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我只想当太子爷)刘铮郑月茹完整版在线阅读_刘铮郑月茹完整版阅读

(我只想当太子爷)刘铮郑月茹完整版在线阅读_刘铮郑月茹完整版阅读 第17章 试读

2023-01-12 16:42 作者:雾都老烟斗
  • 我只想当太子爷 我只想当太子爷

    以军事历史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雾都老烟斗”大大创作,刘铮郑月茹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第7章“这是何事?”刘大豪吓了一跳“客官客官,快躲起来!”刘铮还没来得及发问,这家酒馆的老板已经轻车熟路把酒馆的门给关起来,还顺手拿着一包白米放在门口,店里刚才正在吃饭的客人,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推杯换盏这种场景,刘铮都看呆了“呵呵,客官可是外地人?”老板拿着一壶酒,给两人送来刘铮听着门外马匹疾跑,杀声阵阵,这店里却是酒酣耳热,谈笑风生,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这位老板,这外面是...........

    立即阅读
    雾都老烟斗 军事历史 刘铮 郑月茹

章节介绍

军事历史《我只想当太子爷》,主角分别是刘铮郑月茹,作者“雾都老烟斗”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什么意思?”“对赌?”郑月茹完全没听过。刘铮呵呵一笑:“没错,对赌协议。既然郑大小姐,觉得将万花楼盘给我,心中不舍,那不如,我出一些银子,咱们一人一半股份?”“入股我倒是懂,但是对赌呢?”郑月茹饶有兴趣问道。刘铮道:“所谓对赌,就是我暂时入股一半,但是万花楼的管理权,需交由我手上。我们暂定半年期限,若是万花楼能在我手中转亏为盈,那郑大小姐,就将这万花楼,彻底卖给我刘铮,如何?”众人一听都是哗然。很多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转亏为盈?万花楼是一个烧钱的地方,谁不知道?你一个败家子,怎么将郑家都没法赚钱的万花楼,转亏为盈的?郑月茹也是一笑:“那如果刘兄输了呢?”刘铮斩钉截铁道:“如果我输了,这一半股份,我分毫不要,全部都是郑大小姐的!”所有人,都听得浑身一震,不可思议。要知道,就目前的万花楼来说,想要一半股份,按照郑大小姐的报价,也至少需要五千两!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刘铮不能在半年之内,让万花楼转亏为盈,这五千两就等于是扔了!“大气啊!”陈翔听得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眼中却尽是嘲讽之色。这不是拿钱往海里扔吗?其他人也哄笑不止。这大凉州的第一纨绔,就是会玩!五千两就这么扔了,眼睛都不眨一下。“郑大小姐,如何?”刘铮懒得搭理他们,笑看着郑月茹。郑月茹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心中却是已经开始盘算起来。郑月茹,郑家大小姐,堂堂郑家,这一辈的年轻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继承人,几个公子哥,全部都是纨绔子弟二世祖,倒是郑月茹,却是雷厉风行,精通商事,一早就站了出来,挑起家族大梁。所以,身为女儿身,做男人打扮,一是因为便于出头露面,二也是她把自己当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来。虽说刚才对这刘家公子,有点刮目相看。但无论郑月茹心中如何盘算,都想不通,刘铮这个对赌,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就是纯粹想买万花楼乐呵,就去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呵呵......纨绔!心中失望再次涌起,郑月茹淡然道:“刘兄提议倒也好玩,如果我不接受,怕是大家不同意了。”“好!那我就应下刘兄的对赌协议!”刘铮听得大喜,他倒是也想过,重新投资开一家这样的酒楼,但在看到这万花楼的账单之后,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无他。做生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一时脑热。这小小一个万花楼,涉及的事情可不是一般多,需要打通的关节,也不是一般的繁琐。简单来说,一些酒水供应,一些粉头贩卖交换,一些奴隶的交易,一些官面上的文章,一些运输中的关卡,这些郑家已经轻车熟路。但刘铮呢?他初来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谁。让他去亲自带队去跑这些线?得了吧!他没那时间,有这时间,他还要折腾自己的领地。虽说,这个年代的商业体系,已经逐渐成熟,但还没有发展到后世那么健全。在郑家掌控着万花楼的情况下,刘铮再开一家,更不可能招到那些相对熟练的人才。到时候,怕才是真正的亏空!所以,他想拿下万花楼,必须要接手这现成的,酒楼有,粉头有,名气有,顺便管理团队也有。这就完全不一样了。“刘兄可别反悔啊......”郑月茹吩咐下人拿来纸笔,两人当即立下合约。一式两份,刘铮欣喜揣起一份,五千两银票,就这么扔了出去。郑月茹笑着道:“恭喜刘兄,这半年万花楼的管理权,就暂时交由刘兄了。只是不知道,刘兄接下来,可有什么样的动作?”她确实很好奇这件事。看起来这刘铮自信满满,于是郑月茹心中其实是有些不服气的。自己搞这万花楼,搞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一次是盈利的。他接手,半年就想盈利?她觉得这是痴人说梦!刘铮呵呵一笑:“山人自有妙计,虽说我管理万花楼,但郑小姐,也得从旁协助才是啊!”郑月茹飒然道:“那是自然!”刘铮眼中精光一闪:“那就先改名!”“什么?”郑月茹赶忙道:“刘兄,这个......”在这个年代,一个商号的名字,那可就是金字招牌,这五年她为什么一直砸钱,就是想把这个牌子做起来!这个时候让万花楼改名,岂不是扎她的心?刘铮环视一圈,果断点头,不用质疑道:“绝对不能再用‘万花楼’了,脂粉气太重。”这句话,那些粉头们不让了,一个个啐了过来。那些客人也纷纷嗤笑摇头。这等烟花之地,脂粉气不重,谁会来?没有这些脂粉,谁会把钱给你?郑月茹也想这般提醒,但一想到万花楼已经是刘铮的了,人家说了算,白纸黑字这是不能耍赖皮的,于是欲言又止:“那刘兄是想改成......”“凤鸣楼!”刘铮想都不想。郑月茹微微一怔。凤鸣楼?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大气了。而且......凤鸣楼,其中自有两种含义,一种自然是美女成群,莺声燕语,仿若凤鸣。另一方面,凤凰自古以来都代表着人才,这凤鸣楼,岂不是说,这里同样也是那些文人骚客才子聚集之地?高!郑月茹眼睛一亮。刘铮指着这万花楼其中一个视野最好的角落,呵呵笑道:“这个地方,必须重新改过,以跪席为主,风格要雅致,这处便是凤鸣阁!”郑大小姐眼神灼灼:“刘兄意思是,这凤鸣阁便专供文人墨客辩论之地?”刘铮点了点头:“不仅如此,日后我凤鸣楼,还要有一个规矩,这凤鸣阁,一日出一题!辩论士子胜出者,当日免单!”轰!这话一出,在场那些文人士子们,欣喜对视。“好!”“刘公子大气!”“这是一个好主意啊!”古人做生意,都是有板有眼,哪里见过这些?动不动就面单,不愧是凉州第一纨绔!郑月茹短暂不懂,很快也就反应过来。这虽说有免单,但却只限一人,这一日一题宣传传去,怕是来惠顾凤鸣楼的文人士子必然会增倍!如此一来,那免单一人的费用,不就几倍赚回来了?老天!郑月茹不可思议看着这刘铮,这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其实并不是郑月茹笨,奈何这些销售套路,都是现代社会的,虽说拿出来一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自然这个年代的人,那是绝对想不出来了。“还有呢?”突然,郑月茹心中有些惊喜,觉得这个纨绔子弟,可能还真的是一个宝藏男孩。刘铮沉吟道:“当然还有,咱凤鸣楼总共四层,必须要有相对的等级,简单一些设定。第四层,以后就叫云端上!”“云端上?”郑月茹默念几遍,点头同意。通俗易懂,意境不俗。“第三层,则是望舒台!”“好!”不少文人纷纷赞叹。“第二层,水墨轩,第一层,三千繁华!”郑月茹听得频频点头:“那这设定?”刘铮哈哈大笑:“想在一层消费,任何人都可以。但是想去二层消费,则要有些门槛了。”“门槛?”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这个凉州的公子哥,门门道道竟然这么多?刘铮再次喊那掌柜的拿纸笔来,一边研墨,一边呵呵笑道:“很简单,一层消费,看个人实力。”“二层最低消费,则是五十两银子!”“这......”“疯子!”“你是穷疯了吧?”那些客人,纷纷不让了,尤其是陈翔,冷笑看着刘铮:“我倒是什么惊才绝艳的办法,原来也是一个黑心商人啊!”郑月茹也着急起来。五十两?这不是开玩笑吗?在银州,有几个人能来这里,一次消费得起五十两的?五十两,在后世,都是几万块钱的样子了,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的。刘铮微微一笑。这些古代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消费模式,担心也是正常的。事实上,自古至今,这种等级消费的模式,从来不乏很多人趋之若鹜,不为其他,就是为了能装比!居高临下的感觉!这就是虚荣!每个人都有虚荣,只要你能get到这些人的爽点,就不愁有人给你买单!那么。只有钱,自然不够。刘铮笑道:“当然,想要进入水墨轩,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对对联!”对联?众人都懵了。这又是什么跟什么?郑月茹却是兴奋道:“刘兄是说......”刘铮微微一笑,已经拿起毛笔,开始写字。这个年代的文人,不仅痴迷于诗词歌赋,同样对对联也是痴迷不已。楹联同样也是一种文采的表达方式。每年端午,还有各种庙会,等会,都是楹联诗词大比拼的时候,总会有各路人才辈出。郑月茹心中微惊。这刘铮,不仅仅诗词歌赋很擅长,莫非还会楹联?她已经明白了刘铮的意思,看来能对得上他楹联的,又可以在第二层免费消费了。可是,这么一来,就需要这楹联,门槛必须很高才行,他行吗?“楹联?”陈翔也在旁边嘲讽大笑:“刘公子还会这个?”他是绝对不信的。其他人也纷纷摇头。果然。刘铮笔走龙蛇,写出一个上联来,众人一看,登时狂笑不已。“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在线试读

第17章

“什么意思?”

“对赌?”

郑月茹完全没听过。

刘铮呵呵一笑“没错,对赌协议。既然郑大小姐,觉得将万花楼盘给我,心中不舍,那不如,我出一些银子,咱们一人一半股份?”

“入股我倒是懂,但是对赌呢?”

郑月茹饶有兴趣问道。

刘铮道“所谓对赌,就是我暂时入股一半,但是万花楼的管理权,需交由我手上。我们暂定半年期限,若是万花楼能在我手中转亏为盈,那郑大小姐,就将这万花楼,彻底卖给我刘铮,如何?”

众人一听都是哗然。

很多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转亏为盈?

万花楼是一个烧钱的地方,谁不知道?你一个败家子,怎么将郑家都没法赚钱的万花楼,转亏为盈的?

郑月茹也是一笑“那如果刘兄输了呢?”

刘铮斩钉截铁道“如果我输了,这一半股份,我分毫不要,全部都是郑大小姐的!”

所有人,都听得浑身一震,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目前的万花楼来说,想要一半股份,按照郑大小姐的报价,也至少需要五千两!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刘铮不能在半年之内,让万花楼转亏为盈,这五千两就等于是扔了!

“大气啊!”

陈翔听得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眼中却尽是嘲讽之色。

这不是拿钱往海里扔吗?

其他人也哄笑不止。

这大凉州的第一纨绔,就是会玩!

五千两就这么扔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郑大小姐,如何?”

刘铮懒得搭理他们,笑看着郑月茹。

郑月茹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心中却是已经开始盘算起来。郑月茹,郑家大小姐,堂堂郑家,这一辈的年轻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继承人,几个公子哥,全部都是纨绔子弟二世祖,倒是郑月茹,却是雷厉风行,精通商事,一早就站了出来,挑起家族大梁。

所以,身为女儿身,做男人打扮,一是因为便于出头露面,二也是她把自己当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来。

虽说刚才对这刘家公子,有点刮目相看。

但无论郑月茹心中如何盘算,都想不通,刘铮这个对赌,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

就是纯粹想买万花楼乐呵,就去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呵呵……

纨绔!

心中失望再次涌起,郑月茹淡然道“刘兄提议倒也好玩,如果我不接受,怕是大家不同意了。”

“好!那我就应下刘兄的对赌协议!”

刘铮听得大喜,他倒是也想过,重新投资开一家这样的酒楼,但在看到这万花楼的账单之后,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因无他。做生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一时脑热。这小小一个万花楼,涉及的事情可不是一般多,需要打通的关节,也不是一般的繁琐。

简单来说,一些酒水供应,一些粉头贩卖交换,一些奴隶的交易,一些官面上的文章,一些运输中的关卡,这些郑家已经轻车熟路。但刘铮呢?他初来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谁。

让他去亲自带队去跑这些线?

得了吧!他没那时间,有这时间,他还要折腾自己的领地。

虽说,这个年代的商业体系,已经逐渐成熟,但还没有发展到后世那么健全。在郑家掌控着万花楼的情况下,刘铮再开一家,更不可能招到那些相对熟练的人才。

到时候,怕才是真正的亏空!

所以,他想拿下万花楼,必须要接手这现成的,酒楼有,粉头有,名气有,顺便管理团队也有。

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刘兄可别反悔啊……”

郑月茹吩咐下人拿来纸笔,两人当即立下合约。

一式两份,刘铮欣喜揣起一份,五千两银票,就这么扔了出去。

郑月茹笑着道“恭喜刘兄,这半年万花楼的管理权,就暂时交由刘兄了。只是不知道,刘兄接下来,可有什么样的动作?”

她确实很好奇这件事。

看起来这刘铮自信满满,于是郑月茹心中其实是有些不服气的。自己搞这万花楼,搞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一次是盈利的。

他接手,半年就想盈利?

她觉得这是痴人说梦!

刘铮呵呵一笑“山人自有妙计,虽说我管理万花楼,但郑小姐,也得从旁协助才是啊!”

郑月茹飒然道“那是自然!”

刘铮眼中精光一闪“那就先改名!”

“什么?”

郑月茹赶忙道“刘兄,这个……”

在这个年代,一个商号的名字,那可就是金字招牌,这五年她为什么一直砸钱,就是想把这个牌子做起来!这个时候让万花楼改名,岂不是扎她的心?

刘铮环视一圈,果断点头,不用质疑道“绝对不能再用‘万花楼’了,脂粉气太重。”

这句话,那些粉头们不让了,一个个啐了过来。

那些客人也纷纷嗤笑摇头。

这等烟花之地,脂粉气不重,谁会来?没有这些脂粉,谁会把钱给你?

郑月茹也想这般提醒,但一想到万花楼已经是刘铮的了,人家说了算,白纸黑字这是不能耍赖皮的,于是欲言又止“那刘兄是想改成……”

“凤鸣楼!”

刘铮想都不想。

郑月茹微微一怔。

凤鸣楼?

这个名字,确实有些大气了。而且……凤鸣楼,其中自有两种含义,一种自然是美女成群,莺声燕语,仿若凤鸣。另一方面,凤凰自古以来都代表着人才,这凤鸣楼,岂不是说,这里同样也是那些文人骚客才子聚集之地?

高!

郑月茹眼睛一亮。

刘铮指着这万花楼其中一个视野最好的角落,呵呵笑道“这个地方,必须重新改过,以跪席为主,风格要雅致,这处便是凤鸣阁!”

郑大小姐眼神灼灼“刘兄意思是,这凤鸣阁便专供文人墨客辩论之地?”

刘铮点了点头“不仅如此,日后我凤鸣楼,还要有一个规矩,这凤鸣阁,一日出一题!辩论士子胜出者,当日免单!”

轰!

这话一出,在场那些文人士子们,欣喜对视。

“好!”

“刘公子大气!”

“这是一个好主意啊!”

古人做生意,都是有板有眼,哪里见过这些?动不动就面单,不愧是凉州第一纨绔!

郑月茹短暂不懂,很快也就反应过来。这虽说有免单,但却只限一人,这一日一题宣传传去,怕是来惠顾凤鸣楼的文人士子必然会增倍!

如此一来,那免单一人的费用,不就几倍赚回来了?

老天!

郑月茹不可思议看着这刘铮,这家伙,是怎么想出来的?

其实并不是郑月茹笨,奈何这些销售套路,都是现代社会的,虽说拿出来一说,并没有什么难度,但他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意识,自然这个年代的人,那是绝对想不出来了。

“还有呢?”

突然,郑月茹心中有些惊喜,觉得这个纨绔子弟,可能还真的是一个宝藏男孩。

刘铮沉吟道“当然还有,咱凤鸣楼总共四层,必须要有相对的等级,简单一些设定。第四层,以后就叫云端上!”

“云端上?”

郑月茹默念几遍,点头同意。

通俗易懂,意境不俗。

“第三层,则是望舒台!”

“好!”

不少文人纷纷赞叹。

“第二层,水墨轩,第一层,三千繁华!”

郑月茹听得频频点头“那这设定?”

刘铮哈哈大笑“想在一层消费,任何人都可以。但是想去二层消费,则要有些门槛了。”

“门槛?”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

这个凉州的公子哥,门门道道竟然这么多?

刘铮再次喊那掌柜的拿纸笔来,一边研墨,一边呵呵笑道“很简单,一层消费,看个人实力。”

“二层最低消费,则是五十两银子!”

“这……”

“疯子!”

“你是穷疯了吧?”

那些客人,纷纷不让了,尤其是陈翔,冷笑看着刘铮“我倒是什么惊才绝艳的办法,原来也是一个黑心商人啊!”

郑月茹也着急起来。

五十两?

这不是开玩笑吗?在银州,有几个人能来这里,一次消费得起五十两的?五十两,在后世,都是几万块钱的样子了,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的。

刘铮微微一笑。

这些古代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消费模式,担心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自古至今,这种等级消费的模式,从来不乏很多人趋之若鹜,不为其他,就是为了能装比!

居高临下的感觉!

这就是虚荣!

每个人都有虚荣,只要你能get到这些人的爽点,就不愁有人给你买单!

那么。

只有钱,自然不够。

刘铮笑道“当然,想要进入水墨轩,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对对联!”

对联?

众人都懵了。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郑月茹却是兴奋道“刘兄是说……”

刘铮微微一笑,已经拿起毛笔,开始写字。

这个年代的文人,不仅痴迷于诗词歌赋,同样对对联也是痴迷不已。楹联同样也是一种文采的表达方式。

每年端午,还有各种庙会,等会,都是楹联诗词大比拼的时候,总会有各路人才辈出。

郑月茹心中微惊。

这刘铮,不仅仅诗词歌赋很擅长,莫非还会楹联?

她已经明白了刘铮的意思,看来能对得上他楹联的,又可以在第二层免费消费了。可是,这么一来,就需要这楹联,门槛必须很高才行,他行吗?

“楹联?”

陈翔也在旁边嘲讽大笑“刘公子还会这个?”

他是绝对不信的。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

果然。

刘铮笔走龙蛇,写出一个上联来,众人一看,登时狂笑不已。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