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岚碧萱傅容景已完结小说_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岚碧萱傅容景)经典小说

《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岚碧萱傅容景已完结小说_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岚碧萱傅容景)经典小说 第8章 试读

2023-01-12 14:26 作者:七秋亦
  • 死亡倒计时的开始 死亡倒计时的开始

    《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内容精彩,“七秋亦”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岚碧萱傅容景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死亡倒计时的开始》内容概括:中依然大放厥词,非要我开门不过从保安冲进单元门开始,到被拉出去,他再也没说过「家里有人」的话没人就说我家里有杀人犯,保安来了就不再重复,他果然是在骗我开门我松了口气,着实被今晚一切吓得不轻没过多长时间,我就收到了保安的消息保安大哥为没能截住这个男人,被他钻了空子大半夜来骚扰我而道歉,同时也向我保证,之后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也简单向我说明了疤脸男人的情况原来这个男人就住在这个小区,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七秋亦”的优质好文,《死亡倒计时的开始》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岚碧萱傅容景,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只隐隐觉得 五官好像哪里有点瑕疵,但其他条件真的是千里挑一。现在想想看,我知道瑕疵在哪里了。他的眼眸,好像太过漆黑。并不同于初生婴儿那种黑葡萄一样的双眼,而是类似一张黑纸,暗而无光。和我对视的时候,黑压压一双眼眸,像极了某种奇诡的物件。除了这三次,我再也没见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甚至,现在想想,我好像都没听到过走廊有脚步声。以前因为我上下班时间不算规律,就算在家也不会留意外界动静,我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这个细节。现在想来,这样的细节好像很早就有。我顶着背后冰凉的墙面,不愿意相信心里荒诞的猜测。恐惧的泪盈了满面,我哆嗦着点进了小区微信群,找到三户人家的头像,发送了验证消息。出乎意料又谢天谢地,通过了一条。那个帅哥通过了我的好友验证,我怔了一瞬后血液上涌,心脏几乎要跌出来,抱着手机又哭又笑。帅哥刚刚通过申请,楼上的姑娘也通过了我的邀请。我还没来得及发什么,她就劈头盖脸地责问我昨晚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害得她根本没睡着觉。这个问题一发过来,我先感觉到的不是愤怒,而是庆幸。果然她听到了,看来她只是个性冷漠不愿多管闲事。或许我确实进出时间不规律,才巧合地只碰见过她一次。其他两户情况差不多,话里话外都能听出来对昨晚疤脸男人砸门的不满。我终于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手机还停留在给帅哥回复的界面,突然弹进来一条消息。是我关注的一个大 V,转发了一条案情通报,加上一个受害人的打码图片。一晚一早情绪跳楼机一样起伏,我根本没兴趣看这些东西,正要退出程序,我瞥见那张受害人图片上一角,眼角忽然剧烈地跳起来。那个受害人一身黑衣,右手手掌有很明显的一条长疤。我点开图片放大看,他的面部一团马赛克,但其实能隐约看到面中到眼尾一条深色印记,应该是疤痕。文字说明上写得清清楚楚,这个受害人在我们小区外的小吃街上遇害,时间推断为凌晨两点。凌晨两点,正是我处理完和疤脸男人纠纷的时间。可我也能很明确地辨认出,我在猫眼上看到的半张脸——或许现在还在猫眼上贴着,只要我打开猫眼盖就能看到,那个人就是昨晚的疤脸男人。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更不可能既活着……又死去啊。

在线试读

第8章

,只隐隐觉得 五官好像哪里有点瑕疵,但其他条件真的是千里挑一。

现在想想看,我知道瑕疵在哪里了。

他的眼眸,好像太过漆黑。

并不同于初生婴儿那种黑葡萄一样的双眼,而是类似一张黑纸,暗而无光。

和我对视的时候,黑压压一双眼眸,像极了某种奇诡的物件。

除了这三次,我再也没见过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甚至,现在想想,我好像都没听到过走廊有脚步声。

以前因为我上下班时间不算规律,就算在家也不会留意外界动静,我好像从来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现在想来,这样的细节好像很早就有。

我顶着背后冰凉的墙面,不愿意相信心里荒诞的猜测。

恐惧的泪盈了满面,我哆嗦着点进了小区微信群,找到三户人家的头像,发送了验证消息。

出乎意料又谢天谢地,通过了一条。

那个帅哥通过了我的好友验证,我怔了一瞬后血液上涌,心脏几乎要跌出来,抱着手机又哭又笑。

帅哥刚刚通过申请,楼上的姑娘也通过了我的邀请。

我还没来得及发什么,她就劈头盖脸地责问我昨晚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害得她根本没睡着觉。

这个问题一发过来,我先感觉到的不是愤怒,而是庆幸。

果然她听到了,看来她只是个性冷漠不愿多管闲事。

或许我确实进出时间不规律,才巧合地只碰见过她一次。

其他两户情况差不多,话里话外都能听出来对昨晚疤脸男人砸门的不满。

我终于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

手机还停留在给帅哥回复的界面,突然弹进来一条消息。

是我关注的一个大 V,转发了一条案情通报,加上一个受害人的打码图片。

一晚一早情绪跳楼机一样起伏,我根本没兴趣看这些东西,正要退出程序,我瞥见那张受害人图片上一角,眼角忽然剧烈地跳起来。

那个受害人一身黑衣,右手手掌有很明显的一条长疤。

我点开图片放大看,他的面部一团马赛克,但其实能隐约看到面中到眼尾一条深色印记,应该是疤痕。

文字说明上写得清清楚楚,这个受害人在我们小区外的小吃街上遇害,时间推断为凌晨两点。

凌晨两点,正是我处理完和疤脸男人纠纷的时间。

可我也能很明确地辨认出,我在猫眼上看到的半张脸——或许现在还在猫眼上贴着,只要我打开猫眼盖就能看到,那个人就是昨晚的疤脸男人。

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更不可能既活着……又死去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