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许知意严亭舟《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完结版免费阅读_许知意严亭舟热门小说

许知意严亭舟《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完结版免费阅读_许知意严亭舟热门小说 第3章 试读

2023-01-13 13:48 作者:亓思羽
  • 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 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

    《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许知意严亭舟是作者“亓思羽”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动,摇晃间还带着点点亮光,怪好看的看得我浑身爬满燥热,脑海里总是会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去摸啊!摸又不犯法!他都送上门了,去摸啊!然而我毕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这么想简直是太罪恶了为了掩饰自己内心不怎么光明的心思,我怒吼:「你自己不穿衣服还怪我看你尾巴,我还嫌你有伤风化呢!」「我不管我不管,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尾巴的异性,也是第一个敲我头的异性,你要对我负责,你必须对我负责」哭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他是一尾不记事的哭包人鱼》“亓思羽”的作品之一,许知意严亭舟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动,摇晃间还带着点点亮光,怪好看的。看得我浑身爬满燥热,脑海里总是会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去摸啊!摸又不犯法!他都送上门了,去摸啊!然而我毕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这么想简直是太罪恶了。为了掩饰自己内心不怎么光明的心思,我怒吼:「你自己不穿衣服还怪我看你尾巴,我还嫌你有伤风化呢!」「我不管我不管,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尾巴的异性,也是第一个敲我头的异性,你要对我负责,你必须对我负责。」哭包人鱼一旦不哭,嘴皮子就变得特别溜。不仅说话溜,动作也溜。他不知道从哪儿薅出来一片闪着光的鱼鳞,塞到我手里:「这是我给你的信物,你要收好了。」湿漉漉的手从我手心滑过,留下一串濡湿的痕迹和一片硬硬的亮片鱼鳞。他脸红扑扑的,裸露的上半身泛出粉嫩的光泽,把东西放我手里以后,转身就要跑。我愣愣地看着他又重新缩回了水里,在他脑袋即将消失的时候,我一个眼疾手快就把鱼鳞扔回去了,正正好儿卡在他头发里,就跟戴了个别致的发卡一样。但是他好像没发现,在水里咕嘟两下就消失了。我对着空了的浴缸呆愣片刻,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好像跟昨天长得不一样了。今天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我老板。尤其是眼尾那颗和我老板一模一样的泪痣,我肖想很久了。挂着泪的时候,果然性感。说曹操曹操到,第二天早上,老板就跟我们所有人开了个线上会议。说是上次的项目很成功,公司陆续又接了几个大单子,原定的假期要提前结束。我穿着睡裤和衬衫,顶着怨念看着视频会议里的老板。即使是临时会议,老板也是西装革履,正襟危坐。金丝眼镜框架在他鼻梁上,平添一股子禁欲和冷淡。他起身拿东西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崽子还穿着一整套的正装,还踏马的是高定。我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草莓睡裤,愤愤不平地敲了几下键盘。万恶资本家,让我们当牛做马地给他赚钱,我穿 PXX 几十块钱的睡衣,他穿我摸都摸不起的高定。我啪的一下就把脚上的拖鞋给甩一边了,仗着自己人糊镜头小,直接抱着双腿窝在椅子里。不知道是不是怨念太重,被老板捕捉到了。他突然看向摄像头,我一个猝不及防,和他的眼神在视频会议里短暂相接了。就算隔着千万重网线,他一个眼神甩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到了熟悉的冷意,就好像冷冷的冰刀雨在...

在线试读

第3章

动,摇晃间还带着点点亮光,怪好看的。

看得我浑身爬满燥热,脑海里总是会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去摸啊!摸又不犯法!他都送上门了,去摸啊!然而我毕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这么想简直是太罪恶了。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不怎么光明的心思,我怒吼「你自己不穿衣服还怪我看你尾巴,我还嫌你有伤风化呢!」「我不管我不管,你是第一个看到我尾巴的异性,也是第一个敲我头的异性,你要对我负责,你必须对我负责。」

哭包人鱼一旦不哭,嘴皮子就变得特别溜。

不仅说话溜,动作也溜。

他不知道从哪儿薅出来一片闪着光的鱼鳞,塞到我手里「这是我给你的信物,你要收好了。」

湿漉漉的手从我手心滑过,留下一串濡湿的痕迹和一片硬硬的亮片鱼鳞。

他脸红扑扑的,裸露的上半身泛出粉嫩的光泽,把东西放我手里以后,转身就要跑。

我愣愣地看着他又重新缩回了水里,在他脑袋即将消失的时候,我一个眼疾手快就把鱼鳞扔回去了,正正好儿卡在他头发里,就跟戴了个别致的发卡一样。

但是他好像没发现,在水里咕嘟两下就消失了。

我对着空了的浴缸呆愣片刻,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好像跟昨天长得不一样了。

今天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我老板。

尤其是眼尾那颗和我老板一模一样的泪痣,我肖想很久了。

挂着泪的时候,果然性感。

说曹操曹操到,第二天早上,老板就跟我们所有人开了个线上会议。

说是上次的项目很成功,公司陆续又接了几个大单子,原定的假期要提前结束。

我穿着睡裤和衬衫,顶着怨念看着视频会议里的老板。

即使是临时会议,老板也是西装革履,正襟危坐。

金丝眼镜框架在他鼻梁上,平添一股子禁欲和冷淡。

他起身拿东西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崽子还穿着一整套的正装,还踏马的是高定。

我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草莓睡裤,愤愤不平地敲了几下键盘。

万恶资本家,让我们当牛做马地给他赚钱,我穿 PXX 几十块钱的睡衣,他穿我摸都摸不起的高定。

我啪的一下就把脚上的拖鞋给甩一边了,仗着自己人糊镜头小,直接抱着双腿窝在椅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怨念太重,被老板捕捉到了。

他突然看向摄像头,我一个猝不及防,和他的眼神在视频会议里短暂相接了。

就算隔着千万重网线,他一个眼神甩过来的时候,我还是感受到了熟悉的冷意,就好像冷冷的冰刀雨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