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燕舒孟厌卿完结版阅读_燕舒孟厌卿完结版在线阅读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燕舒孟厌卿完结版阅读_燕舒孟厌卿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11章 试读

2023-01-12 14:03 作者:夹谷飞南
  •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小说《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是作者“夹谷飞南”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燕舒孟厌卿,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是欠“陛下说笑了,”我恢复成那乖顺的模样,“后宫里的女人,哪个不是好好待在你身边的”我以为周宵会气得摔门离开,如果我得脚是好的,更可能是让我滚他却只是将那握住我的那只手紧了紧,甚至没使多大力气,或许是怕我会痛春夜寒峭,他的语气再不凛冽“我只想要你”或许我错了周宵比我想得,还要情深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我眨眨眼,蓦地勾唇一笑“好啊,周宵,你把江怡怡的眼睛送给我,我就答应你”在...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夹谷飞南”的作品之一,燕舒孟厌卿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权一年多的时间,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经常在御书房一呆就是一天。有人曾对我说他会是一位明君。看来是对的。我当然也会去找他,后宫人人都道我赢得盛宠,即便从前招摇一时的婉妃跟我比起来都是渣渣。我连御书房都随便进。我也不捣乱,周宵在批阅奏折,我开心了去给他磨会儿墨,懒得动时就瘫在椅子上看话本子,有一次看着看着把书蒙在脸上睡着了,醒来时却没有了书,只看见周宵坐在我身侧,他眼里有笑:“流口水了。”我便逮着他的皇袍往嘴角擦了擦。岁月静好。可我又不是来过日子的。两个月过去,我选了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然不是杀人是我准备溜了。有这样一条密道,修在皇宫最北处的御书房中,通往宫墙之外。孟厌卿当年大权在握,老皇帝迟迟不死,他怕宫中有变故,因此便有了这条密道。时至今日,知道这条密道所在的几乎只有一个我。我曾走过。而今晚,我就要从这儿溜。之前也说过,我连御书房都能随便进。多好的时机。毕竟周宵也病了。我今儿下午还去给他送了药,他这病,一半是风寒,一半是累的。我吵醒了他,他微微眯起眼看我,眼里没了平日里的清明和敏锐,像个没睡醒的小孩。我便一勺一勺把药喂到了他嘴边。临走时,周宵拉了拉我的手腕,他说:“姐姐,不要走。”一语双关。但我怎么可能不走,这也是我的计划之一。我走到左侧第三个书柜,推动第三行第三本书,又走到右侧第五个书柜,抽出第五行第五本书,房间中央铺地的金砖开始移动,停下时已然有了一道可打开的门。我走进去,关上门。上面传来细微的金砖移动的声音,看来是正在还原。密道已经好些年没有用过,一股子难闻的绣味儿。我凭借手中的火烛往前走,走了没一会儿觉得肚子有点饿,从怀里掏出一块桃花糕吃。全然没有一点逃跑的自觉。前面出现一点光亮。我心想终于走到目的地了,居然还挺远,走过去一看,前方还有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但金吾卫大将军李雄鹰打着同款的火烛坐在那里。我皮笑肉不笑:“嗨。”他看见我,肉笑皮不笑:“恭候多时。“于是我又被绑了回去。还是那熟悉的寝宫,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上绑得是绳子而不是棉被,我差点以为是第一次侍寝的场景重现。那个时候周宵也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我,高高在上。只是今日他的脸透出病态的苍白,眼里只有一潭死水。他...

在线试读

第11章

权一年多的时间,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经常在御书房一呆就是一天。

有人曾对我说他会是一位明君。

看来是对的。

我当然也会去找他,后宫人人都道我赢得盛宠,即便从前招摇一时的婉妃跟我比起来都是渣渣。

我连御书房都随便进。

我也不捣乱,周宵在批阅奏折,我开心了去给他磨会儿墨,懒得动时就瘫在椅子上看话本子,有一次看着看着把书蒙在脸上睡着了,醒来时却没有了书,只看见周宵坐在我身侧,他眼里有笑“流口水了。”

我便逮着他的皇袍往嘴角擦了擦。

岁月静好。

可我又不是来过日子的。

两个月过去,我选了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当然不是杀人是我准备溜了。

有这样一条密道,修在皇宫最北处的御书房中,通往宫墙之外。

孟厌卿当年大权在握,老皇帝迟迟不死,他怕宫中有变故,因此便有了这条密道。

时至今日,知道这条密道所在的几乎只有一个我。

我曾走过。

而今晚,我就要从这儿溜。

之前也说过,我连御书房都能随便进。

多好的时机。

毕竟周宵也病了。

我今儿下午还去给他送了药,他这病,一半是风寒,一半是累的。

我吵醒了他,他微微眯起眼看我,眼里没了平日里的清明和敏锐,像个没睡醒的小孩。

我便一勺一勺把药喂到了他嘴边。

临走时,周宵拉了拉我的手腕,他说“姐姐,不要走。”

一语双关。

但我怎么可能不走,这也是我的计划之一。

我走到左侧第三个书柜,推动第三行第三本书,又走到右侧第五个书柜,抽出第五行第五本书,房间中央铺地的金砖开始移动,停下时已然有了一道可打开的门。

我走进去,关上门。

上面传来细微的金砖移动的声音,看来是正在还原。

密道已经好些年没有用过,一股子难闻的绣味儿。

我凭借手中的火烛往前走,走了没一会儿觉得肚子有点饿,从怀里掏出一块桃花糕吃。

全然没有一点逃跑的自觉。

前面出现一点光亮。

我心想终于走到目的地了,居然还挺远,走过去一看,前方还有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但金吾卫大将军李雄鹰打着同款的火烛坐在那里。

我皮笑肉不笑“嗨。”

他看见我,肉笑皮不笑“恭候多时。

“于是我又被绑了回去。

还是那熟悉的寝宫,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上绑得是绳子而不是棉被,我差点以为是第一次侍寝的场景重现。

那个时候周宵也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我,高高在上。

只是今日他的脸透出病态的苍白,眼里只有一潭死水。

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