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小官升迁记》聂飞舒景华全本阅读_(聂飞舒景华)全集阅读

《小官升迁记》聂飞舒景华全本阅读_(聂飞舒景华)全集阅读 第28章 试读

2023-01-12 16:30 作者:金铉山
  • 小官升迁记 小官升迁记

    《小官升迁记》,以聂飞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聂飞”倾力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要滚可以啊”聂飞笑道,心说既然撕破脸皮了,老子也不用给你面子“马主任,我记得你老公是县里一家公司的销售员吧?听说还时常出差,周五晚上你老公肯定也不在家吧?”“聂飞你什么意思?”马晓燕心中咯噔一下,她老公周五就去外地出差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昨晚她跟彭正盛见面还大吵了一架“这也多亏马主任你平时给我安排这么多工作呢”聂飞看了看四周小声道,虽然他可以用这件事跟马晓燕撕破脸,但这也只能是私底下撕...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铉山的《小官升迁记》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一路上聂飞也没怎么说话,就光听舒景华说了,无非就是一些上面的政策,农村应该如何摆脱贫困,应该走什么路子,把聂飞在后面听得直撇嘴。民政你懂,扶贫你也懂,经济发展你懂,你干脆去当市长算了,赖顺贵还一脸郑重地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这让舒景华很是满意。在村里转悠了差不多一下午,去张婆婆那几家贫困户只是看了几眼就出来了,也许是赖顺贵陪得周到,舒景华当场就拍板将张婆婆等几家纳入低保费发放的范畴,张婆婆听后激动地想拉着舒景华的手道谢,结果舒景华却显得有些厌恶地躲开了,直接走出了张婆婆家,“顺贵叔,事情也办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吧?”聂飞见事情也差不多了,下午天都快黑了,赖顺贵总该放自己走吧。“你这样,聂飞,你去你家鱼塘里弄几条乌鱼,要个大点的,拿到我家来,一会儿我给舒主任装上!”赖顺贵思索了一下道,然后又跑到舒景华那边。“舒主任,我在家里准备了些农家菜,家里的腊肉炒花菜、土猪肉灌的香肠、再炒了两盘腊排骨,还有一道烤韭菜,那是我们村里的一绝!正好我闺女上次给我带了两瓶茅台我一直舍不得喝,这次就借着舒主任的光,让我把这馋给解了!”赖顺贵一脸讨好地看向舒景华邀请道。“这不好吧?”舒景华眉头一挑,“我们下来是给乡亲们排忧解难的,这不成了吃拿卡要了嘛?”聂飞心中就极为鄙视舒景华,马匹的,你吃拿卡要的还少了吗?“瞧您说哪儿的话!”赖顺贵立刻笑着说道。“舒主任为了咱们港桥乡的低保事业奔波劳碌,我这个做村支书的总得代表我们东合村的群众表示一下感谢吧?”“反正也快到吃饭的点了。”舒景华眼珠子转了转。“刚才那个妮子你说是省报社的?这样,你去请她也来吃饭,正好我有些问题要问她!”“行!您就请好吧您!”赖顺贵就知道舒景华的算盘了,心道他单独去找江果那妮子肯定不行,那妮子发起脾气来连他这个村支书都不会认的,看来还是得找他爹妈去!一转身,赖顺贵就看到聂飞还站在这里,便使了个眼色。“聂飞你怎么还站着,赶紧去啊!”说罢就连推带拉地把聂飞给推走了。“唉!鱼儿啊鱼儿!”聂飞蹲在鱼塘边,看着水桶里的三条乌鱼。“你们跟着我聂家也没捞着什么好,不被人吃,却要马上被我送去喂狗啦!算了,也只能怪你们命苦了!”摇头晃脑一阵,提着水桶就往赖顺贵家里走去。不过走到江果家的时候,就看见江苹拿着簸箕在外面倒垃圾,聂飞便换上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苹姐,忙着呢?”聂飞笑道。“打扫打扫,你这干嘛去呢?”江苹见到聂飞又想起昨晚江果说让她跟聂飞在一起的话,就连她父母都好像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没明说出来罢了。江苹就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聂飞比自己小五岁,这不是瞎胡闹么?不过细细想来,其实聂飞这人还是不错的。“喏!”聂飞将手里的桶掂了掂。“顺贵叔让我给他送鱼呢!”“那快去吧!”江苹笑道,“刚才赖书记还让我爸做江果的工作呢,江果也被叫过去吃饭了,那妮子还不乐意呢,不过听说是为张婆婆办理低保,也就去了。”

在线试读

第28章

一路上聂飞也没怎么说话,就光听舒景华说了,无非就是一些上面的政策,农村应该如何摆脱贫困,应该走什么路子,把聂飞在后面听得直撇嘴。

民政你懂,扶贫你也懂,经济发展你懂,你干脆去当市长算了,赖顺贵还一脸郑重地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这让舒景华很是满意。

在村里转悠了差不多一下午,去张婆婆那几家贫困户只是看了几眼就出来了,也许是赖顺贵陪得周到,舒景华当场就拍板将张婆婆等几家纳入低保费发放的范畴,张婆婆听后激动地想拉着舒景华的手道谢,结果舒景华却显得有些厌恶地躲开了,直接走出了张婆婆家,

“顺贵叔,事情也办完了,我可以回去了吧?”聂飞见事情也差不多了,下午天都快黑了,赖顺贵总该放自己走吧。

“你这样,聂飞,你去你家鱼塘里弄几条乌鱼,要个大点的,拿到我家来,一会儿我给舒主任装上!”赖顺贵思索了一下道,然后又跑到舒景华那边。

“舒主任,我在家里准备了些农家菜,家里的腊肉炒花菜、土猪肉灌的香肠、再炒了两盘腊排骨,还有一道烤韭菜,那是我们村里的一绝!正好我闺女上次给我带了两瓶茅台我一直舍不得喝,这次就借着舒主任的光,让我把这馋给解了!”赖顺贵一脸讨好地看向舒景华邀请道。

“这不好吧?”舒景华眉头一挑,“我们下来是给乡亲们排忧解难的,这不成了吃拿卡要了嘛?”

聂飞心中就极为鄙视舒景华,马匹的,你吃拿卡要的还少了吗?

“瞧您说哪儿的话!”赖顺贵立刻笑着说道。“舒主任为了咱们港桥乡的低保事业奔波劳碌,我这个做村支书的总得代表我们东合村的群众表示一下感谢吧?”

“反正也快到吃饭的点了。”舒景华眼珠子转了转。“刚才那个妮子你说是省报社的?这样,你去请她也来吃饭,正好我有些问题要问她!”

“行!您就请好吧您!”赖顺贵就知道舒景华的算盘了,心道他单独去找江果那妮子肯定不行,那妮子发起脾气来连他这个村支书都不会认的,看来还是得找他爹妈去!

一转身,赖顺贵就看到聂飞还站在这里,便使了个眼色。“聂飞你怎么还站着,赶紧去啊!”说罢就连推带拉地把聂飞给推走了。

“唉!鱼儿啊鱼儿!”聂飞蹲在鱼塘边,看着水桶里的三条乌鱼。“你们跟着我聂家也没捞着什么好,不被人吃,却要马上被我送去喂狗啦!算了,也只能怪你们命苦了!”摇头晃脑一阵,提着水桶就往赖顺贵家里走去。

不过走到江果家的时候,就看见江苹拿着簸箕在外面倒垃圾,聂飞便换上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

“苹姐,忙着呢?”聂飞笑道。

“打扫打扫,你这干嘛去呢?”江苹见到聂飞又想起昨晚江果说让她跟聂飞在一起的话,就连她父母都好像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没明说出来罢了。

江苹就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聂飞比自己小五岁,这不是瞎胡闹么?不过细细想来,其实聂飞这人还是不错的。

“喏!”聂飞将手里的桶掂了掂。“顺贵叔让我给他送鱼呢!”

“那快去吧!”江苹笑道,“刚才赖书记还让我爸做江果的工作呢,江果也被叫过去吃饭了,那妮子还不乐意呢,不过听说是为张婆婆办理低保,也就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