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李燃森林妍(习惯宠你)_《习惯宠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李燃森林妍(习惯宠你)_《习惯宠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试读

2023-01-12 15:42 作者:你这般动人
  • 习惯宠你 习惯宠你

    经典力作《习惯宠你》,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李燃森林妍,由作者“你这般动人”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Y城是一个地级市,夏天多雨,闷热又潮湿天色暗沉,快下雨了苏晚季要从动车站打车到家,不到十公里的路程,以Y城的起步价格,打车最多三十块钱但这司机开口就问她要一百二由于在京市从读法律专业到毕业进入精品律师事务所工作,整整十年时间,每年最多回来一次,苏晚季的Y城口音已经所剩无几加上穿得也极为干练职业,米色真丝衬衫配白色阔腿裤,同色系尖头高跟鞋,长发挽在脑后,红唇乌发,极有精英女性特质所以被司...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习惯宠你》是网络作者“你这般动人”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燃森林妍,详情概述:“什么……”男朋友?她哪里来的男朋友?苏晚季正在纳闷,大伯母冲着她挤眉弄眼:“就是……你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同事,王之旭,是叫这个名字对吧?”“上回过年,你回来他还跟你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呢……”苏晚季欲言又止,她想说,那一个小时其实基本都在谈工作。虽然过年,但只要有当事人委托,他们这帮律师也别想太清闲。“你年纪也不小了,谈了恋爱就考虑考虑什么时候定下来,听说他还是京市本地人,结了婚还不用考虑房子的问题……”大伯母絮絮叨叨仿佛说不停,不知为什么,苏晚季下意识就拿余光去瞄坐在身边的男人。李燃森从大伯母提起男朋友这个话题开始,就低着头剥虾,仿佛对此话题兴致缺缺的样子。他漂亮的手指哪怕用来剥虾,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手背上游走的血管形成极为性感的脉络,刺激着人的眼球。怎么能有这么……欲的男人?分明什么都没做,可就是散发着一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气息。当然,要仔细说起来,苏晚季觉得他这会儿……好像突然变得有些过于沉闷。低垂的眉眼有着锋利弧度,冷意尽显,挺让人心悸的。“晚晚,我这里有些特产。”大伯母又开始说:“你抽时间给他寄过去,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苏晚季回过神,皱皱眉头,刚想拒绝……身边的李燃森剥虾的力道好像过大,他手中晶莹剔透的虾仁,就那么在空中划过弧形,掉进了苏晚季的碗里,“啪嗒”一声。苏晚季:“……?”李燃森这才掀起眼帘,音调没什么温度:“对不起,手滑了。”“……没事。”苏晚季倒是庆幸这么一个小插曲打断了大伯母的话,省得她再去应付。“刘姨,我吃好了,今天谢谢您和苏伯招待,我厂子里还有些事儿,就先不打扰了。”他站起来,客客气气道别,情绪似乎又已经恢复正常。仿佛刚才感受到的一瞬间戾意,只是苏晚季的错觉而已。他一走,苏晚季赶紧对大伯母说:“您刚才说什么呢?我和那个……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大伯母呵呵笑着:“那可能是……我误会了。”“而且我之后都要回来了,不可能再待在那边。”“知道知道,是我瞎说……”大伯这才开口:“行了,收拾收拾,你等会儿不还要去跳广场舞?”跳广场舞是大伯母每天饭后必备运动,连大伯都被她带进了广场舞坑。毕竟大伯母所在的舞团经常有男女搭配跳舞的活动,大伯要是不去,舞伴就会变成别人,他肯定不愿意。苏晚季主动把收拾碗筷,打扫卫生的任务拦了过来,接着把厨余垃圾混在一起带下楼扔掉。再回去时,竟然发现二楼到三楼的拐角处,站立了一道人影,背对着她。他指骨尖夹着香烟,徐徐燃烧,正望着远处出神,侧脸是极为坚硬的轮廓。苏晚季看见他紧抿的嘴唇,不知在想什么事情,连背影都透着黑沉的压抑感。如果安静一点,从他背后走过,应该不会被他注意到……但是快要走过时,李燃森竟然主动打了招呼:“还没睡?”沙哑的嗓音在楼道中回荡,像重锤猛地砸在苏晚季心口,她吓了一跳,感受着狂烈的心脏回应:“丢个垃圾……”“嗯。”苏晚季突然很想问,你不是很能聊吗,怎么在我面前就这么闷不吭声……李燃森也在这时候转过身,他回家后应该洗了澡,换上了更为宽松的衣服,不过那裤子好像……稍微小了一个尺码。苏晚季脑海里乍现出林妍的话,完全无法自控的去观察,以至于……李燃森什么时候逼近了一步都没有立即察觉。直到他冷不丁问:“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苏晚季才猛然反应过来,在耳边响起的低沉声线吓得她后退两步,后背眼看着就要磕上楼梯的扶手……李燃森眉心一拧,胳膊伸出,在最关键的时刻挡在苏晚季腰后。苏晚季并没有撞在扶手上,而是磕到了李燃森的手臂,果然和她想象中差不多结实有力,还带着滚烫温度。他自身的热气也扑面而来,离苏晚季仅有咫尺之遥。她怔住了,愣愣看着他漆黑眼底的深沉。大概有0.01秒的刹那,苏晚季在他眼底看到了极其炽烈的火苗烧起,但下一秒,又只剩下看不分明的冷冽。“小心一点。”“谢、谢谢……”苏晚季竟然忘记拉开二人距离。就着刚才的话题回答:“暂时还不知道。”“嗯,定下日子和我说一声。”李燃森顿了顿,“送你去车站。”这迫不及待的语气让苏晚季有些不爽:“你很希望我赶紧离开?”李燃森深深的看着她:“迟早都是要走,早晚有什么差别。”语气里听出几分嗤意。“……李燃森,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吗?”他仿佛有片刻的失神:“你说什么?”苏晚季不是情绪波动很明显的人,但这会儿连眼眶都因为生气略微有些泛红:“你如果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对我感到厌烦,我可以理解,以后我再见到你都会离你远一点。”说完,苏晚季就试图推开李燃森回家去。李燃森却一把拽住了她的腕骨。那么细一截,他的手指可以轻易环住,再用点力都能折断了……“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很是烦躁的发问:“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我讨厌你。”明明是,看一眼,就连以后和她生一儿一女叫什么名字都想好的欲念。以及需要用尽全身力气和理智,才能克制住心底那头野兽肆意咆哮的渴望。“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见到我就几个字几个字的说,和我家里人就什么话题都能聊……这不是讨厌我是什么?”她的眼神又倔又清澈,因为生气,瞳仁格外亮。李燃森舌尖抵住齿根,眼底浓黑翻滚,强压住想欺负她的想法,深吸一口气才道:“我以后尽量每句话都说十个字以上,可以吗?”小祖宗。

在线试读

第9章

“什么……”男朋友?她哪里来的男朋友?

苏晚季正在纳闷,大伯母冲着她挤眉弄眼“就是……你那个律师事务所的同事,王之旭,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上回过年,你回来他还跟你打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呢……”

苏晚季欲言又止,她想说,那一个小时其实基本都在谈工作。

虽然过年,但只要有当事人委托,他们这帮律师也别想太清闲。

“你年纪也不小了,谈了恋爱就考虑考虑什么时候定下来,听说他还是京市本地人,结了婚还不用考虑房子的问题……”

大伯母絮絮叨叨仿佛说不停,不知为什么,苏晚季下意识就拿余光去瞄坐在身边的男人。

李燃森从大伯母提起男朋友这个话题开始,就低着头剥虾,仿佛对此话题兴致缺缺的样子。

他漂亮的手指哪怕用来剥虾,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手背上游走的血管形成极为性感的脉络,刺激着人的眼球。

怎么能有这么……欲的男人?

分明什么都没做,可就是散发着一种让人脸红心跳的气息。

当然,要仔细说起来,苏晚季觉得他这会儿……好像突然变得有些过于沉闷。

低垂的眉眼有着锋利弧度,冷意尽显,挺让人心悸的。

“晚晚,我这里有些特产。”

大伯母又开始说“你抽时间给他寄过去,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苏晚季回过神,皱皱眉头,刚想拒绝……

身边的李燃森剥虾的力道好像过大,他手中晶莹剔透的虾仁,就那么在空中划过弧形,掉进了苏晚季的碗里,“啪嗒”一声。

苏晚季“……?”

李燃森这才掀起眼帘,音调没什么温度“对不起,手滑了。”

“……没事。”

苏晚季倒是庆幸这么一个小插曲打断了大伯母的话,省得她再去应付。

“刘姨,我吃好了,今天谢谢您和苏伯招待,我厂子里还有些事儿,就先不打扰了。”

他站起来,客客气气道别,情绪似乎又已经恢复正常。

仿佛刚才感受到的一瞬间戾意,只是苏晚季的错觉而已。

他一走,苏晚季赶紧对大伯母说“您刚才说什么呢?我和那个……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大伯母呵呵笑着“那可能是……我误会了。”

“而且我之后都要回来了,不可能再待在那边。”

“知道知道,是我瞎说……”

大伯这才开口“行了,收拾收拾,你等会儿不还要去跳广场舞?”

跳广场舞是大伯母每天饭后必备运动,连大伯都被她带进了广场舞坑。

毕竟大伯母所在的舞团经常有男女搭配跳舞的活动,大伯要是不去,舞伴就会变成别人,他肯定不愿意。

苏晚季主动把收拾碗筷,打扫卫生的任务拦了过来,接着把厨余垃圾混在一起带下楼扔掉。

再回去时,竟然发现二楼到三楼的拐角处,站立了一道人影,背对着她。

他指骨尖夹着香烟,徐徐燃烧,正望着远处出神,侧脸是极为坚硬的轮廓。

苏晚季看见他紧抿的嘴唇,不知在想什么事情,连背影都透着黑沉的压抑感。

如果安静一点,从他背后走过,应该不会被他注意到……

但是快要走过时,李燃森竟然主动打了招呼“还没睡?”

沙哑的嗓音在楼道中回荡,像重锤猛地砸在苏晚季心口,她吓了一跳,感受着狂烈的心脏回应“丢个垃圾……”

“嗯。”

苏晚季突然很想问,你不是很能聊吗,怎么在我面前就这么闷不吭声……

李燃森也在这时候转过身,他回家后应该洗了澡,换上了更为宽松的衣服,不过那裤子好像……稍微小了一个尺码。

苏晚季脑海里乍现出林妍的话,完全无法自控的去观察,以至于……李燃森什么时候逼近了一步都没有立即察觉。

直到他冷不丁问“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苏晚季才猛然反应过来,在耳边响起的低沉声线吓得她后退两步,后背眼看着就要磕上楼梯的扶手……

李燃森眉心一拧,胳膊伸出,在最关键的时刻挡在苏晚季腰后。

苏晚季并没有撞在扶手上,而是磕到了李燃森的手臂,果然和她想象中差不多结实有力,还带着滚烫温度。

他自身的热气也扑面而来,离苏晚季仅有咫尺之遥。

她怔住了,愣愣看着他漆黑眼底的深沉。

大概有0.01秒的刹那,苏晚季在他眼底看到了极其炽烈的火苗烧起,但下一秒,又只剩下看不分明的冷冽。

“小心一点。”

“谢、谢谢……”

苏晚季竟然忘记拉开二人距离。

就着刚才的话题回答“暂时还不知道。”

“嗯,定下日子和我说一声。”李燃森顿了顿,“送你去车站。”

这迫不及待的语气让苏晚季有些不爽“你很希望我赶紧离开?”

李燃森深深的看着她“迟早都是要走,早晚有什么差别。”

语气里听出几分嗤意。

“……李燃森,你对我是有什么不满吗?”

他仿佛有片刻的失神“你说什么?”

苏晚季不是情绪波动很明显的人,但这会儿连眼眶都因为生气略微有些泛红“你如果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对我感到厌烦,我可以理解,以后我再见到你都会离你远一点。”

说完,苏晚季就试图推开李燃森回家去。

李燃森却一把拽住了她的腕骨。

那么细一截,他的手指可以轻易环住,再用点力都能折断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他很是烦躁的发问“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我讨厌你。”

明明是,看一眼,就连以后和她生一儿一女叫什么名字都想好的欲念。

以及需要用尽全身力气和理智,才能克制住心底那头野兽肆意咆哮的渴望。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见到我就几个字几个字的说,和我家里人就什么话题都能聊……这不是讨厌我是什么?”

她的眼神又倔又清澈,因为生气,瞳仁格外亮。

李燃森舌尖抵住齿根,眼底浓黑翻滚,强压住想欺负她的想法,深吸一口气才道“我以后尽量每句话都说十个字以上,可以吗?”

小祖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