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姜明珠周礼《姜明珠周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姜明珠周礼》全本在线阅读

姜明珠周礼《姜明珠周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姜明珠周礼》全本在线阅读 第016回 戏过了 试读

2023-01-13 15:26 作者:天难蓝
  • 姜明珠周礼 姜明珠周礼

    书名叫做《姜明珠周礼》的小说,是作者“天难蓝”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姜明珠周礼,内容详情为:姜明珠的手腕脱臼了,医生说要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打了绷带姜明珠看着那厚厚的绷带,娇滴滴嘟囔着,“丑死了”她脸上泪痕还在,眼眶红红的,发脾气都惹人心疼,詹彦青被拿捏得死死的,“谁敢说丑,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绷带”詹彦青要安排姜明珠住院,姜明珠拒绝了,没办法,詹彦青只能送她回家回去的路上,詹彦青的手机响了,姜明珠看过去,是周礼的电话,“是你姐夫,要接么?”“你帮我接吧,我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姜明珠周礼》男女主角姜明珠周礼,是小说写手天难蓝所写。精彩内容:会所的这一层只接待贵客,洗手间空无一人,姜明珠停在洗手池前,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泛红的双眼,和瞳孔里翻涌的仇恨、厌恶。红色的指甲死死抠住了洗手台,身体却在不住地颤抖。她闭上眼睛深呼吸,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冷静下来,却收效甚微。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脸颊上,缓缓向下,消失在唇角。不行,不能再哭。姜明珠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彻骨的疼痛让她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她喘息着睁开了眼睛。看到镜子里出现的男人,姜明珠的身体彻底僵住。她不知道周礼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只知道,她现在没有兴趣应付他。姜明珠松开手,一句话没说话,欲从周礼身边绕过离开,却被他抓着肩膀按了回来。姜明珠被周礼按在了洗手台上,他照旧冷着一张脸,目光停在她红肿的眼睛上,带着探究。刚才在包厢的时候,他就看出姜明珠的眼神不太对。他跟她出来,是想警告她,不要使坏。没想到的是,一过来洗手间,就看到她在洗手池前哭,一边发抖,一边狠狠掐自己。“放开。”姜明珠试图挣脱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也哑了。周礼掐住她的下颚,“你身体不舒服?”问题刚出,他就看到她原本灰暗无光的眼底,掠过了一抹惊喜,转瞬即逝。姜明珠满怀期待,红着眼睛问他,“哥哥是在关心我么?”又开始了。她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周礼顿时为自己对她动恻隐之心后悔,松开她,转身就走。姜明珠从身后抱住了他,颤声哀求,“哥哥,别走。”周礼低头,看见了她手上的血,“你受伤了?”姜明珠不回答,趁他不挣扎,又把人抱紧了几分。周礼:“你哪里受伤了?”姜明珠瘪着嘴巴不说话。周礼转过来,不由分说将她抱上了洗手台,推高了她裙子,成功看见了她大腿上的伤。这是她刚刚自己掐破的,现在还在往外流血,丝袜都染红了一片。姜明珠试图往下拽裙边,被周礼拦了下来,她哭着喊,“你不要看!”周礼质问她:“这也是演的?”姜明珠:“什么?”周礼:“算准了我会跟出来,装可怜?”姜明珠也不否认:“那哥哥心疼了么?”周礼冷冷看着她,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姜明珠自嘲一笑,抽噎着说:“我没有演,只是看到你对她那么好,我很难过,如果你对我有对她一半好,我就知足了……”她的嗓子是哑的,眼睛也是红的,听起来卑微又可怜,像个爱情里的乞丐。周礼却无动于衷,“戏过了。”姜明珠:“哥哥,我真的没有在演,我喜欢你,难道我比不过她么?”周礼又走了,她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姜明珠转身去洗手间呆了一会儿,才回到包厢。詹语白看见她回来,便关心,“姜助,哪里不舒服么?”姜明珠:“胃不舒服,吐了点。”因为姜明珠说胃不舒服,散场后,詹语白提出让周礼送姜明珠回去。姜明珠不假思索便拒绝:“不用,我打车就好。”无论詹语白如何说,姜明珠就是不肯让他们送,最后叫了辆滴滴走了。詹语白看着姜明珠上了车,笑着和周礼说,“不怪彦青喜欢她,我若是男人,我也喜欢。”周礼不置可否。詹语白半开玩笑地说,“我都不敢把她放在你身边了。”周礼听出了詹语白的试探,淡淡说:“斯衍已经去查她了。”——周五晚上,徐斯衍把姜明珠的资料送到了周礼家里。两人来到了书房,桌上摆满了照片和文件。徐斯衍为周礼介绍了一下每份文件袋里的资料类型,周礼随便打开了一份,里面是一叠照片。是姜明珠大学参加活动照片,那时比现在青涩了些,五官并没有变化。周礼盯着照片,问徐斯衍,“有什么可疑点么?”“有。”徐斯衍找了一张照片出来交给他,“你看这个。”

在线试读

第016回 戏过了

会所的这一层只接待贵客,洗手间空无一人,姜明珠停在洗手池前,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泛红的双眼,和瞳孔里翻涌的仇恨、厌恶。

红色的指甲死死抠住了洗手台,身体却在不住地颤抖。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冷静下来,却收效甚微。

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脸颊上,缓缓向下,消失在唇角。

不行,不能再哭。

姜明珠用力掐住自己的大腿,彻骨的疼痛让她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她喘息着睁开了眼睛。

看到镜子里出现的男人,姜明珠的身体彻底僵住。

她不知道周礼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只知道,她现在没有兴趣应付他。

姜明珠松开手,一句话没说话,欲从周礼身边绕过离开,却被他抓着肩膀按了回来。

姜明珠被周礼按在了洗手台上,他照旧冷着一张脸,目光停在她红肿的眼睛上,带着探究。

刚才在包厢的时候,他就看出姜明珠的眼神不太对。

他跟她出来,是想警告她,不要使坏。

没想到的是,一过来洗手间,就看到她在洗手池前哭,一边发抖,一边狠狠掐自己。

“放开。”姜明珠试图挣脱他,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也哑了。

周礼掐住她的下颚,“你身体不舒服?”

问题刚出,他就看到她原本灰暗无光的眼底,掠过了一抹惊喜,转瞬即逝。

姜明珠满怀期待,红着眼睛问他,“哥哥是在关心我么?”

又开始了。

她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周礼顿时为自己对她动恻隐之心后悔,松开她,转身就走。

姜明珠从身后抱住了他,颤声哀求,“哥哥,别走。”

周礼低头,看见了她手上的血,“你受伤了?”

姜明珠不回答,趁他不挣扎,又把人抱紧了几分。

周礼“你哪里受伤了?”

姜明珠瘪着嘴巴不说话。

周礼转过来,不由分说将她抱上了洗手台,推高了她裙子,成功看见了她大腿上的伤。

这是她刚刚自己掐破的,现在还在往外流血,丝袜都染红了一片。

姜明珠试图往下拽裙边,被周礼拦了下来,她哭着喊,“你不要看!”

周礼质问她“这也是演的?”

姜明珠“什么?”

周礼“算准了我会跟出来,装可怜?”

姜明珠也不否认“那哥哥心疼了么?”

周礼冷冷看着她,那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姜明珠自嘲一笑,抽噎着说“我没有演,只是看到你对她那么好,我很难过,如果你对我有对她一半好,我就知足了……”

她的嗓子是哑的,眼睛也是红的,听起来卑微又可怜,像个爱情里的乞丐。

周礼却无动于衷,“戏过了。”

姜明珠“哥哥,我真的没有在演,我喜欢你,难道我比不过她么?”

周礼又走了,她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

姜明珠转身去洗手间呆了一会儿,才回到包厢。

詹语白看见她回来,便关心,“姜助,哪里不舒服么?”

姜明珠“胃不舒服,吐了点。”

因为姜明珠说胃不舒服,散场后,詹语白提出让周礼送姜明珠回去。

姜明珠不假思索便拒绝“不用,我打车就好。”

无论詹语白如何说,姜明珠就是不肯让他们送,最后叫了辆滴滴走了。

詹语白看着姜明珠上了车,笑着和周礼说,“不怪彦青喜欢她,我若是男人,我也喜欢。”

周礼不置可否。

詹语白半开玩笑地说,“我都不敢把她放在你身边了。”

周礼听出了詹语白的试探,淡淡说“斯衍已经去查她了。”

——

周五晚上,徐斯衍把姜明珠的资料送到了周礼家里。

两人来到了书房,桌上摆满了照片和文件。

徐斯衍为周礼介绍了一下每份文件袋里的资料类型,周礼随便打开了一份,里面是一叠照片。

是姜明珠大学参加活动照片,那时比现在青涩了些,五官并没有变化。

周礼盯着照片,问徐斯衍,“有什么可疑点么?”

“有。”徐斯衍找了一张照片出来交给他,“你看这个。”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