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坠入春夜)秦妄桑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坠入春夜)热门小说

(坠入春夜)秦妄桑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坠入春夜)热门小说 第6章 试读

2023-01-13 15:17 作者:阿等
  • 坠入春夜 坠入春夜

    很多网友对小说《坠入春夜》非常感兴趣,作者“阿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秦妄桑也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秦妄却很快地清醒过来,晚风透凉,好像一下唤回了秦妄离家出走的理智他立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静静凝着歇斯底里的宋梨三五分钟,才终于有了点反应他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包烟,磕出其中一支,慢慢地点上秦妄的手指修长骨感,带点儿禁欲感,看得人喉咙微紧秦妄这一连串动作宋梨很熟悉,她曾经看过无数回,也无数次地为他这完全不经意的动作心动过她是清楚秦妄的,秦妄这人看着好像总是漫不经心,甚至心不在焉,但脑子聪明灵光...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主角是秦妄桑也的现代言情《坠入春夜》,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阿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夜色韫浓。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惨白。还没有转醒的迹象。秦妄看了桑也一会,拨通了那一则久违的电话,那头的女人传来有些欣慰的声音,“谢谢你,阿妄,为了让我不睹物思人,连自己的小孩也打了。其实……其实我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不想看到你有孩子,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对不起,阿妄,是我一直太任性。”秦妄打断了她:“宋梨,地震那时候,你为什么会去救我?”那头的声音尴尬地咳了下,“怎么忽然问这个?”“桑也告诉我,救我的人是她。”宋梨声线绷紧发涩,“阿妄,你是不是忘记了桑也是个谎话成性的人?她的话你也敢信?她原先在我们家的时候,曾经弄碎过我们家的古董花瓶,连她妈妈都指证是她做的,她不承认;念书时候她经常冒充是我们宋家的女儿,跟其他同学炫耀,拉帮结派,欺负班里的同学,她妈妈后来都去学校承认她的霸凌行为了,认了学校给的处分,她却不肯承认。阿妄,你莫要受她的骗。”见秦妄没有反应,宋梨叹了口气,讲,“她妈妈都是那种,趁着我妈怀孕,勾引我爸上床的女人,你觉得聂桑也的家教能好到哪里去?撒谎于她而言根本就是家常便饭。”秦妄缄默。宋梨声音凄楚悲凉,“秦妄,你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我了,是吗?你原来不是这样的……”许久。病房安静下来。男人的脚步远去。桑也颤着眉睫,睁开湿漉漉的眼。她想,要是她是个聋哑人该有多好。就不会听到刚刚秦妄和宋梨的对话了。也就不会这样清楚的知道,他是如此的不相信她。——桑也再次醒来,身边没有秦妄,倒是看见了她的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姓沈,叫做沈西原。他神情冷淡,查看了她的情况后,讲,“你身子比较虚,而且受精卵着床相对一般女性而言更困难些,以后再怀孩子的可能性会比较低。还有,不能再打胎了。”桑也形容枯槁,挂着点滴的手比划了下,谢谢。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略一侧头,闭上眼睛。滚烫的泪水自眼角滑落,润湿枕头。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妈妈真没用。——桑也住院这些天,秦妄一次也没有出现。桑也知道,宋梨因为流产,也在这家医院里。想来,秦妄把她安排进这家明明离家更远的医院,是别有所图。但桑也假装不知。她不吵不闹。一个人安安静静在病房里。她这些天都是护工照顾的,护工为了让她少上厕所,总是很少给她送水送饭。这样护工的活就能轻松很多——很多没家属照顾的病人都是这样的待遇。这天来查房时,沈西原例行检查了桑也的各项生命体征,在看到桑也的睡裤上印着一抹红时,他抿了抿唇,“照顾你的护工呢?”桑也有些畏他,摇头,在纸上刷刷写:“怎么了?”沈西原眼神示意了下,“你裤子该换了。让你护工给你买些卫生巾回来。”桑也脸色一白。意识到什么,她为难地看着沈西原,却迟迟不敢开口。沈西原抬眸,“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去楼下食堂买饭。顺路去一趟便利店,来不来得及等?”桑也感激不尽。滑稽地在床上向他微微鞠躬。沈西原回来时,给桑也带回来许多品牌的高睡裤,和一份两荤两素的饭店营养餐。他神情不变,“和同事在饭店吃的。顺便打包一份给你。——安睡裤方便点。能少去几趟洗手间。”桑也感激地在纸上写,“谢谢您,周医生。我该转您多少钱?”写完,亮着笔记本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沈西原,眼里漫无边际的动容。沈西原轻滚喉结,转移视线,“没多少。不必。我扶你去洗手间?”说着,他伸手搀住桑也的腋下,扶着她下床。也正是这时候。难得出现一次的秦妄站在门口,瞥过桑也眼底的柔情浮动,一抹难以言明的情绪涌上心头,他厉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

在线试读

第6章

夜色韫浓。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脸色惨白。还没有转醒的迹象。

秦妄看了桑也一会,拨通了那一则久违的电话,那头的女人传来有些欣慰的声音,“谢谢你,阿妄,为了让我不睹物思人,连自己的小孩也打了。其实……其实我本来也只是随口一说,不想看到你有孩子,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对不起,阿妄,是我一直太任性。”

秦妄打断了她“宋梨,地震那时候,你为什么会去救我?”

那头的声音尴尬地咳了下,“怎么忽然问这个?”

“桑也告诉我,救我的人是她。”

宋梨声线绷紧发涩,“阿妄,你是不是忘记了桑也是个谎话成性的人?她的话你也敢信?她原先在我们家的时候,曾经弄碎过我们家的古董花瓶,连她妈妈都指证是她做的,她不承认;念书时候她经常冒充是我们宋家的女儿,跟其他同学炫耀,拉帮结派,欺负班里的同学,她妈妈后来都去学校承认她的霸凌行为了,认了学校给的处分,她却不肯承认。阿妄,你莫要受她的骗。”

见秦妄没有反应,宋梨叹了口气,讲,“她妈妈都是那种,趁着我妈怀孕,勾引我爸上床的女人,你觉得聂桑也的家教能好到哪里去?撒谎于她而言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秦妄缄默。

宋梨声音凄楚悲凉,“秦妄,你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我了,是吗?你原来不是这样的……”

许久。

病房安静下来。男人的脚步远去。

桑也颤着眉睫,睁开湿漉漉的眼。她想,要是她是个聋哑人该有多好。就不会听到刚刚秦妄和宋梨的对话了。

也就不会这样清楚的知道,他是如此的不相信她。

——

桑也再次醒来,身边没有秦妄,倒是看见了她的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姓沈,叫做沈西原。

他神情冷淡,查看了她的情况后,讲,“你身子比较虚,而且受精卵着床相对一般女性而言更困难些,以后再怀孩子的可能性会比较低。还有,不能再打胎了。”

桑也形容枯槁,挂着点滴的手比划了下,谢谢。

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略一侧头,闭上眼睛。

滚烫的泪水自眼角滑落,润湿枕头。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妈妈真没用。

——

桑也住院这些天,秦妄一次也没有出现。

桑也知道,宋梨因为流产,也在这家医院里。想来,秦妄把她安排进这家明明离家更远的医院,是别有所图。

但桑也假装不知。她不吵不闹。一个人安安静静在病房里。她这些天都是护工照顾的,护工为了让她少上厕所,总是很少给她送水送饭。这样护工的活就能轻松很多——很多没家属照顾的病人都是这样的待遇。

这天来查房时,沈西原例行检查了桑也的各项生命体征,在看到桑也的睡裤上印着一抹红时,他抿了抿唇,“照顾你的护工呢?”

桑也有些畏他,摇头,在纸上刷刷写“怎么了?”

沈西原眼神示意了下,“你裤子该换了。让你护工给你买些卫生巾回来。”

桑也脸色一白。

意识到什么,她为难地看着沈西原,却迟迟不敢开口。

沈西原抬眸,“我大概三十分钟后去楼下食堂买饭。顺路去一趟便利店,来不来得及等?”

桑也感激不尽。滑稽地在床上向他微微鞠躬。

沈西原回来时,给桑也带回来许多品牌的高睡裤,和一份两荤两素的饭店营养餐。他神情不变,“和同事在饭店吃的。顺便打包一份给你。——安睡裤方便点。能少去几趟洗手间。”

桑也感激地在纸上写,“谢谢您,周医生。我该转您多少钱?”

写完,亮着笔记本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沈西原,眼里漫无边际的动容。

沈西原轻滚喉结,转移视线,“没多少。不必。我扶你去洗手间?”

说着,他伸手搀住桑也的腋下,扶着她下床。

也正是这时候。

难得出现一次的秦妄站在门口,瞥过桑也眼底的柔情浮动,一抹难以言明的情绪涌上心头,他厉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