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官路红途官路红途(石更张悦)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官路红途官路红途全文阅读

官路红途官路红途(石更张悦)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官路红途官路红途全文阅读 第3章:打抱不平 试读

2023-01-13 15:15 作者:不否
  • 官路红途官路红途 官路红途官路红途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官路红途官路红途》,是以石更张悦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不否”,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接下来的几分钟,黄风帆与李丽珍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只是偶尔能听到两个人发出“啊”和“嗯”等本能的一种声音听得石更和段子润口干舌燥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决定到此为止挂了电话,两人来到门口,脱了鞋出去后,拿着鞋在地上一直爬到走廊的尽头,才穿上鞋下楼出了办公楼,石更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段子润说道:“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好像是刚过完十一,具体哪天我忘了,但肯定是一个周末因为如果周末不是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都市小说《官路红途官路红途》是作者“不否”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石更张悦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从病房出来已经过了十一点了,石更琢磨张悦也该饿了,他要是走了,张悦吃饭就成了问题。于是他决定给张悦买点吃的再走。向医生询问了一下张悦吃东西方面的禁忌,问清楚了以后就到医院外面买了一碗粥送到了病房。张悦以为石更已经回去了,当看到石更给她送来一碗粥时,她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感动之情溢于言表。“石更,真的非常感谢你。”张悦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石更笑着说道:“您别这么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晚上,石更又来到了医院,这次他不仅带了吃的,还买了一些水果,张悦心里感觉暖暖的。张悦说道:“花多少钱你都记好了,等我出院了,我把钱给你。”石更坐下来说道:“回头再说吧,不着急。您肯定饿了,赶紧趁热吃吧。我也得吃了,我也饿了。”石更给张悦吃的时候,顺便也给自己买了一份。两个人边吃边聊,慢慢就打开了话匣子。“你是当兵转业分配到的县委办公室?”张悦问道。石更摇头:“不是。我是大学毕业之后先被分配到了省报社,工作了一年半以后才来的县委办公室。”张悦没想到石更还上过大学,便问道:“你哪个大学毕业的?”“吉宁大学。”张悦又问道:“什么专业?”“中文。”张悦很惊讶:“真是中文系?”“对呀,如假包换。怎么了?”石更不知道张悦为何会有如此反应。张悦笑着说道:“我是吉宁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这回轮到了石更惊讶:“真的?”张悦点了点头:“嗯,我是恢复高考后吉宁大学的第一届学生。”“那这么说咱们是校友,我应该管你叫师姐。”“没错,你确实应该管我叫师姐。”两个人谁都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同一大学同一专业的校友,这层关系把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不少。“据我所知,省报社可不是谁都进的,你能被分配过去,说明省报社一定是非常认可你的能力。那么好的单位为什么不好好呆下去,反而跑到这里来了?”张悦很不解。石更显然没法实话实说:“省报社是不错,只是我觉得发展空间有限。到政府机关就不一样了,会有无限可能。”张悦明白“无限可能”的意思,她说:“政府机关的发展空间确实巨大,不过想要往上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石更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时间在两个人聊天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流逝,很快就过了九点钟。张悦见时间已经晚了,便说道:“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今晚不回去了,就在医院陪您了。”石更来之前就想好了,他要趁热打铁,利用好张悦这次生病住院的机会,彻底与她挂上关系。“不用了,我又不是行动不便,再说还有护士呢,你在这儿也帮不上我什么。”“我可以陪您聊天啊,您一个人在这儿呆着多没意思啊。再说我也没有什么事,回去我现在也睡不着。”石更话锋一转,说道:“除非您烦我,不想让我呆在这儿,那我就只能走了。”“我怎么会烦你呢,我只是……”“您要是不烦我,那我就留下了。”转天晚上,石更又带着吃的来到了医院。在病房门口,石更看到在病床前坐着一个男的,三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其貌不扬,正在和张悦聊天。“张主任。”石更叫了一声张悦。“你来了。”张悦笑着回应。“没有再疼吧?”“没有,挺好的。”张悦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男人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爱人贾政经。他叫石更,是我县委办公室的同事,就是他把我背到医院来的。”假正经?石更心说什么破名字。“谢谢你把我爱人送到医院来。”贾政经起身同石更握了握手,感谢道。石更笑着说道:“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石更听贾政经的声音,跟昨天往县委办公室打电话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很相似,猜想昨天就应该是贾政经打的电话。近距离仔细看贾政经,石更觉得不仅长得不如他,好像个头比他还矮一点,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句话。张悦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就嫁给他了?真是让人费解。贾政经来了,石更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留下,他说道:“饭我买了双份的,你们赶紧吃吧,我就先吃走了。”“时间还早,你再呆一会儿吧。”张悦挽留道。“不了,我也饿了,得去吃饭了。”石更婉拒道。张悦看着贾政经说道:“你送一下石更。”石更说不用送,但贾政经还是把石更送出了病房。从病房刚一出来,就见两个中年男人满脸堆笑,老远就伸出了手,来到贾政经面前说道:“贾局长,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好到医院门口去接你呀。”贾政经同他握了下手说道:“我不是来检查工作的。我爱人得了急性阑尾炎,我过来看一下。”男人一脸紧张,就好像张悦生病是他的错一样。他看着身旁的人,眼神中透着不满:“张主任来医院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身旁的人不知如何作答,脸憋的通红。男人很生气:“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安排一下。”贾政经笑着说道:“不用了,病情已经控制住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先走了。”石更冲贾政经点头示意。“你慢走啊。”贾政经说道。贾局长?石更回想了一下昨天他值班时,打电话的人说如果张悦要是回市里就让她去卫生局。看来贾政经很有可能是县卫生局的局长,不然那个人见到贾政经不会是那副嘴脸。从医院出来,石更已经饥肠辘辘了,他在附近找了家名叫“瑞来”的小饭馆,点了一个菜两碗饭就吃了起来。与石更相邻的饭桌前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中,两个留着长头发,一个留着寸头,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十句里面有七句都带脏话,而且整个饭馆里说话属他们的声音最大,其他桌上的人没有一个拿好眼神看他们的,但都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一个敢上去提醒或制止的。石更坐在他们旁边纯属没办法,其他桌子都有人了,只能挨着他们。石更对他们也是烦的不得了,可是见其他人都忍着,他也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这是你们点的韭菜炒鸡蛋。你们的菜已经全都上齐了。”女服员将一盘韭菜炒鸡蛋放在了三个人的桌子上。之前给他们上菜的是另外一个女服务员。寸头见这个女服员颇有姿色,在酒精的催化下,当即就起了色念。女服员转身离开时,寸头伸手就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对面的两个长头发见了哈哈大笑,寸头自己也是一脸坏笑。女服员又气又羞,瞪着寸头质问:“你干什么?”“妹子,一会儿跟哥玩去怎么样?哥不会亏待你的。”寸头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女服务员,把女服务员看得浑身不自在。“谁跟你玩去,你自己玩去吧!臭流氓!”女服务员骂了一句就要走,寸头可没打算让他走,起身从背后抱住女服务员,双手在其上下一通乱摸:“别走啊妹子,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女服务员受惊不小,使劲挣脱:“你放开我,你放开我……”饭馆老板听到有人叫喊,就从后厨出来了,见寸头在拉扯女服务员,他赶忙上前制止。“兄弟,兄弟,是不是服务员做错事了?我批评她,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老板将寸头和女服务员分开说道。寸头正在兴头上,老板突然出现让他感觉很扫兴,便很不爽地推了一把老板:“谁裤腰带没系好把你露出来了?我跟她玩呢,赶紧滚蛋!”寸头说这话又要伸手去抓女服务员,老板冲女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女服员就抹着眼泪跑进了后厨。寸头要追,老板一把拦住,陪着笑脸说道:“兄弟,她就是一个服务员,像你这种档次的人,跟她玩掉价。你还是赶紧吃饭喝酒吧,不然菜一会儿就凉了。”老板认识寸头,知道他是县里有名的混混无赖,一般人根本惹不起他,所以只能跟他好说好商量,绝对不能来硬的。寸头不买老板的账:“你一口一个兄弟,谁跟你是兄弟?你谁呀?我告诉你,麻溜把那个小妞给我叫出来,让她好好跟我玩玩,让我高兴了,怎么样都行。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直接砸了你的饭店,你信不信?”女服员就是一个普通人,老板也不可能让别人欺负她,何况这个女服员又是老板的侄女,老板哪能依寸头的。“今天哥仨这顿饭我请了还不行吗?你就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你废话真多!”寸头回身抄起一个啤酒瓶子就砸在了老板的脑袋上,当时就出血了。见到这一幕,其他桌上吃饭的人,吓得全都站起来跑到收银台结账走人。此时整个饭馆里除了两个大长头发那一桌外,还有两个人没有动,一个是石更,一个是靠角落的桌前坐着一个人。石更气愤不已,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寸头也太狂了!就在石更琢磨要不要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时候,坐在靠角落的那张桌前的人站了起来。此人二十五岁的年纪,浓眉大眼,方头方脸,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虎背熊腰,非常强壮。他晃晃荡荡的朝寸头走了过去,在与寸头擦肩而过时,石更注意到他明显故意撞了一下寸头的肩膀。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没怎么使劲,却把寸头撞了趔趄,差点没摔倒。不等寸头先发作,大汉率先发难:“哎,你挡我路干什么呀?好狗可不挡路。”“你敢撞我,找死!”寸头攥着手中的半截酒瓶就朝大汉刺了过去!

在线试读

第3章:打抱不平

从病房出来已经过了十一点了,石更琢磨张悦也该饿了,他要是走了,张悦吃饭就成了问题。
于是他决定给张悦买点吃的再走。

向医生询问了一下张悦吃东西方面的禁忌,问清楚了以后就到医院外面买了一碗粥送到了病房。

张悦以为石更已经回去了,当看到石更给她送来一碗粥时,她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石更,真的非常感谢你。”张悦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石更笑着说道“您别这么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晚上,石更又来到了医院,这次他不仅带了吃的,还买了一些水果,张悦心里感觉暖暖的。

张悦说道“花多少钱你都记好了,等我出院了,我把钱给你。”

石更坐下来说道“回头再说吧,不着急。
您肯定饿了,赶紧趁热吃吧。
我也得吃了,我也饿了。”

石更给张悦吃的时候,顺便也给自己买了一份。

两个人边吃边聊,慢慢就打开了话匣子。

“你是当兵转业分配到的县委办公室?”张悦问道。

石更摇头“不是。
我是大学毕业之后先被分配到了省报社,工作了一年半以后才来的县委办公室。”

张悦没想到石更还上过大学,便问道“你哪个大学毕业的?”

“吉宁大学。”

张悦又问道“什么专业?”

“中文。”

张悦很惊讶“真是中文系?”

“对呀,如假包换。
怎么了?”石更不知道张悦为何会有如此反应。

张悦笑着说道“我是吉宁大学中文系毕业的。”

这回轮到了石更惊讶“真的?”

张悦点了点头“嗯,我是恢复高考后吉宁大学的第一届学生。”

“那这么说咱们是校友,我应该管你叫师姐。”

“没错,你确实应该管我叫师姐。”

两个人谁都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同一大学同一专业的校友,这层关系把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不少。

“据我所知,省报社可不是谁都进的,你能被分配过去,说明省报社一定是非常认可你的能力。
那么好的单位为什么不好好呆下去,反而跑到这里来了?”张悦很不解。

石更显然没法实话实说“省报社是不错,只是我觉得发展空间有限。
到政府机关就不一样了,会有无限可能。”

张悦明白“无限可能”的意思,她说“政府机关的发展空间确实巨大,不过想要往上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石更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

时间在两个人聊天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流逝,很快就过了九点钟。

张悦见时间已经晚了,便说道“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今晚不回去了,就在医院陪您了。”石更来之前就想好了,他要趁热打铁,利用好张悦这次生病住院的机会,彻底与她挂上关系。

“不用了,我又不是行动不便,再说还有护士呢,你在这儿也帮不上我什么。”

“我可以陪您聊天啊,您一个人在这儿呆着多没意思啊。
再说我也没有什么事,回去我现在也睡不着。”石更话锋一转,说道“除非您烦我,不想让我呆在这儿,那我就只能走了。”

“我怎么会烦你呢,我只是……”

“您要是不烦我,那我就留下了。”

转天晚上,石更又带着吃的来到了医院。

在病房门口,石更看到在病床前坐着一个男的,三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其貌不扬,正在和张悦聊天。

“张主任。”石更叫了一声张悦。

“你来了。”张悦笑着回应。

“没有再疼吧?”

“没有,挺好的。”张悦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男人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爱人贾政经。
他叫石更,是我县委办公室的同事,就是他把我背到医院来的。”

假正经?石更心说什么破名字。

“谢谢你把我爱人送到医院来。”贾政经起身同石更握了握手,感谢道。

石更笑着说道“您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石更听贾政经的声音,跟昨天往县委办公室打电话的那个男人的声音很相似,猜想昨天就应该是贾政经打的电话。

近距离仔细看贾政经,石更觉得不仅长得不如他,好像个头比他还矮一点,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句话。
张悦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就嫁给他了?真是让人费解。

贾政经来了,石更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留下,他说道“饭我买了双份的,你们赶紧吃吧,我就先吃走了。”

“时间还早,你再呆一会儿吧。”张悦挽留道。

“不了,我也饿了,得去吃饭了。”石更婉拒道。

张悦看着贾政经说道“你送一下石更。”

石更说不用送,但贾政经还是把石更送出了病房。

从病房刚一出来,就见两个中年男人满脸堆笑,老远就伸出了手,来到贾政经面前说道“贾局长,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好到医院门口去接你呀。”

贾政经同他握了下手说道“我不是来检查工作的。
我爱人得了急性阑尾炎,我过来看一下。”

男人一脸紧张,就好像张悦生病是他的错一样。
他看着身旁的人,眼神中透着不满“张主任来医院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身旁的人不知如何作答,脸憋的通红。

男人很生气“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安排一下。”

贾政经笑着说道“不用了,病情已经控制住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先走了。”石更冲贾政经点头示意。

“你慢走啊。”贾政经说道。

贾局长?

石更回想了一下昨天他值班时,打电话的人说如果张悦要是回市里就让她去卫生局。
看来贾政经很有可能是县卫生局的局长,不然那个人见到贾政经不会是那副嘴脸。

从医院出来,石更已经饥肠辘辘了,他在附近找了家名叫“瑞来”的小饭馆,点了一个菜两碗饭就吃了起来。

与石更相邻的饭桌前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中,两个留着长头发,一个留着寸头,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十句里面有七句都带脏话,而且整个饭馆里说话属他们的声音最大,其他桌上的人没有一个拿好眼神看他们的,但都是敢怒不敢言,没有一个敢上去提醒或制止的。

石更坐在他们旁边纯属没办法,其他桌子都有人了,只能挨着他们。

石更对他们也是烦的不得了,可是见其他人都忍着,他也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这是你们点的韭菜炒鸡蛋。
你们的菜已经全都上齐了。”女服员将一盘韭菜炒鸡蛋放在了三个人的桌子上。

之前给他们上菜的是另外一个女服务员。
寸头见这个女服员颇有姿色,在酒精的催化下,当即就起了色念。

女服员转身离开时,寸头伸手就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对面的两个长头发见了哈哈大笑,寸头自己也是一脸坏笑。

女服员又气又羞,瞪着寸头质问“你干什么?”

“妹子,一会儿跟哥玩去怎么样?哥不会亏待你的。”寸头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女服务员,把女服务员看得浑身不自在。

“谁跟你玩去,你自己玩去吧!臭流氓!”

女服务员骂了一句就要走,寸头可没打算让他走,起身从背后抱住女服务员,双手在其上下一通乱摸“别走啊妹子,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女服务员受惊不小,使劲挣脱“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饭馆老板听到有人叫喊,就从后厨出来了,见寸头在拉扯女服务员,他赶忙上前制止。

“兄弟,兄弟,是不是服务员做错事了?我批评她,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老板将寸头和女服务员分开说道。

寸头正在兴头上,老板突然出现让他感觉很扫兴,便很不爽地推了一把老板“谁裤腰带没系好把你露出来了?我跟她玩呢,赶紧滚蛋!”

寸头说这话又要伸手去抓女服务员,老板冲女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女服员就抹着眼泪跑进了后厨。

寸头要追,老板一把拦住,陪着笑脸说道“兄弟,她就是一个服务员,像你这种档次的人,跟她玩掉价。
你还是赶紧吃饭喝酒吧,不然菜一会儿就凉了。”

老板认识寸头,知道他是县里有名的混混无赖,一般人根本惹不起他,所以只能跟他好说好商量,绝对不能来硬的。

寸头不买老板的账“你一口一个兄弟,谁跟你是兄弟?你谁呀?我告诉你,麻溜把那个小妞给我叫出来,让她好好跟我玩玩,让我高兴了,怎么样都行。
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直接砸了你的饭店,你信不信?”

女服员就是一个普通人,老板也不可能让别人欺负她,何况这个女服员又是老板的侄女,老板哪能依寸头的。

“今天哥仨这顿饭我请了还不行吗?你就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

“你废话真多!”寸头回身抄起一个啤酒瓶子就砸在了老板的脑袋上,当时就出血了。

见到这一幕,其他桌上吃饭的人,吓得全都站起来跑到收银台结账走人。

此时整个饭馆里除了两个大长头发那一桌外,还有两个人没有动,一个是石更,一个是靠角落的桌前坐着一个人。

石更气愤不已,哪有这么欺负人的,寸头也太狂了!

就在石更琢磨要不要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时候,坐在靠角落的那张桌前的人站了起来。

此人二十五岁的年纪,浓眉大眼,方头方脸,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虎背熊腰,非常强壮。

他晃晃荡荡的朝寸头走了过去,在与寸头擦肩而过时,石更注意到他明显故意撞了一下寸头的肩膀。
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没怎么使劲,却把寸头撞了趔趄,差点没摔倒。

不等寸头先发作,大汉率先发难“哎,你挡我路干什么呀?好狗可不挡路。”

“你敢撞我,找死!”

寸头攥着手中的半截酒瓶就朝大汉刺了过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