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过河拆桥)沈书砚贺山南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过河拆桥》精彩小说

(过河拆桥)沈书砚贺山南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过河拆桥》精彩小说 第19章 试读

2023-01-13 15:13 作者:佚名
  • 过河拆桥 过河拆桥

    主角沈书砚贺山南的现代言情小说《过河拆桥》,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佚名”,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沈书砚这顿饭没跟庄拙言吃多久,本意在于感谢她提供给她地方住了几天虽然庄拙言说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沈书砚还是自己找了房子,没多打扰别人她刚上网约车,手机就响了起来宋城本地的陌生号码,她迟疑两秒,接了起来还没问那头是谁,男人粗糙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沈书砚,你妈欠了我们三百万,你要不拿钱过来——”“我没钱,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沈书砚语气冷淡地打断了对面的话......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过河拆桥》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佚名”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书砚贺山南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过河拆桥》内容介绍:贺山南没看到沈书砚,就跟他们团队进了会议厅。她也就匆匆撇了贺山南一眼,看更多的,是江知安。江知安今天神采飞扬,一副势在必得拿下项目的样子,保不齐回头她还真的得喊她一声“江小姐”。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晏谨之挡住了她的去路。男人笑得春风满面,“沈小姐,你说咱们这算不算缘分?”他那自信的表情好像已经内定拿下项目一样。可如果贺山南不是对这个项目百分百笃定的话,他肯定不会亲自来。难道来丢脸吗?她往后退了半步,“很牵强。”晏谨之眼眉含笑,说:“我还是把八百米画廊部分保留,不用你真名,用你艺名。这样就算我真输给贺山南,他也并不会知道里面这个墙绘艺术家是你。但拿下了,我会公布你的名字。”沈书砚迟疑片刻,不确定地问:“你这么有把握?”“八、九成吧。”晏谨之话里保守,但表情很放松。“好。”沈书砚觉得这样的话,自己也不亏。她不想明目张胆地与贺山南为敌,没那个实力。退一万步来说,晏谨之真要赢了,她先前也明确告知过贺山南她是为了击败江知安。晏谨之啧了一声,“沈小姐,便宜都让你占了,我还心甘情愿。你说我是不是欠你的?”“各取所需,我知道晏先生你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真要拿下项目,项目里还有贺山南前妻的助力,你这直接让他面子扫地。”晏谨之不置可否,“他刚离婚就恋爱再婚,你不打算讨回点面子吗?我这是在帮你啊。”“我谢谢你。”“不用谢,但我就想告诉你。三年前拿一千万买你的人,不是我,我就是奉命行事而已。”沈书砚眉心一拧,“谁的命?”“不重要了,我都解决了。”沈书砚猜不准晏谨之这话是托词,还是真有其他人要买她。但她知道的是,是沈策安卖了她把钱给了江知安母女,她要不是撞上了贺山南的车,那些人那天晚上就把她抓走了。沈书砚悄无声息地进了会议厅,坐在最角落的地方听这场公开竞标会。贺氏的项目是江知安主讲,她从容淡定地站在台上,介绍着她PPT里华丽的项目。背靠贺氏的支持,她的项目得到了评委点头称赞。江知安讲完之后,先前演讲过自己项目的几家公司,直接垂头丧气。沈书砚心里头其实挺难受的,她暂停学业,整日奔波于金钱之中。但江知安却在这个时间里在国外学习,师出名门,站在台上的那份傲慢又自信的气度,是踩着她的肩膀得到的。如果她不是被放弃的那一个,如今熠熠生辉的那一个,是不是她?他们这个结束之后,景明建筑的人登场。意外的是,晏谨之亲自上的。他作为公司老总,亲自宣讲他的项目,倒是让沈书砚十分意外。不过等晏谨之开口,她就明白他为什么要亲自上了。晏谨之说:“我很小的时候,就住在城中区……”这个人在卖情怀。他的这番情怀让规划局那边的人,十分欣赏。他最后说:“……宋城不缺高楼大厦,也不缺千篇一律的豪华商场,缺的是传承宋城文化的途径。我们八百米画廊的墙绘艺术家沈书砚女士,将会把宋城千百年来的历史,一一绘上。”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会议厅的最后一排。那瞬间,百十来道目光齐齐向沈书砚投来。沈书砚在短暂的惊慌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露出公式化的微笑,从椅子上站起来,露了个脸。她看到了江知安投来的嗤笑目光,笑她不自量力。也看到了贺山南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晏谨之收尾结束,径直走向沈书砚,第一排的评委席将会采取不记名投票,现场出结果。等晏谨之坐下,沈书砚沉着声音跟他说:“你知道我一开始为什么不愿意跟你合作吗?”“我人来疯。”晏谨之倒是挺清楚。沈书砚这会儿已经完全上了贼船,“你最好赢。”“果然要逼你一把,你才会希望我赢。”说完,他忽然凑近沈书砚。椅子的空间就那么大,沈书砚退无可退,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青柠味须后水的味道。他凝视着沈书砚,那双桃花眼里多少含着几分情愫。“沈小姐,我要是帮你赢了,你打算怎么感谢我?”沈书砚上手想把他推开,手刚放在他肩膀上,就被他扣住。从远处看来,就像是两个人不管不顾地在会议厅最后一排,亲了起来。沈书砚将他推开的时候,目光与贺山南的撞上。后者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这诡异的气氛被组委会的老师打断。那人拿着结果上了台,宣布最终的结果。“本次竞标,获胜的公司得到十票。”一共十五个评委,这家公司得到半数以上的票数,相当于碾压了。贺氏那边的人已经跃跃欲试要庆祝。宣布结果的那位领导,却看向了晏谨之这边:“那就是——景明建筑。”沈书砚看到江知安有要站起来欢呼的举动,但在听到景明建筑之后,猛地转头看向沈书砚。眼里是不甘,是愤怒,是憎恨。这个结果出乎了沈书砚的意料,但看到江知安那表情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下一秒,就被激动的晏谨之抱了起来!余光里,她看到贺山南起身离开会议厅,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在线试读

第19章

贺山南没看到沈书砚,就跟他们团队进了会议厅。

她也就匆匆撇了贺山南一眼,看更多的,是江知安。

江知安今天神采飞扬,一副势在必得拿下项目的样子,保不齐回头她还真的得喊她一声“江小姐”。

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晏谨之挡住了她的去路。

男人笑得春风满面,“沈小姐,你说咱们这算不算缘分?”

他那自信的表情好像已经内定拿下项目一样。

可如果贺山南不是对这个项目百分百笃定的话,他肯定不会亲自来。

难道来丢脸吗?

她往后退了半步,“很牵强。”

晏谨之眼眉含笑,说“我还是把八百米画廊部分保留,不用你真名,用你艺名。这样就算我真输给贺山南,他也并不会知道里面这个墙绘艺术家是你。但拿下了,我会公布你的名字。”

沈书砚迟疑片刻,不确定地问“你这么有把握?”

“八、九成吧。”晏谨之话里保守,但表情很放松。

“好。”沈书砚觉得这样的话,自己也不亏。

她不想明目张胆地与贺山南为敌,没那个实力。

退一万步来说,晏谨之真要赢了,她先前也明确告知过贺山南她是为了击败江知安。

晏谨之啧了一声,“沈小姐,便宜都让你占了,我还心甘情愿。你说我是不是欠你的?”

“各取所需,我知道晏先生你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真要拿下项目,项目里还有贺山南前妻的助力,你这直接让他面子扫地。”

晏谨之不置可否,“他刚离婚就恋爱再婚,你不打算讨回点面子吗?我这是在帮你啊。”

“我谢谢你。”

“不用谢,但我就想告诉你。三年前拿一千万买你的人,不是我,我就是奉命行事而已。”

沈书砚眉心一拧,“谁的命?”

“不重要了,我都解决了。”

沈书砚猜不准晏谨之这话是托词,还是真有其他人要买她。

但她知道的是,是沈策安卖了她把钱给了江知安母女,她要不是撞上了贺山南的车,那些人那天晚上就把她抓走了。

沈书砚悄无声息地进了会议厅,坐在最角落的地方听这场公开竞标会。

贺氏的项目是江知安主讲,她从容淡定地站在台上,介绍着她PPT里华丽的项目。

背靠贺氏的支持,她的项目得到了评委点头称赞。

江知安讲完之后,先前演讲过自己项目的几家公司,直接垂头丧气。

沈书砚心里头其实挺难受的,她暂停学业,整日奔波于金钱之中。

但江知安却在这个时间里在国外学习,师出名门,站在台上的那份傲慢又自信的气度,是踩着她的肩膀得到的。

如果她不是被放弃的那一个,如今熠熠生辉的那一个,是不是她?

他们这个结束之后,景明建筑的人登场。

意外的是,晏谨之亲自上的。

他作为公司老总,亲自宣讲他的项目,倒是让沈书砚十分意外。

不过等晏谨之开口,她就明白他为什么要亲自上了。

晏谨之说“我很小的时候,就住在城中区……”

这个人在卖情怀。

他的这番情怀让规划局那边的人,十分欣赏。

他最后说“……宋城不缺高楼大厦,也不缺千篇一律的豪华商场,缺的是传承宋城文化的途径。我们八百米画廊的墙绘艺术家沈书砚女士,将会把宋城千百年来的历史,一一绘上。”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会议厅的最后一排。

那瞬间,百十来道目光齐齐向沈书砚投来。

沈书砚在短暂的惊慌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露出公式化的微笑,从椅子上站起来,露了个脸。

她看到了江知安投来的嗤笑目光,笑她不自量力。

也看到了贺山南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

晏谨之收尾结束,径直走向沈书砚,第一排的评委席将会采取不记名投票,现场出结果。

等晏谨之坐下,沈书砚沉着声音跟他说“你知道我一开始为什么不愿意跟你合作吗?”

“我人来疯。”晏谨之倒是挺清楚。

沈书砚这会儿已经完全上了贼船,“你最好赢。”

“果然要逼你一把,你才会希望我赢。”

说完,他忽然凑近沈书砚。

椅子的空间就那么大,沈书砚退无可退,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青柠味须后水的味道。

他凝视着沈书砚,那双桃花眼里多少含着几分情愫。

“沈小姐,我要是帮你赢了,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沈书砚上手想把他推开,手刚放在他肩膀上,就被他扣住。

从远处看来,就像是两个人不管不顾地在会议厅最后一排,亲了起来。

沈书砚将他推开的时候,目光与贺山南的撞上。

后者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诡异的气氛被组委会的老师打断。

那人拿着结果上了台,宣布最终的结果。

“本次竞标,获胜的公司得到十票。”

一共十五个评委,这家公司得到半数以上的票数,相当于碾压了。

贺氏那边的人已经跃跃欲试要庆祝。

宣布结果的那位领导,却看向了晏谨之这边“那就是——景明建筑。”

沈书砚看到江知安有要站起来欢呼的举动,但在听到景明建筑之后,猛地转头看向沈书砚。

眼里是不甘,是愤怒,是憎恨。

这个结果出乎了沈书砚的意料,但看到江知安那表情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

下一秒,就被激动的晏谨之抱了起来!

余光里,她看到贺山南起身离开会议厅,看都没再看她一眼。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