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林简岑翊_《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林简岑翊_《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试读

2023-01-13 13:52 作者:韦辰希
  • 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 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韦辰希”创作的《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可是一周后当我去幼儿园接媛媛放学时,却在幼儿园门口看见了他路边停了辆迈巴赫,而蒋鸿升倚着车门,指尖夹了根烟,笑着看我他穿了身西装,一看便知价值不菲他就那么好端端地站在那,看着我笑,头顶明明艳阳高照,可对上那双满是阴翳的眼,我还是无端打了个冷颤他什么事都没有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强J未遂,论伤势,反倒是他更严重些再加之,他的身份背景……所以,在我经历过那噩梦般的一晚后,他依旧安然无恙...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内容精彩,“韦辰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林简岑翊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内容概括:我抱着高烧的女儿就医时,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他扫了一眼病历。「分手三年,你女儿三岁?」「林简」,他意味深长地打量我,「你孕期一个月就生了?」凌晨,三岁的女儿高烧不退,甚至引发了高热惊厥。我抱着她赶到医院,却在急诊室里遇见了岑翊。我分手三年的,前男友。熟悉的眉眼,猝不及防的相遇。短暂的错愕过后,我抱着女儿快步过去,「医生,我女儿半小时前喝过一次布洛芬,可体温反倒升到了41度2,来之前产生了高热惊厥……」我仔细述说着情况,生怕有半点纰漏。岑翊安静听着,然后开了诊单,让我带女儿先去验血。女儿烧的没了力气,连最怕的抽血,都只是将脸埋在我胸口轻轻呜咽两声。验血结果出来后,岑翊又给开了药,在医院急诊科打吊瓶。我独自一人,抱着女儿去交钱,开药,打针……做完一切,后背已沁了一层冷汗。女儿烧的难受,窝在我胸口睡着了。「谁的?」睡意正惺忪时,耳边毫无预兆地响起一道熟悉嗓音。睡意散去。我暗叹,就连听着那道声音,身体都会有着片刻的僵持。隔了几秒,我抬头去看。岑翊已换上了常服,万年不变的纯色衬衣,外搭一件深色风衣。他站在我面前,口罩遮了半张脸。我又怔了几秒,才后知后觉他刚刚的问话——谁的。我笑笑,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些。「我的。」说话间,我抬头看他,「和我长的不像吗?」岑翊在我身旁坐下。「林简,我们分手三年,你有个三岁的女儿。」「你孕期不到一个月就生了?」我被他问的一觑,也没想着再瞒。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睡的正香,额上沁了一层汗。温度也已降了下来。轻轻替她捋着湿发,我低声道:「漫漫的女儿。」「路漫漫?」「嗯。」岑翊蹙眉,「可刚刚在诊室,她叫你妈妈。」我动作一僵。有些事,明明已经过去了三年,再出口仍会让人哽咽。「漫漫死了。」我吸了吸鼻子,「现在,我就是她妈妈。」岑翊沉默良久。许是此刻夜深,许是老情人再见的缱绻。心扉一打开,话匣子便止不住了。我给岑翊讲了女儿的身世——路漫漫,住在我家隔壁,从小与我一同长大。她无父无母,和奶奶相依为命。可是,十几岁时,她奶奶车祸去世,我妈见她可怜,便索性让她住在了我家,与我同吃同住。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几年前,她遇见了一个年长她八岁的男人,对方有钱,有阅历,远不...

在线试读

第1章

我抱着高烧的女儿就医时,在急诊室遇见了前男友。

他扫了一眼病历。

「分手三年,你女儿三岁?」「林简」,他意味深长地打量我,「你孕期一个月就生了?」凌晨,三岁的女儿高烧不退,甚至引发了高热惊厥。

我抱着她赶到医院,却在急诊室里遇见了岑翊。

我分手三年的,前男友。

熟悉的眉眼,猝不及防的相遇。

短暂的错愕过后,我抱着女儿快步过去,「医生,我女儿半小时前喝过一次布洛芬,可体温反倒升到了41度2,来之前产生了高热惊厥……」我仔细述说着情况,生怕有半点纰漏。

岑翊安静听着,然后开了诊单,让我带女儿先去验血。

女儿烧的没了力气,连最怕的抽血,都只是将脸埋在我胸口轻轻呜咽两声。

验血结果出来后,岑翊又给开了药,在医院急诊科打吊瓶。

我独自一人,抱着女儿去交钱,开药,打针……做完一切,后背已沁了一层冷汗。

女儿烧的难受,窝在我胸口睡着了。

「谁的?」睡意正惺忪时,耳边毫无预兆地响起一道熟悉嗓音。

睡意散去。

我暗叹,就连听着那道声音,身体都会有着片刻的僵持。

隔了几秒,我抬头去看。

岑翊已换上了常服,万年不变的纯色衬衣,外搭一件深色风衣。

他站在我面前,口罩遮了半张脸。

我又怔了几秒,才后知后觉他刚刚的问话——谁的。

我笑笑,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些。

「我的。」

说话间,我抬头看他,「和我长的不像吗?」岑翊在我身旁坐下。

「林简,我们分手三年,你有个三岁的女儿。」

「你孕期不到一个月就生了?」我被他问的一觑,也没想着再瞒。

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睡的正香,额上沁了一层汗。

温度也已降了下来。

轻轻替她捋着湿发,我低声道「漫漫的女儿。」

「路漫漫?」「嗯。」

岑翊蹙眉,「可刚刚在诊室,她叫你妈妈。」

我动作一僵。

有些事,明明已经过去了三年,再出口仍会让人哽咽。

「漫漫死了。」

我吸了吸鼻子,「现在,我就是她妈妈。」

岑翊沉默良久。

许是此刻夜深,许是老情人再见的缱绻。

心扉一打开,话匣子便止不住了。

我给岑翊讲了女儿的身世——路漫漫,住在我家隔壁,从小与我一同长大。

她无父无母,和奶奶相依为命。

可是,十几岁时,她奶奶车祸去世,我妈见她可怜,便索性让她住在了我家,与我同吃同住。

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

几年前,她遇见了一个年长她八岁的男人,对方有钱,有阅历,远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