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习惯宠你)李燃森林妍完结版免费阅读_(习惯宠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习惯宠你)李燃森林妍完结版免费阅读_(习惯宠你)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5章 试读

2023-01-12 15:46 作者:你这般动人
  • 习惯宠你 习惯宠你

    经典力作《习惯宠你》,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李燃森林妍,由作者“你这般动人”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Y城是一个地级市,夏天多雨,闷热又潮湿天色暗沉,快下雨了苏晚季要从动车站打车到家,不到十公里的路程,以Y城的起步价格,打车最多三十块钱但这司机开口就问她要一百二由于在京市从读法律专业到毕业进入精品律师事务所工作,整整十年时间,每年最多回来一次,苏晚季的Y城口音已经所剩无几加上穿得也极为干练职业,米色真丝衬衫配白色阔腿裤,同色系尖头高跟鞋,长发挽在脑后,红唇乌发,极有精英女性特质所以被司...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习惯宠你》是网络作者“你这般动人”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燃森林妍,详情概述:但哪怕她碎碎念了无数遍,希望李燃森看不见自己,沉稳的脚步声音依旧径直朝着她走来,须臾,高大健壮身躯投下的阴影笼罩在她四周,把炽烈阳也一并遮住。李燃森的声音很低,有些发紧一般:“怎么搞的?”说着,就蹲在了苏晚季身边:“崴到脚了?”躲不过去,苏晚季只能坐在滚烫的地上,抿了抿唇,极其尴尬地点头。“都怪地上那个坑……”苏晚季小声嘟囔,语气里有那么几分委屈。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所以才会那么意外的崴脚。听了苏晚季的解释,李燃森像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气。苏晚季狠狠瞪了他两眼:“又不是我故意崴脚的,我只是没看到那坑而已!”“以后小心点。”李燃森不带感情的叮嘱,板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依旧凛冽。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估计就没打算要帮她。苏晚季本来也没希望他帮忙,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自力更生,从不会轻易向人求助。但不知为何……心底还是莫名有些酸意。她努力压下这些陌生情绪,刚想自己费力站起来,蹲在她面前的男人视线在她红肿脚踝上扫了一眼,突然就有了动作。李燃森刚劲结实的手臂分别从苏晚季的腿弯和后背处穿过,轻松一抱,就以最标准公主抱的形式,把苏晚季抱了起来。“啊——李燃森你做什么!”苏晚季感受到他皮肤热气与自己身体相贴时的触感,忽然觉得自己毛孔里在出汗,而且这时候才能更切实体会到,他那么高……她恼羞不已,脸颊微微泛红:“……李燃森,你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苏晚季第一次被人公主抱,既不习惯于这样完全将自己交在他人手中的姿态,也不习惯于被他侵略荷尔蒙围绕。但他却没打算放过她,语气坚定:“你脚都肿成这样了还怎么走,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极其的野蛮强硬,根本不给她反抗机会。“……你也太不讲理了。”苏晚季吐槽了一句,又忍不住从这个角度去看他。男人有着刚毅的下颌骨以及流畅轮廓,她被扑面而来的雄性之气冲击的有些头晕目眩。“……我真的可以的。”她继续补充,声音却越来越小,已经没了底气。李燃森似乎是懒得搭理她,就这么抱着她轻轻松松往他停车的位置走过去。还是那辆面包车。在将苏晚季放进车里时,李燃森的动作,有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也是这个瞬间,苏晚季和他靠得极近。她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停止了。视线却有些不可控的交缠。天气还是这么热,热到皮肤发烫,之前被李燃森触碰过的地方好像也还残留着属于他的触感。黏腻,灼烈,还有一点蚂蚁爬过的痒。“苏晚季,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李燃森突然开口,打破了空气里的沉闷气氛,有些过于用力地把副驾驶的车门关上,绕去了驾驶室。他在背过苏晚季时,咬了咬牙,眼底暗沉浓烈的情绪一闪而逝。刚才他抱着苏晚季,才清晰感觉到她到底有多轻,多么软。柔弱无骨似的。他想更紧密的拥抱她,占有,侵略,吞噬……他趁着火气还没有完全涌上,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后退,坐到副驾驶,下意识就摸出一根烟衔在了嘴里。苏晚季因为刚才那瞬间的失神,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哪怕李燃森抽烟了,她也没阻止。她只是偷偷去瞄他抽烟的动作。李燃森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修长骨节搁在窗框上,风灌进来,让他的眉眼有些模糊。却还有着像野狼一样的冷硬,蛮横。真是个不好搞的男人……苏晚季默默想着,不到五分钟,李燃森就把她送到了附近一家医院。小城市也有这点好处。这回,李燃森还是以公主抱的姿势把苏晚季带出了面包车。她好像也不再觉得这个行为令她难堪羞涩,甚至于……感受着李燃森结实有力的胸膛臂膀,好像能够体会到被安全感包裹的滋味。苏晚季低着头,耳朵尖也泛起了一点粉色的红,在她白皙皮肤上衬得尤为明显。李燃森不敢去看她,怕自己心脏深处叫嚣的猛兽会不受控破笼而出。也就错过了这一幕。所有手续全都是李燃森在帮苏晚季办理,见到医生,一系列检查照片下来,确定她的脚踝没有大问题。但消肿可能需要一星期,而这一星期里,左脚都不能走路。检查结束后,苏晚季坐在椅子上等待,李燃森替她去药房拿了一些跌打损伤和内服的药。走回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蹙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苏晚季:“……可以回去了吗?”李燃森嗯了一声,尝试着问:“需要给你准备个轮椅吗?或是拐杖?”苏晚季:“……不要!!”她才不需要这些东西。不过就是扭了脚,一个星期不太能走路而已。被他说的,她好像要残疾了。“哦,我先送你回家。”李燃森哪怕手里还拎着不少东西,依旧再次轻轻松松抱着她,一路接受着周围病人以及家属的注目。苏晚季还用余光瞄到有几个小女生在窃窃私语讨论他们。她又有点脸红了,好在很快走出了医院,不用再接受别人的注目礼。车子停在楼下,又被他抱回了家,李燃森站在沙发边上对她嘱咐一些注意事项。“嗯嗯,知道了……”苏晚季现在有点不敢去看他。一看到他就会想起今天自己被他抱了这么多回,最重要的是,她还有点依依不舍他坚硬滚烫的怀抱。但李燃森还是走了。伯父伯母回来之后,发现苏晚季扭伤,也格外担忧。大伯母还计划盘算着要给她熬骨头汤补补。“但最麻烦的是我和你大伯这几天都要上班,白天你自己在家里……能行吗?”他们中午都回不来,也就没办法照顾她。苏晚季连忙摇头说:“我无所谓……”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在线试读

第15章

但哪怕她碎碎念了无数遍,希望李燃森看不见自己,沉稳的脚步声音依旧径直朝着她走来,

须臾,高大健壮身躯投下的阴影笼罩在她四周,把炽烈阳也一并遮住。

李燃森的声音很低,有些发紧一般“怎么搞的?”

说着,就蹲在了苏晚季身边“崴到脚了?”

躲不过去,苏晚季只能坐在滚烫的地上,抿了抿唇,极其尴尬地点头。

“都怪地上那个坑……”

苏晚季小声嘟囔,语气里有那么几分委屈。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所以才会那么意外的崴脚。

听了苏晚季的解释,李燃森像是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气。

苏晚季狠狠瞪了他两眼“又不是我故意崴脚的,我只是没看到那坑而已!”

“以后小心点。”

李燃森不带感情的叮嘱,板着张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依旧凛冽。

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估计就没打算要帮她。

苏晚季本来也没希望他帮忙,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自力更生,从不会轻易向人求助。

但不知为何……心底还是莫名有些酸意。

她努力压下这些陌生情绪,刚想自己费力站起来,蹲在她面前的男人视线在她红肿脚踝上扫了一眼,突然就有了动作。

李燃森刚劲结实的手臂分别从苏晚季的腿弯和后背处穿过,轻松一抱,就以最标准公主抱的形式,把苏晚季抱了起来。

“啊——李燃森你做什么!”

苏晚季感受到他皮肤热气与自己身体相贴时的触感,忽然觉得自己毛孔里在出汗,而且这时候才能更切实体会到,他那么高……

她恼羞不已,脸颊微微泛红“……李燃森,你先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苏晚季第一次被人公主抱,既不习惯于这样完全将自己交在他人手中的姿态,也不习惯于被他侵略荷尔蒙围绕。

但他却没打算放过她,语气坚定“你脚都肿成这样了还怎么走,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极其的野蛮强硬,根本不给她反抗机会。

“……你也太不讲理了。”

苏晚季吐槽了一句,又忍不住从这个角度去看他。

男人有着刚毅的下颌骨以及流畅轮廓,她被扑面而来的雄性之气冲击的有些头晕目眩。

“……我真的可以的。”她继续补充,声音却越来越小,已经没了底气。

李燃森似乎是懒得搭理她,就这么抱着她轻轻松松往他停车的位置走过去。

还是那辆面包车。

在将苏晚季放进车里时,李燃森的动作,有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也是这个瞬间,苏晚季和他靠得极近。

她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停止了。

视线却有些不可控的交缠。

天气还是这么热,热到皮肤发烫,之前被李燃森触碰过的地方好像也还残留着属于他的触感。

黏腻,灼烈,还有一点蚂蚁爬过的痒。

“苏晚季,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

李燃森突然开口,打破了空气里的沉闷气氛,有些过于用力地把副驾驶的车门关上,绕去了驾驶室。

他在背过苏晚季时,咬了咬牙,眼底暗沉浓烈的情绪一闪而逝。

刚才他抱着苏晚季,才清晰感觉到她到底有多轻,多么软。

柔弱无骨似的。

他想更紧密的拥抱她,占有,侵略,吞噬……

他趁着火气还没有完全涌上,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后退,坐到副驾驶,下意识就摸出一根烟衔在了嘴里。

苏晚季因为刚才那瞬间的失神,心脏还在砰砰直跳,哪怕李燃森抽烟了,她也没阻止。

她只是偷偷去瞄他抽烟的动作。

李燃森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修长骨节搁在窗框上,风灌进来,让他的眉眼有些模糊。

却还有着像野狼一样的冷硬,蛮横。

真是个不好搞的男人……苏晚季默默想着,不到五分钟,李燃森就把她送到了附近一家医院。

小城市也有这点好处。

这回,李燃森还是以公主抱的姿势把苏晚季带出了面包车。

她好像也不再觉得这个行为令她难堪羞涩,甚至于……

感受着李燃森结实有力的胸膛臂膀,好像能够体会到被安全感包裹的滋味。

苏晚季低着头,耳朵尖也泛起了一点粉色的红,在她白皙皮肤上衬得尤为明显。

李燃森不敢去看她,怕自己心脏深处叫嚣的猛兽会不受控破笼而出。

也就错过了这一幕。

所有手续全都是李燃森在帮苏晚季办理,见到医生,一系列检查照片下来,确定她的脚踝没有大问题。

但消肿可能需要一星期,而这一星期里,左脚都不能走路。

检查结束后,苏晚季坐在椅子上等待,李燃森替她去药房拿了一些跌打损伤和内服的药。

走回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蹙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晚季“……可以回去了吗?”

李燃森嗯了一声,尝试着问“需要给你准备个轮椅吗?或是拐杖?”

苏晚季“……不要!!”

她才不需要这些东西。

不过就是扭了脚,一个星期不太能走路而已。

被他说的,她好像要残疾了。

“哦,我先送你回家。”

李燃森哪怕手里还拎着不少东西,依旧再次轻轻松松抱着她,一路接受着周围病人以及家属的注目。

苏晚季还用余光瞄到有几个小女生在窃窃私语讨论他们。

她又有点脸红了,好在很快走出了医院,不用再接受别人的注目礼。

车子停在楼下,又被他抱回了家,李燃森站在沙发边上对她嘱咐一些注意事项。

“嗯嗯,知道了……”

苏晚季现在有点不敢去看他。

一看到他就会想起今天自己被他抱了这么多回,最重要的是,她还有点依依不舍他坚硬滚烫的怀抱。

但李燃森还是走了。

伯父伯母回来之后,发现苏晚季扭伤,也格外担忧。

大伯母还计划盘算着要给她熬骨头汤补补。

“但最麻烦的是我和你大伯这几天都要上班,白天你自己在家里……能行吗?”

他们中午都回不来,也就没办法照顾她。

苏晚季连忙摇头说“我无所谓……”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