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似是而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似是而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025章 黛 试读

2023-01-13 15:13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似是而非》,由网络作家“根号桑”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乔以笙陆闯,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创可贴。郑洋的脑海中几乎是第一时间浮现曾经在乔以笙公寓小区的外面,隔着车窗看到的车里坐在陆闯身上的那个女人。彼时他莫名觉得那个女人的轮廓有点熟悉,现在似乎也得到了解释。乔以笙转回头来时,郑洋迅速收敛内心刹那间的震动外现在脸上的神色,堆砌起平日的柔和笑容:“宝贝,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乔以笙只是觉得他的表情略显僵硬,并未意识到其他。闻言她没掩饰自己的不满:“影响不太好。别的同事如果有家属来找,一般也不进来办公室里。你之前来接我,不也都在外面等的?”“就是因为每次都在外面等,和你的很多同事没打过招呼,我今天才进去送奶茶的。也想着给你一个惊喜。”解释完,郑洋认错态度良好,“是我考虑不周,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乔以笙不再多言。等郑洋送她去和欧鸥碰到面,乔以笙才有了个能吐苦水的对象,一箩筐地将自己的憋屈往外倒。她的重点是郑洋对她展开的捉奸行动,欧鸥的重点则落在她轻描淡写带过去的一句话:“你又和陆闯一起了?”“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了。”乔以笙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聊。接下来两天,欧鸥应她的要求每晚和她一起住,毕竟乔以笙要在郑洋面前圆谎。大概因为有欧鸥,乔以笙没再发现郑洋的跟踪,甚至郑洋没继续到事务所接她下班。当然,乔以笙找欧鸥过来另有一个目的,便是防陆闯。不知是她的手段起了效果,还是陆闯信守承诺,终归陆闯没再擅闯民宅骚扰她。直至迎来周六,陆闯订婚。周六傍晚,郑洋来接乔以笙。乔以笙坐进副驾,瞥一眼空空如也的后座:“为什么没看见阿哲?”“他今天坐陈老三的车。”“怎么坐陈老三的车?”“听你的语气好像阿哲不能坐陈老三的车?”“就是觉得你和阿哲最形影不离,他从来都是坐你的车,今天不坐,谁都会奇怪吧。”乔以笙心里愈发感到好笑,许哲这是真的受刺激开始拿她当情敌了?看来郑洋没跟许哲解释清楚最近总来找她的原因。面子大过天是吗?对许哲也难以启齿他头顶冒绿光的羞辱?呵。半个小时后,两人抵达宜丰庄园。宜丰庄园是陆家在霖舟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的高端休闲度假区,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庄。乔以笙第一次来是在大三,东西两个庄刚刚竣工,陆闯过生日,做东请客,她以郑洋女朋友的身份一起出席,成为庄园的第一批客人。前两年南北两个庄也竣工后,宜丰庄园成为霖舟标志性的建筑之一,乔以笙又以建筑生的身份和同学们数次来实地观摩过。去年乔以笙参加事务所的团建,所长也是慷慨地组织大家来的宜丰庄园。今晚陆闯举办订婚宴的南庄,是一直以来不对外开放的陆家的私人区域,一般用作陆家开家宴。郑洋也只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来是三年前陆闯的哥哥陆昉结婚,由于陆昉的朋友不多,所以郑洋和陈老三他们被陆闯找来给陆昉撑排面。乔以笙随郑洋下车时,陈老三载着许哲也刚刚开进南庄的这个停车场,开的恰恰是某辆眼熟的湖蓝色布加迪威龙。郑洋问:“这不是闯子的新车?”陈老三说:“不是啊,好像是他那天急用,跟他表弟临时借的。估计又偷偷和人飙车去了,把他表弟这车整得乱七八糟,开完后直接拉进场子里维护。一早他打电话交待我今天帮忙从场子里开出来,等下还给他表弟。”跟在陈老三后面下车的许哲,第一眼落在穿着黛色丝绒长裙的乔以笙身上,问候道:“嫂子今天很漂亮。”乔以笙怎么听怎么觉得阴阳怪气,面色如常地抿唇微微笑:“谢谢。”陈老三纠正许哲:“明明应该是,嫂子今天又比之前更漂亮了。”乔以笙揶揄:“不愧是已经有老婆的人了,被调教得嘴巴又比之前更甜了。”陈老三转头看郑洋:“洋哥,听见没?嫂子暗示你嘴巴不够甜,得向我学习。”郑洋笑笑:“懂了。”乔以笙即刻捕捉到走在边缘的许哲越过陈老三沉默地投来视线一抹不善的目光。也是这时候,两个女人忽然走来乔以笙跟前:“就是你这个婊子勾引陆闯?”

在线试读

第025章 黛

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创可贴。

郑洋的脑海中几乎是第一时间浮现曾经在乔以笙公寓小区的外面,隔着车窗看到的车里坐在陆闯身上的那个女人。

彼时他莫名觉得那个女人的轮廓有点熟悉,现在似乎也得到了解释。

乔以笙转回头来时,郑洋迅速收敛内心刹那间的震动外现在脸上的神色,堆砌起平日的柔和笑容“宝贝,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乔以笙只是觉得他的表情略显僵硬,并未意识到其他。闻言她没掩饰自己的不满“影响不太好。别的同事如果有家属来找,一般也不进来办公室里。你之前来接我,不也都在外面等的?”

“就是因为每次都在外面等,和你的很多同事没打过招呼,我今天才进去送奶茶的。也想着给你一个惊喜。”解释完,郑洋认错态度良好,“是我考虑不周,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乔以笙不再多言。

等郑洋送她去和欧鸥碰到面,乔以笙才有了个能吐苦水的对象,一箩筐地将自己的憋屈往外倒。

她的重点是郑洋对她展开的捉奸行动,欧鸥的重点则落在她轻描淡写带过去的一句话“你又和陆闯一起了?”

“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了。”乔以笙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聊。

接下来两天,欧鸥应她的要求每晚和她一起住,毕竟乔以笙要在郑洋面前圆谎。

大概因为有欧鸥,乔以笙没再发现郑洋的跟踪,甚至郑洋没继续到事务所接她下班。

当然,乔以笙找欧鸥过来另有一个目的,便是防陆闯。

不知是她的手段起了效果,还是陆闯信守承诺,终归陆闯没再擅闯民宅骚扰她。

直至迎来周六,陆闯订婚。

周六傍晚,郑洋来接乔以笙。

乔以笙坐进副驾,瞥一眼空空如也的后座“为什么没看见阿哲?”

“他今天坐陈老三的车。”

“怎么坐陈老三的车?”

“听你的语气好像阿哲不能坐陈老三的车?”

“就是觉得你和阿哲最形影不离,他从来都是坐你的车,今天不坐,谁都会奇怪吧。”乔以笙心里愈发感到好笑,许哲这是真的受刺激开始拿她当情敌了?

看来郑洋没跟许哲解释清楚最近总来找她的原因。面子大过天是吗?对许哲也难以启齿他头顶冒绿光的羞辱?呵。

半个小时后,两人抵达宜丰庄园。

宜丰庄园是陆家在霖舟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的高端休闲度假区,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庄。

乔以笙第一次来是在大三,东西两个庄刚刚竣工,陆闯过生日,做东请客,她以郑洋女朋友的身份一起出席,成为庄园的第一批客人。

前两年南北两个庄也竣工后,宜丰庄园成为霖舟标志性的建筑之一,乔以笙又以建筑生的身份和同学们数次来实地观摩过。

去年乔以笙参加事务所的团建,所长也是慷慨地组织大家来的宜丰庄园。

今晚陆闯举办订婚宴的南庄,是一直以来不对外开放的陆家的私人区域,一般用作陆家开家宴。

郑洋也只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来是三年前陆闯的哥哥陆昉结婚,由于陆昉的朋友不多,所以郑洋和陈老三他们被陆闯找来给陆昉撑排面。

乔以笙随郑洋下车时,陈老三载着许哲也刚刚开进南庄的这个停车场,开的恰恰是某辆眼熟的湖蓝色布加迪威龙。

郑洋问“这不是闯子的新车?”

陈老三说“不是啊,好像是他那天急用,跟他表弟临时借的。估计又偷偷和人飙车去了,把他表弟这车整得乱七八糟,开完后直接拉进场子里维护。一早他打电话交待我今天帮忙从场子里开出来,等下还给他表弟。”

跟在陈老三后面下车的许哲,第一眼落在穿着黛色丝绒长裙的乔以笙身上,问候道“嫂子今天很漂亮。”

乔以笙怎么听怎么觉得阴阳怪气,面色如常地抿唇微微笑“谢谢。”

陈老三纠正许哲“明明应该是,嫂子今天又比之前更漂亮了。”

乔以笙揶揄“不愧是已经有老婆的人了,被调教得嘴巴又比之前更甜了。”

陈老三转头看郑洋“洋哥,听见没?嫂子暗示你嘴巴不够甜,得向我学习。”

郑洋笑笑“懂了。”

乔以笙即刻捕捉到走在边缘的许哲越过陈老三沉默地投来视线一抹不善的目光。

也是这时候,两个女人忽然走来乔以笙跟前“就是你这个婊子勾引陆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