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苏未央怀玉火爆新书_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苏未央怀玉)最新热门小说

《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苏未央怀玉火爆新书_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苏未央怀玉)最新热门小说 第15章 试读

2023-01-12 16:37 作者:森姐
  • 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 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

    小说《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苏未央怀玉,也是实力派作者“森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柳姨娘能常年得镇南王的宠爱,不仅因为手段,更因为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女,哪怕现在人近中年,依旧美艳逼人苏未央微微皱眉,因为她想起了柳姨娘的三个儿子与两个姐妹比,同父同母的三个儿子逊色了许多,长相虽与柳姨娘有那么一二分的相似,却又不像,更不像镇南王柳姨娘说外甥像舅,把她一个表弟找了来那三个儿子,倒是和柳姨娘的表弟很像霍盈盈先发话了,“霍怀玉,你没看见我们来吗?为什么不说话?”玉李和绛河两人...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苏未央怀玉是《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森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苏未央道,“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本郡主用完早膳就要入宫了。”柳姨娘急忙起身,“要妾身留下,服侍郡主用早膳吗?”“不用,你还得打理王府,怪辛苦。”“是,妾身多谢郡主体谅。”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柳姨娘就带着张嬷嬷等人离开了。出了金玉院大门后,柳姨娘脸上笑意全无,变成了阴险冷厉,“哼,不知好歹的死胖子,竟敢让本夫人下不来台,看本夫人怎么整你,咱们走着瞧。”金玉院里。苏未央带着玉李和绛河来到膳房,把其他下人赶了下去。绛河道,“郡主,早膳是奴婢亲自盯着厨子做的,奴婢回来就把早膳取了,怕中途被人动手脚,刚刚直接把食盒放在正厅里。现在搞不好有些凉,奴婢这就拿去热。”“不用,坐下吃吧,”苏未央摆了摆手,坐到圆桌前,“大热天的,能凉到哪里去?快吃饭,一会随我入宫。”“是,郡主。”因为昨天两人被郡主要求一同用膳,今日两人也没推脱,直接坐下吃了。一边吃饭,苏未央带着两人一边聊。“怎样?我说的应验了吧?昨天晚上柳姨娘没睡好。”玉李和绛河点头,“郡主高明。”心里在想——那个柳姨娘哪敢睡?估计想了一晚上该如何劝郡主,今天早晨也是盯着太阳升起来罢,那眼圈,乌黑乌黑的。苏未央舀了一口粥,“如果我说,未来最少三天,我让那几个跳梁小丑天翻地覆,你们信吗?”绛河道,“信!奴婢信!”玉李,“奴婢也信,只要郡主想做,定能做到。”苏未央轻声笑着,“好了,不聊了,吃饭。一会入宫,还需要你们配合表演呢。”……一个半时辰后。镇南王府的马车停在后宫门外。苏未央将怀玉郡主的牌子递上去,便开始等。若太后有时间召见,太监来通知,她们就能进。即便这样,也只有怀玉郡主这等受宠之人才有如此待遇,换成普通人,需提前十几天、甚至一个月交上文书,也未必能得到太后或者皇后的召见。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就见有小太监一路小跑出来传话,说太后娘娘召见。众人这才进入宫门,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去往慈宁宫。慈宁宫。金碧辉煌,和祥荣态。当到达时,见太后身边的桂嬷嬷已领着几名宫女,笑吟吟地等在了门外。离得老远,桂嬷嬷便迎了上去,“奴婢见过怀玉郡主,奴婢是日夜盼、夜夜盼,可算是把郡主盼来了。”宫女们纷纷为郡主请安。苏未央模仿着记忆里郡主的风格,大大咧咧,毫无防备地软腻撒娇,“桂嬷嬷免礼,人家也想你们了,人家这不是来看太后娘娘了吗?”桂嬷嬷笑得合不拢嘴,“郡主要经常入宫才是啊。”“知道啦,以后肯定经常入宫。”一行人便这么边聊边走。走路时,苏未央细细地想着。怀玉郡主因中毒伤了心智,行为粗鲁又无礼,但太后却对郡主喜爱。不仅因为太后与郡主外祖母手帕交、镇南王当年救驾有功,更因为太后见多了尔虞我诈、口腹蜜剑,所以毫无心计的怀玉郡主却如一股清流,令太后觉得新鲜。一会面对太后时,她要维持怀玉郡主的形象,用不着特别礼貌或者恭维。进入正殿,却见太后一派雍容的坐在雕花大椅上,一脸慈爱地看着她。苏未央几步上前,“怀玉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身后的玉李和绛河也屈膝问安。太后见怀玉圆乎乎的脸蛋,也是觉得喜气,“这样才对嘛,小小年纪,别在脸上涂脂抹粉,就这么白净净的才招人喜欢。”苏未央笑眯眯道,“好,以后怀玉不擦胭脂了。”已有宫女搬了绣凳,放在太后脚下,苏未央也按照郡主的记忆,坐到了绣凳上,仰着头看着太后。却见太后今年六十有余,虽然保养得宜,但额头川字纹深刻、眼角纹路清晰,可以判断太后平日里的表情动作。这不是颐养天年的表情,应该是内有忧虑。难怪……难怪怀玉郡主臭名昭彰、粗鲁无礼,却能得太后的喜欢。原来太后是直接把毫无心机的怀玉郡主当猴儿看了。想到这,苏未央险些没笑出来,急忙低头,控制住了笑意。太后道,“今日你怎么有雅兴,来入宫看哀家这个老人家?”苏未央抬起头,眨了眨眼,“怀玉也不知道,怀玉就是莫名其妙的想来。”太后对这样毫无逻辑的回答,早已习惯,摸了摸郡主的头,幽幽叹了口气,“真好啊,这样无忧无虑,可真好啊。”苏未央微微一怔,突然内心也感慨——是啊,世人都笑怀玉郡主是个傻子,但她却认为这样无忧无虑真的好,不像她,还背负着难以报仇的血债。太后看着郡主怔怔的模样,笑道,“怎么,哀家的话很难理解?”苏未央点了点头。太后叹息,“不理解才好,天若有情天亦老。”之后自己也意识到,和一个心智略有缺陷的人说这个不妥,就岔开了话题,“这两个丫鬟是哪来的?你之前的两个丫鬟呢?”苏未央等的就是这个,她板起了脸,一脸不高兴,“回太后娘娘的话,玉李和绛河是颍川王派来管教我的。”太后一愣,“什么?谁?颍川王?”苏未央忿忿不平地点头,“是啊,昨天在切磋大会看见了颍川王,我让他快来宫里退婚,他却送来两个丫鬟说管教我到大婚,真是烦死了!谁要嫁给瘸子嘛!”却在这时,玉李上前,噗通跪倒,“太后娘娘在上,奴婢失礼了,但奴婢有事想禀告。”太后目光一凛,声音也冷了下来,“何事?”苏未央微微回过头,用外人看不见的角度——玉李,辛苦了。玉李道,“回太后娘娘,昨日奴婢到郡主身边伺候,却发现郡主的首饰箱很多都是空的,连王妃留下的嫁妆,都丢了许多!”时间,还要回到两个时辰前——来皇宫的马车上。苏未央对玉李叮嘱,如此对太后说。玉李和绛河疑惑。苏未央解释,因为镇南王妃的嫁妆、包括太后娘娘御赐之物,很多,都被柳姨娘母女骗走了。今天她入宫,可不是来叙旧,而是讨要郡主的东西!

在线试读

第15章

苏未央道,“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本郡主用完早膳就要入宫了。”

柳姨娘急忙起身,“要妾身留下,服侍郡主用早膳吗?”

“不用,你还得打理王府,怪辛苦。”

“是,妾身多谢郡主体谅。”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柳姨娘就带着张嬷嬷等人离开了。

出了金玉院大门后,柳姨娘脸上笑意全无,变成了阴险冷厉,“哼,不知好歹的死胖子,竟敢让本夫人下不来台,看本夫人怎么整你,咱们走着瞧。”

金玉院里。

苏未央带着玉李和绛河来到膳房,把其他下人赶了下去。

绛河道,“郡主,早膳是奴婢亲自盯着厨子做的,奴婢回来就把早膳取了,怕中途被人动手脚,刚刚直接把食盒放在正厅里。现在搞不好有些凉,奴婢这就拿去热。”

“不用,坐下吃吧,”苏未央摆了摆手,坐到圆桌前,“大热天的,能凉到哪里去?快吃饭,一会随我入宫。”

“是,郡主。”

因为昨天两人被郡主要求一同用膳,今日两人也没推脱,直接坐下吃了。

一边吃饭,苏未央带着两人一边聊。

“怎样?我说的应验了吧?昨天晚上柳姨娘没睡好。”

玉李和绛河点头,“郡主高明。”

心里在想——那个柳姨娘哪敢睡?估计想了一晚上该如何劝郡主,今天早晨也是盯着太阳升起来罢,那眼圈,乌黑乌黑的。

苏未央舀了一口粥,“如果我说,未来最少三天,我让那几个跳梁小丑天翻地覆,你们信吗?”

绛河道,“信!奴婢信!”

玉李,“奴婢也信,只要郡主想做,定能做到。”

苏未央轻声笑着,“好了,不聊了,吃饭。一会入宫,还需要你们配合表演呢。”

……

一个半时辰后。

镇南王府的马车停在后宫门外。

苏未央将怀玉郡主的牌子递上去,便开始等。

若太后有时间召见,太监来通知,她们就能进。

即便这样,也只有怀玉郡主这等受宠之人才有如此待遇,换成普通人,需提前十几天、甚至一个月交上文书,也未必能得到太后或者皇后的召见。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

就见有小太监一路小跑出来传话,说太后娘娘召见。

众人这才进入宫门,在小太监的引领下,去往慈宁宫。

慈宁宫。

金碧辉煌,和祥荣态。

当到达时,见太后身边的桂嬷嬷已领着几名宫女,笑吟吟地等在了门外。

离得老远,桂嬷嬷便迎了上去,“奴婢见过怀玉郡主,奴婢是日夜盼、夜夜盼,可算是把郡主盼来了。”

宫女们纷纷为郡主请安。

苏未央模仿着记忆里郡主的风格,大大咧咧,毫无防备地软腻撒娇,“桂嬷嬷免礼,人家也想你们了,人家这不是来看太后娘娘了吗?”

桂嬷嬷笑得合不拢嘴,“郡主要经常入宫才是啊。”

“知道啦,以后肯定经常入宫。”

一行人便这么边聊边走。

走路时,苏未央细细地想着。

怀玉郡主因中毒伤了心智,行为粗鲁又无礼,但太后却对郡主喜爱。

不仅因为太后与郡主外祖母手帕交、镇南王当年救驾有功,更因为太后见多了尔虞我诈、口腹蜜剑,所以毫无心计的怀玉郡主却如一股清流,令太后觉得新鲜。

一会面对太后时,她要维持怀玉郡主的形象,用不着特别礼貌或者恭维。

进入正殿,却见太后一派雍容的坐在雕花大椅上,一脸慈爱地看着她。

苏未央几步上前,“怀玉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身后的玉李和绛河也屈膝问安。

太后见怀玉圆乎乎的脸蛋,也是觉得喜气,“这样才对嘛,小小年纪,别在脸上涂脂抹粉,就这么白净净的才招人喜欢。”

苏未央笑眯眯道,“好,以后怀玉不擦胭脂了。”

已有宫女搬了绣凳,放在太后脚下,苏未央也按照郡主的记忆,坐到了绣凳上,仰着头看着太后。

却见太后今年六十有余,虽然保养得宜,但额头川字纹深刻、眼角纹路清晰,可以判断太后平日里的表情动作。

这不是颐养天年的表情,应该是内有忧虑。

难怪……

难怪怀玉郡主臭名昭彰、粗鲁无礼,却能得太后的喜欢。

原来太后是直接把毫无心机的怀玉郡主当猴儿看了。

想到这,苏未央险些没笑出来,急忙低头,控制住了笑意。

太后道,“今日你怎么有雅兴,来入宫看哀家这个老人家?”

苏未央抬起头,眨了眨眼,“怀玉也不知道,怀玉就是莫名其妙的想来。”

太后对这样毫无逻辑的回答,早已习惯,摸了摸郡主的头,幽幽叹了口气,“真好啊,这样无忧无虑,可真好啊。”

苏未央微微一怔,突然内心也感慨——是啊,世人都笑怀玉郡主是个傻子,但她却认为这样无忧无虑真的好,不像她,还背负着难以报仇的血债。

太后看着郡主怔怔的模样,笑道,“怎么,哀家的话很难理解?”

苏未央点了点头。

太后叹息,“不理解才好,天若有情天亦老。”

之后自己也意识到,和一个心智略有缺陷的人说这个不妥,就岔开了话题,“这两个丫鬟是哪来的?你之前的两个丫鬟呢?”

苏未央等的就是这个,她板起了脸,一脸不高兴,“回太后娘娘的话,玉李和绛河是颍川王派来管教我的。”

太后一愣,“什么?谁?颍川王?”

苏未央忿忿不平地点头,“是啊,昨天在切磋大会看见了颍川王,我让他快来宫里退婚,他却送来两个丫鬟说管教我到大婚,真是烦死了!谁要嫁给瘸子嘛!”

却在这时,玉李上前,噗通跪倒,“太后娘娘在上,奴婢失礼了,但奴婢有事想禀告。”

太后目光一凛,声音也冷了下来,“何事?”

苏未央微微回过头,用外人看不见的角度——玉李,辛苦了。

玉李道,“回太后娘娘,昨日奴婢到郡主身边伺候,却发现郡主的首饰箱很多都是空的,连王妃留下的嫁妆,都丢了许多!”

时间,还要回到两个时辰前——

来皇宫的马车上。

苏未央对玉李叮嘱,如此对太后说。

玉李和绛河疑惑。

苏未央解释,因为镇南王妃的嫁妆、包括太后娘娘御赐之物,很多,都被柳姨娘母女骗走了。

今天她入宫,可不是来叙旧,而是讨要郡主的东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