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江月张柳岭(偷偷想你)全本阅读_江月张柳岭最新热门小说

江月张柳岭(偷偷想你)全本阅读_江月张柳岭最新热门小说 第3章 试读

2023-01-12 15:47 作者:旧月安好
  • 偷偷想你 偷偷想你

    很多朋友很喜欢《偷偷想你》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旧月安好”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偷偷想你》内容概括:江月第一次见张柳岭是在十四岁那年那一年张柳岭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厅,是她家里的座上宾而那时的江月刚下楼要外出练钢琴课,因为外面天气阴冷,家里保姆拿着一件薄衫要给她穿可江月觉得那件薄衫实在太丑了,在保姆将薄衫套在她身上,从小就娇气跋扈的她,将那丑不拉几的薄衫从身上用力一扯,然后狠狠丢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我才不穿这灰不拉几的颜色,说了不要就不要!你好烦!”保姆因为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偷偷想你》是旧月安好创作的一部穿越重生,讲述的是江月张柳岭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也是那天张嘉文跟她求婚,他穿着白色西装,捧着玫瑰纹路的钻戒,跪在她面前,满心满眼都是她。江月看着那张和张柳岭几分相似的脸,心生恍惚,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大学一毕业就跟张嘉文结婚了。结婚第一年,江月与张嘉文感情尚算不错,但不久张嘉文开始不着家。江月年轻,对于张嘉文这样的变化,表现的很冷淡,她只是冷眼的看着张嘉文每天早出晚归,看着他每天找各种借口跟出差忙工作。直到有一天她在他的办公室,将他捉奸在床,两人回到张家之后争吵了起来。江月不解的问:“为什么?”张嘉文不仅没有任何求饶,还指责她:“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心里装着的是谁?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他如同一只暴躁的狮子,对着江月狂吼。江月坦然:“是,我是喜欢别人,可就算如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背叛过我们之间的婚姻。”“背叛?你这比背叛更TM让我觉得恶心!这种绿王八的日子,我过够了!”张嘉文突然发疯似的伸出手来紧扣她颈脖:“你躺在我的床上想的是谁?是谁?!”张家的佣人听到动静,全都冲了上来,卧室内都是人,挤满了人。江月被掐的窒息,拿起矮几上一个瓷瓶朝着张嘉文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张嘉文瞪大眼睛,脸上是蜿蜒而下的血。张嘉文住院了,江月却惹怒了张老夫人,被张老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送进了张家的祠堂关了起来。江月不觉得难过,她只觉得疲惫,压抑,厌倦。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张家祠堂大门被人打开,江月抬头,那人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身子趴在地下的她。短短几年时间,曾经那朵最骄傲的玫瑰,狼狈到这副模样。他终于出现了,当江月从蒲团上爬起来面向他时,看见他的眼神依旧温柔。他只问了她一个问题:“要离婚吗?”她刚想回答,可视线无意间注意到他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她喉咙间所有话全都堵住,千言万语最后变成了摇头的动作。张柳岭站在那沉默很久,最终叹气说:“好,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一天张柳岭似乎是有事回国处理,恰好遇见她的事,在她摇头后,他不久后回了国外。他还是如一轮皎月,在江月十六岁那年,几乎是一瞬间就闯入她眼眸。石破天惊,真是石破天惊。在张柳岭回来一趟离开后,张老夫人竟然未再对这件事情说过什么。江月最后一次见张柳岭,是她遭遇车祸后的病床上。车祸后,她缠绵病床已经整整两个月,张家只给她请了一个看护,她父母又忙着弟弟的婚事,无暇顾及她。就在她以为她要一个人结束她那可笑又短暂的一生时。张柳岭来了,他怀里抱着一束花。江月躺在病床上,像一朵枯败的花枝,破碎,枯槁,而他依旧如初见,如清风,又如云间月,照亮她眼眸。他站在她病床边。而江月看着他,废了好大力气才发出声音:“你来了。”他沉默了很久,江月不知道他沉默的那段时间在想什么,也许是在怜悯她。最终,他说了句:“会好的。”江月听到他这句话,笑了。他在她病房静静只呆了不到半小时,帮她把花插进花瓶后,便要离开。江月问他:“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刻?”他站在那不说话,眉目沉静。江月忽然笑了:“如果人生重来一次,当年我不会跟你要生日礼物。”如果不是因为跟他要生日礼物,她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期盼着他的到来,大概也不会爱上他,更不会因为他的拒绝,带着年少的赌气,随随便便跟张嘉文在一起。她这一生一开始就错了,得到的不多,能失去的更少。江月盯着他离开背影,一滴泪从她眼角滑出。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张柳岭在书房处理剩下的工作,快收尾时,他接到一通电话,是张嘉文打来,张嘉文在电话里起先是静默,接着才说:“三叔,她走了。”张柳岭“嗯”了一声,很平静的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时,带到手边的水杯,巨大的声响落地,伴随四溅的碎玻璃。他俯身去捡,手指触碰到碎片,鲜血涌出,滴在地板上,如绽放的玫瑰。他突然想起她从小那么娇气一人,躺在病床上,身体像被缝补起来。也不知道她那时候疼不疼。他甚至没有问她一声。小姑娘,疼吗?

在线试读

第3章

也是那天张嘉文跟她求婚,他穿着白色西装,捧着玫瑰纹路的钻戒,跪在她面前,满心满眼都是她。

江月看着那张和张柳岭几分相似的脸,心生恍惚,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学一毕业就跟张嘉文结婚了。

结婚第一年,江月与张嘉文感情尚算不错,但不久张嘉文开始不着家。

江月年轻,对于张嘉文这样的变化,表现的很冷淡,她只是冷眼的看着张嘉文每天早出晚归,看着他每天找各种借口跟出差忙工作。

直到有一天她在他的办公室,将他捉奸在床,两人回到张家之后争吵了起来。

江月不解的问“为什么?”

张嘉文不仅没有任何求饶,还指责她“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心里装着的是谁?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

他如同一只暴躁的狮子,对着江月狂吼。

江月坦然“是,我是喜欢别人,可就算如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背叛过我们之间的婚姻。”

“背叛?你这比背叛更TM让我觉得恶心!这种绿王八的日子,我过够了!”

张嘉文突然发疯似的伸出手来紧扣她颈脖“你躺在我的床上想的是谁?是谁?!”

张家的佣人听到动静,全都冲了上来,卧室内都是人,挤满了人。

江月被掐的窒息,拿起矮几上一个瓷瓶朝着张嘉文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张嘉文瞪大眼睛,脸上是蜿蜒而下的血。

张嘉文住院了,江月却惹怒了张老夫人,被张老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送进了张家的祠堂关了起来。

江月不觉得难过,她只觉得疲惫,压抑,厌倦。

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张家祠堂大门被人打开,江月抬头,那人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身子趴在地下的她。

短短几年时间,曾经那朵最骄傲的玫瑰,狼狈到这副模样。

他终于出现了,当江月从蒲团上爬起来面向他时,看见他的眼神依旧温柔。

他只问了她一个问题“要离婚吗?”

她刚想回答,可视线无意间注意到他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她喉咙间所有话全都堵住,千言万语最后变成了摇头的动作。

张柳岭站在那沉默很久,最终叹气说“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那一天张柳岭似乎是有事回国处理,恰好遇见她的事,在她摇头后,他不久后回了国外。

他还是如一轮皎月,在江月十六岁那年,几乎是一瞬间就闯入她眼眸。

石破天惊,真是石破天惊。

在张柳岭回来一趟离开后,张老夫人竟然未再对这件事情说过什么。

江月最后一次见张柳岭,是她遭遇车祸后的病床上。

车祸后,她缠绵病床已经整整两个月,张家只给她请了一个看护,她父母又忙着弟弟的婚事,无暇顾及她。

就在她以为她要一个人结束她那可笑又短暂的一生时。

张柳岭来了,他怀里抱着一束花。

江月躺在病床上,像一朵枯败的花枝,破碎,枯槁,而他依旧如初见,如清风,又如云间月,照亮她眼眸。

他站在她病床边。

而江月看着他,废了好大力气才发出声音“你来了。”

他沉默了很久,江月不知道他沉默的那段时间在想什么,也许是在怜悯她。

最终,他说了句“会好的。”

江月听到他这句话,笑了。

他在她病房静静只呆了不到半小时,帮她把花插进花瓶后,便要离开。

江月问他“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刻?”

他站在那不说话,眉目沉静。

江月忽然笑了“如果人生重来一次,当年我不会跟你要生日礼物。”

如果不是因为跟他要生日礼物,她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期盼着他的到来,大概也不会爱上他,更不会因为他的拒绝,带着年少的赌气,随随便便跟张嘉文在一起。

她这一生一开始就错了,得到的不多,能失去的更少。

江月盯着他离开背影,一滴泪从她眼角滑出。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张柳岭在书房处理剩下的工作,快收尾时,他接到一通电话,是张嘉文打来,张嘉文在电话里起先是静默,接着才说“三叔,她走了。”

张柳岭“嗯”了一声,很平静的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时,带到手边的水杯,巨大的声响落地,伴随四溅的碎玻璃。

他俯身去捡,手指触碰到碎片,鲜血涌出,滴在地板上,如绽放的玫瑰。

他突然想起她从小那么娇气一人,躺在病床上,身体像被缝补起来。

也不知道她那时候疼不疼。

他甚至没有问她一声。

小姑娘,疼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