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江烛陈灯)抛弃我于水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抛弃我于水火)全本阅读

(江烛陈灯)抛弃我于水火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抛弃我于水火)全本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3 13:47 作者:沬俊力
  • 抛弃我于水火 抛弃我于水火

    《抛弃我于水火》是作者 “沬俊力”的倾心著作,江烛陈灯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儿,趁早死了算了」死男人,他怎么还活着呢?第二天,网上舆论开始发酵,有不少营销号开始扒我,说我的行为艺术是作秀卖惨,陈灯是被我人设所欺骗,我圈钱是还为了给病父治病可钱拿到手了,我却反悔了老父亲孤苦无依,怒骂我是黑心女刘萱读这些东西时,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我们的捐款记录呢?还有吗?」刘萱叹了口气,说对接人已经联系不上了铺天盖地的谩骂席卷而来,我看不见,倒也落个心静但刘萱已经一夜没合眼了...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沬俊力”的倾心著作,江烛陈灯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己内心的思绪,艰难出声。「我知道了。」我不是天生目盲。陈灯却是天生贵命。他来那日,邻家赵叔那天心情大好,拍了拍他的小肩膀,“以后哇,你就叫赵大力。”那小小少年倔强地昂起头,声音干脆利落。「我叫陈灯。」我透过门缝偷偷去瞧,赵叔在他脸上响亮地甩了个巴掌。吓得我哐当撞上了那扇掉漆的大铁门。赵叔沉着脸开门,瞧见是我,面色缓了缓,「烛妞,以后给俺家做媳妇,知道不?」我扶着门框,怯怯点了点头。那小小少年瞪着眼望向我,似有不满。我咽下口水,心底还在暗暗可惜,怎么这样好看的人,偏偏生了双能吃人的眼。我问妈妈,陈灯从何处来?妈妈回头瞧我一眼,嘱咐我以后不要问这种话,「还有,人家叫赵大力。」我偏不。因为我叫江烛哇。视频火了后,我的账户里收到了很多捐款,刘萱细数了下,大概三百万。我俩把钱捐给了盲人基金协会。我手腕酸痛,抬手轻轻揉了揉,回想起来,已经许多天没有出门了。阿布是我的导盲犬,是条拉布拉多,在桌角睡出了细微的呼噜声。我笑了笑,低头把它唤醒。「走,出去玩啦!」日头从西边打下来,阿布随着我的步伐,不紧不慢。没走几步,它忽然停了下来。面前站了个人,正好遮住西头的暖阳。他开口唤我的名字,「江烛,好久不见。」我曾在绝望中期待着那句「江烛」,也在平静的日子里幻想过若是再次相遇,我要做到多冷漠才能彰显命运对我的不公。可偏偏突然就真的相遇了。我该挪动的脚步沉了又沉,阿布也停滞不前。只好礼貌又陌生地回应他。「你好,陈先生。」他问我要去哪,我说临湖公园。和风拂面,片刻无言。我在脑中想了千万种问法,该问问他为什么不遵守诺言,为什么走了之后再也不回来,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也问问我那张银行卡上每月多出的十万块,是不是他打的。「你的眼睛,是因为我,对吗?」他开口了,明明人就站在我身边,声音却犹如从悠悠空谷中传来,遥远又陌生。我没点头,也没摇头。「你不是都猜到了吗,陈先生。」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不知从哪要来了我的联系方式。电话接通后,他声音谄媚又可怜。「江烛吗?」「是。」「爸生病了,听说你最近有点钱……」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没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妈妈死之前,也曾这样卑微地给他打过最后一个电话,他是怎么回答的呢?「死娘们...

在线试读

第2章

己内心的思绪,艰难出声。

「我知道了。」

我不是天生目盲。

陈灯却是天生贵命。

他来那日,邻家赵叔那天心情大好,拍了拍他的小肩膀,“以后哇,你就叫赵大力。”

那小小少年倔强地昂起头,声音干脆利落。

「我叫陈灯。」

我透过门缝偷偷去瞧,赵叔在他脸上响亮地甩了个巴掌。

吓得我哐当撞上了那扇掉漆的大铁门。

赵叔沉着脸开门,瞧见是我,面色缓了缓,「烛妞,以后给俺家做媳妇,知道不?」我扶着门框,怯怯点了点头。

那小小少年瞪着眼望向我,似有不满。

我咽下口水,心底还在暗暗可惜,怎么这样好看的人,偏偏生了双能吃人的眼。

我问妈妈,陈灯从何处来?妈妈回头瞧我一眼,嘱咐我以后不要问这种话,「还有,人家叫赵大力。」

我偏不。

因为我叫江烛哇。

视频火了后,我的账户里收到了很多捐款,刘萱细数了下,大概三百万。

我俩把钱捐给了盲人基金协会。

我手腕酸痛,抬手轻轻揉了揉,回想起来,已经许多天没有出门了。

阿布是我的导盲犬,是条拉布拉多,在桌角睡出了细微的呼噜声。

我笑了笑,低头把它唤醒。

「走,出去玩啦!」日头从西边打下来,阿布随着我的步伐,不紧不慢。

没走几步,它忽然停了下来。

面前站了个人,正好遮住西头的暖阳。

他开口唤我的名字,「江烛,好久不见。」

我曾在绝望中期待着那句「江烛」,也在平静的日子里幻想过若是再次相遇,我要做到多冷漠才能彰显命运对我的不公。

可偏偏突然就真的相遇了。

我该挪动的脚步沉了又沉,阿布也停滞不前。

只好礼貌又陌生地回应他。

「你好,陈先生。」

他问我要去哪,我说临湖公园。

和风拂面,片刻无言。

我在脑中想了千万种问法,该问问他为什么不遵守诺言,为什么走了之后再也不回来,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我,也问问我那张银行卡上每月多出的十万块,是不是他打的。

「你的眼睛,是因为我,对吗?」他开口了,明明人就站在我身边,声音却犹如从悠悠空谷中传来,遥远又陌生。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

「你不是都猜到了吗,陈先生。」

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不知从哪要来了我的联系方式。

电话接通后,他声音谄媚又可怜。

「江烛吗?」「是。」

「爸生病了,听说你最近有点钱……」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没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

妈妈死之前,也曾这样卑微地给他打过最后一个电话,他是怎么回答的呢?「死娘们…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