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燕舒孟厌卿《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完整版在线阅读_燕舒孟厌卿完整版在线阅读

燕舒孟厌卿《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完整版在线阅读_燕舒孟厌卿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5章 试读

2023-01-12 14:00 作者:夹谷飞南
  •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

    小说《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是作者“夹谷飞南”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燕舒孟厌卿,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是欠“陛下说笑了,”我恢复成那乖顺的模样,“后宫里的女人,哪个不是好好待在你身边的”我以为周宵会气得摔门离开,如果我得脚是好的,更可能是让我滚他却只是将那握住我的那只手紧了紧,甚至没使多大力气,或许是怕我会痛春夜寒峭,他的语气再不凛冽“我只想要你”或许我错了周宵比我想得,还要情深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我眨眨眼,蓦地勾唇一笑“好啊,周宵,你把江怡怡的眼睛送给我,我就答应你”在...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中的人物燕舒孟厌卿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夹谷飞南”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我在他情动不已的时候叫了王爷》内容概括:我开心得刨了一碗米饭。如今我的伙食堪比皇帝,天天山珍海味吃个不停。不过很烦,最近恢复伤口,有很多忌嘴。周宵是在我刚吃完饭的时候来的。那些监视我的崽种肯定已经把今天我在江怡怡宫中的事说了个全。我决定先发制人:“听说你那里有我画像。”此时我正躺在太妃椅上看上空的云,周宵在我身侧坐下来。他问:“想看吗?”我答非所问:“你什么时候画的?十六岁那年。”哦,还挺久了,他现在二十有一,已经过去五年了。“如果把我画丑了,我可不认。”周宵似乎是想到了啥,神色有些恍惚:“不会。那时你日日出现在我梦里,我画得很仔细。”“哦?梦到了我什么?”他侧过脸看我,良久,突然俯身往下。大片黑影投在我脸上,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轻轻地碰了一下。蜻蜓点水般,周宵亲了亲我。“像这样,”他说道。嘴唇上还残留着清茶的香味,我觉得竟有些香甜,舔了舔唇角,我看到周宵的眸色开始变暗。“不够,”我指着自己的嘴唇。下一秒,他人就下来了,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我本指着嘴唇的手压在椅背上,带有清茶香味的嘴唇狠狠的允吸,趁着我的嘴酥麻一片,舌头也滑到了我这边,势在必得地攻陷着我的每一处地方。就连另一只手也不安分起来,从我的后背往前抚,然后变成大力的揉搓。我忍不住嘤咛一声。但周宵应是被情动烧坏了脑袋,分开时眼神朦胧,竟然有些迷茫地问我:“他也是这样对你的吗?”我发自内心觉得悲哀。他这才回了神,硬是愣在我身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看到他的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对,就是这样,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周宵,你想听吗?”说出这些话,我装作突如其来地勃然大怒,“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和周宵认识的时候,他只是个哇哇啼哭的婴孩。当然,是我单方面的认识他。皇家所盼多年的嫡长子,诞生那日,举国欢庆。我在他的百日宴上因为吃太多把自己给吃吐了,因此闹了好久的笑话,爹爹痛心疾首,居然说我一个四岁的小孩以后嫁不出去。没想到吧,我早早嫁了。十五岁那年,给权势熏天的摄政王孟厌卿当了小妾。最低阶的那种。周宵那时虽然已为九五至尊,但和我同样落魄,他被迫拜孟厌卿为师,日日来摄政王府上一对一。哪儿有皇帝到臣下府中上课的道理。之中的屈辱,不言而喻。我遇到他的时候,不知道他是...

在线试读

第5章

我开心得刨了一碗米饭。

如今我的伙食堪比皇帝,天天山珍海味吃个不停。

不过很烦,最近恢复伤口,有很多忌嘴。

周宵是在我刚吃完饭的时候来的。

那些监视我的崽种肯定已经把今天我在江怡怡宫中的事说了个全。

我决定先发制人“听说你那里有我画像。”

此时我正躺在太妃椅上看上空的云,周宵在我身侧坐下来。

他问“想看吗?”我答非所问“你什么时候画的?十六岁那年。”

哦,还挺久了,他现在二十有一,已经过去五年了。

“如果把我画丑了,我可不认。”

周宵似乎是想到了啥,神色有些恍惚“不会。

那时你日日出现在我梦里,我画得很仔细。”

“哦?梦到了我什么?”他侧过脸看我,良久,突然俯身往下。

大片黑影投在我脸上,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轻轻地碰了一下。

蜻蜓点水般,周宵亲了亲我。

“像这样,”他说道。

嘴唇上还残留着清茶的香味,我觉得竟有些香甜,舔了舔唇角,我看到周宵的眸色开始变暗。

“不够,”我指着自己的嘴唇。

下一秒,他人就下来了,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我本指着嘴唇的手压在椅背上,带有清茶香味的嘴唇狠狠的允吸,趁着我的嘴酥麻一片,舌头也滑到了我这边,势在必得地攻陷着我的每一处地方。

就连另一只手也不安分起来,从我的后背往前抚,然后变成大力的揉搓。

我忍不住嘤咛一声。

但周宵应是被情动烧坏了脑袋,分开时眼神朦胧,竟然有些迷茫地问我“他也是这样对你的吗?”我发自内心觉得悲哀。

他这才回了神,硬是愣在我身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看到他的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

“对,就是这样,还有比这更有趣的事,周宵,你想听吗?”说出这些话,我装作突如其来地勃然大怒,“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和周宵认识的时候,他只是个哇哇啼哭的婴孩。

当然,是我单方面的认识他。

皇家所盼多年的嫡长子,诞生那日,举国欢庆。

我在他的百日宴上因为吃太多把自己给吃吐了,因此闹了好久的笑话,爹爹痛心疾首,居然说我一个四岁的小孩以后嫁不出去。

没想到吧,我早早嫁了。

十五岁那年,给权势熏天的摄政王孟厌卿当了小妾。

最低阶的那种。

周宵那时虽然已为九五至尊,但和我同样落魄,他被迫拜孟厌卿为师,日日来摄政王府上一对一。

哪儿有皇帝到臣下府中上课的道理。

之中的屈辱,不言而喻。

我遇到他的时候,不知道他是…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