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刘铮郑月茹(我只想当太子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只想当太子爷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刘铮郑月茹(我只想当太子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只想当太子爷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11章 试读

2023-01-12 16:35 作者:雾都老烟斗
  • 我只想当太子爷 我只想当太子爷

    以军事历史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雾都老烟斗”大大创作,刘铮郑月茹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第7章“这是何事?”刘大豪吓了一跳“客官客官,快躲起来!”刘铮还没来得及发问,这家酒馆的老板已经轻车熟路把酒馆的门给关起来,还顺手拿着一包白米放在门口,店里刚才正在吃饭的客人,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推杯换盏这种场景,刘铮都看呆了“呵呵,客官可是外地人?”老板拿着一壶酒,给两人送来刘铮听着门外马匹疾跑,杀声阵阵,这店里却是酒酣耳热,谈笑风生,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这位老板,这外面是...........

    立即阅读
    雾都老烟斗 军事历史 刘铮 郑月茹

章节介绍

主角是刘铮郑月茹的军事历史《我只想当太子爷》,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军事历史,作者“雾都老烟斗”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刘铮绕了几圈,还是没人应答!只有那城门口的大爷,张开那没牙的嘴,笑得十分灿烂。“儿啊,这......”刘大豪满头大汗。刘铮眼神已经变得冰冷起来。前几日,他已经花钱雇佣快马加鞭,给这银州送来县候即将上任的消息。按道理说,信函应该比他们早到三天才对。他们还在阳州又耽搁三天。这时银州这边,应该早就得到消息。然而现在看来......“县候大人到!”刘铮不信邪,依然骑着马吼着。“后生,咱银州哪来县候啊?”那黝黑老头哈哈笑道,一脸嘲笑。不少路人也纷纷对着刘铮指指点点。刘铮喝道:“朝廷新派新任县候即将上任,城中竟然无人迎接?你们莫不是把朝廷放在眼里了吗?”新任县候?银州百姓听得议论纷纷,颇为惊奇。这银州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年都没有来县候了,官府都不知道破成什么样了,所以他们看着这几个人,都觉得十分奇怪,像在看猴子一样。就在这时,城中终于驶来几辆马车。刘铮冷眼看去,忍不住哼了一声。这银州虽说贫瘠,但这种地方,最容易滋生一些本地望族,地主老爷们。尤其是银州这种不治之地,这些望族实际上,成了这里的真正掌权者,因为他们有土地!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第一生产力,他们掌控着社会上最优质的资源,自然也就掌控着这些百姓的生死存亡。于是,这种恶性循环下,农民越穷,他们就越富!银州虽小,但也是三十万人口的州县。这些年,银州崛起四大望族,分别为陈、王、曹、郑,这四家,几乎瓜分了整个银州的权势。刘铮早知自己和父亲的到来,会令他们不喜,但他认为至少面子上,应该过得去。没想到,他们竟然让自己三人,在这烈日炎炎之下,暴晒一个时辰!四辆马车无比豪车,在这银州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恶丁开路,嚣张跋扈。路上百姓敢怒不敢言,纷纷避让。刘大豪忍不住嘀咕道:“好家伙,一个个都是八马大车,比你老爹我当年还要威风啊?”刘铮再次冷哼。这些鱼肉乡里的人,才是银州真正贫瘠的毒瘤。那黄色马车上,在城门口挺稳,跳下一锦衣老者,抱拳笑着走来:“县候大人,千万海涵!家中驴惊了,老朽去抓驴,这才来迟几步啊!”这话说得滑稽无礼,浑然没有把这新来的县候大人放在眼里。众人更是听得大笑。尤其这老者身边那些家丁,更是斜眼看着这边三人,冷笑不止。县候?这银州早是四个望族的地盘,突然来个县候,他们怎能乐意?刘大豪忍着怒气,呵呵笑道:“无妨无妨,阁下是?”不等这老头说话,旁边绿色马车上,再次跳下一人,冷哼一声:“陈员外真是好雅兴啊,亲自去抓驴,也不怕那驴发癫,一脚了结你的狗命?”陈姓老头哼道:“关你曹振何事?”看来这两个人,一个是陈家陈魁,一个是曹家曹振。另外两个马车上,也下来两个人,分别是王家王增明,和郑家郑良。四人各自取笑一阵,这才慢吞吞,带着自己身后那一大批家丁,做出迎接县候的样子来。刘铮看得眼睛微眯。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吗?这四个家伙,每家带着的家丁,至少五十个,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孔武有力。而自己这边,区区三人。其中高下立判。故而,他们脸上那嘲讽和不屑之意,就显得更加明显,不加掩饰了。“驴都惊了?”刘铮突然冷冷一笑。四个老者正假把式抱拳恭迎,听到刘铮这话,纷纷面露怒色。“你是何人?”“哪来的黄口小儿?”刘铮一怒,知道自己今天不立威,怕是这个银州的城门都不好进,哪怕进去,也要注定在他们的淫威之下苟活,登时怒道:“我着你们每日辰时三刻,在城门等候,尔等个个托辞不到,以下犯上,成何体统?”“你想干什么?”“大胆,竟敢辱骂我家老爷?”“竖子拿命来!”四家望族老爷还没说话,那些平时就为非作歹的家丁们,一个个就忍不住了,几人张牙舞爪伸手就往刘铮这边抓来,那老爷们也不阻拦,纷纷冷笑看着。能在城门口,给这县候家人下马威,他们也是乐得其所。三人入银州,就想让银州变天,总得问过他们四大望族!这些家丁虽说是家丁打扮,实际上却是这些望族的私兵,手中武器精良,魁梧有力,比起在阳州遇到的马匪只强不弱。百姓看得纷纷惊呼,这一下怕这小儿要吃大亏。谁知就在他们来到刘铮马前,身边的秦长风大喝一声:“尔敢伤我公子!”铮!长刀拔出,秦长风一踹马肚,那马嘶鸣一声,奔腾过来,不等家丁出手,长刀已经来到他们眼前。砰砰砰!秦长风下手倒是也有考量,并未用刀刃一面,而是用那刀背就将那冲上来的七八个人打翻在地。一人一马。立在刘铮当前,怒目圆瞪,杀气凛然!“这......”“这后生好是生猛!”“真是一条好汉啊!”百姓看得惊为天人。四大望族的老爷们,却是面如土灰。那家丁们不信邪,起身还想争斗一番,却被秦长风长刀又在背上猛拍几下,他们还未捡起地上的兵器,便是已经昏厥过去。现场一静。“还有谁?”秦长风一夫当关,气势惊人。其他家丁投鼠忌器,虽然怒视冲冲,但却再没有一人敢上前!“好汉好汉住手,切莫伤了和气!”“县候大人,是吾等来迟了,是惩是罚,听凭县候大人处置!”这四个老爷,吓得双腿发抖,面色惨白。此等高手,想要他们的命,便也只在一瞬之间。刘大豪赶紧下马,虚扶四人笑道:“无妨无妨,小事小事。为官之道,本就不该如此劳师动众,是吾儿太较真了。走走走,大家进城!”初来银州,三人还算是客,稍稍打脸足够,冲突太过激烈,也会得不偿失。刘铮也不说什么。四大望族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倒是那旁观的百姓们,啧啧称奇。新任县候如此搓了四大望族的锐气,实属少见。只是初来乍到,就这般霸气,寸步不让,这以后的银州城,怕是要热闹很多了。有秦长风持刀在侧,这一路上,望族老爷们,这个陪着小心,也算热情有加。银州城内,果然和外面也差不多。街道坑坑洼洼,建筑破烂不堪,一眼看去,街上百姓都是营养不良的表现。但刘铮能看得出来,这银州之地,民风彪悍,虽然望族统治这里这么多年,但面对这四个望族老爷,街上不少人的眼中,还是会公然露出仇视的光芒。这是好事!一趟走下来,刘铮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县候大人初至银州,当让我陈家尽一次地主之谊啊!”那陈魁热情邀请道。其他三家也不遑多让,一定要盛宴一场,庆贺县候大人的到来。刘大豪生怕又是鸿门宴,赶紧婉拒道:“诸位有心了,只是我这县候刚刚上任,当先去县候府住下才是。”“县候府?”四个老爷忍着笑,现场气氛十分诡异。“哈哈好,去县候府!”四人领路县候府,待到来到一个破败院子跟前,他们便不走了。刘大豪愣道:“诸位这是......”陈魁大笑道:“大人,这便是县候府啊!”“什么?”刘大豪脸色一变。这院子大概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住和收拾了,面积倒是不小,只是一眼看上去,就知年久失修,门窗破败,甚至一间屋子,已经没了屋顶。那木制建筑,当真是虫咬鼠窜,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就算窗户,都是透着风的。蜘蛛网,布满里里外外,院中杂草丛生。廖无人烟。“噗......”一家丁没忍住,噗嗤一声大笑出来。那王增明也假装摇头道:“县候大人,不如您先去我王家暂住?容我吩咐下人,帮忙翻修一下这县候府?”“哈哈哈哈!”“这院子,确实不如我家狗窝!”“堂堂县候啊,哎真是!”家丁们,一个个极尽嘲讽能事。百姓们也看得纷纷摇头。“劳烦诸位费心了,我们就住在这里就好!”刘大豪还没说完,刘铮笑着说道。他暂时还不想和这些望族撕破脸皮,若是去了他们的家里住,发生什么还说不定呢。“好好好!”“既然县候大人执意如此,吾等就先告退!”四大望族纷纷抱拳离开。登时,只剩下这三人,一脸茫然地看着这破败的院子。一个州县,县候府就是脸面。简单来说,就如今这破败的县候府,不仅仅是三人住得寒碜,更是使得这县候府包括县候毫无威严,没有威严的官府,谈何统治?就现在。三人三马立在这里,那黝黑的老汉,又搬了一个板凳,坐在旁边看起了热闹。“后生,他们都在看你们笑话哩!”刘铮嘴角一阵抽搐。莫不是你看得最起劲?

在线试读

第11章

刘铮绕了几圈,还是没人应答!

只有那城门口的大爷,张开那没牙的嘴,笑得十分灿烂。

“儿啊,这……”

刘大豪满头大汗。

刘铮眼神已经变得冰冷起来。前几日,他已经花钱雇佣快马加鞭,给这银州送来县候即将上任的消息。

按道理说,信函应该比他们早到三天才对。他们还在阳州又耽搁三天。这时银州这边,应该早就得到消息。

然而现在看来……

“县候大人到!”

刘铮不信邪,依然骑着马吼着。

“后生,咱银州哪来县候啊?”

那黝黑老头哈哈笑道,一脸嘲笑。不少路人也纷纷对着刘铮指指点点。

刘铮喝道“朝廷新派新任县候即将上任,城中竟然无人迎接?你们莫不是把朝廷放在眼里了吗?”

新任县候?

银州百姓听得议论纷纷,颇为惊奇。

这银州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年都没有来县候了,官府都不知道破成什么样了,所以他们看着这几个人,都觉得十分奇怪,像在看猴子一样。

就在这时,城中终于驶来几辆马车。

刘铮冷眼看去,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银州虽说贫瘠,但这种地方,最容易滋生一些本地望族,地主老爷们。尤其是银州这种不治之地,这些望族实际上,成了这里的真正掌权者,因为他们有土地!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第一生产力,他们掌控着社会上最优质的资源,自然也就掌控着这些百姓的生死存亡。

于是,这种恶性循环下,农民越穷,他们就越富!

银州虽小,但也是三十万人口的州县。

这些年,银州崛起四大望族,分别为陈、王、曹、郑,这四家,几乎瓜分了整个银州的权势。刘铮早知自己和父亲的到来,会令他们不喜,但他认为至少面子上,应该过得去。没想到,他们竟然让自己三人,在这烈日炎炎之下,暴晒一个时辰!

四辆马车无比豪车,在这银州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恶丁开路,嚣张跋扈。路上百姓敢怒不敢言,纷纷避让。

刘大豪忍不住嘀咕道“好家伙,一个个都是八马大车,比你老爹我当年还要威风啊?”

刘铮再次冷哼。

这些鱼肉乡里的人,才是银州真正贫瘠的毒瘤。

那黄色马车上,在城门口挺稳,跳下一锦衣老者,抱拳笑着走来“县候大人,千万海涵!家中驴惊了,老朽去抓驴,这才来迟几步啊!”

这话说得滑稽无礼,浑然没有把这新来的县候大人放在眼里。

众人更是听得大笑。

尤其这老者身边那些家丁,更是斜眼看着这边三人,冷笑不止。

县候?

这银州早是四个望族的地盘,突然来个县候,他们怎能乐意?

刘大豪忍着怒气,呵呵笑道“无妨无妨,阁下是?”

不等这老头说话,旁边绿色马车上,再次跳下一人,冷哼一声“陈员外真是好雅兴啊,亲自去抓驴,也不怕那驴发癫,一脚了结你的狗命?”

陈姓老头哼道“关你曹振何事?”

看来这两个人,一个是陈家陈魁,一个是曹家曹振。

另外两个马车上,也下来两个人,分别是王家王增明,和郑家郑良。

四人各自取笑一阵,这才慢吞吞,带着自己身后那一大批家丁,做出迎接县候的样子来。

刘铮看得眼睛微眯。

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吗?

这四个家伙,每家带着的家丁,至少五十个,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孔武有力。

而自己这边,区区三人。

其中高下立判。

故而,他们脸上那嘲讽和不屑之意,就显得更加明显,不加掩饰了。

“驴都惊了?”

刘铮突然冷冷一笑。

四个老者正假把式抱拳恭迎,听到刘铮这话,纷纷面露怒色。

“你是何人?”

“哪来的黄口小儿?”

刘铮一怒,知道自己今天不立威,怕是这个银州的城门都不好进,哪怕进去,也要注定在他们的淫威之下苟活,登时怒道“我着你们每日辰时三刻,在城门等候,尔等个个托辞不到,以下犯上,成何体统?”

“你想干什么?”

“大胆,竟敢辱骂我家老爷?”

“竖子拿命来!”

四家望族老爷还没说话,那些平时就为非作歹的家丁们,一个个就忍不住了,几人张牙舞爪伸手就往刘铮这边抓来,那老爷们也不阻拦,纷纷冷笑看着。能在城门口,给这县候家人下马威,他们也是乐得其所。

三人入银州,就想让银州变天,总得问过他们四大望族!

这些家丁虽说是家丁打扮,实际上却是这些望族的私兵,手中武器精良,魁梧有力,比起在阳州遇到的马匪只强不弱。

百姓看得纷纷惊呼,这一下怕这小儿要吃大亏。

谁知就在他们来到刘铮马前,身边的秦长风大喝一声“尔敢伤我公子!”

铮!

长刀拔出,秦长风一踹马肚,那马嘶鸣一声,奔腾过来,不等家丁出手,长刀已经来到他们眼前。

砰砰砰!

秦长风下手倒是也有考量,并未用刀刃一面,而是用那刀背就将那冲上来的七八个人打翻在地。

一人一马。立在刘铮当前,怒目圆瞪,杀气凛然!

“这……”

“这后生好是生猛!”

“真是一条好汉啊!”

百姓看得惊为天人。

四大望族的老爷们,却是面如土灰。

那家丁们不信邪,起身还想争斗一番,却被秦长风长刀又在背上猛拍几下,他们还未捡起地上的兵器,便是已经昏厥过去。

现场一静。

“还有谁?”

秦长风一夫当关,气势惊人。

其他家丁投鼠忌器,虽然怒视冲冲,但却再没有一人敢上前!

“好汉好汉住手,切莫伤了和气!”

“县候大人,是吾等来迟了,是惩是罚,听凭县候大人处置!”

这四个老爷,吓得双腿发抖,面色惨白。

此等高手,想要他们的命,便也只在一瞬之间。

刘大豪赶紧下马,虚扶四人笑道“无妨无妨,小事小事。为官之道,本就不该如此劳师动众,是吾儿太较真了。走走走,大家进城!”

初来银州,三人还算是客,稍稍打脸足够,冲突太过激烈,也会得不偿失。

刘铮也不说什么。

四大望族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倒是那旁观的百姓们,啧啧称奇。

新任县候如此搓了四大望族的锐气,实属少见。

只是初来乍到,就这般霸气,寸步不让,这以后的银州城,怕是要热闹很多了。

有秦长风持刀在侧,这一路上,望族老爷们,这个陪着小心,也算热情有加。

银州城内,果然和外面也差不多。

街道坑坑洼洼,建筑破烂不堪,一眼看去,街上百姓都是营养不良的表现。但刘铮能看得出来,这银州之地,民风彪悍,虽然望族统治这里这么多年,但面对这四个望族老爷,街上不少人的眼中,还是会公然露出仇视的光芒。

这是好事!

一趟走下来,刘铮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县候大人初至银州,当让我陈家尽一次地主之谊啊!”

那陈魁热情邀请道。

其他三家也不遑多让,一定要盛宴一场,庆贺县候大人的到来。

刘大豪生怕又是鸿门宴,赶紧婉拒道“诸位有心了,只是我这县候刚刚上任,当先去县候府住下才是。”

“县候府?”

四个老爷忍着笑,现场气氛十分诡异。

“哈哈好,去县候府!”

四人领路县候府,待到来到一个破败院子跟前,他们便不走了。

刘大豪愣道“诸位这是……”

陈魁大笑道“大人,这便是县候府啊!”

“什么?”

刘大豪脸色一变。

这院子大概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住和收拾了,面积倒是不小,只是一眼看上去,就知年久失修,门窗破败,甚至一间屋子,已经没了屋顶。那木制建筑,当真是虫咬鼠窜,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

就算窗户,都是透着风的。

蜘蛛网,布满里里外外,院中杂草丛生。

廖无人烟。

“噗……”

一家丁没忍住,噗嗤一声大笑出来。

那王增明也假装摇头道“县候大人,不如您先去我王家暂住?容我吩咐下人,帮忙翻修一下这县候府?”

“哈哈哈哈!”

“这院子,确实不如我家狗窝!”

“堂堂县候啊,哎真是!”

家丁们,一个个极尽嘲讽能事。百姓们也看得纷纷摇头。

“劳烦诸位费心了,我们就住在这里就好!”

刘大豪还没说完,刘铮笑着说道。

他暂时还不想和这些望族撕破脸皮,若是去了他们的家里住,发生什么还说不定呢。

“好好好!”

“既然县候大人执意如此,吾等就先告退!”

四大望族纷纷抱拳离开。

登时,只剩下这三人,一脸茫然地看着这破败的院子。

一个州县,县候府就是脸面。

简单来说,就如今这破败的县候府,不仅仅是三人住得寒碜,更是使得这县候府包括县候毫无威严,没有威严的官府,谈何统治?

就现在。

三人三马立在这里,那黝黑的老汉,又搬了一个板凳,坐在旁边看起了热闹。

“后生,他们都在看你们笑话哩!”

刘铮嘴角一阵抽搐。

莫不是你看得最起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