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司瑶刑珏)玫瑰之上全文免费阅读_(司瑶刑珏)完整版免费阅读

(司瑶刑珏)玫瑰之上全文免费阅读_(司瑶刑珏)完整版免费阅读 第9章 谁是女主人? 试读

2023-01-13 15:00 作者:咔咔哇咔
  • 玫瑰之上 玫瑰之上

    主角司瑶刑珏的现代言情小说《玫瑰之上》,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咔咔哇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刑柯的手落空了,看着俩人之间的距离没说什么,跟着一群人进去等一众刑家的人都走过,司瑶和一群佣人走在最后面不时听见佣人窃窃私语,说怎么没看见刑珏前面刑老爷子顿了足,隔着很远的距离看向司瑶,眼底带了不悦:“阿珏呢?”司瑶笑道:“在忙公事,我现在去叫他”说罢顶着一群嬉笑的目光,面色沉静的转身往外走早上起来时她听见刑珏打电话,语调温柔但是带了些不耐烦,像是被小白花缠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现代言情《玫瑰之上》是作者“咔咔哇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司瑶刑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司瑶听见刑珏说‘也不是不行后’心脏有些凉,却在很快之后再次回温。刑珏……不会和她结婚。不然……不会有后来没完没了的莺莺燕燕,更不会有那个该死的刑阿霓。司瑶抿唇半响,还是不敢冒这个险,毕竟刑珏这人阴晴不定,极难琢磨:“不然,还是问过爷爷吧。”刑珏看了她很长时间,重新戴上眼镜拎过笔记本打开:“去收拾吧。”没正面回答,司瑶有些忐忑,一时间坐在他对面的茶几没动。刑珏敲着笔记本冷漠道:“等有了孩子再说。”司瑶点头。刑珏的眼睛从笔记本上移到司瑶的背影,良久后嗤笑一声。司瑶拎着行李出现在温穗面前,温穗欢欣雀跃的抱住她,“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见瑶瑶姐就很有安全感。”司瑶有点受不了她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却还是亲热的笑:“别怕,我会保护你。”“阿珏怎么没来?”温穗蹦去门口张望,失落道。“在忙,晚点会来。”司瑶有些累,敷衍了几句找了间屋子打地铺。除了温穗所在的主卧大床外,别的家具白天时已经拉走了,这间客房如今连个灯都没有。司瑶无所谓,草草铺了便关门补觉。却睡不下。从六点开始,温穗频频进来问阿珏为什么还不来。许是司瑶平日里脾气看着太好,即便有些沉了脸,温穗还是不怕,甚至多了些埋怨:“瑶瑶姐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让他现在过来!我都两天没有看到他了。”说完顿了顿,这间屋没灯,但客厅的灯还在,透过大开的门泄进来,昏昏暗暗的打在司瑶脸上。笑容不在,很冷,尤其是一双眼睛,在昏暗中闪着悠悠的寒光,看着有些吓人。温穗不自觉的朝后缩了缩,更凶了些:“你怎么这个表情!”冰冷的表情转瞬即逝,司瑶温柔的笑笑,温声细语道:“别急,我马上打电话。”说着盘腿坐好,掏出手机打电话。司瑶开了外音:“你什么时候回来?”对面安静了几秒,“回哪?”明知故问。司瑶按捺着疲倦,接着柔声道:“穗穗想你了。”温穗挤上前将手机拿走关了外音,叽里呱啦的和刑柯说话。好一会后,把手机递给司瑶,甜蜜道:“他说一会就到,让我准备饭。”司瑶哦了一声,想赶人出去接着睡。“保姆明天才来,我不会做饭,你去吧。”司瑶顿了一会,笑笑:“你怎么知道我会做饭?”司瑶问完不用她说便想到了答案。除了吃她饭长大的刑珏,还有谁会告诉她,还有,保姆明天上岗温穗不会做饭,自己也是告诉了刑珏的。要吃饭,不就是让自己给他们做。司瑶起身去厨房。冰箱里的菜白天她补齐了,任温穗的要求,要给刑珏“家”的感觉,司瑶做四菜一汤。刑珏回来时,司瑶在厨房里烧最后一道汤。温穗蹦跳着迎上去,揽着他的腰撒娇:“你回来了?”声音甜软,是男人都无力招架的语调。司瑶没什么情绪的接着烧汤。做完在厨房里喝了两碗,端出去后,回房间睡觉。却睡不踏实。老房子外面的隔音还行,内里的却差了点意思,也可能是她房间距离客厅太近,隐隐约约的,总是传进来俩人说话的声音。一个可可爱爱,无比的软甜,一个语调凉薄,却极其的温柔甜蜜,疼和爱张嘴就来,像是抹了蜜。半梦半醒时,被子被撩开。司瑶睁眼前先挥出了手,带起一阵凌厉的风,五指直指黑影的脖颈。轻而易举的被制住。司瑶的眉眼在触到刑珏时冰冷到了极点:“想喝水吗?”窗户泄进来的月光照耀下的刑珏眉眼很欲,带了点熟悉的火光,太好看明白了,不是想喝水,是想那点七七八八的床上事。但……司瑶不想,浓浓的疲倦和睡眠不足裹挟,语气没遮住,带出了些不耐烦:“我去给你倒。”说完就要起身,紧随其后,肩膀被重重的按倒在坚硬单薄的地铺上:“就算不是刑阿霓,是小东西做了刑家的女主人,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在线试读

第9章 谁是女主人?

司瑶听见刑珏说‘也不是不行后’心脏有些凉,却在很快之后再次回温。

刑珏……不会和她结婚。

不然……不会有后来没完没了的莺莺燕燕,更不会有那个该死的刑阿霓。

司瑶抿唇半响,还是不敢冒这个险,毕竟刑珏这人阴晴不定,极难琢磨“不然,还是问过爷爷吧。”

刑珏看了她很长时间,重新戴上眼镜拎过笔记本打开“去收拾吧。”

没正面回答,司瑶有些忐忑,一时间坐在他对面的茶几没动。

刑珏敲着笔记本冷漠道“等有了孩子再说。”

司瑶点头。

刑珏的眼睛从笔记本上移到司瑶的背影,良久后嗤笑一声。

司瑶拎着行李出现在温穗面前,温穗欢欣雀跃的抱住她,“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见瑶瑶姐就很有安全感。”

司瑶有点受不了她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却还是亲热的笑“别怕,我会保护你。”

“阿珏怎么没来?”温穗蹦去门口张望,失落道。

“在忙,晚点会来。”

司瑶有些累,敷衍了几句找了间屋子打地铺。

除了温穗所在的主卧大床外,别的家具白天时已经拉走了,这间客房如今连个灯都没有。

司瑶无所谓,草草铺了便关门补觉。

却睡不下。

从六点开始,温穗频频进来问阿珏为什么还不来。

许是司瑶平日里脾气看着太好,即便有些沉了脸,温穗还是不怕,甚至多了些埋怨“瑶瑶姐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让他现在过来!我都两天没有看到他了。”

说完顿了顿,这间屋没灯,但客厅的灯还在,透过大开的门泄进来,昏昏暗暗的打在司瑶脸上。

笑容不在,很冷,尤其是一双眼睛,在昏暗中闪着悠悠的寒光,看着有些吓人。

温穗不自觉的朝后缩了缩,更凶了些“你怎么这个表情!”

冰冷的表情转瞬即逝,司瑶温柔的笑笑,温声细语道“别急,我马上打电话。”

说着盘腿坐好,掏出手机打电话。

司瑶开了外音“你什么时候回来?”

对面安静了几秒,“回哪?”

明知故问。

司瑶按捺着疲倦,接着柔声道“穗穗想你了。”

温穗挤上前将手机拿走关了外音,叽里呱啦的和刑柯说话。

好一会后,把手机递给司瑶,甜蜜道“他说一会就到,让我准备饭。”

司瑶哦了一声,想赶人出去接着睡。

“保姆明天才来,我不会做饭,你去吧。”

司瑶顿了一会,笑笑“你怎么知道我会做饭?”

司瑶问完不用她说便想到了答案。

除了吃她饭长大的刑珏,还有谁会告诉她,还有,保姆明天上岗温穗不会做饭,自己也是告诉了刑珏的。

要吃饭,不就是让自己给他们做。

司瑶起身去厨房。

冰箱里的菜白天她补齐了,任温穗的要求,要给刑珏“家”的感觉,司瑶做四菜一汤。

刑珏回来时,司瑶在厨房里烧最后一道汤。

温穗蹦跳着迎上去,揽着他的腰撒娇“你回来了?”

声音甜软,是男人都无力招架的语调。

司瑶没什么情绪的接着烧汤。

做完在厨房里喝了两碗,端出去后,回房间睡觉。

却睡不踏实。

老房子外面的隔音还行,内里的却差了点意思,也可能是她房间距离客厅太近,隐隐约约的,总是传进来俩人说话的声音。

一个可可爱爱,无比的软甜,一个语调凉薄,却极其的温柔甜蜜,疼和爱张嘴就来,像是抹了蜜。

半梦半醒时,被子被撩开。

司瑶睁眼前先挥出了手,带起一阵凌厉的风,五指直指黑影的脖颈。

轻而易举的被制住。

司瑶的眉眼在触到刑珏时冰冷到了极点“想喝水吗?”

窗户泄进来的月光照耀下的刑珏眉眼很欲,带了点熟悉的火光,太好看明白了,不是想喝水,是想那点七七八八的床上事。

但……司瑶不想,浓浓的疲倦和睡眠不足裹挟,语气没遮住,带出了些不耐烦“我去给你倒。”

说完就要起身,紧随其后,肩膀被重重的按倒在坚硬单薄的地铺上“就算不是刑阿霓,是小东西做了刑家的女主人,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