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未央怀玉《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完结版阅读_(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全集阅读

苏未央怀玉《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完结版阅读_(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全集阅读 第9章 试读

2023-01-12 16:36 作者:森姐
  • 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 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

    小说《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苏未央怀玉,也是实力派作者“森姐”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柳姨娘能常年得镇南王的宠爱,不仅因为手段,更因为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女,哪怕现在人近中年,依旧美艳逼人苏未央微微皱眉,因为她想起了柳姨娘的三个儿子与两个姐妹比,同父同母的三个儿子逊色了许多,长相虽与柳姨娘有那么一二分的相似,却又不像,更不像镇南王柳姨娘说外甥像舅,把她一个表弟找了来那三个儿子,倒是和柳姨娘的表弟很像霍盈盈先发话了,“霍怀玉,你没看见我们来吗?为什么不说话?”玉李和绛河两人...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别虐了夫人,渣男已经举双手投降了》,是作者森姐的小说,主角为苏未央怀玉。本书精彩片段:女子脸上本擦着花花绿绿的胭脂水粉,因为出了不少汗,妆容被帕子擦掉,露出白嫩嫩的面颊。太史无极眉头越皱越紧,只觉得面前女子古怪。他仔细打量女子脸上的细节,确定这人不是外人假扮。苏未央面无表情,用手指捻着内关穴上的银针,“王爷,您还没想好吗?这合作对您有利而无害。”太史无极的眉头慢慢松开,“好,本王这有两名武功高强的女侍卫,给你派去。”“多谢!”苏未央,“第二个要求,您若是没有中意女子,我们的婚约便暂时别退;若是有,那您可以随时退婚。”太史无极不解,“你不是一直想让本王退婚?”“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我被药物控制,丧失理智,前些天他们下的药物突然失效,我才恢复了一些。”太史无极惊讶,“下药?谁给你下药?”“我身边的丫鬟,母后黑手,多半是柳姨娘。”“一个姨娘,这么大胆子?岂有此理!用不用本王帮你上奏皇上?”苏未央道,“暂时不用,这件事便不劳王爷了。”太史无极凝视着她,总觉得女子身上还有秘密。苏未央为何不用颍川王帮忙?因为她想借用这个身份来对付戴简修、五公主,和皇后。在真正对付他们之前,不能轻举妄动,不能引起轻易改变身份,要确保敌在明、我在暗,伺机而动。太史无极问道,“既然女侍卫的所有权归本王,又以什么借口,派到你身边。”苏未央收回思绪,认真道,“若王爷同意,便说,派人监视我这个不守妇道的未婚妻便可,至于其他,不劳烦王爷,即便我们在公开场合见面,若王爷不像理我,就装成与我不熟便可。”太史无极挑眉,“你确定能治本王的腿?”苏未央还未诊断,自是没把握的,但为了能拉倒盟友,她不想要什么医德了。“能!”斩钉截铁。太史无极冷笑,“好,本王信你。你若治不了,别怪本王手下无情。”“可以!请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医不好王爷的腿,任由王爷发落!”三年,她一定要在三年内报仇雪恨!太史无极没想到女人竟夸下海口,“一言为定,滚吧。”苏未央看了一眼颍川王俊容潮红、衣衫不整的模样,“用我帮你叫下人吗?”“不用,滚,”太史无极伸手一指,旁侧的门,“从那,回你的雅间。”苏未央毫不迟疑,转身就走。女人走了,太史无极却没马上唤人。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银针,陷入沉思——怀玉郡主,怎么说变就变?另一边。苏未央出了两个雅间中间的门,却发现,她刚刚是在颍川王的休息间。换句话说,要么是她中毒后,意识不清自己走进去,要么是被那些有心之人送进去。无论如何,她也算是因祸得福,拉来了同盟。苏未央一想到身旁马上有两个武功高强的女侍卫,便暗暗喜悦。但同时她也清楚的知道,这两个女侍卫只是她过渡时期用的人,如果以后要对付狗男女,还得自己收复一些手下。至于去哪收复,她心中已有打算。思考得差不多,苏未央便把身上的银针拔下,走到门口,却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住。苏未央勾唇一笑——就这?之后走到窗口,趴着窗子对外大喊,“快来人啊!有人要谋杀本郡主,你们快报给皇上,皇上会重赏。”正在看切磋大会的众人,听见酒楼上,怀玉郡主的喊声齐齐一愣,纷纷看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本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秋叶急忙冲了进来,“郡主,您别喊!奴婢不就是晚了一会吗?”苏未央收回探出窗的身子,懒洋洋地瞥了一眼,“本郡主玩腻了,安排人回王府吧。”秋叶任务还没完成,怎么愿意送郡主回去?“郡主,岑世子他……”还没等秋叶说完,就见苏未央再次从窗口探出身子,作势要喊。叶秋吓坏了,“别喊!奴婢这就安排马车回王府。”苏未央道,“这才乖嘛。”说着,看了一眼秋叶身旁。秋叶和夏荷两人从来形影不离、狼狈为奸,为什么此时只见秋叶不见夏荷?难道……苏未央突然想起自己中的药——当时为了谨慎起见,她见夏荷给她打扇子,便先抢过来扇夏荷,确定没什么腐蚀液体或者气体后,这才让夏荷打扇子。如今想来,夏荷要么服了解药,要么……呵,用另一种方法解毒吧?苏未央的视线看到了桌子,“秋叶你过来。”秋叶见郡主改变了注意,惊喜道,“是,郡主。”苏未央上前,一把拉住秋叶的手腕,用手指压着她关节的麻筋,轻轻一捏,就听秋叶一声惨叫。而苏未央另一只手则是不紧不慢,拿起了桌上的茶,直接倒进秋叶的口中。扔了茶杯,推上下颚,捏住颚骨。还没等秋叶反应过来,苏未央放开了秋叶的手,在其喉咙下面一寸的穴位上狠狠点了两下。咕噜一声,秋叶把一杯茶,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当秋叶意识到自己喝了什么时,顿时花容失色,急忙要抠舌头催吐。苏未央冷眼道,“怎么?茶里有毒?这茶,可是你亲手给本郡主端来的。”秋叶急得不行,左右为难。苏未央笑道,“走吧,回王府。”说着,推开慌张的秋叶,率先出了房门。门口的下人见郡主出来,齐齐见礼,之后就要随着郡主离开。窗外。因为怀玉郡主的一嗓子,有序的切磋大会彻底乱腾起来。众人没听清,只隐约听见什么皇上、什么重赏,就等着郡主再喊一声。然而怀玉郡主竟不喊了,一时间众人骂骂咧咧。苏未央刚要下楼梯,就见两个人一边快速整理衣服,一边冲到楼梯口,拦住了她。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面生的两个下人。如今距离近了,而且面对面,苏未央能清楚看出两人眼神中的戾气和流气,这种不受拘束的眼神,她见过,绝不是朝廷中人,也不可能是下人。而是……江湖人!

在线试读

第9章

女子脸上本擦着花花绿绿的胭脂水粉,因为出了不少汗,妆容被帕子擦掉,露出白嫩嫩的面颊。

太史无极眉头越皱越紧,只觉得面前女子古怪。

他仔细打量女子脸上的细节,确定这人不是外人假扮。

苏未央面无表情,用手指捻着内关穴上的银针,“王爷,您还没想好吗?这合作对您有利而无害。”

太史无极的眉头慢慢松开,“好,本王这有两名武功高强的女侍卫,给你派去。”

“多谢!”苏未央,“第二个要求,您若是没有中意女子,我们的婚约便暂时别退;若是有,那您可以随时退婚。”

太史无极不解,“你不是一直想让本王退婚?”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我被药物控制,丧失理智,前些天他们下的药物突然失效,我才恢复了一些。”

太史无极惊讶,“下药?谁给你下药?”

“我身边的丫鬟,母后黑手,多半是柳姨娘。”

“一个姨娘,这么大胆子?岂有此理!用不用本王帮你上奏皇上?”

苏未央道,“暂时不用,这件事便不劳王爷了。”

太史无极凝视着她,总觉得女子身上还有秘密。

苏未央为何不用颍川王帮忙?

因为她想借用这个身份来对付戴简修、五公主,和皇后。

在真正对付他们之前,不能轻举妄动,不能引起轻易改变身份,要确保敌在明、我在暗,伺机而动。

太史无极问道,“既然女侍卫的所有权归本王,又以什么借口,派到你身边。”

苏未央收回思绪,认真道,“若王爷同意,便说,派人监视我这个不守妇道的未婚妻便可,至于其他,不劳烦王爷,即便我们在公开场合见面,若王爷不像理我,就装成与我不熟便可。”

太史无极挑眉,“你确定能治本王的腿?”

苏未央还未诊断,自是没把握的,但为了能拉倒盟友,她不想要什么医德了。

“能!”

斩钉截铁。

太史无极冷笑,“好,本王信你。你若治不了,别怪本王手下无情。”

“可以!请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医不好王爷的腿,任由王爷发落!”

三年,她一定要在三年内报仇雪恨!

太史无极没想到女人竟夸下海口,“一言为定,滚吧。”

苏未央看了一眼颍川王俊容潮红、衣衫不整的模样,“用我帮你叫下人吗?”

“不用,滚,”太史无极伸手一指,旁侧的门,“从那,回你的雅间。”

苏未央毫不迟疑,转身就走。

女人走了,太史无极却没马上唤人。

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银针,陷入沉思——怀玉郡主,怎么说变就变?

另一边。

苏未央出了两个雅间中间的门,却发现,她刚刚是在颍川王的休息间。

换句话说,要么是她中毒后,意识不清自己走进去,要么是被那些有心之人送进去。

无论如何,她也算是因祸得福,拉来了同盟。

苏未央一想到身旁马上有两个武功高强的女侍卫,便暗暗喜悦。

但同时她也清楚的知道,这两个女侍卫只是她过渡时期用的人,如果以后要对付狗男女,还得自己收复一些手下。

至于去哪收复,她心中已有打算。

思考得差不多,苏未央便把身上的银针拔下,走到门口,却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住。

苏未央勾唇一笑——就这?

之后走到窗口,趴着窗子对外大喊,“快来人啊!有人要谋杀本郡主,你们快报给皇上,皇上会重赏。”

正在看切磋大会的众人,听见酒楼上,怀玉郡主的喊声齐齐一愣,纷纷看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本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

秋叶急忙冲了进来,“郡主,您别喊!奴婢不就是晚了一会吗?”

苏未央收回探出窗的身子,懒洋洋地瞥了一眼,“本郡主玩腻了,安排人回王府吧。”

秋叶任务还没完成,怎么愿意送郡主回去?

“郡主,岑世子他……”

还没等秋叶说完,就见苏未央再次从窗口探出身子,作势要喊。

叶秋吓坏了,“别喊!奴婢这就安排马车回王府。”

苏未央道,“这才乖嘛。”

说着,看了一眼秋叶身旁。

秋叶和夏荷两人从来形影不离、狼狈为奸,为什么此时只见秋叶不见夏荷?

难道……

苏未央突然想起自己中的药——当时为了谨慎起见,她见夏荷给她打扇子,便先抢过来扇夏荷,确定没什么腐蚀液体或者气体后,这才让夏荷打扇子。

如今想来,夏荷要么服了解药,要么……呵,用另一种方法解毒吧?

苏未央的视线看到了桌子,“秋叶你过来。”

秋叶见郡主改变了注意,惊喜道,“是,郡主。”

苏未央上前,一把拉住秋叶的手腕,用手指压着她关节的麻筋,轻轻一捏,就听秋叶一声惨叫。

而苏未央另一只手则是不紧不慢,拿起了桌上的茶,直接倒进秋叶的口中。

扔了茶杯,推上下颚,捏住颚骨。

还没等秋叶反应过来,苏未央放开了秋叶的手,在其喉咙下面一寸的穴位上狠狠点了两下。

咕噜一声,秋叶把一杯茶,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

当秋叶意识到自己喝了什么时,顿时花容失色,急忙要抠舌头催吐。

苏未央冷眼道,“怎么?茶里有毒?这茶,可是你亲手给本郡主端来的。”

秋叶急得不行,左右为难。

苏未央笑道,“走吧,回王府。”

说着,推开慌张的秋叶,率先出了房门。

门口的下人见郡主出来,齐齐见礼,之后就要随着郡主离开。

窗外。

因为怀玉郡主的一嗓子,有序的切磋大会彻底乱腾起来。

众人没听清,只隐约听见什么皇上、什么重赏,就等着郡主再喊一声。

然而怀玉郡主竟不喊了,一时间众人骂骂咧咧。

苏未央刚要下楼梯,就见两个人一边快速整理衣服,一边冲到楼梯口,拦住了她。

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面生的两个下人。

如今距离近了,而且面对面,苏未央能清楚看出两人眼神中的戾气和流气,这种不受拘束的眼神,她见过,绝不是朝廷中人,也不可能是下人。

而是……江湖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