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秦初青云宗)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全本阅读

(秦初青云宗)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全本阅读 第15章 试读

2023-01-12 15:44 作者:新版红双喜
  • 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 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

    小说《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现已完本,主角是秦初青云宗,由作者“新版红双喜”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头,你剑法不错啊!”看着秦初击杀了一头花斑虎后,白羽开口说道弯下身,秦初将花斑虎的晶核取了,“白羽你的话不对,是我的人不错”白羽哈哈笑了,或许别人听了这话,会觉得秦初是自大,但白羽不这么认为,他觉得秦初这是自信,不管面对四阶的暴熊,还是面对柳泽,秦初身上都没缺少自信聊了几句,秦初和白羽继续做任务,这次他们路线比较靠外,接近了密云山外围,在密云山外围前行密云山,秦初和白羽是不敢进的,他们对...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玄幻:凌天剑尊纵横万界》是新版红双喜创作的一部奇幻玄幻,讲述的是秦初青云宗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看到这个老者,秦初满脸的震惊,在藏书阁的时候,他就觉得老家伙的眼神不对,没想到还是追了过来。“你这是杂役弟子么?内门弟子都没你过得滋润!”老者在秦初的大缸边走了一圈,又看了看木屋后说道。秦初从大缸内跳了出来,也不顾的冲洗了,直接将衣袍套上,被人在大缸边看着,他没办法做到安稳的泡澡。老者看了看大缸内的药液,又打量了一下秦初,“虽然是杂役的衣袍,但掩盖不住你的气质和锋芒。”事实上,秦初身上确实有着寻常青少年没有的锋芒和英气,穿着的是粗布衣袍,但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干净。“这位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跟秦初说就是。”秦初纳闷了,不知道这老者来这里是什么意思。“你小子死到临头了知道么?”老者在木屋前边,秦初专属的木凳上坐下了下来。“老爷子您是说青云峰那些家伙?我不怕他们,晚一点我从外门开始挑,都将他们弄了。”秦初看了青竹峰一眼说道。老者皱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你圣血在身,又没有强有力的保护,就不怕被别人砍了,将你的圣血抽取?”听了老者的话,秦初脸色大变,身子晃了一下都差点没站稳,这是他的秘密,怎么就被人发现了?“看来你小子自己是知道的,过去你怎么藏住的本座不知道,但现在已经被暴露了!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圣血在身,说你没来头本座不信,你今天不说明白,那么这断崖,不是你自己跳下去,就是本座将你丢下去。”老者看着秦初说道。“前辈怎么称呼?”秦初看着老者问道。老者坐直了身躯,“很久没人问过本座的名讳了,本座莫道子,青云宗的太上长老之一,所以你想在青云宗玩什么心机,没用!”莫道子……秦初愣了一下,这不就是在天元残卷上留下注解的那一位么?“莫长老,弟子来青云宗确实有目的,但没有恶意。事情是这样的,弟子身世是个谜团,十四年前……”秦初发现圣血在身的事情被眼前这莫道子知道了,也就没再隐瞒什么。莫道子仔细的打量着秦初,“你可知道,推演天机有多难?本座凭什么给你推演?”艹!秦初脑子空白了一下,眼前的老家伙就是他要寻找的,可以推演过去和未来的莫长老。“那莫长老您说,您需要什么条件,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秦初都干了!”见到了目标人物,秦初自然要抓住机会。“想为本座上刀山,下火海的人多了,青云宗的弟子,本座喊一声,无数人能做到!”莫道子看着秦初说道。秦初很无语,他也知道莫道子说得是实情,他现在真没什么能拿得来让人家看重的。“偌大天下,亿万里疆域,拥有圣血天赋的家族就那么几个,即便是拥有圣血的家族,多年也不见有一位拥有圣血的后人出世,你的来历不简单,而且是一个大浑水,现在你这样的千百个跳进去,都激不起一个浪花。”莫长老看着秦初说道。被打击了,不过秦初没说什么,能知道莫长老是谁,能知道在哪里找到莫长老,这就是大收获。“这个戒指你滴血认主,戴在身上后,可以掩盖圣血气息,千万不可摘下,一些事本座要想想!”丢给秦初一个戒指后,莫道子转身就离开了断崖。看着手里的戒指,秦初觉得很漂亮,戒指上一条小龙首尾相连,带着古朴的奢华美。咬破手指,就滴了一滴鲜血在上边。鲜血在秦初注视中被戒指吸收了,秦初感觉到了心神跟戒指有了联系,内部还有着一个空间,储物戒指!秦初知道,这枚戒指不仅仅能掩盖自己的气息,内部还有空间,能装物品,不过他觉得这东西得藏好,容易是祸端。莫道子回到了藏书阁,其摆手让两个在门口执勤的弟子下去了。“师兄,什么情况?”另外一位老者开口说道。“前些年,为兄推算到,呆在这里会有一些收获,现在收获来了,那家伙就是有圣血在身,这对青云宗来说是大危机、也是一次大机遇。”莫道子开口说道。“圣血家族都是庞然大物,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刚才师弟去查了一圈,青云宗周围没有什么高手藏匿,他身后没人。”另外一个老者说道。莫道子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他来青云宗的目的是找为兄,是想推演自己身世。”“这么说,他跟外边没有牵扯了,我们将他藏下来就没问题。”另外一个老者说道,他是青云宗的另外一位太上,凌云子。莫道子看了青云宗杂役堂的方向一眼,“没师弟你想得那么简单,他能不追查自己的身世么?想让为兄帮他推演,不是不行,但没那么容易,等他明天来,为兄和他谈谈。”秦初修炼了一夜元气,又修炼了一阵子剑法,然后和白羽到了藏宝阁换了点丹药。秦初是一阶聚元层次的修炼者,换取的是聚元丹,价格不是很高,三百积分一瓶,他换了三瓶,白羽换了两瓶凝元丹。换到了丹药,秦初和白羽回到了杂役堂,两人回到杂役楼的时候,看见二胖带着杂役弟子和青竹峰的正式弟子在吵架。“怎么回事?”秦初开口问道。“你们杂役弟子太嚣张了,袜子不给洗?今天内裤你们都得洗,不给洗就打到你们给洗为止!”一个青云宗外门弟子对着秦初吼了一声。秦初身子一闪,右脚一抬就跟着这个外门弟子的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二胖,从今天开始,我们杂役堂将青竹峰的卫生打理干净,把宗门长辈的生活起居照顾好,其他的什么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的破事,我们不管,我们是青竹峰的杂役弟子,不是他们的。”

在线试读

第15章

看到这个老者,秦初满脸的震惊,在藏书阁的时候,他就觉得老家伙的眼神不对,没想到还是追了过来。

“你这是杂役弟子么?内门弟子都没你过得滋润!”老者在秦初的大缸边走了一圈,又看了看木屋后说道。

秦初从大缸内跳了出来,也不顾的冲洗了,直接将衣袍套上,被人在大缸边看着,他没办法做到安稳的泡澡。

老者看了看大缸内的药液,又打量了一下秦初,“虽然是杂役的衣袍,但掩盖不住你的气质和锋芒。”

事实上,秦初身上确实有着寻常青少年没有的锋芒和英气,穿着的是粗布衣袍,但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干净。

“这位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跟秦初说就是。”秦初纳闷了,不知道这老者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你小子死到临头了知道么?”老者在木屋前边,秦初专属的木凳上坐下了下来。

“老爷子您是说青云峰那些家伙?我不怕他们,晚一点我从外门开始挑,都将他们弄了。”秦初看了青竹峰一眼说道。

老者皱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你圣血在身,又没有强有力的保护,就不怕被别人砍了,将你的圣血抽取?”

听了老者的话,秦初脸色大变,身子晃了一下都差点没站稳,这是他的秘密,怎么就被人发现了?

“看来你小子自己是知道的,过去你怎么藏住的本座不知道,但现在已经被暴露了!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圣血在身,说你没来头本座不信,你今天不说明白,那么这断崖,不是你自己跳下去,就是本座将你丢下去。”老者看着秦初说道。

“前辈怎么称呼?”秦初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坐直了身躯,“很久没人问过本座的名讳了,本座莫道子,青云宗的太上长老之一,所以你想在青云宗玩什么心机,没用!”

莫道子……秦初愣了一下,这不就是在天元残卷上留下注解的那一位么?

“莫长老,弟子来青云宗确实有目的,但没有恶意。事情是这样的,弟子身世是个谜团,十四年前……”秦初发现圣血在身的事情被眼前这莫道子知道了,也就没再隐瞒什么。

莫道子仔细的打量着秦初,“你可知道,推演天机有多难?本座凭什么给你推演?”

艹!秦初脑子空白了一下,眼前的老家伙就是他要寻找的,可以推演过去和未来的莫长老。

“那莫长老您说,您需要什么条件,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秦初都干了!”见到了目标人物,秦初自然要抓住机会。

“想为本座上刀山,下火海的人多了,青云宗的弟子,本座喊一声,无数人能做到!”莫道子看着秦初说道。

秦初很无语,他也知道莫道子说得是实情,他现在真没什么能拿得来让人家看重的。

“偌大天下,亿万里疆域,拥有圣血天赋的家族就那么几个,即便是拥有圣血的家族,多年也不见有一位拥有圣血的后人出世,你的来历不简单,而且是一个大浑水,现在你这样的千百个跳进去,都激不起一个浪花。”莫长老看着秦初说道。

被打击了,不过秦初没说什么,能知道莫长老是谁,能知道在哪里找到莫长老,这就是大收获。

“这个戒指你滴血认主,戴在身上后,可以掩盖圣血气息,千万不可摘下,一些事本座要想想!”丢给秦初一个戒指后,莫道子转身就离开了断崖。

看着手里的戒指,秦初觉得很漂亮,戒指上一条小龙首尾相连,带着古朴的奢华美。

咬破手指,就滴了一滴鲜血在上边。

鲜血在秦初注视中被戒指吸收了,秦初感觉到了心神跟戒指有了联系,内部还有着一个空间,储物戒指!

秦初知道,这枚戒指不仅仅能掩盖自己的气息,内部还有空间,能装物品,不过他觉得这东西得藏好,容易是祸端。

莫道子回到了藏书阁,其摆手让两个在门口执勤的弟子下去了。

“师兄,什么情况?”另外一位老者开口说道。

“前些年,为兄推算到,呆在这里会有一些收获,现在收获来了,那家伙就是有圣血在身,这对青云宗来说是大危机、也是一次大机遇。”莫道子开口说道。

“圣血家族都是庞然大物,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刚才师弟去查了一圈,青云宗周围没有什么高手藏匿,他身后没人。”另外一个老者说道。

莫道子摇了摇头,“这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他来青云宗的目的是找为兄,是想推演自己身世。”

“这么说,他跟外边没有牵扯了,我们将他藏下来就没问题。”另外一个老者说道,他是青云宗的另外一位太上,凌云子。

莫道子看了青云宗杂役堂的方向一眼,“没师弟你想得那么简单,他能不追查自己的身世么?想让为兄帮他推演,不是不行,但没那么容易,等他明天来,为兄和他谈谈。”

秦初修炼了一夜元气,又修炼了一阵子剑法,然后和白羽到了藏宝阁换了点丹药。

秦初是一阶聚元层次的修炼者,换取的是聚元丹,价格不是很高,三百积分一瓶,他换了三瓶,白羽换了两瓶凝元丹。

换到了丹药,秦初和白羽回到了杂役堂,两人回到杂役楼的时候,看见二胖带着杂役弟子和青竹峰的正式弟子在吵架。

“怎么回事?”秦初开口问道。

“你们杂役弟子太嚣张了,袜子不给洗?今天内裤你们都得洗,不给洗就打到你们给洗为止!”一个青云宗外门弟子对着秦初吼了一声。

秦初身子一闪,右脚一抬就跟着这个外门弟子的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二胖,从今天开始,我们杂役堂将青竹峰的卫生打理干净,把宗门长辈的生活起居照顾好,其他的什么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的破事,我们不管,我们是青竹峰的杂役弟子,不是他们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