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偷偷想你)江月张柳岭最新热门小说_(偷偷想你)全本在线阅读

(偷偷想你)江月张柳岭最新热门小说_(偷偷想你)全本在线阅读 第15章 试读

2023-01-12 15:51 作者:旧月安好
  • 偷偷想你 偷偷想你

    很多朋友很喜欢《偷偷想你》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旧月安好”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偷偷想你》内容概括:江月第一次见张柳岭是在十四岁那年那一年张柳岭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厅,是她家里的座上宾而那时的江月刚下楼要外出练钢琴课,因为外面天气阴冷,家里保姆拿着一件薄衫要给她穿可江月觉得那件薄衫实在太丑了,在保姆将薄衫套在她身上,从小就娇气跋扈的她,将那丑不拉几的薄衫从身上用力一扯,然后狠狠丢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我才不穿这灰不拉几的颜色,说了不要就不要!你好烦!”保姆因为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偷偷想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月张柳岭,讲述了​张柳岭看着她自信满满的一张脸,看了许久许久,他一点一点直起身,目光慢慢的从她脸上收了回来,他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回答她,就转身走了。江月站在那没动,唇边的笑意更深了,而张柳岭无表情,目光只是看着前方,眼神看上去无波无澜,脚步不疾不徐的朝前。而江月目光又看向休息室,她哪里会去关心张嘉文啊,她在门口不屑的看了一眼,脸上维持着笑容掉头就走了。晚上江月在朋友圈上传了很多跟张嘉文亲密的照片,那些文案配的是。“如果爱情是一本童话故事集,我们应该在第一页就相遇。”“不要问我心里有没有你,我余光中全是你。”“你不在时,白天和黑夜,是分秒不差的二十四小时,你在时,有时少些,有时多些。”每一个字,每一句,像是意有所指,又像是在另有所指。这些照片与文字发出来后,张柳岭正好在晚上看到,他正好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正好走到床边,他在床边停了很久,将手机从那页面退出,便将手机丢在床上,去柜子里拿出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就在这时,被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发出一声清浅的震动,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张柳岭转身看了一眼,只是一眼,那一眼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又走了过去,将手机从床上拿起,进行查看。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发来的文字短信。“张叔叔,朋友圈发的每一个字,都是对你说的,你睡了吗?我有点想你。”张柳岭看到那一行文字,几乎是第一时间,直接将手机锁屏,手机屏幕上的蓝光照耀在他脸上,随着他的锁屏,也随之熄灭。他闭着眼睛站在那,他的手紧捏着手机机身。站在那的人,紧握住手机很久,手最终也随之一松,接着他睁开了双眸,面色平淡。这个时候楼下的保姆上来了,同张柳岭说楼下有他的电话。一般很少有人打座机的,都是移动电话联系,张柳岭略微觉得奇怪,问了句:“有说谁吗?”保姆说:“没有呢,对方只说找您。”张柳岭听了后,便去了楼下,张柳岭到达楼下沙发处后,拿起沙发旁茶几上的座机电话时,他将电话放在耳边,轻声问了句:“哪位?”电话里面却没有声音。张柳岭听到那边的静默声。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清楚是谁打来的,他也禁声很久,像是在跟那边的人拉着一根弦,双方都在打着持久战,良久,他终于开口,准确无比的唤出那端人的名字:“江月。”在他唤出这个名字后,那边也相应的出声:“张先生。”他听到她声音后,整个大厅安静到,连针掉落在地,都能够被听见。隔了半晌,他沉着脸问:“有什么事。”江月声音在那端闷闷的:“就不能因为是我想你,给你打电话吗?”她的声音软软的,透露着蚀骨的思念之情,她又说:“那些话我都是发给你看的,你有没有看啊。”张柳岭就知道是她,刚给他发了短信,现在又打电话到座机上,无疑是她在恶作剧。江月还是在说:“我给你发的消息,你都没回我,所以我只能找我爸爸要你家座机电话了。”她的话娇娇软软的,像是在跟情人娇嗔,甜如蜜,又勾人心,任谁都无法从她话语的甜意中挣扎出来,很容易就进入了她的漩涡中。意外的是张柳岭没有挂断她电话,而是在听着她那边的撒娇。终于,他再次开口:“如果你没别的什么事,那我就挂了。”他像是接了一通不太重要的电话,只是等着她把话说完。江月听到他回答,立马笑,她笑容是无声的,只是勾在唇角,许久没放下来。他的回应仿佛就像是两人之间,无人知道的小甜蜜一般。“明天我可以来……找你吗?”如果说刚才张柳岭掉在她漩涡,那么这一刻,张柳岭是清醒的:“江月。”他声音加重,带着丝冷然。江月软软的语气,终于转变了一下,变得有些委屈说:“我刚洗澡……的时候,发现我的耳环掉了,就是你今天对我……凶的时候。”江月说出这句话,就把今天所有画面感全都勾出来。张柳岭脑海中竟然浮现的是她的唇,鼻尖是她的气息。他眼睛里压着乌云。她开始在那边轻轻抽泣:“我在家也让人到处找了,都没找到。你说会不会是今天跟你一起的时候,不小心在你身上了?可不可以帮我找找?我真的很喜欢那对耳环。”她说出的话,每一句话都让人浮想连篇,再加上她此时的低泣声。让张柳岭清冷的脸色再次加重,眼里的乌云更是重重。

在线试读

第15章

张柳岭看着她自信满满的一张脸,看了许久许久,他一点一点直起身,目光慢慢的从她脸上收了回来,他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回答她,就转身走了。

江月站在那没动,唇边的笑意更深了,而张柳岭无表情,目光只是看着前方,眼神看上去无波无澜,脚步不疾不徐的朝前。

而江月目光又看向休息室,她哪里会去关心张嘉文啊,她在门口不屑的看了一眼,脸上维持着笑容掉头就走了。

晚上江月在朋友圈上传了很多跟张嘉文亲密的照片,那些文案配的是。

“如果爱情是一本童话故事集,我们应该在第一页就相遇。”

“不要问我心里有没有你,我余光中全是你。”

“你不在时,白天和黑夜,是分秒不差的二十四小时,你在时,有时少些,有时多些。”

每一个字,每一句,像是意有所指,又像是在另有所指。

这些照片与文字发出来后,张柳岭正好在晚上看到,他正好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正好走到床边,他在床边停了很久,将手机从那页面退出,便将手机丢在床上,去柜子里拿出毛巾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

就在这时,被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发出一声清浅的震动,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张柳岭转身看了一眼,只是一眼,那一眼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又走了过去,将手机从床上拿起,进行查看。

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发来的文字短信。

“张叔叔,朋友圈发的每一个字,都是对你说的,你睡了吗?我有点想你。”

张柳岭看到那一行文字,几乎是第一时间,直接将手机锁屏,手机屏幕上的蓝光照耀在他脸上,随着他的锁屏,也随之熄灭。他闭着眼睛站在那,他的手紧捏着手机机身。

站在那的人,紧握住手机很久,手最终也随之一松,接着他睁开了双眸,面色平淡。

这个时候楼下的保姆上来了,同张柳岭说楼下有他的电话。

一般很少有人打座机的,都是移动电话联系,张柳岭略微觉得奇怪,问了句“有说谁吗?”

保姆说“没有呢,对方只说找您。”

张柳岭听了后,便去了楼下,张柳岭到达楼下沙发处后,拿起沙发旁茶几上的座机电话时,他将电话放在耳边,轻声问了句“哪位?”

电话里面却没有声音。

张柳岭听到那边的静默声。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清楚是谁打来的,他也禁声很久,像是在跟那边的人拉着一根弦,双方都在打着持久战,良久,他终于开口,准确无比的唤出那端人的名字“江月。”

在他唤出这个名字后,那边也相应的出声“张先生。”

他听到她声音后,整个大厅安静到,连针掉落在地,都能够被听见。

隔了半晌,他沉着脸问“有什么事。”

江月声音在那端闷闷的“就不能因为是我想你,给你打电话吗?”

她的声音软软的,透露着蚀骨的思念之情,她又说“那些话我都是发给你看的,你有没有看啊。”

张柳岭就知道是她,刚给他发了短信,现在又打电话到座机上,无疑是她在恶作剧。

江月还是在说“我给你发的消息,你都没回我,所以我只能找我爸爸要你家座机电话了。”

她的话娇娇软软的,像是在跟情人娇嗔,甜如蜜,又勾人心,任谁都无法从她话语的甜意中挣扎出来,很容易就进入了她的漩涡中。

意外的是张柳岭没有挂断她电话,而是在听着她那边的撒娇。

终于,他再次开口“如果你没别的什么事,那我就挂了。”

他像是接了一通不太重要的电话,只是等着她把话说完。

江月听到他回答,立马笑,她笑容是无声的,只是勾在唇角,许久没放下来。

他的回应仿佛就像是两人之间,无人知道的小甜蜜一般。

“明天我可以来……找你吗?”

如果说刚才张柳岭掉在她漩涡,那么这一刻,张柳岭是清醒的“江月。”

他声音加重,带着丝冷然。

江月软软的语气,终于转变了一下,变得有些委屈说“我刚洗澡……的时候,发现我的耳环掉了,就是你今天对我……凶的时候。”

江月说出这句话,就把今天所有画面感全都勾出来。

张柳岭脑海中竟然浮现的是她的唇,鼻尖是她的气息。

他眼睛里压着乌云。

她开始在那边轻轻抽泣“我在家也让人到处找了,都没找到。你说会不会是今天跟你一起的时候,不小心在你身上了?可不可以帮我找找?我真的很喜欢那对耳环。”

她说出的话,每一句话都让人浮想连篇,再加上她此时的低泣声。

让张柳岭清冷的脸色再次加重,眼里的乌云更是重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