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素锦叶皎云)完结版免费阅读_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素锦叶皎云)完结版免费阅读_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试读

2023-01-12 15:41 作者:夜九娘
  • 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 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

    高口碑小说《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是作者“夜九娘”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素锦叶皎云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太极宫勤政殿外,吴德才对禀报完的小全子说:“知道了,你继续当差吧”小全子进去后,吴德才站在原地想了一下,才走进了勤政殿上完早朝的景恒帝正认真批复着大臣们今日呈上的奏折,吴德才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躬身行礼道:“皇上,您交待的叶更衣的事情奴才已经查出来了”景恒帝头也不抬,“说”“是,说是昨日叶更衣回去给沈美人见礼,沈美人一不小心失手打翻了茶水,恰好烫到了旁边的叶更衣”吴德才回道景恒帝抬起头...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夜九娘”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素锦叶皎云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小奴为妃:冷漠皇帝为她心动了》内容介绍:一夜云雨不断,皎云因为疲惫这一夜睡得极沉。吴德才带着伺候的太监宫女们等候在殿外,看时辰差不多了,在门外小声唤道:“皇上,快辰时了,您看是不是该起了?”景恒帝向来自律,往常这个时候他早就起了,不过吴德才昨晚在门外守到半夜里面才叫了水,想来皇上是太累了,他暗暗想道。吴德才又等了会,才又小声问了一遍,这一次里面终于传来动静,吴德才赶忙带人进去了。景恒帝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见皎云在旁边依旧睡得很沉,素白清丽的脸上眉头轻轻皱着,似乎睡梦中都有些不舒服。他想到昨晚的情景,女人在他身下婉转呻|吟,肌|肤的手感惊人的柔嫩光滑,纵然是见惯了后宫佳丽的景恒帝也被彻底惊艳,一时没忍住多折腾了几次,估摸是让她不舒服了。真真是个难得的尤物,这样的尤物自当该予帝王,想到这里景恒帝也不禁畅快一笑。他低头轻吻了下依旧沉睡的美人,而后神清气爽地起身。带人进来的吴德才恰好瞧见了这一幕,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上前伺候景恒帝穿衣洗漱。待伺候妥当,吴德才见景恒帝脸上透着几分愉悦,便凑趣道:“奴才还要恭喜皇上又得佳人了。”景恒帝闻言嘴角微弯,偏头看向床上依旧熟睡的皎云,说:“既是佳人,那就封个更衣吧。”“是,奴才这就教人通知皇后娘娘。”吴德才回道。景恒帝抬脚准备离开,又停下,吩咐道:“以后就让她恢复原本的名字吧。”吴德才应是。待景恒帝带人离开,皎云这才从‘睡梦’醒来。更衣?皎云心里是有些失望的,更衣正十品,是大炎后宫最末等的位分了,皇上昨晚明明表现得很满意,可是这最后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皇上未免也太小气了,她忍不住想。她轻叹了口气,罢了,能一举摆脱宫女的身份也算是成功了一大步了,至于其他,既然她已进了这后宫棋局,那一切都好说了。至少皇上刚刚还记得她昨晚的请求不是吗?这时听见动静的崔嬷嬷走了进来,“更衣醒了?按宫中规矩,嫔妃侍寝的第二日须得向皇后娘娘请安敬茶,奴婢服侍更衣起身。”“好。”这规矩皎云也知道,只是当宫女这么多年她习惯了一切都自己动手,遂道:“多谢崔嬷嬷,我自己来就好。”崔嬷嬷笑着上前,“更衣如今身份已经不同,还是要习惯才是。”皎云闻言便没有拒绝,轻笑着说:“哪里来的什么身份,不过是个末等更衣罢了。”这崔嬷嬷不愧是太极宫里伺候的,并不因她更衣的身份而有所怠慢,一言一行都是客客气气的。“更衣不必妄自菲薄,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崔嬷嬷说着招手让旁边等候的宫女上前。崔嬷嬷指着宫女手上托盘里的衣物,“奴婢伺候您更衣。”不同于宫女的纯色制式衣裙,这托盘里的衣服肉眼可见得更加精致,粉色的锦缎上绣着米白的花样。崔嬷嬷展开帮皎云穿上身,上下打量了下,粉色的衣裳更衬得皎云肤色白里透着粉,当真是人比花娇,嬷嬷点点头,笑着说:“更衣果然好姿容。”“嬷嬷谬赞了。”皎云低头浅笑。“还教更衣知道,因为时间仓促,尚宫局那边还未来得及给您挑个宫女伺候,说那边传话说今晚就给您安排好。”崔嬷嬷解释道。皎云笑着点头:“无碍。”“不过吴公公交代了让奴婢先指个丫头暂时伺候您一日,”说着就让刚刚捧托盘的宫女再次走上前来,“这是青儿,来见过更衣。”青儿上前行礼,“见过更衣。”皎云笑着颔首,见她小脸圆润,笑容甜甜的,让人一看就心生欢喜。依照更衣的位分,按规矩是没有资格在太极宫用膳的,皎云梳妆完便带着青儿往凤仪宫赶去。皎云站在凤仪宫的院子里,青儿上前去通报了。她看着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心生感触,当今皇后和皇上青梅竹马结发夫妻,可是最后的结局并不好,青灯古佛老死冷宫,上辈子这件事发生之后可谓是震惊朝野,就连那时身在民间的皎云都听说了这件事。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凤仪宫,上辈子她也经常跟着沈美人过来请安,只是如今再看,皎云的心中思绪万千,就算是出身高贵的皇后也败在了这后宫战场上,可见这红墙碧瓦的后宫有多凶险。这时青儿走了回来,“更衣,奴婢已经让人通传了。”皎云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凤仪宫里,皇后懒懒地靠坐在团凤交椅上,身边的大宫女碧玉走了进来,“娘娘,外头宫女回话,说是叶更衣来给您请安敬茶。”“宫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叶更衣?”皇后看向她问。碧衣忙回道:“是皇上昨晚上才幸的宫女,原是沈美人宫里的一等宫女。”“昨晚上?”皇后轻声重复,昨晚上皇上才在她这里用过晚膳,她冷声道:“好啊,本宫说呢,皇上昨夜还说有折子要批,原来是被人勾了魂了,难怪不愿意在凤仪宫歇下。”就算没有叶更衣,皇上这两年除了初一十五已经很少在凤仪宫里留宿了,可这话碧玉是不敢说的,她小心说道:“叶更衣还在殿外等着,娘娘您看是让她进来吗?”“哼,不过是个卑贱的宫女也配来拜见本宫,晾她一会吧。”皇后随口道,接着吩咐碧玉,“如今后宫里是越发没规矩了,连随便一个小宫女都敢觊觎皇上,碧玉你去找沈美人,你知道该怎么说。”碧玉应是。皎云带着青儿等了许久,才有一个小宫女过来,神情倨傲,“娘娘如今正忙着料理宫务,更衣还是等一会吧。”“是,妾身知道了。”皎云面带恭敬道。自己恐怕是惹了皇后不高兴了,她心里笑笑,自己一朝侍寝,这宫里难道还有谁高兴不成?那宫女见她还算识趣,还算满意地离开了。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纵然皎云这身体做宫女时已经站习惯了,可她毕竟昨夜刚侍寝完,再加上早上什么都没吃,此刻已经脸色苍白开始淌虚汗了。青儿拿出手帕替她擦汗,“更衣,您还能坚持吗?”皎云有些虚弱地笑笑,“给皇后娘娘请安,再辛苦也要坚持的。”何况这种事她都习惯了,上辈子给婆婆立规矩,也是一站就一个时辰,女人从来都是容易受苦的。这时方才的小宫女捧着托盘走了过来,看了眼皎云虚弱地模样,方才笑着说:“皇后娘娘处理宫务累着歇下了,叫更衣在殿外对着奴婢敬茶,娘娘说了心意到了即可。”这话一出,青儿的脸色都不由一变,让更衣对着宫女下跪行礼这是莫大的屈辱啊!她连忙看向皎云,却见皎云愣了下,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对着宫女跪下行三跪九叩之大礼,口中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安。”说完双手奉上茶盏,那宫女接过茶盏,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叶更衣今日也累了,还是早些回去吧,娘娘说你应该住惯了玉芙宫,就赐住玉芙宫偏殿。”“多谢娘娘。”皎云再次行礼。青儿这才扶着皎云起身离开了凤仪宫。幸亏有青儿扶着,折腾了这么久,皎云已经快要力竭了。“更衣今日受委屈了。”青儿忍不住道,方才若是换了她,恐怕都要闹起来了。皎云笑了笑,“一时的委屈不算什么。”青儿见她虽然脸色惨白,神情却是云淡风轻的,不由有些敬佩,明明都是宫女出身,可是叶更衣心性比她强的多。

在线试读

第6章

一夜云雨不断,皎云因为疲惫这一夜睡得极沉。

吴德才带着伺候的太监宫女们等候在殿外,看时辰差不多了,在门外小声唤道“皇上,快辰时了,您看是不是该起了?”

景恒帝向来自律,往常这个时候他早就起了,不过吴德才昨晚在门外守到半夜里面才叫了水,想来皇上是太累了,他暗暗想道。

吴德才又等了会,才又小声问了一遍,这一次里面终于传来动静,吴德才赶忙带人进去了。

景恒帝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见皎云在旁边依旧睡得很沉,素白清丽的脸上眉头轻轻皱着,似乎睡梦中都有些不舒服。

他想到昨晚的情景,女人在他身下婉转呻|吟,肌|肤的手感惊人的柔嫩光滑,纵然是见惯了后宫佳丽的景恒帝也被彻底惊艳,一时没忍住多折腾了几次,估摸是让她不舒服了。

真真是个难得的尤物,这样的尤物自当该予帝王,想到这里景恒帝也不禁畅快一笑。

他低头轻吻了下依旧沉睡的美人,而后神清气爽地起身。

带人进来的吴德才恰好瞧见了这一幕,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上前伺候景恒帝穿衣洗漱。

待伺候妥当,吴德才见景恒帝脸上透着几分愉悦,便凑趣道“奴才还要恭喜皇上又得佳人了。”

景恒帝闻言嘴角微弯,偏头看向床上依旧熟睡的皎云,说“既是佳人,那就封个更衣吧。”

“是,奴才这就教人通知皇后娘娘。”吴德才回道。

景恒帝抬脚准备离开,又停下,吩咐道“以后就让她恢复原本的名字吧。”吴德才应是。

待景恒帝带人离开,皎云这才从‘睡梦’醒来。

更衣?皎云心里是有些失望的,更衣正十品,是大炎后宫最末等的位分了,皇上昨晚明明表现得很满意,可是这最后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皇上未免也太小气了,她忍不住想。

她轻叹了口气,罢了,能一举摆脱宫女的身份也算是成功了一大步了,至于其他,既然她已进了这后宫棋局,那一切都好说了。至少皇上刚刚还记得她昨晚的请求不是吗?

这时听见动静的崔嬷嬷走了进来,“更衣醒了?按宫中规矩,嫔妃侍寝的第二日须得向皇后娘娘请安敬茶,奴婢服侍更衣起身。”

“好。”这规矩皎云也知道,只是当宫女这么多年她习惯了一切都自己动手,遂道“多谢崔嬷嬷,我自己来就好。”

崔嬷嬷笑着上前,“更衣如今身份已经不同,还是要习惯才是。”

皎云闻言便没有拒绝,轻笑着说“哪里来的什么身份,不过是个末等更衣罢了。”

这崔嬷嬷不愧是太极宫里伺候的,并不因她更衣的身份而有所怠慢,一言一行都是客客气气的。

“更衣不必妄自菲薄,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崔嬷嬷说着招手让旁边等候的宫女上前。

崔嬷嬷指着宫女手上托盘里的衣物,“奴婢伺候您更衣。”

不同于宫女的纯色制式衣裙,这托盘里的衣服肉眼可见得更加精致,粉色的锦缎上绣着米白的花样。

崔嬷嬷展开帮皎云穿上身,上下打量了下,粉色的衣裳更衬得皎云肤色白里透着粉,当真是人比花娇,嬷嬷点点头,笑着说“更衣果然好姿容。”

“嬷嬷谬赞了。”皎云低头浅笑。

“还教更衣知道,因为时间仓促,尚宫局那边还未来得及给您挑个宫女伺候,说那边传话说今晚就给您安排好。”崔嬷嬷解释道。

皎云笑着点头“无碍。”

“不过吴公公交代了让奴婢先指个丫头暂时伺候您一日,”说着就让刚刚捧托盘的宫女再次走上前来,“这是青儿,来见过更衣。”

青儿上前行礼,“见过更衣。”

皎云笑着颔首,见她小脸圆润,笑容甜甜的,让人一看就心生欢喜。

依照更衣的位分,按规矩是没有资格在太极宫用膳的,皎云梳妆完便带着青儿往凤仪宫赶去。

皎云站在凤仪宫的院子里,青儿上前去通报了。

她看着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心生感触,当今皇后和皇上青梅竹马结发夫妻,可是最后的结局并不好,青灯古佛老死冷宫,上辈子这件事发生之后可谓是震惊朝野,就连那时身在民间的皎云都听说了这件事。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凤仪宫,上辈子她也经常跟着沈美人过来请安,只是如今再看,皎云的心中思绪万千,就算是出身高贵的皇后也败在了这后宫战场上,可见这红墙碧瓦的后宫有多凶险。

这时青儿走了回来,“更衣,奴婢已经让人通传了。”

皎云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凤仪宫里,皇后懒懒地靠坐在团凤交椅上,身边的大宫女碧玉走了进来,“娘娘,外头宫女回话,说是叶更衣来给您请安敬茶。”

“宫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叶更衣?”皇后看向她问。

碧衣忙回道“是皇上昨晚上才幸的宫女,原是沈美人宫里的一等宫女。”

“昨晚上?”皇后轻声重复,昨晚上皇上才在她这里用过晚膳,她冷声道“好啊,本宫说呢,皇上昨夜还说有折子要批,原来是被人勾了魂了,难怪不愿意在凤仪宫歇下。”

就算没有叶更衣,皇上这两年除了初一十五已经很少在凤仪宫里留宿了,可这话碧玉是不敢说的,她小心说道“叶更衣还在殿外等着,娘娘您看是让她进来吗?”

“哼,不过是个卑贱的宫女也配来拜见本宫,晾她一会吧。”皇后随口道,接着吩咐碧玉,“如今后宫里是越发没规矩了,连随便一个小宫女都敢觊觎皇上,碧玉你去找沈美人,你知道该怎么说。”

碧玉应是。

皎云带着青儿等了许久,才有一个小宫女过来,神情倨傲,“娘娘如今正忙着料理宫务,更衣还是等一会吧。”

“是,妾身知道了。”皎云面带恭敬道。

自己恐怕是惹了皇后不高兴了,她心里笑笑,自己一朝侍寝,这宫里难道还有谁高兴不成?

那宫女见她还算识趣,还算满意地离开了。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纵然皎云这身体做宫女时已经站习惯了,可她毕竟昨夜刚侍寝完,再加上早上什么都没吃,此刻已经脸色苍白开始淌虚汗了。

青儿拿出手帕替她擦汗,“更衣,您还能坚持吗?”

皎云有些虚弱地笑笑,“给皇后娘娘请安,再辛苦也要坚持的。”

何况这种事她都习惯了,上辈子给婆婆立规矩,也是一站就一个时辰,女人从来都是容易受苦的。

这时方才的小宫女捧着托盘走了过来,看了眼皎云虚弱地模样,方才笑着说“皇后娘娘处理宫务累着歇下了,叫更衣在殿外对着奴婢敬茶,娘娘说了心意到了即可。”

这话一出,青儿的脸色都不由一变,让更衣对着宫女下跪行礼这是莫大的屈辱啊!

她连忙看向皎云,却见皎云愣了下,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对着宫女跪下行三跪九叩之大礼,口中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安。”

说完双手奉上茶盏,那宫女接过茶盏,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叶更衣今日也累了,还是早些回去吧,娘娘说你应该住惯了玉芙宫,就赐住玉芙宫偏殿。”

“多谢娘娘。”皎云再次行礼。

青儿这才扶着皎云起身离开了凤仪宫。

幸亏有青儿扶着,折腾了这么久,皎云已经快要力竭了。

“更衣今日受委屈了。”青儿忍不住道,方才若是换了她,恐怕都要闹起来了。

皎云笑了笑,“一时的委屈不算什么。”

青儿见她虽然脸色惨白,神情却是云淡风轻的,不由有些敬佩,明明都是宫女出身,可是叶更衣心性比她强的多。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