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吴朝蕖徐暮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吴朝蕖徐暮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吴朝蕖徐暮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吴朝蕖徐暮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试读

2023-01-12 14:04 作者:森初兰
  • 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 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

    《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吴朝蕖徐暮云是作者“森初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有喜…”原主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心中的恨意却像是野草般疯长她并不是为徐暮云,只是对严谌彻底心死他那时时因旁人而牵动的心绪,处处为旁人考量的体贴,才是一刀刀捅进她血肉中的利刃原主终于醒悟自己如今的种种悲剧,全是爱错了人那些无望的等待与期盼如今看来都是折磨,折磨得她日渐消瘦,连夜晚都无法安眠她仍旧守在假山上,等了不知多少天才看到风尘仆仆归来的严谌原主做了个在世人眼中极为可笑的举...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中的人物吴朝蕖徐暮云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森初兰”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他让我不要再存非分之想》内容概括:对你生出过半分欢喜。国公府养你并非施恩求报,不要再有些非分之想。”原主被这话伤得体无完肤,可徐暮云却不知抽了怎样的风,自觉自己同时惹得父母与朝蕖难过,不声不响地匆匆离开了京城。明明千里寻亲捅破真相的是她,与严谌相知相爱的也是她。当时情状已然足够尴尬,她竟走了!徐暮云逃,严谌便追,却没有追到。他形容憔悴地回到京城,转头便要向国公府求娶原主,大抵是为了向她报仇,报‘逼走’他心爱之人的仇。原主对此并不知悉,还以为是情郎回心转意。但严谌并不坚定。原主长于名门,温婉柔顺便是她的代名词,过门后温水煮青蛙般,终是慢慢将严谌捂热了。可叹造化实在弄人,严谌因公往江南去,却遇见了徐暮云,她已成了孀居妇人,当中辛酸又何止千言万语。年少时的爱而不得在此时犹如天雷勾动地火。原主在京中刚刚得知自己有了身孕,欢欢喜喜迎着归家的夫君想要告知他这样的好消息。归来的严谌脸上却连半分笑意也无。他自马车下微微抬手,如视珍宝般,小心翼翼扶了下了另一个女子——徐暮云。他没有对妻子有任何交待,便匆匆去了国公府说清了徐暮云的遭遇,国公夫妇一时震怒,只怪养女叫女儿心碎,才让她逃离,遇上这样惨痛经历,自此不再收受吴朝蕖的拜帖。原主想,严谌虽未曾明说,心里对她大抵也同样是怨怼的,故而让她在严府中受尽了冷遇。他没有休弃原主,也没有再见过她。严父在原主嫁入时因病致仕,不久便撒手人寰,严母自此长居城外佛寺,偌大的严府当中,竟然没有一个能为原主说话的人。她也只是想要一个解释而已,却只听到侍女在廊下的议论:“有了新夫人,咱们府中这位,大人要怎样呢?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咱们夫人本就来路不正,想是要被休了吧。”原主闻声心头一恸,脚下不觉便踩了空。再醒来时,屋里乌泱泱一群人,却不见最应出现的那个人。她只下意识摸了摸本该有着些微拢起的小腹,手里空落落的。领头的侍女做了个抹泪的动作,戚戚然开口:“已经着人去官署请大人了,说是前些日子便离了京城,不知…”原主只想要一个解释。徐暮云不愿见她,严谌也不愿见她,她便一日日守在回后院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她应得到的解释。直到某天,她站在假山上,望见走进徐暮云小院的仆从齐齐向她恭贺,声音远远飘来:“恭贺夫人...

在线试读

第2章

对你生出过半分欢喜。

国公府养你并非施恩求报,不要再有些非分之想。”

原主被这话伤得体无完肤,可徐暮云却不知抽了怎样的风,自觉自己同时惹得父母与朝蕖难过,不声不响地匆匆离开了京城。

明明千里寻亲捅破真相的是她,与严谌相知相爱的也是她。

当时情状已然足够尴尬,她竟走了!徐暮云逃,严谌便追,却没有追到。

他形容憔悴地回到京城,转头便要向国公府求娶原主,大抵是为了向她报仇,报‘逼走’他心爱之人的仇。

原主对此并不知悉,还以为是情郎回心转意。

但严谌并不坚定。

原主长于名门,温婉柔顺便是她的代名词,过门后温水煮青蛙般,终是慢慢将严谌捂热了。

可叹造化实在弄人,严谌因公往江南去,却遇见了徐暮云,她已成了孀居妇人,当中辛酸又何止千言万语。

年少时的爱而不得在此时犹如天雷勾动地火。

原主在京中刚刚得知自己有了身孕,欢欢喜喜迎着归家的夫君想要告知他这样的好消息。

归来的严谌脸上却连半分笑意也无。

他自马车下微微抬手,如视珍宝般,小心翼翼扶了下了另一个女子——徐暮云。

他没有对妻子有任何交待,便匆匆去了国公府说清了徐暮云的遭遇,国公夫妇一时震怒,只怪养女叫女儿心碎,才让她逃离,遇上这样惨痛经历,自此不再收受吴朝蕖的拜帖。

原主想,严谌虽未曾明说,心里对她大抵也同样是怨怼的,故而让她在严府中受尽了冷遇。

他没有休弃原主,也没有再见过她。

严父在原主嫁入时因病致仕,不久便撒手人寰,严母自此长居城外佛寺,偌大的严府当中,竟然没有一个能为原主说话的人。

她也只是想要一个解释而已,却只听到侍女在廊下的议论“有了新夫人,咱们府中这位,大人要怎样呢?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咱们夫人本就来路不正,想是要被休了吧。”

原主闻声心头一恸,脚下不觉便踩了空。

再醒来时,屋里乌泱泱一群人,却不见最应出现的那个人。

她只下意识摸了摸本该有着些微拢起的小腹,手里空落落的。

领头的侍女做了个抹泪的动作,戚戚然开口“已经着人去官署请大人了,说是前些日子便离了京城,不知…”原主只想要一个解释。

徐暮云不愿见她,严谌也不愿见她,她便一日日守在回后院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她应得到的解释。

直到某天,她站在假山上,望见走进徐暮云小院的仆从齐齐向她恭贺,声音远远飘来“恭贺夫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