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江月张柳岭《偷偷想你》完结版阅读_(偷偷想你)全集阅读

江月张柳岭《偷偷想你》完结版阅读_(偷偷想你)全集阅读 第21章 试读

2023-01-12 15:58 作者:旧月安好
  • 偷偷想你 偷偷想你

    很多朋友很喜欢《偷偷想你》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旧月安好”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偷偷想你》内容概括:江月第一次见张柳岭是在十四岁那年那一年张柳岭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厅,是她家里的座上宾而那时的江月刚下楼要外出练钢琴课,因为外面天气阴冷,家里保姆拿着一件薄衫要给她穿可江月觉得那件薄衫实在太丑了,在保姆将薄衫套在她身上,从小就娇气跋扈的她,将那丑不拉几的薄衫从身上用力一扯,然后狠狠丢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我才不穿这灰不拉几的颜色,说了不要就不要!你好烦!”保姆因为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偷偷想你》“旧月安好”的作品之一,江月张柳岭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淡声说:“嗯,她在学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所以送她去了一趟医院。”施念整个人瞬间就轻松了,他下午居然是送江月去医院了,她这才记起今天江月缺课的事情,原来那通电话是江月打来的。施念笑容瞬间放大,她在餐桌上跟他闲聊:“那严重吗?出了什么意外?”保姆将吃的端上来后,张柳岭轻描淡写的回:“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那就好,没事就好。”张柳岭说了一句:“吃吧。”施念也不再问这件事情,是江月施念就真的放心了,这段时间他的异动让她极其不安。之后两人在那用着餐,餐厅里很是安静。张柳岭最先吃完,吃完后,他对施念说:“我先上楼,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施念应答了句:“好。”张柳岭从餐厅离开去了楼上,到楼上后,果不其然他手机又响了,是江月发来的短信,他站在卧室门口将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看到她发来的内容,只是一眼他又将手机扣在手心,像是没有看到一般进了卧室。江月发的短信,是问他有没有到家。张柳岭没有回,江月自然又打了电话过来,张柳岭在电话一响,几乎第一时间接听,他站在浴室里接听的。“喂。”他低声喂了句,脸色自然不是很好看。江月说:“你为什么又不回我消息?”她委屈的很,仿佛在受天大的委屈。张柳岭叹了一口气,再好的性子在这一刻也被她磨没。“这次又是什么事。”“腿痛。”她又开始哭。这次是麻药醒了。她哭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张柳岭听她是真的在哭,便问:“不是买了止痛药吗?”“吃了没用。”“为什么会没用,你吃了吗?”她不肯开口了。张柳岭只能再次说:“好了,把药吃了不要再闹了好吗?”他眉头依旧在死皱着,这已经是她今天的第无数通电话了。他开了浴室里的水龙头,然后将手放在水下,那水淌过他手背上的牙齿印。“我明天会早点过来的。”为了让她今天彻底安分下来,张柳岭只能这样跟她说着。“真的吗?”江月好像不相信,在电话那端问着。“真的。”他很肯定的跟她说。那边像是相信了,慢吞吞的说了个:“好。”字。“可以挂了吗?”“好,那……晚安。”“晚安。”他立在浴室灯光下,也同样回着她。那边才挂断电话。在她终于肯结束这一天后,张柳岭攒着的眉头,也才松开,他关掉了水龙头,站在镜子前半晌,将手机握在手心,两只手撑在了洗手台上。第二天才上午十点,张柳岭就去了酒店,刚到酒店房门口,江月就在那跟护工闹别扭:“我不上药,你拿走!”那声音一听就是相当的不配合。张柳岭正好到门口,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便在门口问:“怎么了?”护工听到这个声音,像是找到了救星,立马回头看向门口站着的人:“张先生。”躺在床上的江月扭头就朝门口看过来,看到门口的人后,也只是撇撇嘴,躺在那不再说话,是一脸的不高兴。张柳岭今天来的算早的了,他看向江月:“你现在是想怎么样?”江月没有说话,看到他也没有表现出高兴,脑袋陷在高高的枕头里,一张脸在乱发里看上去很是可怜的模样。张柳岭走了进去对护工说:“给她换药吧,不用管她。”

在线试读

第21章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淡声说“嗯,她在学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所以送她去了一趟医院。”

施念整个人瞬间就轻松了,他下午居然是送江月去医院了,她这才记起今天江月缺课的事情,原来那通电话是江月打来的。

施念笑容瞬间放大,她在餐桌上跟他闲聊“那严重吗?出了什么意外?”

保姆将吃的端上来后,张柳岭轻描淡写的回“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

“那就好,没事就好。”

张柳岭说了一句“吃吧。”

施念也不再问这件事情,是江月施念就真的放心了,这段时间他的异动让她极其不安。

之后两人在那用着餐,餐厅里很是安静。

张柳岭最先吃完,吃完后,他对施念说“我先上楼,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施念应答了句“好。”

张柳岭从餐厅离开去了楼上,到楼上后,果不其然他手机又响了,是江月发来的短信,他站在卧室门口将手机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看到她发来的内容,只是一眼他又将手机扣在手心,像是没有看到一般进了卧室。

江月发的短信,是问他有没有到家。

张柳岭没有回,江月自然又打了电话过来,张柳岭在电话一响,几乎第一时间接听,他站在浴室里接听的。

“喂。”

他低声喂了句,脸色自然不是很好看。

江月说“你为什么又不回我消息?”

她委屈的很,仿佛在受天大的委屈。

张柳岭叹了一口气,再好的性子在这一刻也被她磨没。

“这次又是什么事。”

“腿痛。”

她又开始哭。

这次是麻药醒了。

她哭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张柳岭听她是真的在哭,便问“不是买了止痛药吗?”

“吃了没用。”

“为什么会没用,你吃了吗?”

她不肯开口了。

张柳岭只能再次说“好了,把药吃了不要再闹了好吗?”

他眉头依旧在死皱着,这已经是她今天的第无数通电话了。

他开了浴室里的水龙头,然后将手放在水下,那水淌过他手背上的牙齿印。

“我明天会早点过来的。”

为了让她今天彻底安分下来,张柳岭只能这样跟她说着。

“真的吗?”

江月好像不相信,在电话那端问着。

“真的。”他很肯定的跟她说。

那边像是相信了,慢吞吞的说了个“好。”字。

“可以挂了吗?”

“好,那……晚安。”

“晚安。”他立在浴室灯光下,也同样回着她。

那边才挂断电话。

在她终于肯结束这一天后,张柳岭攒着的眉头,也才松开,他关掉了水龙头,站在镜子前半晌,将手机握在手心,两只手撑在了洗手台上。

第二天才上午十点,张柳岭就去了酒店,刚到酒店房门口,江月就在那跟护工闹别扭“我不上药,你拿走!”

那声音一听就是相当的不配合。

张柳岭正好到门口,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便在门口问“怎么了?”

护工听到这个声音,像是找到了救星,立马回头看向门口站着的人“张先生。”

躺在床上的江月扭头就朝门口看过来,看到门口的人后,也只是撇撇嘴,躺在那不再说话,是一脸的不高兴。

张柳岭今天来的算早的了,他看向江月“你现在是想怎么样?”

江月没有说话,看到他也没有表现出高兴,脑袋陷在高高的枕头里,一张脸在乱发里看上去很是可怜的模样。

张柳岭走了进去对护工说“给她换药吧,不用管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