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秦羽云颖初《秦羽云颖初》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秦羽云颖初(秦羽云颖初)已完结小说

秦羽云颖初《秦羽云颖初》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秦羽云颖初(秦羽云颖初)已完结小说 第16章 试读

2023-01-12 16:16 作者:芙蓉树下
  • 秦羽云颖初 秦羽云颖初

    都市小说小说《秦羽云颖初》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芙蓉树下”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秦羽云颖初,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此刻,整个现场,全部寂静无声秦羽与姜白雪二人在夕阳下发誓的画面,如同烙印一般,印在所有人的心中,无法磨灭那一刻,少年是真的心怀大志,愿以血肉之躯,守护整个神州大地那时,未来是那么的光明,一条康庄大道,就摆在他的面前可结果呢他选择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或者说,他曾经走完了这条康庄大道,马上就要到终点时,他放弃了转身投入黑暗“秦羽,你没有成为我们的骄傲,而是……我们的耻辱!”云颖初望着双...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网文大咖“芙蓉树下”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秦羽云颖初》,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秦羽云颖初是文里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想看看,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子的。”声音不重,甚至还很平静,铿锵,有力,坚决。惊艳了整片时空和岁月!此刻。朝阳小区之中。一个小孩没心没肺的笑声,以及穿着围裙,满脸怒容的呵斥声,响彻在整片小区楼房的走廊中。望子成龙,是每个父母的目标。可是,有很多家长失望了。一次次的严厉训斥,大声呵斥,换来的,依旧却是屡教不改。正当母亲打算好好教训自己儿子的时候,儿子却忽然停住了,安静了。他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电视。那里,仿佛有星光,深深吸引着少年的眼睛。电视里播放的画面,正是挺拔站在军区的操场上,笑容发自内心的秦羽。“我想看看,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子的。”少年慢慢转过身来,脸上的稚气和顽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沉重。他指着电视画面里的秦羽,仰着头,认真道:“妈妈,我想成为他。”这句话说得母亲大惊失色,刚要厉声呵斥,你想成为叛国贼吗?可是话到嘴边,她愣住了。因为她也注意到秦羽此刻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具有感染力。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唉,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妇女眼泪滴落,喃喃自语。画面收缩。夜已深。万家灯火之中,一户户人家,都呈现着这样的平凡,又普通的一幕。有太多太多的人看着这一幕,内心受到了感触。“呼……”法院内,云颖初再一次长舒一口气,仰起头,让打算落下的眼泪重新倒入眼眶。她现在是女战神,是军人,保家卫国,为己任。对于同类人,她是很敏感的。此刻,她从秦羽眼中看到的,是由衷的愿景,是炽烈的阳光,那一抹光芒,如撕开黑暗的破晓之光一般,闪耀夺目。她看到现场好多人,都流泪了。不知道,这些眼泪究竟是感动,还是悲悯,亦或者是……惋惜。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所有坠落黑暗的人啊,都是灵魂得不到救赎与宽恕,地狱下不去,天堂,他们升不来。……而随着秦羽说出这句话,全网也纷纷出现了热门的话题。“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的?”同样的文字,从秦羽口中说出来,是愿景,此刻再发布到网上,却成了拷问。灵魂上的拷问!那么秦羽由衷期盼的愿景实现了吗?没有!世界依旧有硝烟,依旧有战争和屠戮。或许,这只是秦羽一厢情愿的愿望,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亦或许,人人都可以是那时的秦羽,去尽自己的一份力,将硝烟挥去。没人看到,喧闹的现场阴影处,如鬼魅般多了一个女人。她一身漆黑,黑色的紧身衣,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珠,仿佛天生就与黑暗融为一体。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那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遗世又独立。她坐在最上方,身旁拿着一壶酒,咕咚咕咚的喝着,目光同样复杂的看着大荧幕。万事皆休。可是那些逝去的人,都永远的逝去了。审判,还有什么意义吗?“他本可以拥有更加灿烂的人生,而不是这样戴着手铐脚铐,苟延残喘。”“他终究是变成了我恨的人。”“这个世界,我终究是孤独一人。”……秦羽有写日记的习惯。画面一转,暗黄的灯光下,秦羽正拿着钢笔,慢慢记录着什么。随着画面临近,人们也渐渐看到了秦羽写着什么。前面是一些进入龙息后的一些日常。“新的环境,新的开始,在这里,我认识了许多很强的家伙,我把他们当成家人,他们也把我当成家人,未来我可以把我的后背安心托付给他们。”原本的日记是两三天,甚至三四天记录一次,可是细心的网友发现,自从姜白雪来了之后,记录日记的次数就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男人婆看我的眼神好像不一样了,是被我的言行举止震慑到了吗?手雷和烟雾弹,很容易就能分辨的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李昊大哥今天又来了,他不会,是喜欢那个男人婆吧?”“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她呢,虽然这里就她一个女的,难道物以稀为贵?”……一条条日记,记录在日记本中。很日常,其中姜白雪还被秦羽叫成了‘男人婆’,不知道为什么,不少人会心一笑。笑完过后,就是一抹苦涩。他们是军人,这条路,是残酷的。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冰冷的子弹呼啸而过,只剩下的一具沾满鲜血的尸体。他们学的是如何在生死之间保持冷静。他们学的是坦然面对战友、乃至兄弟的死亡。他们学的是摈弃所有感情,战争还在,他们依然是站岗的哨兵。他们肩负着扛起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可是,却鲜有人记得他们。如何证明自己存在过?一个个潦草的字,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原来,她和我一样,有着同款的人生。怪不得,她会这么冷,沉默寡言。”“她比我更惨,我起码有养父养母,她什么都没有。她的生命里,只有她一个人。”“同病相怜的人才会报团取暖,但问题是,我们这样的人需要怜悯吗?”“她好像在和我较劲,就真的,这么想胜过我吗?就真的,这么想做第一,不好意思,我也想。”“她摔倒了,流血了,但我没有去扶她,更没有安慰她,这里是龙息,只有战友,没有性别。”“‘我想保护她’——虽然不知道我脑子里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我就是升起了这样的冲动,不,不是想,是一定要,不仅因为她是我的搭档,更因为她是另一个我。”……不知何时,日记本开始渐渐都是姜白雪。日记里有句话说的很好,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会报团取暖,从姜白雪的身上,秦羽看到自己的影子。这里的保护,除了战友之间的保护之外,还参杂了一些的别的什么情愫在。那么,姜白雪呢?

在线试读

第16章

“我想看看,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子的。”

声音不重,甚至还很平静,铿锵,有力,坚决。

惊艳了整片时空和岁月!

此刻。

朝阳小区之中。

一个小孩没心没肺的笑声,以及穿着围裙,满脸怒容的呵斥声,响彻在整片小区楼房的走廊中。

望子成龙,是每个父母的目标。

可是,有很多家长失望了。

一次次的严厉训斥,大声呵斥,换来的,依旧却是屡教不改。

正当母亲打算好好教训自己儿子的时候,儿子却忽然停住了,安静了。

他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那里,仿佛有星光,深深吸引着少年的眼睛。

电视里播放的画面,正是挺拔站在军区的操场上,笑容发自内心的秦羽。

“我想看看,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子的。”

少年慢慢转过身来,脸上的稚气和顽皮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沉重。

他指着电视画面里的秦羽,仰着头,认真道“妈妈,我想成为他。”

这句话说得母亲大惊失色,刚要厉声呵斥,你想成为叛国贼吗?

可是话到嘴边,她愣住了。

因为她也注意到秦羽此刻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具有感染力。

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

“唉,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妇女眼泪滴落,喃喃自语。

画面收缩。

夜已深。

万家灯火之中,一户户人家,都呈现着这样的平凡,又普通的一幕。

有太多太多的人看着这一幕,内心受到了感触。

“呼……”

法院内,云颖初再一次长舒一口气,仰起头,让打算落下的眼泪重新倒入眼眶。

她现在是女战神,是军人,保家卫国,为己任。

对于同类人,她是很敏感的。

此刻,她从秦羽眼中看到的,是由衷的愿景,是炽烈的阳光,那一抹光芒,如撕开黑暗的破晓之光一般,闪耀夺目。

她看到现场好多人,都流泪了。

不知道,这些眼泪究竟是感动,还是悲悯,亦或者是……惋惜。

没有人生来就是恶人,所有坠落黑暗的人啊,都是灵魂得不到救赎与宽恕,地狱下不去,天堂,他们升不来。

……

而随着秦羽说出这句话,全网也纷纷出现了热门的话题。

“没有硝烟,山河秀丽的神州大地是什么样的?”

同样的文字,从秦羽口中说出来,是愿景,此刻再发布到网上,却成了拷问。

灵魂上的拷问!

那么秦羽由衷期盼的愿景实现了吗?

没有!

世界依旧有硝烟,依旧有战争和屠戮。

或许,这只是秦羽一厢情愿的愿望,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亦或许,人人都可以是那时的秦羽,去尽自己的一份力,将硝烟挥去。

没人看到,喧闹的现场阴影处,如鬼魅般多了一个女人。

她一身漆黑,黑色的紧身衣,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眼珠,仿佛天生就与黑暗融为一体。

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那与生俱来的清冷气质,遗世又独立。

她坐在最上方,身旁拿着一壶酒,咕咚咕咚的喝着,目光同样复杂的看着大荧幕。

万事皆休。

可是那些逝去的人,都永远的逝去了。

审判,还有什么意义吗?

“他本可以拥有更加灿烂的人生,而不是这样戴着手铐脚铐,苟延残喘。”

“他终究是变成了我恨的人。”

“这个世界,我终究是孤独一人。”

……

秦羽有写日记的习惯。

画面一转,暗黄的灯光下,秦羽正拿着钢笔,慢慢记录着什么。

随着画面临近,人们也渐渐看到了秦羽写着什么。

前面是一些进入龙息后的一些日常。

“新的环境,新的开始,在这里,我认识了许多很强的家伙,我把他们当成家人,他们也把我当成家人,未来我可以把我的后背安心托付给他们。”

原本的日记是两三天,甚至三四天记录一次,可是细心的网友发现,自从姜白雪来了之后,记录日记的次数就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男人婆看我的眼神好像不一样了,是被我的言行举止震慑到了吗?手雷和烟雾弹,很容易就能分辨的事情,有什么好惊讶的?”

“李昊大哥今天又来了,他不会,是喜欢那个男人婆吧?”

“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她呢,虽然这里就她一个女的,难道物以稀为贵?”

……

一条条日记,记录在日记本中。

很日常,其中姜白雪还被秦羽叫成了‘男人婆’,不知道为什么,不少人会心一笑。

笑完过后,就是一抹苦涩。

他们是军人,这条路,是残酷的。

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冰冷的子弹呼啸而过,只剩下的一具沾满鲜血的尸体。

他们学的是如何在生死之间保持冷静。

他们学的是坦然面对战友、乃至兄弟的死亡。

他们学的是摈弃所有感情,战争还在,他们依然是站岗的哨兵。

他们肩负着扛起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可是,却鲜有人记得他们。

如何证明自己存在过?

一个个潦草的字,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

“原来,她和我一样,有着同款的人生。怪不得,她会这么冷,沉默寡言。”

“她比我更惨,我起码有养父养母,她什么都没有。她的生命里,只有她一个人。”

“同病相怜的人才会报团取暖,但问题是,我们这样的人需要怜悯吗?”

“她好像在和我较劲,就真的,这么想胜过我吗?就真的,这么想做第一,不好意思,我也想。”

“她摔倒了,流血了,但我没有去扶她,更没有安慰她,这里是龙息,只有战友,没有性别。”

“‘我想保护她’——虽然不知道我脑子里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我就是升起了这样的冲动,不,不是想,是一定要,不仅因为她是我的搭档,更因为她是另一个我。”

……

不知何时,日记本开始渐渐都是姜白雪。

日记里有句话说的很好,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会报团取暖,从姜白雪的身上,秦羽看到自己的影子。

这里的保护,除了战友之间的保护之外,还参杂了一些的别的什么情愫在。

那么,姜白雪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