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琳怜南鲨凋《我救了一条鲨鱼》_《我救了一条鲨鱼》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琳怜南鲨凋《我救了一条鲨鱼》_《我救了一条鲨鱼》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2 14:25 作者:薄妙松
  • 我救了一条鲨鱼 我救了一条鲨鱼

    奇幻玄幻《我救了一条鲨鱼》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薄妙松”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琳怜南鲨凋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上白富美道路的机会了还是不想了吧,毕竟一个妖怪,他再怎么也比凡人强,总能带给我什么好处的可我刚宽慰好自己,下一秒,我就后悔了——鲨凋他,一把拉开浴室的门,身上还挂着水珠就走了出来他的身材,真的美得像雕像,充满了雄性的力量感,可肌肉又不过分虬结,流畅而有力是让人看着就流口水的程度可是,你他妈的露肌肉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马赛克也露出来!为什么不裹条浴巾!我的眼睛长针眼该怎么办!我一把捂住眼睛...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我救了一条鲨鱼》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薄妙松”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琳怜南鲨凋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我救了一条鲨鱼》内容介绍:救了你!!!”鲨鱼摆摆背鳍,一声不吭地游向远方......我不放心,又喊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等你化形了我跟你相认!”闷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鲨鱼的鲨,凋谢的调!鲨凋?”这个名字,em......我突然觉得有点不靠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我精疲力尽回到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一天过去了,它没来;两天过去,它没来;三天四天五天......到第六天的时候,我的无良老板让我加班连着六天了,它还没来。我觉得我可能被骗了。要么它压根没想帮我,要么它就没有个做锦鲤的兄弟。想想我被一条鱼给骗了,我好气,淦!我骂骂咧咧从公司回到家,刚到家门口,要开门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我身后突然出现,拍了拍我的肩。我一回头,着实吓了一跳。这人他太高大了,足有一米九多,还穿着一身奇黑无比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把他结实又有侵略感的肌肉显露无遗。他一双眼睛虽说出奇的漂亮吧,但总让人觉得木木呆呆的。感觉像个失智人士,还是个强悍的失智人士。一瞬间可怕的社会新闻纷纷涌上我脑海,我张嘴就要尖叫。可下一秒,他开口了:“你好,我是鲨凋。”我一时没想起来,觉得丫可能真的失智了,可他的眼睛又让我觉得很熟悉,木木呆呆中还带点贼溜溜的,好像真的在哪见过,总觉得人类是长不出这么内容丰富的眼睛的。可能也长不出这么轮廓深邃好看的脸。我愣了一会儿,他看我没反应,朝我咧嘴一笑:“是我啊!我来报答你啦!”我突然就想起来了,这木木呆呆又贼溜溜的眼睛,这不就那条鲨鱼么!我顿时就激动了,立马开门把他迎进来,一个劲朝他身后张望:“那个,是不是还少一个人啊?”他手插在兜里,愣在客厅,来来回回张望,仿佛刘姥姥刚进大观园,听我问他愣了一下,旋即道:“我兄弟有事要处理,过两天才会来。”我有点小失望,但不敢得罪锦鲤的兄弟,便低低“哦”了一声。鲨鱼,不,鲨凋,却自来熟地开始在我客厅转圈,转了一会儿,指指我茶几上的薯片:“这是吃的么?”我点点头:“薯片,是一种小零食。”鲨凋贼溜溜地盯着薯片看了两眼,咽着口水问我:“我能吃么?”我觉得有点不适应,好歹是个深海霸主,张嘴就要吃人的货,现在怎么对着一袋薯片流口水。但我还是大方地打开给他:“没事,吃吧。”鲨凋坐在...

在线试读

第2章

救了你!!!”鲨鱼摆摆背鳍,一声不吭地游向远方……我不放心,又喊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等你化形了我跟你相认!”闷闷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鲨鱼的鲨,凋谢的调!鲨凋?”这个名字,em……我突然觉得有点不靠谱。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精疲力尽回到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天过去了,它没来;两天过去,它没来;三天四天五天……到第六天的时候,我的无良老板让我加班连着六天了,它还没来。

我觉得我可能被骗了。

要么它压根没想帮我,要么它就没有个做锦鲤的兄弟。

想想我被一条鱼给骗了,我好气,淦!我骂骂咧咧从公司回到家,刚到家门口,要开门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我身后突然出现,拍了拍我的肩。

我一回头,着实吓了一跳。

这人他太高大了,足有一米九多,还穿着一身奇黑无比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把他结实又有侵略感的肌肉显露无遗。

他一双眼睛虽说出奇的漂亮吧,但总让人觉得木木呆呆的。

感觉像个失智人士,还是个强悍的失智人士。

一瞬间可怕的社会新闻纷纷涌上我脑海,我张嘴就要尖叫。

可下一秒,他开口了“你好,我是鲨凋。”

我一时没想起来,觉得丫可能真的失智了,可他的眼睛又让我觉得很熟悉,木木呆呆中还带点贼溜溜的,好像真的在哪见过,总觉得人类是长不出这么内容丰富的眼睛的。

可能也长不出这么轮廓深邃好看的脸。

我愣了一会儿,他看我没反应,朝我咧嘴一笑“是我啊!我来报答你啦!”我突然就想起来了,这木木呆呆又贼溜溜的眼睛,这不就那条鲨鱼么!我顿时就激动了,立马开门把他迎进来,一个劲朝他身后张望“那个,是不是还少一个人啊?”他手插在兜里,愣在客厅,来来回回张望,仿佛刘姥姥刚进大观园,听我问他愣了一下,旋即道“我兄弟有事要处理,过两天才会来。”

我有点小失望,但不敢得罪锦鲤的兄弟,便低低“哦”了一声。

鲨鱼,不,鲨凋,却自来熟地开始在我客厅转圈,转了一会儿,指指我茶几上的薯片“这是吃的么?”我点点头“薯片,是一种小零食。”

鲨凋贼溜溜地盯着薯片看了两眼,咽着口水问我“我能吃么?”我觉得有点不适应,好歹是个深海霸主,张嘴就要吃人的货,现在怎么对着一袋薯片流口水。

但我还是大方地打开给他“没事,吃吧。”

鲨凋坐在…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