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陈清清秦慕南《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完结版阅读_(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全集阅读

陈清清秦慕南《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完结版阅读_(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全集阅读 第5章 试读

2023-01-12 14:27 作者:萌诗月
  • 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 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

    奇幻玄幻小说《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主角分别是陈清清秦慕南,作者“萌诗月”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当垫背的决心十分坚定我甚至敢开口跟他说话:“这位老哥,我其实阳气不重,你跟我来,我给你找俩阳气重的,他俩现在估计正阴阳交合呢,正符合你的需求!”尸体愣了愣,怔怔地看着我借着手机的光,我看着他苍白异常的脸,真诚地说:“将死之人不打诳语,老哥,你跟我走就知道了,我真没骗你!”尸体还在盯着我的脸不放,眼神似乎还深了深我完全是抱着要死一起死的心,甚至将手伸给了尸体:“老哥,让我再多活十分钟,我给你俩...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那具尸体离我一步之遥》是知名作者“萌诗月”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陈清清秦慕南展开。全文精彩片段:了小区楼下,我想上楼,可热情的尸体老哥却杵在楼下不走,甚至还对我亦步亦趋。我头皮都吓麻了,人家引狼入室,我总不能引尸入室啊!我匆忙想了个借口,指指楼道一脸为难:“老哥,按理说我是该请你上去坐坐,但现在电动车都不许进电梯了,何况是一匹马......”他听懂了,僵硬的脖子还点了点,扭头朝大黑马嚯嚯低吼两声。大黑马也听懂了,稀溜溜低叫一声,一扭头就消失在夜色里,一骑绝尘,不见踪影。我傻了。这马智商多少?这么配合干什么?我苦着脸匆忙又想了个借口:“老哥,这里养狗都要证的,何况一匹马,它会不会被人家拉走卖了啊?你快去找找它吧!”尸体老哥听我担心,僵硬的唇角往上翘了翘,虽然变化微小,但能看出来他在笑。笑得还很好看。冷白的脸,眼尾上翘的黑眸,挺直的鼻梁和似笑非笑的薄唇,在月光下有那么一秒,竟然让我目眩了。我愣了愣,狠狠晃了下脑袋。我怎么能对一具尸体犯花痴。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可我实在没有了借口,也不敢强硬拒绝一具存在了千年的尸体,我最后拖无可拖,还是哭丧着脸,引尸入室了。我手足无措,连怕带惊,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待这大哥,是茶还是咖啡?尸体老哥倒是很淡定,静静站在灯下看我,黑色的长袍上绣着暗色的花纹,衬得面白如玉,发黑如墨,嘴角还噙着一抹笑。他一直盯着我笑,我更害怕了,因为我依稀记得,汉尼拔吃人前也爱笑。我看见他袖口上绣着一个秦字,抖着声音跟他拉关系套近乎:“老哥你是不是姓秦?”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我赶紧陪着笑脸:“我叫你秦老师好不好?秦老师马上天亮了,太阳要出来了,你看你是不是?”他点了点头。我浅浅松了口气。看来秦老师还是能交流的。我趁热打铁:“秦老师我们城里有座道观,里面全是道士,现在趁着夜深你应该赶紧——”我本想苦口婆心劝他哪来回哪去,可话说到一半,突然说不出来了。因为这大哥他边听边左顾右盼,然后直勾勾走到卧室门口,回头朝我如沐春风地一笑!我人傻了。这什么意思?现在尸体也这么开放了吗?我不由自主往后缩:“老师你什么意思,咱俩应该有物种隔离吧?人尸殊途,挑战太大了秦老师!”他点了点头,接着朝我招手。我都要崩溃了:“秦老师,现在可有好多男女之间传播的...

在线试读

第5章

了小区楼下,我想上楼,可热情的尸体老哥却杵在楼下不走,甚至还对我亦步亦趋。

我头皮都吓麻了,人家引狼入室,我总不能引尸入室啊!我匆忙想了个借口,指指楼道一脸为难“老哥,按理说我是该请你上去坐坐,但现在电动车都不许进电梯了,何况是一匹马……”他听懂了,僵硬的脖子还点了点,扭头朝大黑马嚯嚯低吼两声。

大黑马也听懂了,稀溜溜低叫一声,一扭头就消失在夜色里,一骑绝尘,不见踪影。

我傻了。

这马智商多少?这么配合干什么?我苦着脸匆忙又想了个借口“老哥,这里养狗都要证的,何况一匹马,它会不会被人家拉走卖了啊?你快去找找它吧!”尸体老哥听我担心,僵硬的唇角往上翘了翘,虽然变化微小,但能看出来他在笑。

笑得还很好看。

冷白的脸,眼尾上翘的黑眸,挺直的鼻梁和似笑非笑的薄唇,在月光下有那么一秒,竟然让我目眩了。

我愣了愣,狠狠晃了下脑袋。

我怎么能对一具尸体犯花痴。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可我实在没有了借口,也不敢强硬拒绝一具存在了千年的尸体,我最后拖无可拖,还是哭丧着脸,引尸入室了。

我手足无措,连怕带惊,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待这大哥,是茶还是咖啡?尸体老哥倒是很淡定,静静站在灯下看我,黑色的长袍上绣着暗色的花纹,衬得面白如玉,发黑如墨,嘴角还噙着一抹笑。

他一直盯着我笑,我更害怕了,因为我依稀记得,汉尼拔吃人前也爱笑。

我看见他袖口上绣着一个秦字,抖着声音跟他拉关系套近乎“老哥你是不是姓秦?”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我赶紧陪着笑脸“我叫你秦老师好不好?秦老师马上天亮了,太阳要出来了,你看你是不是?”他点了点头。

我浅浅松了口气。

看来秦老师还是能交流的。

我趁热打铁“秦老师我们城里有座道观,里面全是道士,现在趁着夜深你应该赶紧——”我本想苦口婆心劝他哪来回哪去,可话说到一半,突然说不出来了。

因为这大哥他边听边左顾右盼,然后直勾勾走到卧室门口,回头朝我如沐春风地一笑!我人傻了。

这什么意思?现在尸体也这么开放了吗?我不由自主往后缩“老师你什么意思,咱俩应该有物种隔离吧?人尸殊途,挑战太大了秦老师!”他点了点头,接着朝我招手。

我都要崩溃了“秦老师,现在可有好多男女之间传播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