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刘洋廖红星(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刘洋廖红星全章节阅读

刘洋廖红星(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刘洋廖红星全章节阅读 第1章 试读

2023-01-12 15:43 作者:深海游龙
  • 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深海游龙,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刘洋廖红星。简要概述:“你……你胆子真的很大啊……你不要命啦?不怕我报警抓你?”“怕啊,怎么不怕?就因为我怕,所以刚才我才很卖力的在讨好你啊?”听到女人带着一丝妩媚的声音,刘洋用戏谑的口吻,笑着回答要说先前他还真是怕得要命,但经历了这一次,刘洋是真得不怕了“哼,真的不怕?信不信我真报警抓你?我让你再祸害人……”正想着呢,女人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嗷……”一声疼呼,然后刘洋就搂紧了她,哧哧的笑出声来:“你放心吧姐,要...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深海游龙”的都市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作品已完结,主人公:刘洋廖红星,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刘洋,这里的卫生你怎么监督的,赶紧叫人再打扫一遍……”“刘洋,餐厅布置好了吗?你再去看一遍,不准出现一丁点儿的纰漏,不然的话我扣你工资……”“刘洋……”今天任州市新市长上任,省里来送新市长上任的领导中午会在市委招待所就餐,稍事休息之后再返回省城。一大早,市接待办副主任廖红星就带着人到了招待所,亲自安排部署接待工作。也不知道来送新市长上任的是省里哪尊大神,但看廖红星那紧张的样子,就知道来的人级别肯定不低。任州市接待办公室一共有二十二个人,跟在市委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庄锦绣身边,在会场那边服务的有十二个,跟着廖红星到招待所这边来的有八个人。除了只知道挥手瞎指挥的廖胖子和两名司机之外,不算刘洋这位主任科员,另外还有五个人呢。但那几个人,不是有后台就是家里有钱,所以跑前忙后的也就只有刘洋一个。有后台的,廖红星不敢管。家里有钱的,早就把廖胖子喂足了。廖副主任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就算眼看着人家偷懒,自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在这个拼爹、拼关系、拼金钱的社会,‘三无’青年刘洋同志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廖副主任眼里的“得力骨干”。自从到了招待所,其余的人下了车之后,就各找借口跑得没了影子,廖胖子那双眼睛就只盯着刘洋,把他支使的脚不连地,浑身冒汗。这不,刘洋才刚从餐厅那边过来,廖红星站在客房部门前的树荫下,昂着微秃的脑袋,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像呼喝奴才似得又吆喝上了:“刘洋,客房收拾好了么?你再上去看看,床铺被褥牙膏毛巾厕纸全都要换成新的,出现半点差错我撤你的职……”客房不是招待所服务员负责的吗?这都到中午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没想到廖胖子刚一看到自己,就又给自己安排了活儿。这让刘洋很气愤,可谁让他没关系呢?鱉气王八气都得受着。“玛丽隔壁的廖胖子,怎么就光看到我了?其他人都闲的蛋疼,你怎么不敢咋呼一声?”尽管心里骂着,刘洋还不得不赶紧往楼上跑去。接待领导下榻的客房在16楼,单从这一层楼的房间来说,其富丽堂皇的层度不亚于五星级。虽然领导还没有过来,但房间里面的空调早就提前开好了,刘洋一走进去,就被那股舒爽的凉风吹得心旷神怡。这么热的天,自己一上午跑的腰酸腿疼,舌头都跟狗一样耷拉了出来,可廖胖子依然还是不满意。有的时候,刘洋也在心里暗想,是不是这家伙和自己上辈子就是仇敌?管他的,反正领导要吃完饭才会过来,我先在这里面舒服舒服再说。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对跟在身后的小服务员说:“你先出去忙别的吧,我再仔细的检查检查。”别看刘洋在廖红星那些人面前不算什么,但在小服务员面前,他却又成了市里的“领导”。小服务员听了刘洋的话之后二话没说,就微笑着点了点头,乖巧的走了出去。等房门传来“咔”地一声轻响之后,刘洋就迫不及待的歪倒在了沙发上,把两只脚上的皮凉鞋脱下来,轻轻的摇晃着又热又酸的脚丫子,惬意的吹着凉爽的冷风,暗暗的想着心事。自己就是因为没有后台、没有关系,B大硕士毕业之后才没能留在大城市,而是回了老家所在的任州市报考的公务员。别听报纸电视上瞎咋呼,说什么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什么的。其实B大毕业生到下面城市报考公务员的基本上没几个,像刘洋这样的硕士生就更是凤毛麟角了。当时的市长郑钧建为了突出亮点,在报纸上出出风头,不仅仅把刘洋招进了政府办公室,还在实习期满之后就把他任命为了主任科员。在一开始的时候,刘洋还有点儿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是凭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但随着“B大研究生入职市政府”的轰动效应减退,郑钧建也早就想不起来他是谁了。而别人在摸清了他的底细之后,也就越发的不把他当回事。每天上班打扫办公室、提茶、倒水、写材料……总之是什么活脏什么事他干,什么活出力不讨好,什么活是他的。哪知道,就这样别人也容不下他。前段时间郑钧建因为贪污受贿被审查,他也被人一脚踢到了接待办。说得好听点,他现在在接待办还是主任科员的身份,可在廖胖子那些人的眼里,他就是肩膀上搭着一块白毛巾的店小二。如果不是为了公务员这个金饭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谈的那个女朋友天天嘟噜自己没本事,如果不是为了慰藉年迈的父母一提起自己在市委上班就一脸开心的微笑,觉得自己能够在市政府“当官”,是自家祖坟上冒了青烟,刘洋早就把这份工作给炒了。每每到他被人欺凌的快受不住的时候,他都只能在心里面背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一段孟子的名言来麻醉自己。我忍……我忍忍忍……老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们就给我等着吧!躲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躺在沙发上吹着冷气,原本刘洋只是打算偷偷懒就赶紧出去的,哪知道就这么想着心事,他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咔……”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门口咔的一声开门声把刘洋从美梦中惊醒。紧跟着,外面就传来了一阵乱哄哄的声音。“方部长,这是给您准备的房间,请好好的休息……”“姚处长,您的房间在这里……”“嗯……你们——都不要送进来了,都去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等一会儿再说……”随着一个女人软绵绵的话声,房门口再次传来咔的一声关门的声。坏了,领导已经进来了?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女的。刘洋咕噜一声坐起身子,两只脚伸出去,并着脚尖够地上放着的凉鞋。可是,平时很灵巧的双脚这一次却有点儿不听使唤,明明已经够到了鞋子,却怎么都穿不进去。奶奶的,这个时候你紧张什么啊?再不想法子出去你这回就死定了!你说你在这里睡什么觉啊,这里能是你睡觉的地方么?就算再被廖胖子折磨几次能怎么样?无非就是跑断腿罢了,却死不了人啊!这下子好了,这女人进来只要张嘴一喊,整天看自己不顺眼的廖胖子可找着机会了,还不定会给自己安一个什么罪名呢。我让你偷懒,今后再想偷懒也偷不成了吧?这回被开除公职都是轻的……刘洋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弯腰抓起两只鞋站起了身子。但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预想中的女人并没有出现,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随后他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唰唰漱漱”的水流冲击声。这个房间从门口到客厅,再到里面的卧室,全都铺着厚厚的地毯,只有卫生间是铺的瓷砖。凭声音,刘洋就判断出领导去了卫生间。而这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流水声,则表明了对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无怪刚才她不让送她的人进来呢,原来是急着上厕所!想到这里,刘洋赶紧提着鞋子往外走,想趁着对方上厕所的机会溜出去。可等他走到正对着房门的位置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灯光,刘洋只好又悻悻的折了回来。这人看来真是被尿憋急了,上卫生间都来不及关门。刘洋失望的摇了摇头,再听听卫生间里传来的激流声,心说这都快一分钟了吧?水流声还没断呢,就这容量得憋了多长时间啊?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寻思着自己怎么才能逃出去。他从后窗户往下看了看,赶紧又转进了卧室。从十六楼跳下去,他还真没有这个勇气。可是,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这也没有藏人的地方啊?“你……你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很娇柔的惊呼。刘洋一转脸,顿时傻呆呆的愣住,手里的鞋子也簌簌落在了地毯上。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十许的风韵美少妇。这女人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白皙的瓜子脸带着酒后的酡红,挺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关键的是,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蓝道竖纹的一体式系带浴衣,那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让她的身材看上去亭亭玉立。她身上的浴衣只到她腿弯,露着两截雪藕一般的小腿。她的脚上踩着一双粉色的塑料拖鞋,把她一双晶莹的玉足衬托得犹如洁净的白莲,十只匀称而恰到好处的白嫩足趾整齐的露出来,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仿佛是十瓣贴上去的软玉花瓣一般娇艳。这女人是谁啊?她不会是省里来的领导吧?省里的领导没有这么年轻……看着她娇俏丰满迷人的样子,刘洋的心跳顿时加速。就在刘洋看她的时候,那女人也一脸迷茫的看着刘洋,慢慢的张大了樱红的小嘴,说出来的话都软绵绵的带着一种磁性的颤音:“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小姚,让警卫局的人过来,把他……”刘洋一看被人发现了,正心慌神乱呢,听到她喊了这么一嗓子,鬼使神差之下,趁她下面的话还没喊出口之前,猛然就扑了过去……

在线试读

第1章

“刘洋,这里的卫生你怎么监督的,赶紧叫人再打扫一遍……”

“刘洋,餐厅布置好了吗?你再去看一遍,不准出现一丁点儿的纰漏,不然的话我扣你工资……”

“刘洋……”

今天任州市新市长上任,省里来送新市长上任的领导中午会在市委招待所就餐,稍事休息之后再返回省城。

一大早,市接待办副主任廖红星就带着人到了招待所,亲自安排部署接待工作。也不知道来送新市长上任的是省里哪尊大神,但看廖红星那紧张的样子,就知道来的人级别肯定不低。

任州市接待办公室一共有二十二个人,跟在市委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庄锦绣身边,在会场那边服务的有十二个,跟着廖红星到招待所这边来的有八个人。

除了只知道挥手瞎指挥的廖胖子和两名司机之外,不算刘洋这位主任科员,另外还有五个人呢。但那几个人,不是有后台就是家里有钱,所以跑前忙后的也就只有刘洋一个。

有后台的,廖红星不敢管。家里有钱的,早就把廖胖子喂足了。廖副主任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就算眼看着人家偷懒,自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在这个拼爹、拼关系、拼金钱的社会,‘三无’青年刘洋同志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廖副主任眼里的“得力骨干”。

自从到了招待所,其余的人下了车之后,就各找借口跑得没了影子,廖胖子那双眼睛就只盯着刘洋,把他支使的脚不连地,浑身冒汗。

这不,刘洋才刚从餐厅那边过来,廖红星站在客房部门前的树荫下,昂着微秃的脑袋,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像呼喝奴才似得又吆喝上了“刘洋,客房收拾好了么?你再上去看看,床铺被褥牙膏毛巾厕纸全都要换成新的,出现半点差错我撤你的职……”

客房不是招待所服务员负责的吗?

这都到中午了,自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没想到廖胖子刚一看到自己,就又给自己安排了活儿。

这让刘洋很气愤,可谁让他没关系呢?鱉气王八气都得受着。

“玛丽隔壁的廖胖子,怎么就光看到我了?其他人都闲的蛋疼,你怎么不敢咋呼一声?”尽管心里骂着,刘洋还不得不赶紧往楼上跑去。

接待领导下榻的客房在16楼,单从这一层楼的房间来说,其富丽堂皇的层度不亚于五星级。

虽然领导还没有过来,但房间里面的空调早就提前开好了,刘洋一走进去,就被那股舒爽的凉风吹得心旷神怡。

这么热的天,自己一上午跑的腰酸腿疼,舌头都跟狗一样耷拉了出来,可廖胖子依然还是不满意。有的时候,刘洋也在心里暗想,是不是这家伙和自己上辈子就是仇敌?

管他的,反正领导要吃完饭才会过来,我先在这里面舒服舒服再说。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对跟在身后的小服务员说“你先出去忙别的吧,我再仔细的检查检查。”

别看刘洋在廖红星那些人面前不算什么,但在小服务员面前,他却又成了市里的“领导”。小服务员听了刘洋的话之后二话没说,就微笑着点了点头,乖巧的走了出去。

等房门传来“咔”地一声轻响之后,刘洋就迫不及待的歪倒在了沙发上,把两只脚上的皮凉鞋脱下来,轻轻的摇晃着又热又酸的脚丫子,惬意的吹着凉爽的冷风,暗暗的想着心事。

自己就是因为没有后台、没有关系,B大硕士毕业之后才没能留在大城市,而是回了老家所在的任州市报考的公务员。

别听报纸电视上瞎咋呼,说什么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什么的。其实B大毕业生到下面城市报考公务员的基本上没几个,像刘洋这样的硕士生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当时的市长郑钧建为了突出亮点,在报纸上出出风头,不仅仅把刘洋招进了政府办公室,还在实习期满之后就把他任命为了主任科员。

在一开始的时候,刘洋还有点儿浑浑噩噩,总觉得自己是凭着真才实学考进来的。但随着“B大研究生入职市政府”的轰动效应减退,郑钧建也早就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而别人在摸清了他的底细之后,也就越发的不把他当回事。每天上班打扫办公室、提茶、倒水、写材料……总之是什么活脏什么事他干,什么活出力不讨好,什么活是他的。

哪知道,就这样别人也容不下他。前段时间郑钧建因为贪污受贿被审查,他也被人一脚踢到了接待办。

说得好听点,他现在在接待办还是主任科员的身份,可在廖胖子那些人的眼里,他就是肩膀上搭着一块白毛巾的店小二。

如果不是为了公务员这个金饭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谈的那个女朋友天天嘟噜自己没本事,如果不是为了慰藉年迈的父母一提起自己在市委上班就一脸开心的微笑,觉得自己能够在市政府“当官”,是自家祖坟上冒了青烟,刘洋早就把这份工作给炒了。

每每到他被人欺凌的快受不住的时候,他都只能在心里面背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一段孟子的名言来麻醉自己。

我忍……我忍忍忍……老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躲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躺在沙发上吹着冷气,原本刘洋只是打算偷偷懒就赶紧出去的,哪知道就这么想着心事,他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门口咔的一声开门声把刘洋从美梦中惊醒。紧跟着,外面就传来了一阵乱哄哄的声音。

“方部长,这是给您准备的房间,请好好的休息……”

“姚处长,您的房间在这里……”

“嗯……你们——都不要送进来了,都去休息吧,有什么话咱们等一会儿再说……”随着一个女人软绵绵的话声,房门口再次传来咔的一声关门的声。

坏了,领导已经进来了?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女的。

刘洋咕噜一声坐起身子,两只脚伸出去,并着脚尖够地上放着的凉鞋。可是,平时很灵巧的双脚这一次却有点儿不听使唤,明明已经够到了鞋子,却怎么都穿不进去。

奶奶的,这个时候你紧张什么啊?再不想法子出去你这回就死定了!

你说你在这里睡什么觉啊,这里能是你睡觉的地方么?就算再被廖胖子折磨几次能怎么样?无非就是跑断腿罢了,却死不了人啊!

这下子好了,这女人进来只要张嘴一喊,整天看自己不顺眼的廖胖子可找着机会了,还不定会给自己安一个什么罪名呢。

我让你偷懒,今后再想偷懒也偷不成了吧?这回被开除公职都是轻的……刘洋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弯腰抓起两只鞋站起了身子。

但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预想中的女人并没有出现,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随后他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唰唰漱漱”的水流冲击声。

这个房间从门口到客厅,再到里面的卧室,全都铺着厚厚的地毯,只有卫生间是铺的瓷砖。凭声音,刘洋就判断出领导去了卫生间。而这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流水声,则表明了对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无怪刚才她不让送她的人进来呢,原来是急着上厕所!想到这里,刘洋赶紧提着鞋子往外走,想趁着对方上厕所的机会溜出去。

可等他走到正对着房门的位置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灯光,刘洋只好又悻悻的折了回来。

这人看来真是被尿憋急了,上卫生间都来不及关门。

刘洋失望的摇了摇头,再听听卫生间里传来的激流声,心说这都快一分钟了吧?水流声还没断呢,就这容量得憋了多长时间啊?

刘洋一边想着,一边寻思着自己怎么才能逃出去。他从后窗户往下看了看,赶紧又转进了卧室。从十六楼跳下去,他还真没有这个勇气。

可是,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这也没有藏人的地方啊?

“你……你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很娇柔的惊呼。刘洋一转脸,顿时傻呆呆的愣住,手里的鞋子也簌簌落在了地毯上。

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十许的风韵美少妇。

这女人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白皙的瓜子脸带着酒后的酡红,挺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关键的是,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蓝道竖纹的一体式系带浴衣,那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让她的身材看上去亭亭玉立。

她身上的浴衣只到她腿弯,露着两截雪藕一般的小腿。

她的脚上踩着一双粉色的塑料拖鞋,把她一双晶莹的玉足衬托得犹如洁净的白莲,十只匀称而恰到好处的白嫩足趾整齐的露出来,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仿佛是十瓣贴上去的软玉花瓣一般娇艳。

这女人是谁啊?她不会是省里来的领导吧?省里的领导没有这么年轻……

看着她娇俏丰满迷人的样子,刘洋的心跳顿时加速。就在刘洋看她的时候,那女人也一脸迷茫的看着刘洋,慢慢的张大了樱红的小嘴,说出来的话都软绵绵的带着一种磁性的颤音“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小姚,让警卫局的人过来,把他……”

刘洋一看被人发现了,正心慌神乱呢,听到她喊了这么一嗓子,鬼使神差之下,趁她下面的话还没喊出口之前,猛然就扑了过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