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玫瑰之上》司瑶刑珏_(玫瑰之上)全集在线阅读

《玫瑰之上》司瑶刑珏_(玫瑰之上)全集在线阅读 第15章 脉象滑 试读

2023-01-13 15:02 作者:咔咔哇咔
  • 玫瑰之上 玫瑰之上

    主角司瑶刑珏的现代言情小说《玫瑰之上》,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咔咔哇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刑柯的手落空了,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没说什么,跟着一群人进去等一众刑家的人都走过,司瑶和一群佣人走在最后面不时听见佣人窃窃私语,说怎么没看见刑珏前面刑老爷子顿了足,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向司瑶,眼底带了不悦:“阿珏呢?”司瑶笑道:“在忙公事,我现在去叫他”说罢顶着一群嬉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转身往外走早上起来时她听见刑珏打电话,语调温柔但是带了些不耐烦,像是被小白花缠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玫瑰之上》是知名作者“咔咔哇咔”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司瑶刑珏展开。全文精彩片段:刑柯走后,司瑶还是下了楼。刑老爷子亲口说让她教,再不情不愿也得忍。到楼下时阿霓沉着脸说要学茗茶。结果不过半小时,滚烫的茶水冲着司瑶手臂而来。没道歉,没不好意思,理所当然的说了句“今天学不了了”撞开她上楼。司瑶去厨房给手臂冲凉水。佣人凑上来,语气怜悯:“娇惯着长大的都是这性子,忍忍就过去了。”“上午心情还可以,这会怎么了?和刑珏闹矛盾?”佣人小声说:“刑少下楼那会拿了个领带,阿霓小姐要给他系,他没让,好像问了什么国外的男的,不太高兴的样子摔门走了。”“在你们面前?”得到佣人的点头,司瑶有些稀奇。刑珏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过多表露自己的情绪,这是她以前教的,刑珏学的很好,这些年也用的很好。最起码,司瑶是永远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冲了一会凉水,眼睛亮了些。看样子……刑阿霓在国外这两年玩的挺嗨啊。刑家的规矩……可是极其的男女不平等。只是不知道在刑珏那是不是男女不平等。晚上的时候司瑶心机的锁了门,却没睡着,因为刑阿霓一直在刑珏房间里大吵大闹,吵的对象是电话那头没回来的刑珏。隔天一切如初。阿霓却明显学不进去了,烦烦躁躁的找司瑶麻烦。司瑶面不改色的应付,晚上聚精会神的贴着门板听动静。刑珏还是没回来。金尊玉贵长大的千金小姐耐性已经压抑到了极致,对着手机吼:“刑珏,你会像个狗似的跪下来求我!”刑阿霓拎着行李摔门走了,动静闹的很大。佣人聚在司瑶门口问怎么办。“什么怎么办?”“这可是咱院子里住进来的第一个女主子。”年轻的佣人张嘴就来。年老的拽拽她,朝司瑶努努嘴。年轻有些恹恹的找补:“瑶瑶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没关系。”司瑶打断:“我的确不会是这地的女主人,整个青城人尽皆知。”自打刑阿霓改姓,圈子里打起了个赌,赌的是刑珏什么时候和司瑶分,和刑阿霓结。坐庄的是刑珏。压一个月的金额高达上千万。她和刑珏的婚约,以及刑阿霓改姓的事从之前的背地里议论现在已经闹到了明面上,闹到这么大,刑珏绝对不会打自己的脸,这个婚,他们结定了,自己只怕连个像样的解除婚约仪式都捞不到,最后便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司瑶留下一群接着说怎么办的佣人,关门睡觉。半夜十二点。司瑶手机响起。“来接我。”刑珏的声音。司瑶大姨妈来了,委婉拒绝。“K1。”对面撂下这句直接挂断。司瑶思考了一会,换衣服开车过去。到地方后,刑珏喝的比常日里多,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水汽很大,看不清理智与否。包厢里多了两个面熟的,瞧见司瑶打趣:“瑶瑶姐可真是个乖巧的,我家里要是有你这样的就好了。”刑珏顺着俩人的目光看向司瑶,明显不太清醒的冲司瑶勾勾手。司瑶应付完那俩个,朝前一步,下一秒刑珏长臂微伸,一把将她搂怀里。他怀里还有一个,两个挤在一起,女人膝盖撞到了司瑶的小腹。大姨妈来第一天尤其不舒服,司瑶捂着肚子呜咽一声。刑珏手劲骤然大了,一把推开那女人,半搂着司瑶朝旁边挤:“把个脉。”徐勉噗嗤一声笑了:“我的把脉功夫顶多是个半吊子,和我哥可没法比。”刑珏语调阴沉:“把。”场中气氛骤然便冷了。徐勉顿了顿,捏住刑珏强势拽过来的司瑶手臂。触上时顿了顿,都知道司瑶白,但这么白的还真是少见,尤其是白皮下带了些粉,还……滑。徐勉血气上头,触上几分,随后挑眉喃喃:“脉象滑……”司瑶不懂医理,将手抽回来推距离过近了些的刑珏:“你喝多了。”眼睛对上刑珏的眼睛时微微打了个寒颤。

在线试读

第15章 脉象滑

刑柯走后,司瑶还是下了楼。

刑老爷子亲口说让她教,再不情不愿也得忍。

到楼下时阿霓沉着脸说要学茗茶。

结果不过半小时,滚烫的茶水冲着司瑶手臂而来。

没道歉,没不好意思,理所当然的说了句“今天学不了了”撞开她上楼。

司瑶去厨房给手臂冲凉水。

佣人凑上来,语气怜悯“娇惯着长大的都是这性子,忍忍就过去了。”

“上午心情还可以,这会怎么了?和刑珏闹矛盾?”

佣人小声说“刑少下楼那会拿了个领带,阿霓小姐要给他系,他没让,好像问了什么国外的男的,不太高兴的样子摔门走了。”

“在你们面前?”

得到佣人的点头,司瑶有些稀奇。

刑珏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过多表露自己的情绪,这是她以前教的,刑珏学的很好,这些年也用的很好。

最起码,司瑶是永远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冲了一会凉水,眼睛亮了些。

看样子……刑阿霓在国外这两年玩的挺嗨啊。

刑家的规矩……可是极其的男女不平等。

只是不知道在刑珏那是不是男女不平等。

晚上的时候司瑶心机的锁了门,却没睡着,因为刑阿霓一直在刑珏房间里大吵大闹,吵的对象是电话那头没回来的刑珏。

隔天一切如初。

阿霓却明显学不进去了,烦烦躁躁的找司瑶麻烦。

司瑶面不改色的应付,晚上聚精会神的贴着门板听动静。

刑珏还是没回来。

金尊玉贵长大的千金小姐耐性已经压抑到了极致,对着手机吼“刑珏,你会像个狗似的跪下来求我!”

刑阿霓拎着行李摔门走了,动静闹的很大。

佣人聚在司瑶门口问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这可是咱院子里住进来的第一个女主子。”年轻的佣人张嘴就来。

年老的拽拽她,朝司瑶努努嘴。

年轻有些恹恹的找补“瑶瑶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司瑶打断“我的确不会是这地的女主人,整个青城人尽皆知。”

自打刑阿霓改姓,圈子里打起了个赌,赌的是刑珏什么时候和司瑶分,和刑阿霓结。

坐庄的是刑珏。

压一个月的金额高达上千万。

她和刑珏的婚约,以及刑阿霓改姓的事从之前的背地里议论现在已经闹到了明面上,闹到这么大,刑珏绝对不会打自己的脸,这个婚,他们结定了,自己只怕连个像样的解除婚约仪式都捞不到,最后便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司瑶留下一群接着说怎么办的佣人,关门睡觉。

半夜十二点。

司瑶手机响起。

“来接我。”刑珏的声音。

司瑶大姨妈来了,委婉拒绝。

“K1。”对面撂下这句直接挂断。

司瑶思考了一会,换衣服开车过去。

到地方后,刑珏喝的比常日里多,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水汽很大,看不清理智与否。

包厢里多了两个面熟的,瞧见司瑶打趣“瑶瑶姐可真是个乖巧的,我家里要是有你这样的就好了。”

刑珏顺着俩人的目光看向司瑶,明显不太清醒的冲司瑶勾勾手。

司瑶应付完那俩个,朝前一步,下一秒刑珏长臂微伸,一把将她搂怀里。

他怀里还有一个,两个挤在一起,女人膝盖撞到了司瑶的小腹。

大姨妈来第一天尤其不舒服,司瑶捂着肚子呜咽一声。

刑珏手劲骤然大了,一把推开那女人,半搂着司瑶朝旁边挤“把个脉。”

徐勉噗嗤一声笑了“我的把脉功夫顶多是个半吊子,和我哥可没法比。”

刑珏语调阴沉“把。”

场中气氛骤然便冷了。

徐勉顿了顿,捏住刑珏强势拽过来的司瑶手臂。

触上时顿了顿,都知道司瑶白,但这么白的还真是少见,尤其是白皮下带了些粉,还……滑。

徐勉血气上头,触上几分,随后挑眉喃喃“脉象滑……”

司瑶不懂医理,将手抽回来推距离过近了些的刑珏“你喝多了。”

眼睛对上刑珏的眼睛时微微打了个寒颤。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