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宁遥殷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热门小说

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宁遥殷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热门小说 第6章 试读

2023-01-12 14:03 作者:苍春南
  • 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 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

    宁遥殷绥是穿越重生小说《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苍春南”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忍着点疼」宁遥道宁遥现在身体的原主,是皇后身边的近身宫女丹栗姑姑则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地位高,虽然平日里最喜欢欺负殷绥,肚子里更是一肚子坏水,可用针戳人十指这种阴毒的事情,从来都是吩咐下来,用不着自己亲自做宁遥捏着针,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容嬷嬷童年阴影啊这!她犹豫了半晌,才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刺歪了,没刺到宁遥:......真是太难了那边丹栗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宁遥这才狠了狠心...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宁遥殷绥担任主角的穿越重生,书名:《我第二次死在他面前》,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没毒,也不是什么害人的药,就是普通的退烧药,放心喝了吧。」殷绥还是不动,眼里的戒备一丝未少,心下却悄悄松了口气。宁遥也不动,就一直举着药要他喝。僵持了半晌,殷绥才开了口:「姐姐把药放在这里吧,谢谢姐姐的好意,殷绥待会儿再喝。」宁遥有些犹豫。她知道,她要是把药放这儿他肯定是不会喝的,这孩子戒备心太强了。可是不喝药,又怎么能好呢?她想着,干脆垂了垂眼,把药递到他嘴边。「你放心,我虽说是皇后的人,但也不至于直接害你,你死在我手上,我也脱不了干系。」「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希望你好的。」殷绥冷眼瞧着她。他记得以前他还在宫里的时候,也是这个女人,端着碗汤药到他面前,告诉他,「喝了头就不痛了。」的确不会痛了,死了哪里还会痛呢?!他没有喝那碗药,倒给了屋里的老鼠,老鼠舔后片刻就不动了。要不是他命硬,又留心提防着,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不过那时候,她还是会紧张的,连句话都说的结结巴巴,端药的手也还会抖,完全不像现在,装得如此坦然。宁遥还想再说什么,忽然听到门口一阵脚步声。她忙把药往地上一藏,自己也顺势躲到了床底下。门很快被推开。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太监走了进来。「我刚刚怎么听着房间里像是有动静似的?」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太监道。「能有什么动静?!我看你是喝多了昏了头了,还当自己在皇宫里不成?」矮点的太监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儿还能有贼人!」「也是。」那人说着,嬉笑了声,踉踉跄跄地走到床前,伸手掐了把殷绥的脸。「这小子,脸可真嫩啊。这要是个姑娘......」矮点儿的太监瞧着他这模样,啐了声。「好了,别磨蹭了,这贱人再好看也是个男的,还是个硬骨头,哪有那怡春院的姑娘漂亮嘴甜的,赶紧拿了银子赶紧走吧!」两人说着,从房间柜子里翻出了几两银子,走了出去。那是殷绥刚出皇宫时带的银子,这几年下来,已经被他们拿的差不多了。而殷绥每个月的月钱,刚发下来便被他们抢了去,还额外附赠一顿拳打脚踢。宁遥从床底下钻出来的时候,殷绥正坐在床上发狠似的擦着被捏过的地方。她没想到自己会撞上这一幕,有些尴尬。「那个......我是偷偷过来给你送药的,药也是我自己买的,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经常这么......」问到一半...

在线试读

第6章

没毒,也不是什么害人的药,就是普通的退烧药,放心喝了吧。」

殷绥还是不动,眼里的戒备一丝未少,心下却悄悄松了口气。

宁遥也不动,就一直举着药要他喝。

僵持了半晌,殷绥才开了口「姐姐把药放在这里吧,谢谢姐姐的好意,殷绥待会儿再喝。」

宁遥有些犹豫。

她知道,她要是把药放这儿他肯定是不会喝的,这孩子戒备心太强了。

可是不喝药,又怎么能好呢?她想着,干脆垂了垂眼,把药递到他嘴边。

「你放心,我虽说是皇后的人,但也不至于直接害你,你死在我手上,我也脱不了干系。」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希望你好的。」

殷绥冷眼瞧着她。

他记得以前他还在宫里的时候,也是这个女人,端着碗汤药到他面前,告诉他,「喝了头就不痛了。」

的确不会痛了,死了哪里还会痛呢?!他没有喝那碗药,倒给了屋里的老鼠,老鼠舔后片刻就不动了。

要不是他命硬,又留心提防着,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不过那时候,她还是会紧张的,连句话都说的结结巴巴,端药的手也还会抖,完全不像现在,装得如此坦然。

宁遥还想再说什么,忽然听到门口一阵脚步声。

她忙把药往地上一藏,自己也顺势躲到了床底下。

门很快被推开。

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太监走了进来。

「我刚刚怎么听着房间里像是有动静似的?」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太监道。

「能有什么动静?!我看你是喝多了昏了头了,还当自己在皇宫里不成?」矮点的太监道。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儿还能有贼人!」「也是。」

那人说着,嬉笑了声,踉踉跄跄地走到床前,伸手掐了把殷绥的脸。

「这小子,脸可真嫩啊。

这要是个姑娘……」矮点儿的太监瞧着他这模样,啐了声。

「好了,别磨蹭了,这贱人再好看也是个男的,还是个硬骨头,哪有那怡春院的姑娘漂亮嘴甜的,赶紧拿了银子赶紧走吧!」两人说着,从房间柜子里翻出了几两银子,走了出去。

那是殷绥刚出皇宫时带的银子,这几年下来,已经被他们拿的差不多了。

而殷绥每个月的月钱,刚发下来便被他们抢了去,还额外附赠一顿拳打脚踢。

宁遥从床底下钻出来的时候,殷绥正坐在床上发狠似的擦着被捏过的地方。

她没想到自己会撞上这一幕,有些尴尬。

「那个……我是偷偷过来给你送药的,药也是我自己买的,不能让他们知道。」

「他们经常这么……」问到一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