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坠入春夜(秦妄桑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坠入春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坠入春夜(秦妄桑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坠入春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2章 试读

2023-01-13 15:22 作者:阿等
  • 坠入春夜 坠入春夜

    很多网友对小说《坠入春夜》非常感兴趣,作者“阿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妄桑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秦妄却很快地清醒过来,晚风透凉,好像一下唤回了秦妄离家出走的理智他立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静静凝着歇斯底里的宋梨三五分钟,才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包烟,磕出其中一支,慢慢地点上秦妄的手指修长骨感,带点儿禁欲感,看得人喉咙微紧秦妄这一连串动作宋梨很熟悉,她曾经看过无数回,也无数次地为他这完全不经意的动作心动过她是清楚秦妄的,秦妄这人看着好像总是漫不经心,甚至心不在焉,但脑子聪明灵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阿等”的优质好文,《坠入春夜》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秦妄桑也,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医院里。宋梨卧在病床上,娇俏的脸庞染着一点苍白血色,“我本来不想同你说,但……我怕你越陷越深,还是打算告诉你。”秦妄正站在窗户边抽烟,他派出去的秘书去接桑也了,也不知道桑也出来没有,“没必要也可以不说。”宋梨轻笑一声,“她故意伤人,判刑事犯罪的一两年肯定能判下来。你却让警察按照民事纠纷处理,拘留了十来天,秦妄,你不是越陷越深,那你算是什么?”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他声线沙哑沉喑:“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秦妄,你要不要去查一查她跟秦斯白之间的关系!秦妄,你信不信,她根本就是为了秦斯白而接近你的!”秦妄手上的烟微微一颤。——秦妄走后,桑也堪堪来迟。她正要进宋梨的房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自己的妈妈聂枝和宋梨的对话声。“大小姐,太太好像有生还迹象,万一她要是醒过来,咱们的计划可就都要破灭了啊!”“什么计划?你为了让我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把我和聂桑也从小调换了?还是你为了事情不败露,故意伤害我妈?聂枝,你别以为你有了我的把柄,就可以来威胁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你知道她留着是个祸害,你不会动手让她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这点事情你还要我来教你!”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绝望一点点蔓延,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从小到大都偏心宋梨,为什么妈妈总是不分青红皂白都说是她的错,为什么妈妈任由自己小时发烧烧坏声带成为哑巴。原来聂枝根本就是故意的!桑也屏住呼吸,她掐着手里的录音笔,确信自己的录音笔是开着的,正当她要继续听下去的时候,有个护士出声,“你趴在门口干什么!”桑也神情一顿,刚要逃跑,沈西原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向那个护士比了个嘘的手势,随即带着桑也,在聂枝出来看之前,拐弯进去楼梯。桑也按照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一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录音笔。沈西原察觉到桑也的动作,挑眉,“我本来之前想提醒你的。无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不过我看你的反应,再加上刚刚你站在宋梨的病房门口,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桑也蹙眉,似是不解。沈西原笑笑,“之前刚好被我偷听到了。老套的鸠占鹊巢故事。你的生母情况很不好,不过我安排她进了重症,家属探望也需要得到护士准许的。放心,他们短时间应该还没办法对你生母下手。”沈西原的笑意有点儿玩世不恭,他看着并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看他穿衣打扮的气度,再看他年纪轻轻就是教授和主治医生来看,出生想必不会太差。桑也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沈西原解释:“聂桑也,我调取了一些你之前的病历,阿兹海默症。家族性遗传疾病。不但如此,我还查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我在所有和秦妄有关的现场活动中,基本有百分之七八十,都看到了你。要么是工作人员,要么是临时工,要么是单纯看参加活动的。你都在。”“甚至秦妄地震的地方,我也看到了你,在志愿者队伍里。”“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故意接近秦妄的吗?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因为一个叫做秦斯白的男人?”桑也忽然觉得眼前的沈西原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谁。她下意识打手语,“我们从前是不是认识?”赶来的秦妄顺着护士的指引,走到楼梯通道。他很巧合地,就听到了沈西原刚刚问桑也的那些话。他手上还拿着刚刚经宋梨提醒查到的所有桑也和秦斯白过往的资料。死死盯着地面。等着桑也的答案。

在线试读

第12章

医院里。

宋梨卧在病床上,娇俏的脸庞染着一点苍白血色,“我本来不想同你说,但……我怕你越陷越深,还是打算告诉你。”

秦妄正站在窗户边抽烟,他派出去的秘书去接桑也了,也不知道桑也出来没有,“没必要也可以不说。”

宋梨轻笑一声,“她故意伤人,判刑事犯罪的一两年肯定能判下来。你却让警察按照民事纠纷处理,拘留了十来天,秦妄,你不是越陷越深,那你算是什么?”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他声线沙哑沉喑“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秦妄,你要不要去查一查她跟秦斯白之间的关系!秦妄,你信不信,她根本就是为了秦斯白而接近你的!”

秦妄手上的烟微微一颤。

——

秦妄走后,桑也堪堪来迟。她正要进宋梨的房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自己的妈妈聂枝和宋梨的对话声。

“大小姐,太太好像有生还迹象,万一她要是醒过来,咱们的计划可就都要破灭了啊!”

“什么计划?你为了让我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把我和聂桑也从小调换了?还是你为了事情不败露,故意伤害我妈?聂枝,你别以为你有了我的把柄,就可以来威胁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你知道她留着是个祸害,你不会动手让她死的神不知鬼不觉?这点事情你还要我来教你!”

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绝望一点点蔓延,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从小到大都偏心宋梨,为什么妈妈总是不分青红皂白都说是她的错,为什么妈妈任由自己小时发烧烧坏声带成为哑巴。

原来聂枝根本就是故意的!

桑也屏住呼吸,她掐着手里的录音笔,确信自己的录音笔是开着的,正当她要继续听下去的时候,有个护士出声,“你趴在门口干什么!”

桑也神情一顿,刚要逃跑,沈西原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向那个护士比了个嘘的手势,随即带着桑也,在聂枝出来看之前,拐弯进去楼梯。

桑也按照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一边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录音笔。

沈西原察觉到桑也的动作,挑眉,“我本来之前想提醒你的。无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不过我看你的反应,再加上刚刚你站在宋梨的病房门口,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桑也蹙眉,似是不解。

沈西原笑笑,“之前刚好被我偷听到了。老套的鸠占鹊巢故事。你的生母情况很不好,不过我安排她进了重症,家属探望也需要得到护士准许的。放心,他们短时间应该还没办法对你生母下手。”

沈西原的笑意有点儿玩世不恭,他看着并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看他穿衣打扮的气度,再看他年纪轻轻就是教授和主治医生来看,出生想必不会太差。

桑也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

沈西原解释“聂桑也,我调取了一些你之前的病历,阿兹海默症。家族性遗传疾病。不但如此,我还查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我在所有和秦妄有关的现场活动中,基本有百分之七八十,都看到了你。要么是工作人员,要么是临时工,要么是单纯看参加活动的。你都在。”

“甚至秦妄地震的地方,我也看到了你,在志愿者队伍里。”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故意接近秦妄的吗?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因为一个叫做秦斯白的男人?”

桑也忽然觉得眼前的沈西原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谁。她下意识打手语,“我们从前是不是认识?”

赶来的秦妄顺着护士的指引,走到楼梯通道。他很巧合地,就听到了沈西原刚刚问桑也的那些话。

他手上还拿着刚刚经宋梨提醒查到的所有桑也和秦斯白过往的资料。

死死盯着地面。等着桑也的答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