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完结版阅读_乔以笙陆闯完结版在线阅读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完结版阅读_乔以笙陆闯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007章 白 试读

2023-01-13 15:05 作者:根号桑
  •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乔以笙陆闯,讲述了​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似是而非》,讲述主角乔以笙陆闯的甜蜜故事,作者“根号桑”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陆闯根本没理她,依旧我行我素。乔以笙顶着虚弱发白的脸,不得不自己闭上眼睛,以减弱恶心感,脑海中挥散不去不久前陆闯在即将撞上她时精准刹车的画面。她的膝盖只需往前倾一毫米,就能碰到车头。也是她距离死亡的距离。到现在她还处于虚浮的晕眩之中。那之后吓哭的人变成了另外两位美女,因为红黄两辆车的车主要赢陆闯,只剩撞到人。两位车主是狠得下心的,可两位美女都在车子朝她们冲去的最终关头躲开了。而根据比赛规则,女伴如果没胆量地躲开了,也等于开车的人输。乔以笙自知彼时她没躲开不是因为有胆量,只是被恐惧支配了身体,完全无法反应。“哭了?”熟悉的轻嘲入耳。乔以笙往自己这一侧的车窗偏头,躲避陆闯的视线,深深吸一口气,将眼睛里的水汽强行憋回去,才睁开眼。车子停在路边,是她公寓楼下的街道。乔以笙二话不说解掉身上的安全带,拎起自己的包就要推开车门。陆闯捉住她的手腕拽她回椅座,朝他那一侧的车窗外面轻轻点了点下巴。乔以笙望过去,看见了不远处的郑洋。她连忙低矮身体,翻出包里的手机,发现郑洋原来打过好几通电话。陆闯忽然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似很怜惜她:“女人哭我可受不了。既然你有乖乖听话帮我赢了比赛,我就给你点补偿。”-湖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过分醒目,它刚一开来,郑洋就注意到了。而它停在路边不久,车身以某种频率颤动,郑洋更是多瞧了两眼,心知肚明车里的人正在干什么。乔以笙所住的单元黑灯瞎火,人应该还没回来,但手机始终无人接听,郑洋很难不担心。又尝试拨了两通,仍旧无果,郑洋准备到留白建筑事务所看看她是不是在加班。这时,布加迪威龙驾驶座的车窗敞开一半,路灯照出车主半明半暗的脸。“闯子?”郑洋意外,上前和他打招呼,“原来是你的车。新买的啊?”走近便见陆闯身上还坐着个女人,牢牢圈住陆闯的脖子,脸埋于陆闯的颈侧,盖着陆闯宽大的外套。车内没开灯,光线昏暗之下遮得挺严实,仅露着后颈的一小片雪白皮肤,贴着枚创可贴。但郑洋还是有点尴尬:“算了,你先忙。”陆闯反倒没事人似的与他聊起来:“你怎么在这里?”“找以笙。”郑洋往居民楼指了指,“她住上面。”“这么巧啊。”陆闯拖长的尾音显得饶有意味。郑洋反问:“你怎么也在这里?”“不够明显吗?”陆闯动了动,怀里女人的身体跟着颤了颤,似有若无传出暧媚的低响。郑洋没有旁观人办事的癖好,失笑道:“你继续,我要去以笙的工作单位。”陆闯又喊住他:“你和许哲打算一直这样下去?”郑洋的身形一顿,而后以满脸不明所以的神色狐疑:“我和阿哲怎么了?”陆闯漠然的黑眸比往常愈发沉冷:“没什么。祝你和乔以笙百年好合,永结同心。”郑洋笑笑:“会的。我和你们嫂子感情很好。你也知道当年我有多么不容易才追到她,一辈子对她好,是我的承诺。”陆闯的瞳仁深处浮一丝嘲讽,关上车窗。怀里的女人不比方才抗拒,反而主动亲吻他的耳朵。“……”郑洋驱车离开,从布加迪威龙旁边经过,看到车身动得比先前厉害,一只女人的细白小巧的手掌按在因水雾蒸腾而模糊的玻璃上。眼前莫名闪过刚刚那女人的轮廓,郑洋后知后察地感觉有点熟悉。-汗黏在身上很难受。车内糜迷的气味也不好闻。乔以笙做完就穿衣服,想回家洗澡。陆闯反倒有意见:“急着去投胎?”乔以笙侧眸觑一眼他抽着事后烟的餍足模样:“你这不是套子都有现成的,不够的话,可以去赶你的下一场。”袅袅的烟雾后,车内幽暗的光线与陆闯英挺的五官融合,投落阴翳的影子:“现在嫌我脏,是不是太迟了?”

在线试读

第007章 白

月色黯淡,窗外的霓虹在车子的急速行驶之下化作两条彩色的溪流。

乔以笙又有点晕车,忍不住出声“慢点。”

嗓音是惊魂未定的恹恹。

陆闯瞥她一下“确定要慢点?”

乔以笙闻言耳根不禁发烫。因为这恰恰是前天晚上在酒店客房的床上,他们的其中两句对话。

她恼羞成怒“我让你车速放慢点,否则我吐你车上。”

比赛不都20结束了,他有必要开这么快?而且现在已经回到市中心路段。

陆闯根本没理她,依旧我行我素。

乔以笙顶着虚弱发白的脸,不得不自己闭上眼睛,以减弱恶心感,脑海中挥散不去不久前陆闯在即将撞上她时精准刹车的画面。

她的膝盖只需往前倾一毫米,就能碰到车头。

也是她距离死亡的距离。

到现在她还处于虚浮的晕眩之中。

那之后吓哭的人变成了另外两位美女,因为红黄两辆车的车主要赢陆闯,只剩撞到人。

两位车主是狠得下心的,可两位美女都在车子朝她们冲去的最终关头躲开了。而根据比赛规则,女伴如果没胆量地躲开了,也等于开车的人输。

乔以笙自知彼时她没躲开不是因为有胆量,只是被恐惧支配了身体,完全无法反应。

“哭了?”

熟悉的轻嘲入耳。

乔以笙往自己这一侧的车窗偏头,躲避陆闯的视线,深深吸一口气,将眼睛里的水汽强行憋回去,才睁开眼。

车子停在路边,是她公寓楼下的街道。

乔以笙二话不说解掉身上的安全带,拎起自己的包就要推开车门。

陆闯捉住她的手腕拽她回椅座,朝他那一侧的车窗外面轻轻点了点下巴。

乔以笙望过去,看见了不远处的郑洋。

她连忙低矮身体,翻出包里的手机,发现郑洋原来打过好几通电话。

陆闯忽然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似很怜惜她“女人哭我可受不了。既然你有乖乖听话帮我赢了比赛,我就给你点补偿。”

湖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过分醒目,它刚一开来,郑洋就注意到了。

而它停在路边不久,车身以某种频率颤动,郑洋更是多瞧了两眼,心知肚明车里的人正在干什么。

乔以笙所住的单元黑灯瞎火,人应该还没回来,但手机始终无人接听,郑洋很难不担心。

又尝试拨了两通,仍旧无果,郑洋准备到留白建筑事务所看看她是不是在加班。

这时,布加迪威龙驾驶座的车窗敞开一半,路灯照出车主半明半暗的脸。

“闯子?”郑洋意外,上前和他打招呼,“原来是你的车。新买的啊?”

走近便见陆闯身上还坐着个女人,牢牢圈住陆闯的脖子,脸埋于陆闯的颈侧,盖着陆闯宽大的外套。

车内没开灯,光线昏暗之下遮得挺严实,仅露着后颈的一小片雪白皮肤,贴着枚创可贴。

但郑洋还是有点尴尬“算了,你先忙。”

陆闯反倒没事人似的与他聊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找以笙。”郑洋往居民楼指了指,“她住上面。”

“这么巧啊。”陆闯拖长的尾音显得饶有意味。

郑洋反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不够明显吗?”陆闯动了动,怀里女人的身体跟着颤了颤,似有若无传出暧媚的低响。

郑洋没有旁观人办事的癖好,失笑道“你继续,我要去以笙的工作单位。”

陆闯又喊住他“你和许哲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郑洋的身形一顿,而后以满脸不明所以的神色狐疑“我和阿哲怎么了?”

陆闯漠然的黑眸比往常愈发沉冷“没什么。祝你和乔以笙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郑洋笑笑“会的。我和你们嫂子感情很好。你也知道当年我有多么不容易才追到她,一辈子对她好,是我的承诺。”

陆闯的瞳仁深处浮一丝嘲讽,关上车窗。

怀里的女人不比方才抗拒,反而主动亲吻他的耳朵。

“……”

郑洋驱车离开,从布加迪威龙旁边经过,看到车身动得比先前厉害,一只女人的细白小巧的手掌按在因水雾蒸腾而模糊的玻璃上。

眼前莫名闪过刚刚那女人的轮廓,郑洋后知后察地感觉有点熟悉。

汗黏在身上很难受。

车内糜迷的气味也不好闻。

乔以笙做完就穿衣服,想回家洗澡。

陆闯反倒有意见“急着去投胎?”

乔以笙侧眸觑一眼他抽着事后烟的餍足模样“你这不是套子都有现成的,不够的话,可以去赶你的下一场。”

袅袅的烟雾后,车内幽暗的光线与陆闯英挺的五官融合,投落阴翳的影子“现在嫌我脏,是不是太迟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