15:27 作者:阿等
  • 坠入春夜 坠入春夜

    很多网友对小说《坠入春夜》非常感兴趣,作者“阿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妄桑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秦妄却很快地清醒过来,晚风透凉,好像一下唤回了秦妄离家出走的理智他立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静静凝着歇斯底里的宋梨三五分钟,才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包烟,磕出其中一支,慢慢地点上秦妄的手指修长骨感,带点儿禁欲感,看得人喉咙微紧秦妄这一连串动作宋梨很熟悉,她曾经看过无数回,也无数次地为他这完全不经意的动作心动过她是清楚秦妄的,秦妄这人看着好像总是漫不经心,甚至心不在焉,但脑子聪明灵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坠入春夜》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阿等”的原创精品作,秦妄桑也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悬崖上留了桑也的一双鞋子,一件外套,她的手机,还有银行卡。银行卡里余额大约一万多。警队队长朱成也有些诧异,这位传闻中的秦太太,似乎并不怎么受宠爱,嫁入秦家整整两年,她的存款竟然只有区区一万多元。朱成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秦妄。秦妄很早就来了,据交警队那边知会,说超速行驶,已经被扣了罚单。本来三十来分钟的车程,他硬生生花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但他真正到了以后,却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靠近过悬崖,就这么迎着海风一直站着,从暮色四合已经站到了午夜时分,打捞队伍收工回来为止。尸体没有打捞到。朱成上前,态度还算温和,“秦先生,你太太出了这事,我也表示很遗憾,但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要放宽心啊。”秦妄单手插兜,手上戴着一圈暗红色发绳,还有一点儿褪色,他目光深沉得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声线极冷,“还没找到尸体?”朱成点头,“快的话一般三五天应该可以。但有时候尸体也不一定完全能打得到,保不齐出现一些意外情况。”秦妄冷佞一笑,“所以,也可能没有死,对不对?”朱成颔首,“可能性比较小。”秦妄低头,许久,他冷冷笑开。他想起那本日记上的话,桑也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他啊!哈哈哈,可是他不记得了。因为秦斯白死后,他就被秦母关了很长时间的禁闭。他一度发烧到40度以上,等后来完全病好,他就得了应激性失忆,所有和秦斯白相关的记忆他都变得很模糊。秦妄想起很多事情。从前并不在意的细节,如今却好像都浮出水面一样,一点点地涌入脑海中。他想起曾经是宋梨的婚礼上见到桑也,他当时那样调戏过她,将她当做跟宋梨怄气的工具人,后来却还是将桑也忘记了。后来在病房里再次见到桑也,说实话,他早已忘记了她。更不记得他曾经在那个在宋梨婚礼上还调侃过要同她结婚。他说要同她结婚。的确是因为宋梨。宋梨结婚了,还是跟他的死对头祁连,后来宋梨还怀了祁连的孩子;他记得宋梨说过,她的有个保姆的女儿,每次他去宋家就会偷偷摸摸看她,说那个保姆女儿肯定是喜欢他。他完全是因为这一席话,所以才提议要跟这个保姆女儿结婚。他那时甚至还记不清她的名字。后来时间长了,才终于记住,她叫聂桑也。不过大家都喜欢叫她桑也。她也总是说自己叫做桑也。再后来,她怀孕了。这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事。因为宋梨有了小孩,他也想有一个。也许就像是宋梨说的,他是为了跟她赌气;也许是看到桑也的时候,忍不住觉得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也许也不是不行。有了孩子,他也许就能更好地回归家庭。再后来,宋梨的孩子没了。宋梨小产,却得了严重的产后抑郁。她坐在天台上,笑着说想跳下去陪她的没来得及出生的宝宝。她说她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秦妄的孩子一点点长大。要她看着秦妄的孩子长大,她还不如去死。秦妄于是答应了她,不会有孩子。他那时,的确,的确对桑也是不上心的。不过一个哑女,不会说话,总是安安静静,看着弱,很容易受人欺负,他把她养了,也算是对她的一种保护。他打心眼里,那时候就是并不在意桑也的感受的。

在线试读

第18章

悬崖上留了桑也的一双鞋子,一件外套,她的手机,还有银行卡。银行卡里余额大约一万多。

警队队长朱成也有些诧异,这位传闻中的秦太太,似乎并不怎么受宠爱,嫁入秦家整整两年,她的存款竟然只有区区一万多元。

朱成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秦妄。

秦妄很早就来了,据交警队那边知会,说超速行驶,已经被扣了罚单。本来三十来分钟的车程,他硬生生花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

但他真正到了以后,却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靠近过悬崖,就这么迎着海风一直站着,从暮色四合已经站到了午夜时分,打捞队伍收工回来为止。

尸体没有打捞到。

朱成上前,态度还算温和,“秦先生,你太太出了这事,我也表示很遗憾,但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要放宽心啊。”

秦妄单手插兜,手上戴着一圈暗红色发绳,还有一点儿褪色,他目光深沉得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声线极冷,“还没找到尸体?”

朱成点头,“快的话一般三五天应该可以。但有时候尸体也不一定完全能打得到,保不齐出现一些意外情况。”

秦妄冷佞一笑,“所以,也可能没有死,对不对?”

朱成颔首,“可能性比较小。”

秦妄低头,许久,他冷冷笑开。他想起那本日记上的话,桑也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他啊!哈哈哈,可是他不记得了。

因为秦斯白死后,他就被秦母关了很长时间的禁闭。他一度发烧到40度以上,等后来完全病好,他就得了应激性失忆,所有和秦斯白相关的记忆他都变得很模糊。

秦妄想起很多事情。

从前并不在意的细节,如今却好像都浮出水面一样,一点点地涌入脑海中。他想起曾经是宋梨的婚礼上见到桑也,他当时那样调戏过她,将她当做跟宋梨怄气的工具人,后来却还是将桑也忘记了。

后来在病房里再次见到桑也,说实话,他早已忘记了她。更不记得他曾经在那个在宋梨婚礼上还调侃过要同她结婚。

他说要同她结婚。的确是因为宋梨。

宋梨结婚了,还是跟他的死对头祁连,后来宋梨还怀了祁连的孩子;他记得宋梨说过,她的有个保姆的女儿,每次他去宋家就会偷偷摸摸看她,说那个保姆女儿肯定是喜欢他。

他完全是因为这一席话,所以才提议要跟这个保姆女儿结婚。

他那时甚至还记不清她的名字。

后来时间长了,才终于记住,她叫聂桑也。不过大家都喜欢叫她桑也。她也总是说自己叫做桑也。

再后来,她怀孕了。这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事。因为宋梨有了小孩,他也想有一个。也许就像是宋梨说的,他是为了跟她赌气;也许是看到桑也的时候,忍不住觉得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也许也不是不行。有了孩子,他也许就能更好地回归家庭。

再后来,宋梨的孩子没了。

宋梨小产,却得了严重的产后抑郁。她坐在天台上,笑着说想跳下去陪她的没来得及出生的宝宝。她说她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秦妄的孩子一点点长大。要她看着秦妄的孩子长大,她还不如去死。

秦妄于是答应了她,不会有孩子。

他那时,的确,的确对桑也是不上心的。不过一个哑女,不会说话,总是安安静静,看着弱,很容易受人欺负,他把她养了,也算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他打心眼里,那时候就是并不在意桑也的感受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