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燕舒孟厌卿)全章节在线阅读_燕舒孟厌卿全章节在线阅读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燕舒孟厌卿)全章节在线阅读_燕舒孟厌卿全章节在线阅读 第17章 试读

2023-01-12 14:04 作者:夹谷飞南
  •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小说《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是作者“夹谷飞南”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燕舒孟厌卿,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是欠“陛下说笑了,”我恢复成那乖顺的模样,“后宫里的女人,哪个不是好好待在你身边的”我以为周宵会气得摔门离开,如果我得脚是好的,更可能是让我滚他却只是将那握住我的那只手紧了紧,甚至没使多大力气,或许是怕我会痛春夜寒峭,他的语气再不凛冽“我只想要你”或许我错了周宵比我想得,还要情深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我眨眨眼,蓦地勾唇一笑“好啊,周宵,你把江怡怡的眼睛送给我,我就答应你”在...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古代言情《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主角分别是燕舒孟厌卿,作者“夹谷飞南”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我慢吞吞开口道,漫不经心,“我要你的耳朵,还有舌头。”江怡怡第一反应就是逃,可我身后有金吾卫大将军站着,她一个瞎子怎么逃得掉。李雄鹰将她押在我面前跪下。“求你,求你,我求求你……”她不断地求饶,“你刚才明明说过,明明说过的……说我保了前皇后一命,你明明说过,你是要感谢我的……如果没有我,她早就已经被皇上赐死了,所以……所以求求你,也请你,放过我。”江怡怡抖得像个筛子,说话颠三倒四。“对呀,”我把玩手中的匕首,刀锋上印着我的脸,我看到了自己充满恨意的目光,“我也会好好保着你这条命的,放心,今后就算想死,也死不成。”“江怡怡,因果报应而已。”“你就在无尽的孤独里,好好活着吧。”我自我宫中清洗干净,刚走到厅堂门口,就听到里面李雄鹰在向周宵告状。“陛下,此女心狠手辣,凶狠歹毒,实在不堪皇后重任,臣斗胆,望陛下多加三思,”他义愤填膺,大有要把我这祸国妖女赶下台的狠劲,“陛下您是没看见,她用刀割下江美人的舌头和耳朵时眼睛都没眨一下,那血直直往她身上溅,她居然还笑得出来。”“这女人以前虽然顽劣,但也还算正常,而现在,”李雄鹰鼻中狠狠出了口气,又是那种三分不屑,“她已经完全是疯了。”我在门口点了点头,觉得总结得非常到位。周宵却自言自语了句:“她以前很怕血,看到血就做噩梦。”咳咳。他说得也没错,我以前晕血。我家人死的时候,流了很多的血。李雄鹰痛心疾首,对于周宵的偏袒感到无能为力:“陛下!您还是没懂臣的意思,她都疯成这样了,难保今后不会伤害到您这儿来。”“或许,她从一开始接近您,就没安好心也说不定。”周宵极轻地笑了声:“错了,一开始没安好心的人,是朕才对。而且也不是她来接近朕,只是,朕想她接近罢了。”我觉得现在的周宵才是看起来病得不轻的那个。他甚至对李雄鹰说:“她以后会是朕的皇后,这些话朕不想再听到第二次。别忘了,你与朕做了交易,朕已经给了你想要的,今后见了面,切记对她放尊重些。”“算朕,拜托你。”大婚在即。我望着自己的嫁衣出神,直到周宵走到我身后。“还记得孟厌卿怎么败的吗?”我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又自问自答,“他没有子嗣,所以很多人叛了,然后都站队到你这儿来。”我提议...

在线试读

第17章

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我慢吞吞开口道,漫不经心,“我要你的耳朵,还有舌头。”

江怡怡第一反应就是逃,可我身后有金吾卫大将军站着,她一个瞎子怎么逃得掉。

李雄鹰将她押在我面前跪下。

“求你,求你,我求求你……”她不断地求饶,“你刚才明明说过,明明说过的……说我保了前皇后一命,你明明说过,你是要感谢我的……如果没有我,她早就已经被皇上赐死了,所以……所以求求你,也请你,放过我。”

江怡怡抖得像个筛子,说话颠三倒四。

“对呀,”我把玩手中的匕首,刀锋上印着我的脸,我看到了自己充满恨意的目光,“我也会好好保着你这条命的,放心,今后就算想死,也死不成。”

“江怡怡,因果报应而已。”

“你就在无尽的孤独里,好好活着吧。”

我自我宫中清洗干净,刚走到厅堂门口,就听到里面李雄鹰在向周宵告状。

“陛下,此女心狠手辣,凶狠歹毒,实在不堪皇后重任,臣斗胆,望陛下多加三思,”他义愤填膺,大有要把我这祸国妖女赶下台的狠劲,“陛下您是没看见,她用刀割下江美人的舌头和耳朵时眼睛都没眨一下,那血直直往她身上溅,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这女人以前虽然顽劣,但也还算正常,而现在,”李雄鹰鼻中狠狠出了口气,又是那种三分不屑,“她已经完全是疯了。”

我在门口点了点头,觉得总结得非常到位。

周宵却自言自语了句“她以前很怕血,看到血就做噩梦。”

咳咳。

他说得也没错,我以前晕血。

我家人死的时候,流了很多的血。

李雄鹰痛心疾首,对于周宵的偏袒感到无能为力“陛下!您还是没懂臣的意思,她都疯成这样了,难保今后不会伤害到您这儿来。”

“或许,她从一开始接近您,就没安好心也说不定。”

周宵极轻地笑了声“错了,一开始没安好心的人,是朕才对。

而且也不是她来接近朕,只是,朕想她接近罢了。”

我觉得现在的周宵才是看起来病得不轻的那个。

他甚至对李雄鹰说“她以后会是朕的皇后,这些话朕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别忘了,你与朕做了交易,朕已经给了你想要的,今后见了面,切记对她放尊重些。”

“算朕,拜托你。”

大婚在即。

我望着自己的嫁衣出神,直到周宵走到我身后。

“还记得孟厌卿怎么败的吗?”我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又自问自答,“他没有子嗣,所以很多人叛了,然后都站队到你这儿来。”

我提议…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