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傅言陈升火爆新书_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傅言陈升)最新热门小说

《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傅言陈升火爆新书_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傅言陈升)最新热门小说 第3章 试读

2023-01-12 15:45 作者:冰皮灯笼
  • 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 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

    以傅言陈升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小说《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是由网文大神“冰皮灯笼”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傅言三人离开食堂,在操场的阴凉处搬来三张躺椅,准备睡个午觉期间,何舒月向两人讲述了,早上那股突如其来的贪婪感何舒阳闻言正襟危坐受共情天赋的影响,他妹妹在感知情绪这方面一向很准傅言则无所谓的笑了笑,“说不定是有人馋我的身子呢”何舒月:……何舒阳:……你开心就好下午孩子们继续祷告,他们一天好像没有别的课程,除了祷告就是祷告直到下午四点,孩子们结束一天的祷告,从教室里出来他们聚集在操场上...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误入惊悚游戏,我成最恐怖存在》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冰皮灯笼”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傅言陈升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直播间里吵得火热,傅言这边也没清静。“小言,快到妈妈这儿来,他已经死了,他会伤害你的。”“小言,你别信她,她才是鬼,爸爸会保护你的。”“……”夫妻俩争辩不休,都企图让傅言相信自己。傅言被他俩吵的脑仁儿疼,拍了拍两人,试图叫停。但俩夫妻吵上头,根本不理傅言。同是NPC,本想跟你们和平共处,但你们真的话太多。傅言抬脚,一脚踹在卧室的门板上。夫妻俩正吵到赛点,只听身旁“哐”的一声巨响。夫妻俩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卧室门竟被人一脚踹成了两截。他们下意识的看向罪魁祸首傅言,只见傅言双手环胸,一脸冷漠,“要不你俩打一架。”男人:……女人:……直播间观众:……【我我我没听错吧,他居然让惊悚游戏里的NPC打一架!】【这新人疯了吧,敢让NPC干仗!他是不想活了吗?!】【呃……没人觉得他踹门那一脚很帅吗?】【那一脚确实挺勇,但拯救不了他缺失脑干的迷惑行为。】与此同时,傅言脑中响起两道提示音。「叮!惊悚值 5」「叮!惊悚值 5」傅言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惊悚值,总数149。这十点惊悚值,是在他踹门时涨的。吓唬这里的NPC,居然能涨惊悚值!格局一下就打开了。傅言冷漠的表情,瞬间变成欣喜,他兴奋的看向夫妻俩。夫妻俩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齐齐往后退了半步。【这个新人笑的好像变态。】【夫妻俩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此时直播间的观众已经达到了三万,大家对傅言时而怂的说不出话,时而猛的脑干缺失的行为倍感迷惑,这个新人到底想干嘛?干嘛?当然是赚惊悚值了。副本剧情已经走完,接下来就是他的通关时间。“希望在我出来前,你俩能吵出个结果。”傅言掏出水果刀,塞进男人手里,转身走去厨房。男人拿着刀,一脸懵逼。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厨房里,小男孩抱膝缩在墙角,惊恐的盯着案板上的菜刀。看见傅言进来,他赶忙扑过来,抱着傅言的胳膊瑟瑟发抖,“哥,爸妈怎么样了?”傅言盘了盘小男孩圆润的脑瓜,露出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他们都死了,现在到你了。”说完不等小男孩反应,抄起案板上的菜刀,一刀劈掉了小男孩的天灵盖。鲜血狂喷,瞬间淌了小男孩一脸,他的天灵盖掉落在地,大脑暴露在空气中,脑仁一跳一跳的,场面十分血腥。直播间的观众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吓了一跳,有的甚至对着屏幕,直接吐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卧槽!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砍死这个小男孩!!!】【求求直播间做个人吧,不要再给那个脑仁特写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吃猪脑了。】【谁说他怂的,他明明是疯,yue!】【是我是我,对不起,已经在吐了。】陈升:【非人者指的是在剧情里死掉的NPC,不是所有的NPC,他无缘无故杀死NPC这种行为,根本就是找死,这人简直没脑子,为了博眼球什么都敢做。】陈升打完字,把手机随手一扔,看这种新人直播,简直就是浪费他时间。与此同时,一串提示音接连响起。「叮!惊悚值 50」「叮!惊悚值 0.5」「叮!惊悚值 0.5」「叮!惊悚值 0.5」……叮叮咚咚的提示音,响的傅言心里十分顺畅,短短几秒钟,他就收获了106点惊悚值。其中一半是小男孩贡献的,剩余的应该是直播间的观众。观众比NPC还抗吓?傅言摸着下巴思忖。小男孩此时还没死透,他惊恐的看着傅言,嘴里鲜血喷涌,“为……为什么?哥……”“别装了,你早就死了。”傅言扯掉小男孩的围巾,露出他脖子上狰狞的缝痕。缝痕的针脚很细,密密麻麻的缝了一圈。很明显小男孩的脖子早就断了,是有人用针线替他缝上了。受了这种程度的伤,小男孩根本不可能是个活人了。小男孩:“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傅言是恐怖片NPC,某种程度来讲,他跟这里的NPC算同源,因此他不仅能分清活人死人,也能分清副本里NPC的死活。早在小男孩一进屋,他就知道了。但他不好这么说,毕竟天选之子自带外挂这种事,说出来太凡尔赛了,他怕别人气死。“长脑子的都是知道,屋里这么热,还穿棉袄、戴围巾,怎么可能是正常人。”傅言随便扯了个最简单的回答。直播间的观众恍然大悟。【原来小男孩才是非人者,我一直以为他是好人呢!】【对哈,之前女人给小男孩擦汗时,还让他开空调来着。】【所以女人早就知道小男孩死了,说不定小男孩的脖子,就是女人给他缝的。】【嘶!这个新人有点厉害哦!】【我感觉他在内涵我没脑子,但我没有证据。】【接下来杀掉男人,是不是就可以通关了?】【等等……这个傅言在干吗!!!】观众们倒吸一口凉气。【我没看错吧,他他他居然在挖这小鬼的脑仁儿,呕……】【虽然小男孩是非人者,可他还没死透啊!活着挖脑仁是不是太残忍了,他还在挣扎呢!】【这个傅言不会是心理变态吧!】【让我看看是哪个圣母在重拳出击。】【NPC生吃玩家的时候,可不管残不残忍。】【一直都是鬼吃人,第一次看见人吃鬼,虽然生理不适,但心理很爽是怎么回事。】【边边那里有一块没挖干净,好想帮他刮一刮。】【楼上不说,还没注意到,真是逼死强迫症。】【别说了,我吐了,我又吐了,yue……】傅言可管不了观众的心理健康,他按着小男孩的脖子,挖的十分起劲儿。每挖一下,就有10点的惊悚值到账,爽呆!可惜挖到第五下的时候,小男孩挺不住嘎了。傅言颇为遗憾,一定是勺子太大了。

在线试读

第3章

直播间里吵得火热,傅言这边也没清静。

“小言,快到妈妈这儿来,他已经死了,他会伤害你的。”

“小言,你别信她,她才是鬼,爸爸会保护你的。”

“……”

夫妻俩争辩不休,都企图让傅言相信自己。

傅言被他俩吵的脑仁儿疼,拍了拍两人,试图叫停。

但俩夫妻吵上头,根本不理傅言。

同是NPC,本想跟你们和平共处,但你们真的话太多。

傅言抬脚,一脚踹在卧室的门板上。

夫妻俩正吵到赛点,只听身旁“哐”的一声巨响。

夫妻俩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卧室门竟被人一脚踹成了两截。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罪魁祸首傅言,只见傅言双手环胸,一脸冷漠,“要不你俩打一架。”

男人……

女人……

直播间观众……

【我我我没听错吧,他居然让惊悚游戏里的NPC打一架!】

【这新人疯了吧,敢让NPC干仗!他是不想活了吗?!】

【呃……没人觉得他踹门那一脚很帅吗?】

【那一脚确实挺勇,但拯救不了他缺失脑干的迷惑行为。】

与此同时,傅言脑中响起两道提示音。

「叮!惊悚值 5」

「叮!惊悚值 5」

傅言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惊悚值,总数149。

这十点惊悚值,是在他踹门时涨的。

吓唬这里的NPC,居然能涨惊悚值!

格局一下就打开了。

傅言冷漠的表情,瞬间变成欣喜,他兴奋的看向夫妻俩。

夫妻俩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齐齐往后退了半步。

【这个新人笑的好像变态。】

【夫妻俩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此时直播间的观众已经达到了三万,大家对傅言时而怂的说不出话,时而猛的脑干缺失的行为倍感迷惑,这个新人到底想干嘛?

干嘛?

当然是赚惊悚值了。

副本剧情已经走完,接下来就是他的通关时间。

“希望在我出来前,你俩能吵出个结果。”傅言掏出水果刀,塞进男人手里,转身走去厨房。

男人拿着刀,一脸懵逼。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厨房里,小男孩抱膝缩在墙角,惊恐的盯着案板上的菜刀。

看见傅言进来,他赶忙扑过来,抱着傅言的胳膊瑟瑟发抖,“哥,爸妈怎么样了?”

傅言盘了盘小男孩圆润的脑瓜,露出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他们都死了,现在到你了。”

说完不等小男孩反应,抄起案板上的菜刀,一刀劈掉了小男孩的天灵盖。

鲜血狂喷,瞬间淌了小男孩一脸,他的天灵盖掉落在地,大脑暴露在空气中,脑仁一跳一跳的,场面十分血腥。

直播间的观众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吓了一跳,有的甚至对着屏幕,直接吐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卧槽!他在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砍死这个小男孩!!!】

【求求直播间做个人吧,不要再给那个脑仁特写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吃猪脑了。】

【谁说他怂的,他明明是疯,yue!】

【是我是我,对不起,已经在吐了。】

陈升【非人者指的是在剧情里死掉的NPC,不是所有的NPC,他无缘无故杀死NPC这种行为,根本就是找死,这人简直没脑子,为了博眼球什么都敢做。】

陈升打完字,把手机随手一扔,看这种新人直播,简直就是浪费他时间。

与此同时,一串提示音接连响起。

「叮!惊悚值 50」

「叮!惊悚值 0.5」

「叮!惊悚值 0.5」

「叮!惊悚值 0.5」

……

叮叮咚咚的提示音,响的傅言心里十分顺畅,短短几秒钟,他就收获了106点惊悚值。

其中一半是小男孩贡献的,剩余的应该是直播间的观众。

观众比NPC还抗吓?

傅言摸着下巴思忖。

小男孩此时还没死透,他惊恐的看着傅言,嘴里鲜血喷涌,“为……为什么?哥……”

“别装了,你早就死了。”

傅言扯掉小男孩的围巾,露出他脖子上狰狞的缝痕。

缝痕的针脚很细,密密麻麻的缝了一圈。

很明显小男孩的脖子早就断了,是有人用针线替他缝上了。

受了这种程度的伤,小男孩根本不可能是个活人了。

小男孩“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傅言是恐怖片NPC,某种程度来讲,他跟这里的NPC算同源,因此他不仅能分清活人死人,也能分清副本里NPC的死活。

早在小男孩一进屋,他就知道了。

但他不好这么说,毕竟天选之子自带外挂这种事,说出来太凡尔赛了,他怕别人气死。

“长脑子的都是知道,屋里这么热,还穿棉袄、戴围巾,怎么可能是正常人。”傅言随便扯了个最简单的回答。

直播间的观众恍然大悟。

【原来小男孩才是非人者,我一直以为他是好人呢!】

【对哈,之前女人给小男孩擦汗时,还让他开空调来着。】

【所以女人早就知道小男孩死了,说不定小男孩的脖子,就是女人给他缝的。】

【嘶!这个新人有点厉害哦!】

【我感觉他在内涵我没脑子,但我没有证据。】

【接下来杀掉男人,是不是就可以通关了?】

【等等……这个傅言在干吗!!!】

观众们倒吸一口凉气。

【我没看错吧,他他他居然在挖这小鬼的脑仁儿,呕……】

【虽然小男孩是非人者,可他还没死透啊!活着挖脑仁是不是太残忍了,他还在挣扎呢!】

【这个傅言不会是心理变态吧!】

【让我看看是哪个圣母在重拳出击。】

【NPC生吃玩家的时候,可不管残不残忍。】

【一直都是鬼吃人,第一次看见人吃鬼,虽然生理不适,但心理很爽是怎么回事。】

【边边那里有一块没挖干净,好想帮他刮一刮。】

【楼上不说,还没注意到,真是逼死强迫症。】

【别说了,我吐了,我又吐了,yue……】

傅言可管不了观众的心理健康,他按着小男孩的脖子,挖的十分起劲儿。

每挖一下,就有10点的惊悚值到账,爽呆!

可惜挖到第五下的时候,小男孩挺不住嘎了。

傅言颇为遗憾,一定是勺子太大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