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已完结小说_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火爆小说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已完结小说_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火爆小说 第013章 橙 试读

2023-01-13 15:09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根号桑”的倾心著作,乔以笙陆闯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乔以笙下意识舔了舔唇,借着酒劲装糊涂,扶着额,靠住陆闯的肩膀:“鸥鸥,我头好晕好疼……刚刚那是什么酒……”陆闯盯着她酡红的脸蛋,哼笑一声,打电话让代驾来开车。听闻交待给代驾的地址是她的住所,多半要送她回家,乔以笙对陆闯稍稍改观。算他有绅士风度。逃过一劫,她心安,身体随之放松,感觉陆闯的肩膀很舒服,不由自主又捱近些。结果乔以笙真给睡过去了。陆闯被她不停作响的手机吵得烦躁,推了她一下,没推醒她,便捡起她掉落在座椅底下的包。取出她的手机,他瞥一眼来电显示,划过接听键:“喂。”“乔——”与他同时出声的欧鸥辨认出陆闯的音色,“你和乔乔在一起?”陆闯:“嗯。”欧鸥:“你们在忙?”陆闯:“嗯。”欧鸥:“那没事了。你们忙得愉快。”通话挂断。陆闯准备将乔以笙的手机塞回她的包里,看到了乔以笙的手机屏保。稚气未脱的十七八岁的乔以笙和一对中年夫妇的合影。是乔以笙已经过世的父母。陆闯认得。亮光熄灭,黑掉的屏幕反射出他眼底的深沉墨色,叫人窥不到半分情绪。乔以笙这时候从他的肩膀下滑。陆闯皱眉,宽大的手掌堪堪于半空托住她的脑袋。-明明睡得很沉,可车子一停,乔以笙就有所察觉地醒了。但醒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枕在什么地方,很好睡,好睡得她不禁埋脸蹭了蹭,蹭到鼓囊囊的一团。乔以笙狐疑地让开脸,还是没反应过来,伸出手指打算再戳一戳。她的手迅速被人捉住。乔以笙的视线缓缓上移,先是看见眼熟的皮带,然后掠过隔着衣服布帛也能感觉到很有料的男性身躯,最后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眼。半刻,乔以笙迟钝又飘忽的思绪回拢少许,半点不尴尬地从陆闯的大腿上慢吞吞爬起来,揉了揉还在一阵一阵疼着的太阳穴,与他道别:“谢谢。”推开车门,她下车。外套落在夜店的卡座里,现在只着单薄的打底衫,冷风一吹她直打颤。陆闯也下车:“你的包。”乔以笙踉踉跄跄转身,哆哆嗦嗦地薅回。陆闯在她伸手的一瞬拽了她一把,她猛地扑进他坚硬的胸膛,撞得她鼻子有点疼。而紧接着她身上一暖——陆闯把他的外套给她披上了。撑着他的手臂稳住身形,乔以笙仰着脸注视他。她的长相属于老式胶片的那种复古美,不加任何修饰便有独特的辨识度,加了修饰也不艳俗。她的眼尾天生自然上翘,显得她看谁好像都在微微笑,此时真的笑起来,在橙黄光线的加持下更是流沔生辉:“谢谢。”乔以笙不客气地拉紧外套,朝小区里走。发现陆闯跟着,她回头,不是很高兴地轻轻蹙起眉:“你干什么?”“你冷我就不冷?“陆闯刚从裤兜里摸出烟盒取了一支烟低头吸燃,“外套只借你穿到楼道里。”“呵,小气鬼。”乔以笙的嗓子谙一分懒懒的鼻音,继续走自己的路。路灯恰好将陆闯的影子从后往前拉得长长的,打在她的脚底,她不偏不离地一步一步踩着。乖乖女倒连醉酒的时候都挺乖,只玩心比平时重了些,不像其他醉鬼撒泼行凶丑态百出。陆闯瞧得玩味,某些久远的零碎记忆稍纵即逝。忽然乔以笙折返到他面前,又很不高兴地指着他的鼻子问:“你、你走路怎么歪歪扭扭的?难道你也不直吗?”陆闯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时,她已经重新和他拉开距离,踩着他的影子颐指气使道:“不许歪歪扭扭!走直线!要很直很直!”“真给我服气的。”陆闯黑着脸呵一声,用力把烟戳到路边的垃圾桶上碾灭。旋即陆闯迈开大步,三两下来到乔以笙身边,拖着她加快速度,制止了她再慢悠悠踩影子的无聊行径。乔以笙罕见地不挣扎也不闹,任由他拖她进楼道,她才甩掉陆闯的手,脱了他的外套,很没好气地丢到地上:“还你。”陆闯冷笑着捡起来,拍拍灰尘:“你是不是还少我一件衬衣?”乔以笙扭头就上楼。她在事务所附近租的这套单身公寓是老小区,一共仅六层楼,没有电梯,她住五楼,得自己爬楼梯。乔以笙几乎爬一层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脚步还特别不稳,陆闯跟在后面,数次觉得她要滚下楼。但最后她还是一次没滚,顺利抵达楼层了。倚靠着门,乔以笙掏她的包,掏着掏着她跟自己生起气,一股脑将包里的东西倒出来在地面,她蹲下身找钥匙。陆闯双手抱臂居高临下,欣赏她解低了纽扣的衣服从此刻的角度展露的无限风光。很快他发现乔以笙一动不动的,而地面滴落了一颗又一颗的水渍。陆闯拧起眉,也蹲下身,手指刚捏住她的下巴,乔以笙直接往前栽进他怀里,哭出声。“鸥鸥,钥匙好像丢了,我找不到钥匙。”“……”陆闯抬起她的脸,“又装不认得我?”乔以笙近距离盯着他,轻轻打了个酒嗝:“鸥、鸥鸥,你怎么变样了?”陆闯:“……”“鸥鸥,我的钥匙丢了,进不去家里,怎么办……”乔以笙迷迷瞪瞪地搂住他的脖子,眼泪全蹭在他的衣服上。蹲得太久,脚发酸,她想直接坐地上。陆闯及时箍住她的腰,薅着她一块起身:“找借口去我家吗?”这时有东西从他的外套口袋掉出来。恰恰是一串钥匙。不难猜测,是她之前穿着他的外套那会儿顺手塞进去的,但她忘记了。然而乔以笙见状指着他的鼻子说:“原来被你偷了。”陆闯警告:“再指着我的鼻子,我咬断你的手指。”乔以笙应声定住了似的,连睫毛都不眨一下。陆闯弯腰捡起钥匙,重新站直身子后,乔以笙的唇突然啄了啄他的鼻尖:“很挺。”她的表情生动又纯粹:“鸥鸥说过,鼻子挺的男人活好。”陆闯微抿的嘴角勾一丝笑:“就当你在邀请我今晚留下来过夜,让你重新验证一次。”用钥匙打开锁,他吻着她进了门。

在线试读

第013章 橙

乔以笙下意识舔了舔唇,借着酒劲装糊涂,扶着额,靠住陆闯的肩膀“鸥鸥,我头好晕好疼……刚刚那是什么酒……”

陆闯盯着她酡红的脸蛋,哼笑一声,打电话让代驾来开车。

听闻交待给代驾的地址是她的住所,多半要送她回家,乔以笙对陆闯稍稍改观。

算他有绅士风度。

逃过一劫,她心安,身体随之放松,感觉陆闯的肩膀很舒服,不由自主又捱近些。

结果乔以笙真给睡过去了。

陆闯被她不停作响的手机吵得烦躁,推了她一下,没推醒她,便捡起她掉落在座椅底下的包。

取出她的手机,他瞥一眼来电显示,划过接听键“喂。”

“乔——”与他同时出声的欧鸥辨认出陆闯的音色,“你和乔乔在一起?”

陆闯“嗯。”

欧鸥“你们在忙?”

陆闯“嗯。”

欧鸥“那没事了。你们忙得愉快。”

通话挂断。

陆闯准备将乔以笙的手机塞回她的包里,看到了乔以笙的手机屏保。

稚气未脱的十七八岁的乔以笙和一对中年夫妇的合影。

是乔以笙已经过世的父母。陆闯认得。

亮光熄灭,黑掉的屏幕反射出他眼底的深沉墨色,叫人窥不到半分情绪。

乔以笙这时候从他的肩膀下滑。

陆闯皱眉,宽大的手掌堪堪于半空托住她的脑袋。

明明睡得很沉,可车子一停,乔以笙就有所察觉地醒了。

但醒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枕在什么地方,很好睡,好睡得她不禁埋脸蹭了蹭,蹭到鼓囊囊的一团。

乔以笙狐疑地让开脸,还是没反应过来,伸出手指打算再戳一戳。

她的手迅速被人捉住。

乔以笙的视线缓缓上移,先是看见眼熟的皮带,然后掠过隔着衣服布帛也能感觉到很有料的男性身躯,最后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眼。

半刻,乔以笙迟钝又飘忽的思绪回拢少许,半点不尴尬地从陆闯的大腿上慢吞吞爬起来,揉了揉还在一阵一阵疼着的太阳穴,与他道别“谢谢。”

推开车门,她下车。

外套落在夜店的卡座里,现在只着单薄的打底衫,冷风一吹她直打颤。

陆闯也下车“你的包。”

乔以笙踉踉跄跄转身,哆哆嗦嗦地薅回。

陆闯在她伸手的一瞬拽了她一把,她猛地扑进他坚硬的胸膛,撞得她鼻子有点疼。

而紧接着她身上一暖——陆闯把他的外套给她披上了。

撑着他的手臂稳住身形,乔以笙仰着脸注视他。

她的长相属于老式胶片的那种复古美,不加任何修饰便有独特的辨识度,加了修饰也不艳俗。

她的眼尾天生自然上翘,显得她看谁好像都在微微笑,此时真的笑起来,在橙黄光线的加持下更是流沔生辉“谢谢。”

乔以笙不客气地拉紧外套,朝小区里走。

发现陆闯跟着,她回头,不是很高兴地轻轻蹙起眉“你干什么?”

“你冷我就不冷?“陆闯刚从裤兜里摸出烟盒取了一支烟低头吸燃,“外套只借你穿到楼道里。”

“呵,小气鬼。”乔以笙的嗓子谙一分懒懒的鼻音,继续走自己的路。

路灯恰好将陆闯的影子从后往前拉得长长的,打在她的脚底,她不偏不离地一步一步踩着。

乖乖女倒连醉酒的时候都挺乖,只玩心比平时重了些,不像其他醉鬼撒泼行凶丑态百出。陆闯瞧得玩味,某些久远的零碎记忆稍纵即逝。

忽然乔以笙折返到他面前,又很不高兴地指着他的鼻子问“你、你走路怎么歪歪扭扭的?难道你也不直吗?”

陆闯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时,她已经重新和他拉开距离,踩着他的影子颐指气使道“不许歪歪扭扭!走直线!要很直很直!”

“真给我服气的。”陆闯黑着脸呵一声,用力把烟戳到路边的垃圾桶上碾灭。

旋即陆闯迈开大步,三两下来到乔以笙身边,拖着她加快速度,制止了她再慢悠悠踩影子的无聊行径。

乔以笙罕见地不挣扎也不闹,任由他拖她进楼道,她才甩掉陆闯的手,脱了他的外套,很没好气地丢到地上“还你。”

陆闯冷笑着捡起来,拍拍灰尘“你是不是还少我一件衬衣?”

乔以笙扭头就上楼。

她在事务所附近租的这套单身公寓是老小区,一共仅六层楼,没有电梯,她住五楼,得自己爬楼梯。

乔以笙几乎爬一层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脚步还特别不稳,陆闯跟在后面,数次觉得她要滚下楼。

但最后她还是一次没滚,顺利抵达楼层了。

倚靠着门,乔以笙掏她的包,掏着掏着她跟自己生起气,一股脑将包里的东西倒出来在地面,她蹲下身找钥匙。

陆闯双手抱臂居高临下,欣赏她解低了纽扣的衣服从此刻的角度展露的无限风光。

很快他发现乔以笙一动不动的,而地面滴落了一颗又一颗的水渍。

陆闯拧起眉,也蹲下身,手指刚捏住她的下巴,乔以笙直接往前栽进他怀里,哭出声。

“鸥鸥,钥匙好像丢了,我找不到钥匙。”

“……”陆闯抬起她的脸,“又装不认得我?”

乔以笙近距离盯着他,轻轻打了个酒嗝“鸥、鸥鸥,你怎么变样了?”

陆闯“……”

“鸥鸥,我的钥匙丢了,进不去家里,怎么办……”乔以笙迷迷瞪瞪地搂住他的脖子,眼泪全蹭在他的衣服上。

蹲得太久,脚发酸,她想直接坐地上。

陆闯及时箍住她的腰,薅着她一块起身“找借口去我家吗?”

这时有东西从他的外套口袋掉出来。

恰恰是一串钥匙。

不难猜测,是她之前穿着他的外套那会儿顺手塞进去的,但她忘记了。

然而乔以笙见状指着他的鼻子说“原来被你偷了。”

陆闯警告“再指着我的鼻子,我咬断你的手指。”

乔以笙应声定住了似的,连睫毛都不眨一下。

陆闯弯腰捡起钥匙,重新站直身子后,乔以笙的唇突然啄了啄他的鼻尖“很挺。”

她的表情生动又纯粹“鸥鸥说过,鼻子挺的男人活好。”

陆闯微抿的嘴角勾一丝笑“就当你在邀请我今晚留下来过夜,让你重新验证一次。”

用钥匙打开锁,他吻着她进了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