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江洲柳梦璃)推荐小说_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江洲柳梦璃)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江洲柳梦璃)推荐小说_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江洲柳梦璃)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第16章 试读

2023-01-12 16:36 作者:群狗出大王
  • 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 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

    主角江洲柳梦璃出自穿越重生小说《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作者“群狗出大王”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她伸出手背,在自己的脸上擦了擦,“我脸上有东西吗?”江洲惊醒他一笑“没有”要真说有那么用后世很俗的短视频内容来说就是——美貌江洲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柳梦璃:“……”那他,盯着自己看干嘛?让人……怪不好意思“剥好了”柳梦璃的动作很熟练虽然是知青,但是,这么多年的农村生活,她早就适应了江洲接过去,清洗干净,又将笋给剁碎而后,和肉馅放在一个大盆里,撒上调味料,搅拌均匀“好了!”总算...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重返82:我终于拦下自杀的妻儿》是网络作者“群狗出大王”创作的穿越重生,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江洲柳梦璃,详情概述:众人交谈声,江洲多多少少也听见了。只是。他也懒得去理论。这些人和自己毫无关系,他犯不着。再一个,他们说的也没错。两天之前。自己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二混子。江洲一路到了河边。他手里还拎着竹篮子,卷起裤脚下河,捞了莫约一大碗小杂鱼上来。鲫鱼居多。这年头的鲫鱼不值钱。且不说家家户户的农田里都是,再一个,这鱼刺多,费油,处理不好还带着一股子土腥味儿。不过,对于江洲而言,熬鲫鱼汤给两个奶团子,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他将篮子找了一块大石头压在活水里,让鱼儿养着。大河坝的旁边就是不少荒废的草地。里面艾草不少。艾草,水芹菜,马兰头。没多一会儿就摘了满满当当一大把。江洲也不贪心。摘够了吃的就收手。他将篮子从水里拎出来,野菜往里面一放,而后快步离开。经过村头的时候,有人家在杀猪。江洲看着不少农村妇女们挎着篮子,都探头朝里面看。他下意识的停下步子。“婶子,这是杀猪吗?怎么清明节杀猪?”江洲旁边的中年妇女听见他的话,头也不回道:“这是李保国家!他儿子今天要考大学,这清明节祭祖宗保佑他儿子呢!”“这原本是年猪,李保国家去年特意养了两头猪,过年杀一头,留一头今年清明节杀。”“大家伙儿等着他砍下猪头给老祖宗,然后好买肉呢!”江洲虽然混小子的名声在外。但是实际上没多少人认识他这张脸。尤其是村头这里。江洲不常来。要说名字,肯定大家都会恍然大悟。但是这会儿看着这张脸,大家伙儿一时半会儿都没认出来。也因此,江洲问的问题,对方也都耐心解释了。江洲闻言,说了声谢谢,而后也探头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院子里,热气腾腾的,是烧水在烫猪毛。一个大盆里,被杀了放好血的猪浸泡在里面。一个穿着围裙的男人卷起袖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正拿着杀猪刀,和李保国比划着怎么下手。江洲干脆将篮子放在一旁,准备也称点肉回去。今天虽然上街买了不少东西回来,但是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猪肉摊。原本江洲打算就用昨天剩下里的肉包清明果。但是这会儿有人杀猪,还是农家土猪肉,他怎么说也要称两斤回去。莫约等了半个小时。里面传来一阵骚动。李保国吧嗒吧嗒抽了一口旱烟,沙哑着嗓子对着外面喊:“哪个要称猪肉啊?和县城里一个价!”紧接着就是挨家挨户进去买肉。实际上。卖肉的人多归多,但是称的肉很少。基本上都是半斤,三量。很多人都是为了买一点肥油膘回去,熬一熬油。因此。轮到江洲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大片的瘦肉。他有些哭笑不得。说实话。他也愿意吃瘦肉。毕竟肥肉吃多了,对身体不太好。江洲摸了摸下巴,道:“叔,你这瘦肉怎么卖?”李保国吧嗒抽了一口旱烟,抬头看了江洲一眼。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又没想起来是谁家的孩子。他将烟杆敲了敲,道:“是啊,肥肉好卖!都喜欢,这瘦肉你要,给你一块七一斤!新鲜杀的猪,好吃着哩!”一块七。和县城里的价格一样。江洲心思活络了起来。这年头,家家户户杀了猪,基本上都要拿来卖的。实际上。李保国现在杀猪,不好卖,清明节,大家顶多就是买点儿肥肉回去熬熬油。谁舍得买那么多瘦肉吃?可惜李保国这猪是为了祭祀祖宗,保佑儿子今年能考上大学的。不得不杀。这些肉能卖多少是多少了。否则也只能剩着。江洲眼神落在了那一大块的猪肝上。这年头。猪肝不好卖。

在线试读

第16章

众人交谈声,江洲多多少少也听见了。

只是。

他也懒得去理论。

这些人和自己毫无关系,他犯不着。

再一个,他们说的也没错。

两天之前。

自己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二混子。

江洲一路到了河边。

他手里还拎着竹篮子,卷起裤脚下河,捞了莫约一大碗小杂鱼上来。

鲫鱼居多。

这年头的鲫鱼不值钱。

且不说家家户户的农田里都是,再一个,这鱼刺多,费油,处理不好还带着一股子土腥味儿。

不过,对于江洲而言,熬鲫鱼汤给两个奶团子,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他将篮子找了一块大石头压在活水里,让鱼儿养着。

大河坝的旁边就是不少荒废的草地。

里面艾草不少。

艾草,水芹菜,马兰头。

没多一会儿就摘了满满当当一大把。

江洲也不贪心。

摘够了吃的就收手。

他将篮子从水里拎出来,野菜往里面一放,而后快步离开。

经过村头的时候,有人家在杀猪。

江洲看着不少农村妇女们挎着篮子,都探头朝里面看。

他下意识的停下步子。

“婶子,这是杀猪吗?怎么清明节杀猪?”

江洲旁边的中年妇女听见他的话,头也不回道“这是李保国家!他儿子今天要考大学,这清明节祭祖宗保佑他儿子呢!”

“这原本是年猪,李保国家去年特意养了两头猪,过年杀一头,留一头今年清明节杀。”

“大家伙儿等着他砍下猪头给老祖宗,然后好买肉呢!”

江洲虽然混小子的名声在外。

但是实际上没多少人认识他这张脸。

尤其是村头这里。

江洲不常来。

要说名字,肯定大家都会恍然大悟。

但是这会儿看着这张脸,大家伙儿一时半会儿都没认出来。

也因此,江洲问的问题,对方也都耐心解释了。

江洲闻言,说了声谢谢,而后也探头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院子里,热气腾腾的,是烧水在烫猪毛。

一个大盆里,被杀了放好血的猪浸泡在里面。

一个穿着围裙的男人卷起袖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正拿着杀猪刀,和李保国比划着怎么下手。

江洲干脆将篮子放在一旁,准备也称点肉回去。

今天虽然上街买了不少东西回来,但是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猪肉摊。

原本江洲打算就用昨天剩下里的肉包清明果。

但是这会儿有人杀猪,还是农家土猪肉,他怎么说也要称两斤回去。

莫约等了半个小时。

里面传来一阵骚动。

李保国吧嗒吧嗒抽了一口旱烟,沙哑着嗓子对着外面喊“哪个要称猪肉啊?和县城里一个价!”

紧接着就是挨家挨户进去买肉。

实际上。

卖肉的人多归多,但是称的肉很少。

基本上都是半斤,三量。

很多人都是为了买一点肥油膘回去,熬一熬油。

因此。

轮到江洲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大片的瘦肉。

他有些哭笑不得。

说实话。

他也愿意吃瘦肉。

毕竟肥肉吃多了,对身体不太好。

江洲摸了摸下巴,道“叔,你这瘦肉怎么卖?”

李保国吧嗒抽了一口旱烟,抬头看了江洲一眼。

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又没想起来是谁家的孩子。

他将烟杆敲了敲,道“是啊,肥肉好卖!都喜欢,这瘦肉你要,给你一块七一斤!新鲜杀的猪,好吃着哩!”

一块七。

和县城里的价格一样。

江洲心思活络了起来。

这年头,家家户户杀了猪,基本上都要拿来卖的。

实际上。

李保国现在杀猪,不好卖,清明节,大家顶多就是买点儿肥肉回去熬熬油。

谁舍得买那么多瘦肉吃?

可惜李保国这猪是为了祭祀祖宗,保佑儿子今年能考上大学的。

不得不杀。

这些肉能卖多少是多少了。

否则也只能剩着。

江洲眼神落在了那一大块的猪肝上。

这年头。

猪肝不好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